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

02.27

【轉錄】聲律啟蒙(上)

一、東

  雲對雨,雪對風,晚照對晴空。來鴻對去燕,宿鳥對鳴蟲。
  三尺劍,六鈞弓,嶺北對江東。人間清暑殿,天上廣寒宮。
  夾岸曉煙楊柳綠,滿園春雨杏花紅。
  兩鬢風霜途次早行之客;一蓑煙雨溪邊晚釣之翁。

  沿對革,異對同,白叟對黃童。江風對海霧,牧子對漁翁。
  顏巷陋,阮途窮,冀北對遼東,池中濯足水,門外打頭風。
  梁帝講經同泰寺,漢皇置酒未央宮。
  塵慮縈心懶撫七弦綠綺;霜華滿鬢羞看百煉青銅。

  貧對富,塞對通,野叟對溪童。鬢皤對眉綠,齒皓對唇紅。
  天浩浩,日融融,佩劍對彎弓。半溪流水綠,千樹落花紅。
  野渡燕穿楊柳雨,芳池魚戲芰荷風。
  女子眉纖額下現一彎新月;男兒氣壯胸中吐萬丈長虹。


注釋:
  三尺劍︰《漢書》高祖為黥布流矢所中,醫曰︰『可治』。高祖曰︰『吾提三尺劍取天下,非命乎?命在天雖扁鵲何益』?
  黥︰古肉刑。《漢》六人,坐法黥,因稱黥布。《黥布見︰辭海1563頁「黥布條」。1131「英布條」》
  流矢︰亂箭也。
  六鈞弓:古時三十斤叫「鈞」,六鈞弓指的是拉力較強的一種弓。《左傳》定公侵齊,士皆坐列,曰︰『顏高之弓六鈞』。皆取傳觀之。
  清暑殿:宮殿名,在洛陽宮中有清暑殿。
  廣寒宮:《天寶遺事》唐明皇與申天師中秋夜遊月宮,見牓曰“廣寒青虛之府”。
  顏巷陋:指顏回居於陋巷,見論語。
  阮途窮:晉代詩人阮藉,常以縱酒裝瘋避禍,走在路上每遇道路阻塞,便痛哭而返。
  濯足水:《孺子歌》滄浪之水濁兮,可以濯我足。
  打頭風:《琅嬛記》載有:商人尤某之妻石氏,思夫成疾,死前曰:「我俗變為逆風,阻止天下商人遠行。」《韻府群玉》石尤風,打頭逆風也。(「俗」:可能是「欲」字之誤。)
  同泰寺:佛寺名,梁武帝「蕭衍」大力倡導尊佛崇儒,常與高僧在同泰寺講論佛經,時天降雨,寶花從天而下。
  未央宮:漢高祖「劉邦」統一天下之後,曾經在未央宮設宴群臣,禮數甚嚴,乃曰:『今日始知天子之尊也』。
  綠綺:有名的樂器。楚莊王有琴叫繞梁,司馬相如有琴叫綠綺(卓文君琴名),蔡邕有琴曰焦尾,都是有名的樂器。
  青銅:鏡也,「歐陽修」詩:『素絲悲青銅』。曾鞏水而磨青銅。
  芰:水果名,兩角為菱,四角為芰。
  眉月:「鮑昭」玩月詩:『始見東南樓,纖纖如玉鉤,未映西北墀,娟娟似娥眉』。
  長虹:雨氣也。




二、冬

  春對夏,秋對冬,暮鼓對晨鐘。觀山對玩水,綠竹對蒼松。
  馮婦虎,葉公龍,舞蝶對鳴蛩。銜泥雙紫燕,課蜜幾黃蜂。
  春日園中鶯恰恰,秋天塞外雁雝雝。
  秦嶺雲橫迢遞八千遠路;巫山雨洗嵯峨十二危峰。

  明對暗,淡對濃,上智對中庸。鏡奩對衣笥,野杵對村舂。
  花灼爍,草蒙茸,九夏對三冬。臺高名戲馬,齋小號蟠龍。
  手擘蟹螯從畢卓,身披鶴氅自王恭。
  五老峰高秀插雲霄如玉筆;三姑石大響傳風雨若金鏞。

  仁對義,讓對恭,禹舜對羲農。雪花對雲葉,芍藥對芙蓉。
  陳後主,漢中宗,繡虎對雕龍。柳塘風淡淡,花圃月濃濃。
  春日正宜朝看蝶,秋風那更夜聞蛩。
  戰士邀功必借干戈成勇武;逸民適志須憑詩酒養疏慵。


注釋:

