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

02.22

【DRRR】扭曲的愛

.Durarara/デュラララ!!/無頭騎士異聞錄 同人創作
.CP為靜臨、臨靜…要當普通向無配對也可以,反正不論怎麼配都不影響本文閱讀,所以請以自己喜歡的方式認為吧。
.基本上是臨也中心…應該啦。大概吧。
.二十四小時戰爭組,內文一點都不甜,慎入。














  口中叼著的菸緩慢地燃燒,灰白的煙霧濛了那張被墨鏡遮去大半的臉。


  纖細的身體被酒保服輕柔地包覆著,即使在黑暗中,那頭金髮仍舊燦爛。


  靜靜地倚著牆抽菸,平靜的臉上帶著一點慵懶的從容自在,從外表看起來,其實跟一般人沒有什麼兩樣。


  但路過的行人在注意到他以後,卻會本能性地繞開,帶著深深的深深的敬畏,以及比敬畏更多的東西。


  如果問及池袋最強的人是誰,答案或許眾多紛紜,但不論是誰,即使是那些被認為是「最強」的人們也一樣──在池袋……不,在這個世界上,最不想惹到的人的就只有一個。


  平和島靜雄。


  在池袋,光是這個名字就足以令人神色一變。


  畏懼著那個彷彿由暴力、暴力、暴力以及暴力所組成,放縱著自己破壞欲望而活的男人。卻又仰望並憧憬著那純粹的暴力,無法不認為那個根本是將暴力兩字以人類的外表具體化的男人……真的相當的帥氣,繼而被吸引。


  越是害怕就越被吸引,但被吸引的同時卻益發地不敢接近。


  只是遠遠看著而已。一直都只是遠遠看著而已。


  而現在,他將口中仍未抽完的菸丟至地上一腳踩熄,對著探頭出來喚了自己名字的上司說了句有個地方現在非去不可。


  不久前帶著一臉不耐煩但仍稱得上和善的臉,現在的表情儘管有了笑容,卻讓任何一個人只要直視到了都會覺得自己一定會被殺死。


  一旦生氣便很可怕,即使如此卻是個容易動怒的人。


  怒氣一點點一點點地累積著,雙手插在口袋中,纖長的腿邁開的步伐越來越大越來越急。任憑憤怒與破壞的渴望支配自己,靜雄的笑容充滿了毫不隱瞞,也沒有任何折扣餘地的殺意。


  這種即使什麼也不做、什麼都不說,光是存在就讓人憤怒的感覺,只有一個人有辦法帶給他。


  明明說了不准再踏入池袋,卻還是三番兩次的出現。


  啊啊,絕對不可能認錯。那傢伙現在,絕對在池袋的某個地方。


  ──要在那傢伙逃掉以前,找出來,然後殺了他。




  ※




  折原臨也喜歡人類。


  不論男女老少病弱殘疾……他愛著所有的人類。


  以他自己的方式。


  僅有著微弱燈光的漆黑小巷裡,他踏著輕快的腳步,彷彿能在黑暗中視物般,敏銳地避開所有隱藏在地面暗處的障礙物,胡亂揮舞的手中,偶爾會有銀光閃過。


  今晚也是有趣的一晚。


  明明說著想死想死,卻完全沒有想要了解過死後的世界,被推入絕境反而渴求著能夠活下去的人們──有了同伴便偽裝出自己似乎很強的模樣,一旦碰到了脫離常軌的人以及舉止時卻第一個拋棄同伴逃跑的人們──如果不將所有的過錯推卸到別人身上,就沒有辦法生存在這個世上的人們──


  真是太有趣了。真是太有趣了。真是太有趣了。


  正是因為這個世界上充斥著各種樣子的人,他才會如此的愛著人類,並以觀賞他們的「日常」被破壞時的反應為樂。


  ──我愛著你們喔,愛著身為「人類」的你們。比任何事物都要來的更加的──


  ……啊。不過,有一個人除外。


  「臨──也──啊──」


  足以讓池袋半數以上的人嚇到發抖,因為壓抑而低沉且拉長了聲調的聲音從背後響起。輕盈的腳步猝然停下,保持著雙手在空中張開像在擁抱什麼的姿勢,臨也側過頭,語氣聽起來有些無奈,臉上的笑卻是不折不扣的惡意以及諷刺。


