2010

02.09

【生活】突然

  突然。

  只是突然而已。想起了在格言板看到的一句話。

  說分手的人不會痛,會痛的只有被甩的人。

  雖然我一直簡潔地記成「說分手的是妳,痛的是我」,但利用檢索翻了翻文章才發現原文有點出入。

  其實不是什麼格言,看起來就像隨手想到隨手打的文章,但讓我印象深刻的,卻是針對這句話,下面的推文。

  有時候,在說分手之前,那個人已經痛很久了。

  推文能回覆的字數很有限。每個人都以自己的方式,反駁著原PO的話。

  不是因為不會痛所以說分手,而是因為已經痛了很久,所以最後才決定說出分手這兩個字。

  因為說分手的人一直痛著。

  每個人都說著類似的話,語氣很淡、有些無奈,但感覺看起來很痛。那些人其實,直到現在都還在痛吧。


  我想我真的不會勸合。

  如果真的一直痛著,那麼說分手會比不說好過吧。要相信只要一直忍著,遲早對方總會發現當然也行…可如果對方始終不曾發現呢?如果對方,即使隱約有所察覺也不曾表態過呢?

  感情不比遊戲,儘管斬殺了再多的妖怪解了再多的任務,也可能沒有半點經驗。只有不斷累積的傷、不斷減少的血量,即使默默地忍耐,埋頭努力著,最後也可能什麼都沒有。幾個月、幾年、幾十年的感情都一樣,忍到最後除了傷以外什麼都沒有,這樣的例子一再在我眼前上演。

  所以除了說還是分手好以外,我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雖然一般似乎都是勸和不勸離比較多。

  有點想安慰小不,但其實我不知道自己該安慰什麼,又能安慰什麼。

  因為她也很清楚。會有那樣的決定,是因為已經痛到死心了,與其繼續忍耐下去,不如一刀兩斷。

  但那種事情,不論幾歲都很難坦然接受。能夠笑,能夠說沒關係,能夠冷靜的思考並且分析著,不代表內心就沒有受到衝擊,也不代表就沒有任何負面的想法。

  無從安慰起,所以有點覺得自己很沒用的感覺……唉。Orz

  這樣吧。同學,開學後視情況去吃一頓,如何?我有些懷念紅瓦舍的糖心蛋。




  看完了蝶姊的〈四兒〉,據說出版社老闆動作很快的決定要出書真是太好了。

  ~( ̄▽ ̄)~(_△_)~( ̄▽ ̄)~(_△_)~( ̄▽ ̄)~

  即使書櫃沒什麼位置了也非買不可啊,大不了再清出一櫥衣櫃放書罷了。(衣服:=_=…)

  二十二話震懾到我了。

  其一是小皇帝的酒後亂性,其二是非常表白的小皇帝對小周郎的「兄弟堅情」(微笑),其三是四兒對小皇帝說的話,以及後面的獨白。

  看完後,其實我很羨慕。

  羨慕四兒有人那樣疼著、呵護著,百般心思就只擔心她氣悶了不高興,懂她並支持著,雖然有時有些傻,卻真真實實地將一切都給了她。

  羨慕到一邊在螢幕這端傻笑的同時,心也會痛著、也會想哭。

  蝶姊的文,看起來總是很讓人羨慕卻也很痛,但即使如此,越痛越羨慕也就越覺得啊啊這本書好棒…(掩面)

  四兒是買定了。一邊看著大家的心得,一邊慢慢的、看著下一篇作品。

  就算痛也沒有關係,這種痛,甘之若飴。



  睡醒後于大的南臨阿奴就出了,耶。

  看文案看試閱看前面幾本的風格──大概一個不小心又會痛到跪地了吧。很好。

[百年江山]生活雜記引用:(0)  留言:(0) 

Next |  Back

comments

發表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