  馮婦虎:《孟子.盡心下》:晉人有馮婦者,善搏虎,卒為善士。
  葉公龍:「葉公」為春秋楚國貴族,名子高,封於葉。語出於《新序?雜事》:『葉公子高好龍,釣以寫龍,鑿以寫龍,屋室雕文以寫龍,於是天龍聞之而下????。葉公見之,棄而還走,失其魂魄,五色無立』。指表面上愛好某一事物,私底下怕得要死。“葉”在此似應唸ㄕㄜˋ(音:社shen)。
  蛩︰本作蛬,一名蟋蟀,一名促識,今通作蛩。雝雝︰雝字通雍《詩》雝雝鳴雁。
  秦嶺:「韓愈」詩:『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貶朝陽路八千』又一聯曰:『雲橫秦嶺家何在,雪擁藍官馬不前』。
  巫山:《廣興記》巫山在夔州府巫山縣,大江之濱,型如巫字,有十二峰。
  課蜜:就是採蜜。
  蒙茸:草亂的樣子。
  九夏:夏季的九十天。梁蕭統《梁昭明文集.錦帶書.十二月啟林鐘六月》:『三伏漸終,九夏將謝。』
  三冬:三個冬季,就是三年。《漢書.東方朔傳》:『年十三學書,三冬文史足用。』
  戲馬:指「項羽」戲馬臺,在江蘇銅山縣南。《南齊書》宋武帝在彭城,九日游項羽戲馬臺。
  蟠龍:指齊桓溫。「桓溫」為東晉大將,所居齋室畫有龍,因此人稱蟠龍齋。後來「劉毅」也曾在此室居住,「劉毅」小字蟠龍。
  畢卓:晉人,性嗜酒,因酒廢職。其以左手掰蟹螯,右手執酒杯為人生樂事。擘同掰,螯就是螃蟹第一對腳。
  王恭:晉人。經常披著鶴氅在雪地行走,「孟昶」見之曰:『此真神仙中人也』。鶴氅就是用羽毛製作的衣裘。
  五老峰:在廬山,是盧山最俊峭者,因狀似五老者,故名。「李白」有詩:『五老峰為筆,洋瀾做硯池』。
  三姑石:在江西星子縣,擊之聲如銅鐘。鏞:大鐘。
  雪花︰《坡公詠雪詩》︰『天巧能開頂刻花』。雲葉︰《史記》黃帝與蚩尤戰於涿鹿之野,常有五色雲止於帝上,金枝玉葉,有花之象。
  陳後主:南朝時陳朝的後主叔寶字元秀,在位七年後被隋所滅。
  漢中宗:指西漢宣帝「劉洵」。《綱鑒》諱詢,武帝曾孫,在位廿五年,崩,謚宣帝。
  繡虎︰《魏志》「曹植」七步成章,人號繡虎。
  雕龍︰《梁書》「劉勰」字彥和,撰文心雕龍十五篇,論古今體,沈約善之。
  適志:順心如願,疏懶:懶散怠慢。



三、江

  樓對閣,戶對窗,巨海對長江。蓉裳對蕙帳,玉斝對銀釭。
  青布幔,碧油幢,寶劍對金缸。忠心安社稷,利口覆家邦。
  世祖中興延馬武,桀王失道殺龍逢。
  秋雨瀟瀟漫爛黃花初滿徑;春風裊裊扶疏綠竹正盈窗。

  旌對旆,蓋對幢,故國對他邦。千山對萬水,九澤對三江。
  山岌岌,水淙淙,鼓振對鐘撞。清風生酒舍,皓月照書窗。
  陣上倒戈辛紂戰,道旁繫劍子嬰降。
  夏日池塘出汲浴波鷗對對;春風簾幕往來營壘燕雙雙。

  銖對兩,隻對雙,華嶽對湘江。朝車對禁鼓,宿火對寒缸。
  青瑣闥,碧紗窗,漢社對周邦。笙簫鳴細細,鐘鼓響摐摐。
  主簿棲鸞名有覽,治中展驥姓惟龐。
  蘇武牧羊雪屢餐於北海;莊周活鮒水必決於西江。


注釋:

  蓉裳:指華麗的衣服。《楚辭》:『集芙蓉以為裳』。
  蕙帳:充滿蘭蕙幽香的屋室。《北山移文》:『蕙帳空兮夜鶴怨』。蕙意為香草。
  玉斝:玉做的喝酒器皿,圓口有三足。《詩》洗爵奠斝。 斝ㄐㄧㄚˇ(音:甲jea)。
  銀釭:銀製的酒器。
  碧油幢:青綠色的油布帷幕。幢:古代的旗子。
  社稷:祭土地神和穀神的神壇。班固《白虎通.社稷》:『王者所以有社稷何?為天下求福報功。』引申為國家社會之代稱。
  世祖:這裡指東漢光武帝劉秀,就是東漢開國皇帝。馬武:字子張,東漢開國名將,曾破王尋、攻王郎、敗劉永、擊“武陵蠻“及羌人,為雲臺二十八將之一。延:邀請、引進、依仗任用之意。
  桀王:夏朝末代皇帝。龍逢:即「關龍逢」。夏桀之忠臣,直言敢諫,不幸為桀所殺。
  旌:古代使用五色羽裝飾的旗子。旆:古代末端形狀似燕尾之旗子。
  九澤:古時九個沼澤地帶。《廣興記》:『吳越之間具區“楚雲夢”、“秦陽紆”、“晉大陸”、“鄭國田”、“宋孟渚”、“齊海隅”、“燕鉅鹿”並詔餘鄙為九藪』。藪即澤也。三江:說法不一,有人說是太湖的三條支流,婁江、松江、東江。
  岌岌:山高險峻的樣子。
  陣上倒戈辛紂戰:《史記.周本紀》載:周武王伐商,在牧野會戰中,商朝兵士在陣前起義,倒戈反擊,商紂王被迫登鹿臺自焚。辛紂:商紂王。
  道旁繫劍子嬰降:《史記.高祖本紀》載:「劉邦」率軍逼近咸陽時,秦朝末代國王「子嬰」,以繩繫頸,繫劍於道旁,素車白馬投降。
  華嶽:《廣興記》:西嶽華山,在陝西西安府,華陽縣。
  湘江:《廣興記》:瀟湘、蒸湘、沅湘稱為三湘。
  朝車:早朝之車。禁鼓:宵禁之鼓。
  青瑣闥:刻有青色連環花紋的宮門。闥:宮門。
  摐摐:敲擊中古的聲音。
  主簿棲鸞名有覽:《漢書.循史列傳》:東漢「仇覽」字季智,又名香,先為蒲縣亭長,後為主簿,自稱:『做鷹鸇不如做鸞鳳』。「王渙」曰:『枳殼非鸞鳳所棲』。主簿:縣令的屬官,主管文書簿籍之事。
  治中展驥姓惟龐:《三國志?龐統傳》載:龐統字士元,是三國時期劉備的謀士,初與諸葛亮齊名,劉備曾以他為來陽令。在縣不治事,魯肅與劉備皆稱他不是百里之才,只有使他的官位在治中別駕間,才能展其驥志。治中、別駕:皆府佐名。
  蘇武牧羊雪屢餐於北海:蘇武為西漢大臣,出使匈奴時被扣留,後至北海牧羊,渴飲雪水,飢吞氈毛,歷盡艱辛,居匈努十九年,持節不屈。
  莊周活鮒水必決于西江:《莊周.外物》載:據說有一次莊子因事外出,在一條車轍之中發現一尾鮒魚,那魚請求莊子給他一些水以活命,莊子慨然表示要去引西江的水過來救他存活。