  「──怎麼一臉可怕的模樣啊,小靜。」知道對方只要看到自己便抑制不住憤怒,知道狂怒的對方不好對付甚至相當可怕,還是選擇了挑釁。「話說回來,你到底是怎麼每次都這麼準確地找到我的?小靜的話,人緣不可能好吧,難道你在我身上裝了追蹤──…」


  猛烈地往右邊一閃,堪堪閃過了由靜雄丟出的鐵管。看著筆直插入不遠方牆中的鐵管,臨也吹了個口哨表示稱讚。


  如果怒氣以及殺意也能具現化的話,那麼這名不符實,叫做平和島靜雄的男人,此刻大概周身被正瘋狂吞噬著一切的藍色火焰包圍著吧。


  臨也哈哈大笑著,在靜雄往前衝拉近距離的同時也奔跑了起來,並不時將隨手拿到的東西往後丟去。


  由於只是隨手拿到的東西而已,若論殺傷力恐怕可以說是近乎零。是即使不必刻意去擋開也無所謂的程度。


  但對於靜雄而言,這無疑是最高級的挑釁。


  而他照單全收。


  隨著身後丟來的物品體積越來越大,傷害力也逐漸上升,臨也的笑聲到最後根本是充斥著愉悅了。


  對對,就是這樣。


  更加的更加的討厭我,直到你的眼中再也容不下任何的人、事、物,只剩下我。即使你不願意也只剩下我,就算失憶了,對於「折原臨也」的厭惡也無法遺忘,不必回想也不會淡忘。


  「……殺了你殺了你殺了你殺了你殺了你殺了你殺了殺了殺了殺了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


  「──好啊,那就讓你殺吧。」一直跑在前方的臨也突然在馬路的對街停了下來,轉過身面對著靜雄,笑著。「如果是被小靜殺掉,到底會是充斥著痛苦,或者是連痛苦都來不及感覺到,就在滿滿滿滿的恐懼中死去呢?不論是哪一種,似乎都相當地令人期待啊!」


  不論怎麼設圈套,都不會按照他的想法去作,和其他的人類都不一樣,雖然從來不曾欺騙過但也不會訴說真話,由於是個笨蛋所以無法以話語迷惑,即使掉進了陷阱也會憑藉著純粹的力量從陷阱裡爬出──這樣的人,在這個世界上只有一個。


  咧開的笑容寫著嗜血,雖然不清楚原因,但臨也突然停下的舉動並沒有影響靜雄的判斷。他的想法很簡單,就只有打爛折原臨也的臉,以及那張笑容而已。


  「哦?既然這樣,你就去死吧!」


  隨手抓住一旁的路牌,看起來毫不費力地將其折斷並作為武器,靜雄的眼中只有逐漸接近的臨也而已。


  只有一條馬路的距離。


  他將手中的路牌以及身子壓低,快速地往前奔跑著,一旦進入距離就毫不留情地往要害擊去──


  突然呼嘯而過的貨車擋下了靜雄正準備踏上馬路的腳步,也擋住了他的視線。當貨車開過,視線再度朝著目標對去時……


  「雖然想那麼回答你,但果然還是不行啊。」臨也愉快地笑著,「我呢,根本不相信有神,也不相信有死後的世界。如果就這麼死去,那就什麼都沒有了。」


  與影子融為一體般,黑色的機車停在對街,而臨也不知何時已經跨上了後座。


  「為了繼續惹怒小靜,在你死前我都得好好活著啊──這樣聽起來感覺就像什麼勵志的話一樣?哈哈哈哈哈!」看著靜雄因憤怒而青筋浮起、微微扭曲的臉,臨也的表情變的柔軟,但也只有一瞬間而已。「如果想殺了我就追上來啊,不管幾次,都不要移開你的視線,追上來吧──」