四、支

  茶對酒,賦對詩,燕子對鶯兒。栽花對種竹,落絮對游絲。
  四目頡,一足夔,鴝鵒對鷺鷥。半池紅菡萏,一架白荼縻。
  幾陣秋風能應候,一犁春雨甚知時。
  智伯恩深國士吞變形之炭;羊公德大邑人豎墮淚之碑。

  行對止,速對遲,舞劍對圍棋。花箋對草字,竹簡對毛錐。
  汾水鼎,峴山碑,虎豹對熊羆。花開紅錦繡,水漾碧琉璃。
  去婦因探鄰舍棗,出妻為種後園葵。
  笛韻和諧仙管恰從雲裡降;櫓聲咿軋漁舟正向雪中移。

  戈對甲,鼓對旗,紫燕對黃鸝。酸梅對李苦,青眼對白眉。
  三弄笛,一圍棋,雨打對風吹。海棠春睡早,楊柳晝眠遲。
  張駿曾為槐樹賦,杜陵不做海棠詩。
  晉士特奇可比一斑之豹;唐儒博識堪為五總之龜。


注釋:

  四目頡:《姓氏譜》「倉頡」,上古人,生而神聖,傳說為中華文字創造者,有四隻眼睛。
  一足夔:「夔」是舜的臣子,據說只有一隻腳。《孔子叢》魯哀公問孔子曰︰『吾聞夔一足,有異於人,信乎?』子曰︰『昔重黎舉夔而進,欲求人佐焉。』舜曰︰『一夔足矣非言止一足也。』魯哀公曰︰『善』。夔:音“魁ㄎㄨㄟˊ”。
  鴝鵒:八哥鳥。
  菡萏:荷花。
  荼縻:《清異錄》荼縻曰白蔓郎,一種落葉中灌木,花白色有香氣。
  智伯恩深國士吞變形之炭:「豫讓」為春秋末戰國初期的刺客,曾事於「智伯」。「趙襄子」與韓魏攻滅「智伯」後,「豫讓」漆身吞炭,以改變容貌音聲,謀刺「趙襄子」為「智伯」報仇。
  羊公德大邑人豎墮淚之碑:羊公就是「羊祜」字叔子,為西晉大臣,武帝時都督荊州諸軍事,任內極得民心,死後百姓見到他的墓碑就流淚,時人稱為墮淚碑。
  竹簡:古時無紙書皆刻於竹簡(竹片)之上,因此稱書為竹簡。毛毛錐:指毛筆。《五代史》:「宏肇」曰:『安朝廷定禍亂,直須大劍長鎗,若毛錐子,奚用哉?』。
  汾水鼎:《史記?孝武本紀》載有:漢武帝曾得寶鼎於汾水,並因此改年號為“元鼎”。
  峴山碑:西晉大臣「羊祜」死後葬於峴山,峴山碑就是墮淚碑(詳見上“羊公”條)。
  去婦因探鄰舍棗:《漢書?王吉傳》:漢朝「王吉」的鄰居種有棗樹,棗樹生長茂盛垂掛到王吉的庭園,「王吉」之妻採了幾個棗子吃,因此「王吉」欲休妻,鄰居聞知後便欲砍樹。後經鄰里調解夫婦重歸於好。
  出妻為種後園葵:《史記?循吏列傳》:春秋時期「公儀休」為魯國相,有一天在家中吃到葵菜,又見妻子在紡織,曰:『欲奪園夫紅女之利乎?』。為了不與園夫和織女爭利,於是怒而拔去葵菜,並休妻出門。
  青眼:晉朝「阮藉」為青白眼,對有禮法的來訪者就以青眼相看,若否則以白眼面之。白眉:指三國「馬良」字季常,眉有白毛。他的兄弟五人均有才名,但「馬良」最傑出。因此民間有曰:『馬字五常,白眉最良』。
  海棠睡︰《太真外傳》楊太真(陽貴妃)初睡起,明皇笑曰︰『海棠春睡未足矣。』
  柳眠︰《三輔故事》漢苑有柳如人,名人柳,一日三睡三起。
  張駿曾為槐樹賦:《十六國春秋》:「張駿」為西晉涼州官員,移植柳樹於涼州而不活,僅有酒泉宮西北生有少量槐樹,因而作《槐樹賦》。
  杜陵不做海棠詩:《詩話》:「杜陵」母親因名叫「海棠」,為表示對自己母親的尊敬,因此不作海棠詩。「杜陵」就是詩人「杜甫」。「陸放翁」曰:『老杜不應無海棠詩』,意思為必定是失傳。
  晉士特奇可比一斑之豹:《晉書?王羲之傳》:晉朝「王羲之」有子名「王獻之」,小時看人玩樗蒲,便知勝負,其父門人稱讚他為:『管中窺豹,時見一斑』。
  唐儒博識堪為五總之龜:龜每二百歲生出二尾稱一總,至千歲生出五總稱一聚,五總之龜無所不知。《唐書》載有:「殷踐猷」博通經籍,問無不知,「賀知章」稱其為五總龜。