  為了殺掉我而一直注視吧。


  這麼一來我也會將你放在同等的地方,注視著你。


  任何人都不能取代,我和你是彼此的唯一。


  在靜雄的怒吼及被投出的路牌中,黑色機車上的駕駛催動了油門。引擎發出了某種怪物的怒吼,低沉地撕裂著夜晚冰冷的空氣。




  ※




  『你是故意的。』


  不是疑問,而是肯定的話語。黑衣騎士在放臨也下車後,示出了PDA上的文字。


  「是啊,我是故意的。激怒小靜讓他更討厭我可是我的人生樂趣呢。」臨也大方地承認著,從皮夾中抽出了兩張萬元鈔票給黑衣騎士。


  似乎正在生氣,因此接過鈔票的動作有些粗魯,黑衣騎士在PDA上快速地輸入文字。『下次你這麼作,即使是工作我也會見死不救。』用力地將PDA對著臨也。


  「那我可就煩惱了呢……生氣的小靜真的很可怕,超級可怕。」


  『既然會怕就不要故意去惹他!!!!!!』


  PDA上出現了好幾個驚嘆號,忠實地呈現著黑衣騎士的不滿。


  「那種事情作不到。」毫不猶豫地拒絕。「成為小靜最討厭的人、成為最討厭小靜的人……我可是不計較過程那些的,我想要的只有結果。」


  『…………』連無言以對都特地打出來,黑衣騎士的手指快速地移動著。『這對你有什麼好處?』


  「好處?」像聽到了什麼好笑的事情,臨也大笑了起來。「不,這麼作對我一點好處也沒有。我要的也不是那種東西。」


  沒有人會毫無保留的愛著平和島靜雄。


  即使被他所吸引,還是會因為畏懼他的力量,以及他不知何時會爆發的脾氣而疏遠他。然後,那樣的疏遠就會變成傷害,鞭打著平和島靜雄的心,讓他痛恨起自己的力量,卻又不得不接受細胞中渴望著發洩以及破壞的聲音,不論是出於自願或者不願地反覆著傷害人以及被人傷害。


  接著漸漸的疏遠人群。漸漸的變成孤獨的那一個。漸漸的再沒有誰會走進他的心裡面。漸漸的他不會試著去愛人,也不認為、不接受、不承認自己會被愛。


  「──我要的是小靜的眼中以及心中,都『只剩下折原臨也』。」


  無法去愛的話那麼就討厭吧。比深刻更深刻還要深刻的討厭著,即使想要漠視也作不到,只要注意到那個人的存在,哪怕不是刻意的,眼中、心中、腦中,全部全部都只剩下一個人的存在。


  世界像是變的只為了那個人存在。


  當討厭到了那種程度時,跟愛其實沒有什麼差別。


  不願意也會注意起對方的一切,凡是對方喜歡的都想剝奪並且毀滅,禁止對方對自己做出「無視」這種舉動,就算有其他的人說了什麼也無法動搖對方在自己心中的存在──


  他要的就是這樣。


  普通的愛太膚淺了,維持不易又充滿了猜忌,一旦有了懷疑就會產生裂痕,而有了裂痕就很難補救。甚至還有時效性以及持久度,禁不起揮霍也禁不起消耗,當「愛」的感覺消失以後就什麼也沒有,甚至轉身就能再去找尋下一個想愛的對象。


  討厭就不同了。只會更深、更深、更深、沒有止盡地加深,不會有任何的懷疑,只要偶爾記得挑撥一下就沒有時效性與持久度的問題,放不了手也走不出去,誰也不可能替代的了那個深深深深深深深深討厭著的人。


  「我愛著全世界所有的人類,LOVE,愛!但我討厭小靜,他是我唯一一個討厭的傢伙。」


  但即使說「愛」,卻也不見折原臨也真正重視、在意過哪一個人。他對誰都一樣,沒有任何的特殊,也不會多花費過度的心思,任何一個人對他來說都只是消磨時間用的遊戲,過程、結果都不重要。可能會有些訝異,但也只是有些訝異,其他的不會再多了。


  所有的「特殊」、所有的「重視」,他都給了同一個人──被他所討厭著的平和島靜雄。如果以反義來思考的話,他厭惡著全世界的人類,而平和島則是全世界唯一一個被他所愛著的人嗎……