五、微

  來對往,密對稀,燕舞對鶯飛。風清對月朗,露重對煙微。
  霜菊瘦,雨梅肥,客路對魚磯。晚霞舒錦繡,朝露綴珠璣。
  夏暑客思欹石枕,秋寒婦念寄邊衣。
  春水才深清草岸邊漁父去;夕陽半落綠莎原上牧童歸。

  寬對猛,是對非,服美對乘肥。珊瑚對玳瑁,錦繡對珠璣。
  桃灼灼,柳依依,綠暗對紅稀。窗前鶯並語,簾外燕雙飛。
  漢致太平三尺劍,周臻大定一戎衣。
  吟成賞月之詩只愁月墮;斟滿送春之酒惟憾春歸。

  聲對色,飽對飢,虎節對龍旗。楊花對桂葉,白簡對朱衣。
  尨也吠,燕于非,蕩蕩對巍巍。春暄資日氣,秋吟借霜威。
  出使振威馮奉世,治民異等尹翁歸。
  燕我弟兄載詠棣棠韡韡;命伊將帥為歌楊柳依依。


注釋:

  磯:水邊突出之岩石或石灘。
  璣:形狀不圓的珠子。
  邊衣:征邊戰士的衣服。漢唐以來,四邊多事,故從怔者眾,當秋寒之時,婦念其夫則寄征衣。
  清草岸邊漁父去:青草在這裡指青草湖,在湖南岳陽市西南。唐「張志和」《漁父》:『青草湖中月正圓,巴陵漁父棹歌還』,巴陵就是岳陽。
  綠莎:莎草。
  乘肥:意為肥壯的馬,乘:古時稱四匹馬拉的車為一乘,在這裡指馬。
  灼灼:《詩經》桃之夭夭,灼灼其華。
  漢致太平三尺劍:漢高祖「劉邦」曾說:『吾提三尺劍取天下』。詳見一東三尺劍條。
  周臻大定一戎衣:《尚書.武成》:周武王伐紂,『一戎衣,天下大定』。臻:達到之意。
  虎節:古時使節所持之虎形信物,《周禮》山國用虎節,注山多虎,故多鑄虎於節。龍旗:繪有龍紋的旗幟,古時王侯用作儀衛。《詩經》龍崎千乘。
  白簡:古時御史若有要向皇帝彈奏,一般使用白色竹簡書寫。《晉書》傅元性急,每有奏劾或節日,暮捧白簡,坐以待旦。
  朱衣:古代官服顏色。唐時四、五品官員身穿紅色官服,即為朱衣。《歐陽公詩》『文章自古無憑據,惟願朱衣一點頭』。昔公知貢舉,每閱卷,覺旁有朱衣人點頭,然後合格。
  尨也吠:《詩經.野有死麇》:『舒而脫脫兮,無感我帨兮,無使尨也吠』,本是熱戀女子勸告情人不要過於冒失的話。尨:一種長毛狗。
  燕于飛:《詩經.燕燕》:『燕燕于飛,差池其羽』,本借燕子雙飛,比喻女子出嫁。
  暄:溫暖。
  出使振威馮奉世:西漢「馮奉世」曾出使西域,率軍擊破莎車,後封為關內侯。
  治民異等尹翁歸:漢代「尹翁歸」曾先後為東海、扶風守令,他治民有方,賞善刑奸,除盜罷稅,政績卓然。
  棣棠韡韡:《詩經.棠棣》為宴樂弟兄之篇,有『棠棣之花,鄂不韡韡』之句。棣棠,就是棠棣,果實似李但略小,古時用以形容兄弟。韡韡:燦爛的樣子。(棣:音“弟ㄉㄧˋ”。韡:音“尾ㄨㄟˇ”。
  楊柳依依:《詩經.采微》:『昔我往矣,楊柳依依,今我來思,雨雪霏霏』,這是描寫出征邊士艱苦生活的情況。



六、魚

  無對有,實對虛,作賦對觀書。綠窗對朱戶,寶馬對香車。
  伯樂馬,浩然驢,弋雁對求魚。分金齊鮑叔,奉璧藺相如。
  擲地金聲孫綽賦,回文錦字竇滔書。
  未遇殷宗胥靡困傅岩之築;既逢周後太公舍渭水之魚。

  終對始,疾對徐,短褐對華裾。六朝對三國,天祿對石渠。
  千字策,八行書,有若對相如。花殘無戲蝶,藻密有潛魚。
  落葉舞風高復下,小荷浮水捲還舒。
  愛見人長共服宣尼休假蓋;恐彰己吝誰知阮裕竟焚車。

  麟對鳳,鱉對魚,內史對中書。犁鋤對耒耜,畎澮對郊墟。
  犀角帶,象牙梳,駟馬對安車。青衣能報赦,黃耳解傳書。
  庭畔有人持短劍,門前無客曳長裾。
  波浪拍船駭舟人之水宿;峰巒繞舍樂隱者之山居。


注釋:

  寶馬:以珠玉之類飾馬勒。
  香車:《魏志》武帝答「楊彪書」曰:『今贈足下以香車二乘』。
  伯樂:春秋時期秦國人,姓孫名陽,以善相馬著稱。
  浩然驢:浩然就是唐朝詩人「孟浩然」,據說他往往騎著驢子在風雪之中,詩興因此大發。
  弋:帶有繩子的箭,用以射鳥。這裡用作動詞,射。《詩經》弋鳧與雁。
  求魚:《孟子》緣木求魚。
  分金齊鮑叔:《史記.管晏列傳》載:春秋時,「齊鮑叔」與「管仲」友好,兩人一起經商,每次分利,「管仲」因家貧而多取,「鮑叔」不以為意。
  奉璧藺相如:《史記?廉頗藺相如傳》有載:「藺相如」是戰國時期趙國大臣。秦昭王得知趙國有和氏之璧,表示願以十五座城與趙交換和氏璧,「藺相如」奉使入秦,當廷據理力爭,機智周旋,終於完璧歸趙。
  擲地金聲孫綽賦:「孫綽」是晉代官吏,博學善文,曾作《天臺山賦》,「范元」稱:『擲地當作金石聲』。
  回文錦字竇滔書:晉代「竇滔」(竇:音ㄉㄡˋ“豆”)為秦州刺史因寵妾,其妻蘇蕙字若蘭織錦成“回文旋圖”詩,計八百四十字,寄給竇滔使其回心轉意。
  未遇殷宗胥靡困傅岩之築:《史記?殷本紀》有載:商朝時「傅說」受牽連獲罪,在傅岩築牆。殷高宗「武丁」夜夢天神予以輔佐良才,繪其相貌訪求天下,貌與「傅說」相合,遂立「傅說」為相,商朝中興。胥靡:古代服勞役的刑徒。(說:這裡應唸作“越”(ㄩㄝˋ)音)。
  既逢周後太公舍渭水之魚:太公就是太公望,名「姜尚」,也就是「姜太公」。他曾經在渭水邊釣魚,周文王遇到他,立其為國師,與之同載後車。
  褐:用粗毛或未績的麻製成之衣服,古時為貧苦人家所穿。裾:衣服的前後襟,這裡指衣服。
  六朝對三國:六朝就是吳、東晉、宋、齊、梁、陳,相繼建都於建業(今之南京),為南朝六朝。後來六朝泛指自三國至隋這一時期。三國就是魏、蜀、吳。
  天祿對石渠:天祿、石渠都是閣名,為西漢藏書、校書之所。《漢書》「劉向」校書天祿閣。《漢書》「蕭何」建石渠閣以藏圖籍,後成帝用以藏秘書。
  千字策:宋朝時期,殿試進士用策論,限一千字,故名千字策。
  八行書:指書信。「孟浩然」詩:『家書寄八行』。蓋本為「馬融」寄給「竇尚」的書信,內有兩紙八行語。
  有若對相如:「有若」是「孔子」的弟子之一。相如是人名,戰國有「藺相如」,東漢有「司馬相如」。
  愛見人長共服宣尼休假蓋:宣尼,就是「孔子」,漢朝追謚其為褒成宣尼公。《孔子家語》:孔子將出而雨,門人曰:『商有蓋,請假蓋焉』「孔子」曰:『商為人,短於財,吾聞與人教者,推長而違短,故久。吾非不知商有蓋,恐不借而彰其過』。孔子的意思是說,「子夏」家裡貧窮,與人交往應助長避短,方能長久。
  恐彰己吝誰知阮裕竟焚車:《晉書? 阮裕傳》載有:晉朝「阮裕」字思曠,有好車,從來沒有人跟他借而借不到的。但有一次某人為了給母親送葬想借而不好意思開口,「阮裕」得知後長嘆曰︰『吾有車使人不敢借,何以為車!』就把車子給燒了。
  內史對中書:內史、中書都是古代官名。
  耒耜:古代一種耕具,起土的部份叫做耜(音:“四”ㄙˋ),柄叫做耒(音:“磊”ㄌㄟˇ)
  畎澮:田間水溝。
  犀角帶:大明諸司職掌朝服之革帶,二品用犀角。
  象牙梳:唐崔徽朝妓李端端詩:『愛把象牙梳掠髮,崑崙頂上月初生』。
  青衣能報赦:據說晉朝時期「符堅」有一次獨自在家中起草有關赦免的文告,這時有一隻蒼蠅飛進室內趕走又來。很快的就有人知道了將有赦免,「符堅」問從何得知,都說是有一個穿青衣服的人在街上這樣叫喊,原來是蒼蠅飛出後化作一個穿青衣的人傳呼大赦的喜訊。
  黃耳解傳書:相傳「陸機」在洛陽時有了一條叫做「黃耳」』的狗,這隻狗能給家裡寄信。
  庭畔有人持短劍:《史記.刺客列傳》:戰國時,「荊軻」受燕國太子丹所托出使秦國,假獻地圖的名義以匕首藏於地圖中謀刺秦王,事敗被殺。
  門前無客曳長裾:《漢書.鄒陽傳》:西漢吳王「劉濞」(音:ㄆㄧˋ辟)欲謀反,其門客「鄒陽」上書諫止,書有『使臣飾固陋之心,何王之門不可曳長裾也』之句。曳:拖、拉之意。



七、虞

  金對玉,寶對珠,玉兔對金烏。孤舟對短棹,一雁對雙鳧。
  橫醉眼,捻吟鬚,李白對楊朱。秋霜多過雁,夜月有啼烏。
  日暖園林花易賞,雪寒村舍酒難沽。
  人處嶺南善探巨象口中齒;客居江左偶奪驪龍頷下珠。

  賢對聖,智對愚,傅粉對施朱。名韁對利鎖,挈榼對提壺。
  鳩哺子,燕調雛,石帳對郇廚。煙青籠岸柳,風急撼庭梧。
  鴝眼一方端石硯,龍涎三炷博山壚。
  曲沼魚多可使漁人結網;平田兔少漫勞耕者守株。