  不論是被討厭或者愛,折原臨也都是個叫人不敢恭維的對象。


  『真是扭曲的愛啊……』將PDA置於臨也面前,黑衣騎士的肩一垮,像是嘆了口氣。『……總之,下次再為了這種事情找我幫忙,我是不會接受……不,即使接受了也會等到你快被打死才出現。』


  「嗚哇,聽起來真可怕。」雖然這麼說,但從臨也的臉上卻看不見任何的恐懼。「那麼下次也麻煩了,請務必在我斷氣前將我從小靜的手下救出來啊。」


  揮手目送黑衣騎士離開,臨也收起了臉上看似天真實則包含著無盡惡意的笑容,走進了自己居住的大樓。


  儘管扭曲,但也的確是愛啊──


  如果害怕自己若是愛著其他人,害怕愛著別人的自己卻傷害了自己愛著的人而不敢也不肯去愛的話,就將其扭曲成敵意、扭曲成厭惡,然後一樣程度甚至更甚地愛著吧!


  即使想要將他毀滅也沒有關係。他自信有足夠的能力保護自己不被殺害,所以小靜就只要盡情地放肆地任憑心裡的聲音指使自己,將排除他視為第一優先就好了。


  他愛所有的人類──可以愛所有的人類,除了小靜以外。


  在這個世界上,不會有人比他更加更加更加更加注視著平和島靜雄了。


  作為交換,當然也要讓他同樣同等的只注視著自己。


  「明天該做些什麼,才能讓小靜更加生氣呢?啊啊,明天的到來真是讓人迫不期待,夜晚怎麼這麼漫長呢……」


  想像著明天,心情便愉快了起來。折原臨也笑著,輕快的聲音伴隨著輕盈的步伐,消失在大樓漆黑的走道之中。









                                【完】









這是祭品文。
是的,你沒看錯,這是祭品文。

對於到處都買不到DRRR的小說(1-3集),就連角川都顯示沒有庫存這回事,我都絕望了。
所以我決定祭出祭品。

就像考生考試有那種「如果我考上XX大學,我就XXXX」的祈願以及獻祭,買書當然也有──
我什麼時候買的齊目前台灣已經出版的整套DRRR小說,我什麼時候出DRRR本!
……雖然這麼說真是讓我有點,不知道該希望願望成真然後出本還願;還是不要成真不必還願好的哀傷…

DRRR是很棒的小說,靜臨(臨靜)也是許多人喜歡的配對,從動畫播出以來,雖然不多但也看了些相關的同人文;
自己也很喜歡這兩個人(即使無關配對還是很喜歡,我對二次元的瘋子、偏激狂、扭曲者有極度的好感 囧),
但在看完了朋友從南部帶上來CWT24借看的DRRR1-3集以後………

我的感覺就是上面這樣。(指上文)
要說我寫的是靜臨,我沒意見。要說是臨靜,我也不反對。要說這根本沒有配對,我也沒關係。
因為已經扭曲到三種說法都可以了,至少我單方面覺得。

不論是喜歡或者討厭,臨也對靜雄的態度都超扭曲的啊,但扭曲的很吸引我。
雖然現實中、我完全不想被這麼扭曲的喜歡或者討厭著。(笑)

總之…這是CWT回來後趕出來的祭品文,希望觀閱的你會喜歡。
然後,請幫我集氣希望角川趕快再刷,而我早日收到整套吧。XD

[長安誌異]同人創作引用:(0)  留言:(4) 

Next |  Back

comments

我吃飽了(親)=/////3/////=ˇ
然後靜雄大人我愛你XDDDD(誤

徒弟:2010/03/02(火) 01:21:18 | URL | [編輯]

小靜帥呀^^
不過我還是喜歡賽爾緹~~

狼:2011/11/28(月) 23:11:01 | URL | [編輯]

是的~~~這種感覺超好,臨也的扭曲與小靜的狂暴~~
支持靜臨說,不過塞爾堤真的是人太好啦!

或與:2012/07/27(金) 23:58:21 | URL | [編輯]

Re 或與:

\(>W<)/
靜臨大好~~~
這種扭曲跟狂暴的組合意外的很搭啊

某莫:2012/07/31(火) 12:04:32 | URL | [編輯]

發表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