  秦對趙,越對吳,釣客對耕夫。箕裘對杖履,杞梓對桑榆。
  天欲曉,日將晡,狡兔對妖狐。讀書甘刺股,煮粥惜焚鬚。
  韓信武能平四海,左思文足賦三都。
  嘉遁幽人適志竹籬茅舍;勝遊公子玩情柳陌花衢。


注釋:

  玉兔:指月亮,傳說月亮中有玉兔。《楚詞》顧兔在腹,謂月中有玉兔。
  金烏:傳說太陽上有金烏。《淮南子》日中有踆烏,謂有三足金烏也。
  橫醉眼:「陸放翁」詩『三萬里天供醉眼』。
  捻吟鬚:「盧延遜」詩『吟成一個字,捻斷數莖鬚』。
  楊朱:戰國時期哲學家,主張“為我” 、“貴生重己” ,「孟子」稱其『 拔一毛而利天下不為也』。
  秋霜多過雁:北方有白雁,秋深則來,來則霜降,河北人謂之“霜信”。
  夜月有啼烏:古有《烏夜啼》曲。
  巨象口中齒:《南州異物誌》象脫牙猶自愛惜,掘地藏之,人欲取,必作假牙代之不令其見,見則後不藏故處。
  驪龍頜下珠:驪龍就是黑龍,傳說其頜下有寶珠,須等其睡著之後方能取得。《莊子.列禦寇》河上有家貧持緯蕭食者,其子沒於淵,其父謂其子曰:『取石來鍛之,夫千金之珠必在九重之淵,而驪龍頜下,子能得珠者,必遭其睡也,使驪龍而寤,子尚奚微之有哉』。
  名韁:所以絡馬者。
  榼:古時盛酒的器具。
  鳩哺子:鳩哺子,朝自上而下,暮自下而上,均也。
  燕調雛:《竹溪閒居》燕雛將長,其母調之使飛。
  石帳:石崇之帳。《晉書》西晉大臣「石崇」巨富,嘗做錦絲布帳五十里。
  郇廚:唐「韋陟」封郇公,極奢侈,廚房中飲食錯雜,常常有人進入其中飽食而歸。郇音“循ㄒㄩㄣˊ”。
  鴝眼一方端石硯:端州出產的硯臺。端州即今廣東高要縣,是古時石硯的主要產地之一。端石硯上有鴝鵒(鴝音“渠ㄑㄩˊ”,鵒音「“欲ㄩˋ”)眼之形跡。鴝鵒就是八哥鳥。
  龍涎三炷博山壚:龍涎是一種香料的名稱,古時出產於大食國(阿拉伯國)。
  博山壚:香爐的名稱,爐面雕刻有重參的山形圖像,極為精緻。「李白」詩『博山爐中沈香火』。
  結網:「董策」《臨川羡魚》不如退而結網。
  平田兔少漫勞耕者守株:《韓非子.五蠹》有:有農夫見到一隻兔子奔跑時撞樹而死,便放下農具守在樹下,等待再拾到死兔。
  箕裘:《禮記.學記》:『 良冶之子,必學為裘;良弓之子,必學為箕』 。冶金如縫裘,製弓如編箕,故以“箕裘”指繼承父業。
  杖履:古代之禮儀,五十歲的老人得扶杖,又古人入室必脫鞋於屋外,而長者可入室而後脫鞋。因此後來以“杖履”為敬老之詞。
  杞梓:指杞和梓兩種優質木材,用以比喻優秀人才。
  桑榆:也是兩種樹木,比喻日暮和晚年。
  晡:申時,下午三時到五時,泛指晚間。
  讀書甘刺股:戰國時「蘇秦」遊說秦國不成功,於是讀書至深夜,困倦欲睡時則以尖錘自刺其股血流至足,以使自己保持清醒,繼續專心讀書,後來「蘇秦」為六國之相。
  煮粥惜焚鬚:唐朝「李勣」(音“ㄐㄧ機”)的姊姊病後,「李勣」為他煮粥,火焚其鬚。
  韓信武能平四海:漢初大將「韓信」,佐助漢高祖「劉邦」平四海、定天下,後被封為淮陰侯。
  左思文足賦三都:晉朝「左思」作《三都賦》,十年乃成,人人爭相傳寫,洛陽為此紙貴。
  嘉遁幽人:指合乎正道的退隱。幽人:隱士。
  勝遊:快樂的遊玩。衢:四通八達的大街。



八、齊

  岩對岫,澗對溪,遠岸對危堤。鶴長對鳧短,水雁對山雞。
  星拱北,月流西,漢露對湯霓。桃林牛已放,虞阪馬長嘶。
  叔侄去官聞廣受,弟兄讓國有夷齊。
  三月春濃芍藥叢中蝴蝶舞;五更天曉海棠枝上子規啼。

  雲對雨,水對泥,白璧對玄圭。獻瓜對投李,禁鼓對征鼙。
  徐稚榻,魯班梯,鳳翥對鸞棲。有官清似水,無客醉如泥。
  截髮惟聞陶侃母,斷機只見樂羊妻。
  秋望佳人目送樓頭千里雁;早行遠客夢驚枕上五更雞。

  熊對虎,象對犀,霹靂對虹霓。杜鵑對孔雀,桂嶺對梅溪。
  蕭史鳳,宋宗雞,遠近對高低。水寒魚不躍,林茂鳥頻棲。
  楊柳和煙彭澤縣,桃花流水武陵溪。
  公子追歡閒驟玉驄遊綺陌;佳人倦繡悶欹珊枕掩香閨。


注釋:

  鶴長對鳧短:《莊子》曰:『鶴脛雖長,斷之則悲;鳧脛雖短,續之則懮』。鳧︰野鴨類。
  脛:小腿。
  漢露:漢武帝造金莖玉盤以承露。
  湯霓:《孟子.梁惠王下》:『在湯征伐天下之時,百姓盼望他就像大旱望雲霓一樣』。
  桃林牛已放:據說周武王伐紂之後,歸馬於華山之南,放牛於桃林之野,以示天下太平。
  虞阪馬長嘶:相傳有一匹好馬拖著鹽車上虞阪的時候,望著「伯樂」嘶鳴,知其識己也。
  叔侄去官聞廣受:《漢書.疏廣傳》:「疏廣」(字“仲翁”,漢時蘭陵人)為太子太傅,侄「疏受」為少傅,「疏廣」對「疏受」說:『知足不辱,知止不殆,功成身退,天之道也』。遂同時聲稱年老而辭官歸里。
  弟兄讓國有夷齊:《史記.伯夷列傳》:「伯夷」、「叔齊」是孤竹君的兩個兒子,在父親去世前欲立「叔齊」,父親去世後「叔齊」要讓位給「伯夷」,「伯夷」曰︰『父命也。』遂逃去,二人都不願登位而互相推讓。
  子規︰杜鵑鳥。
  白璧:《戰國策》「蘇秦」遊說趙,王大悅,白璧百雙,黃金萬鎰,以隨其後。
  玄圭:黑色的玉,古時帝王舉行典禮時所用的一種玉器。
  獻瓜:《韻府》唐德宗時,有獻瓜果,欲授官者。
  投李:《詩經》投我以桃,報之以木李。
  征鼙:古時軍隊出戰時所擊的戰鼓。(鼙:音“ 皮ㄆㄧˊ“ )
  徐稚榻:《後漢書.徐稚傳》:「徐稚」乃東漢高士,官府屢召而不肯出仕,豫章太守「陳蕃」在郡不接賓客,唯「徐稚」來時特設一榻,去則懸之 。「陳蕃」為東漢名臣,與大將軍「竇武」等謀宦官,事敗被殺。
  魯班梯:《墨子.公輸》:「魯班」就是「公輸般」,是魯國能工巧匠,曾為楚國製造雲梯以攻宋。
  翥:向上飛。
  清似水:《鄭崇傳》臣心如水。
  醉如泥:「李白」詩『笑殺山翁醉似泥』,或曰泥蟲名。
  截髮惟聞陶侃母:晉代「陶侃」幼年喪父,家貧。當時「范逵」到「陶侃」家,陶家無以待客,於是「陶侃」母親剪下自己的頭髮賣掉換來酒餚招待「范逵」。
  斷機只見樂羊妻:《史記》東漢「樂羊子」棄學歸家,其妻正在織布,見到他沒有學成便回家,於是拿起剪刀走到織布機旁說:『夫子積學,? ? 若中道而歸,何異斷斯織乎?』 說完便拿著剪刀剪斷尚未織好的布。「樂羊子」因此感悟,回到老師那邊學成,最後成為名儒。
  蕭史鳳:傳說秦穆公之女「弄玉」與其夫「蕭史」都善於吹簫,每次吹簫則有鳳凰至。
  宋宗雞:《幽明錄》:晉朝兗州(兗:音“眼ㄧㄢˇ”)刺史「宋處宗」將一雞放於窗前和人語,與「宋處宗」談論,極有玄致,處宗由此功業大進。
  楊柳如煙彭澤縣:《晉書》:晉代「陶淵明」曾做彭澤縣令,後來隱居,他在門前種有五棵柳樹,號五柳先生。
  桃花流水武陵溪:「陶淵明」《桃花源記》:有一漁人見武陵溪有桃花流過,追蹤而至“世外桃源”。
  玉驄:白馬。
  欹陌:縱橫交錯的道路。
  珊枕:用珊瑚做的頭枕。


九、佳

  河對海,漢對淮,赤岸對朱崖。鷺飛對魚躍,寶鈿對金釵。
  魚圉圉,鳥喈喈,草履對芒鞋。古賢崇篤厚,時輩喜詼諧。
  孟訓文公談性善,顏師孔子問心齋。
  緩撫琴弦像流鶯而並語;斜排箏柱類過雁之相挨。

  豐對儉,等對差,布襖對荊釵。雁行對魚陣,榆塞對蘭崖。
  挑薺女,採蓮娃,菊徑對苔階。詩成六義備,樂奏八音諧。
  造律吏哀秦法酷,知音人說鄭聲哇。
  天欲飛霜塞上有鴻行已過;雲將做雨庭前多蟻陣先排。

  城對市,巷對街,破屋對空階。桃枝對桂葉,砌蚓對牆蝸。
  梅可望,橘堪懷,季路對高柴。花藏沽酒市,竹映讀書齋。
  馬首不容孤竹扣,車輪終就洛陽埋。
  朝宰錦衣貴束烏犀之帶;宮人寶髻宜簪白燕之釵。

注釋:

  鈿:婦女鬢飾。
  圉圉:侷促不安的樣子。《孟子.萬章上》:“始舍之,圉圉焉,少則洋洋焉,悠然而近”。
  喈喈:形容聲音和諧。《詩經?鄭風?風雨》:“風雨淒淒,雞鳴喈喈”。
  芒鞋:草鞋。
  詼諧:漢「東方朔」善詼諧。
  孟訓文公談性善:《孟子.滕文公上》:“「滕文」以為世子(太子),將之楚,過宋而見「孟子」,「孟子」道性善,言必稱堯舜”。
  顏師孔子問心齋:《莊子?人間世》:衛君無道,「顏回」欲前往干預,「孔子」說:『這樣危險,通過心齋方有效果』。心齋:排除一切思慮和慾望,保持心境清淨。
  荊釵:用荊條製成的釵。《漢書》「孟光」既嫁「梁鴻」,乃為椎髻,釵荊布衣練裙。
  榆塞:即「榆關」,與山海關近。這裡是從字面的榆與下句的蘭崖相對仗而言。
  薺:《詩經》其甘如薺。俗呼乳漿菜,春來士女採之。
  六義:《詩經》就其內容可分為風、雅、頌,就其形式可分為賦、比、興,這就是六義。
  八音:古時用金、石、絲、竹、匏、土、革、木八種材料製作的樂器。
  造律吏哀秦法酷:漢高祖入咸陽,感嘆秦朝法律太嚴酷,就約以三章之法,後無以除奸,命「蕭何」制定法律,次其輕重。
  鄭聲哇:《論語》鄭聲淫。鄭聲,古時鄭地的俗樂。哇:淫。
  梅可望:「曹操」率軍出征,軍士渴而無水,「曹操」假稱說:『前方有梅林,酸可解渴』。軍士聞之遙望,口中流水。《世說》:魏武一行役失汲道,軍皆渴,乃令曰:『前有大梅林,饒子甘酸,可以解渴』,士卒聞之,口皆出水。
  橘堪懷:《二十四孝.懷橘遺親》:後漢「陸績」年六歲,於九江見「袁術」,術出橘待之,績懷橘二枚。及歸拜辭,橘墮地。術曰:『陸郎做賓客而懷橘乎?』 「陸績」跪答曰:『 吾母性之所愛,欲歸以遺母』。
  季路對高柴:「季路」、「高柴」都是孔子的弟子。
  馬首不容孤竹扣:《史記.伯夷列傳》:周武王伐紂,「伯夷」、「叔齊」扣馬而諫。
  車輪終就洛陽埋:《後漢書.張綱傳》東漢安帝時,外戚「梁冀」專權,漢安帝派御史「張綱」按巡,「張綱」埋車輪於洛陽都亭說:『豺狼當道,安問狐狸?』 遂劾奏「梁冀」。
  烏犀之帶:《唐書》「裴度」還婦人以烏犀帶。
  白燕之釵:《漢書》相傳漢成帝時,招靈閣有神女獻燕釵,成帝賜予趙婕妤,後昭帝時宮人碎之,遂化白燕飛走。
  髻:婦人盤髮曰髻。



十、灰

  增對損,閉對開,碧草對蒼苔。書簽對筆架,兩曜對三台。
  周召虎,宋桓魋,閬苑對蓬萊。薰風生殿閣,皓月照樓臺。
  卻馬漢文思罷獻,吞蝗唐太冀移災。
  照耀八荒赫赫麗天秋日;震驚百里轟轟出地春雷。

  沙對水,火對灰,雨雪對風雷。書淫對傳癖,水滸對岩隈。
  歌舊曲,釀新醅,舞館對歌臺。春棠經雨放,秋菊傲霜開。
  作酒固難忘麴蘗,調羹必要用鹽梅。
  月滿庾樓據胡床而可玩;花開唐苑轟羯鼓以奚催。

  休對咎,福對災,象箸對犀杯。宮花對御柳,峻閣對高臺。
  花蓓蕾,草根荄,剔蘚對剜苔。雨前庭蟻鬧,霜後陣鴻哀。
  元亮南窗今日傲,孫弘東閣幾時開。
  平展青茵野外茸茸軟草;高張翠幄庭前鬱鬱涼槐。

注釋:

  兩曜對三臺:“兩曜”指太陽和月亮。“三台”相傳天上有三台六星,在人為三公,在天為三台,上台司命,中台司爵,下台司祿。
  周召虎:即“穆公虎”。周厲王暴虐,「召虎」進行勸諫。厲王不聽,終於被百姓推翻而逃向國外。「召虎」與「周公」共同攝政,厲王死後,擁立太子靜登位,是為周宣王。
  宋桓魋:「桓魋」是春秋宋國人,「孔子」路過宋國,他曾想殺害「孔子」。
  閬苑對蓬萊:閬苑與蓬萊都是傳說中西王母仙境。
  卻馬漢文思罷獻:漢文帝在位時,有人獻千里馬,文帝下詔歸還,並且停止進獻千里馬。
  吞蝗唐太冀移災:唐貞觀三年,蝗災大起,唐太宗吞食了幾隻蝗蟲,並說:“但當食朕,毋害百姓”。後來蝗災果然消除。冀,希望的意思。
  書淫對傳癖:晉朝「皇甫謐」,字士安,博覽群書,時號“書淫”。晉「杜預」字「元凱」,喜好《左傳》,時人稱其“傳癖”。
  水滸對岩隈:水滸:水邊。隈:山或水彎曲的地方。
  醅:沒經過濾的酒。
  麴蘗:用米、麥蒸過,發酵曝乾就是麴,用來釀酒的物品。《說命》若作酒醴,爾惟麴蘗。
  鹽梅:調味品,就是咸鹽和酸梅。《說命》若作和羹,爾惟鹽梅。
  月滿庾樓據胡床而可玩:晉朝「庾亮」乘月登南樓,在一種可以折疊的輕便坐具上玩耍。
  花開唐苑轟羯鼓以奚催:據說楊貴妃有次賞花,見花園中的花尚未開放,便命令敲打聲音急促高烈的羯鼓催促花開,結果桃花、杏花競相開放。
  象箸:紂做玉杯象箸。
  荄:草根。
  剜苔蘚露︰《石鼓歌》剜苔剔蘚露節角。
  元亮南窗今日傲:晉代「陶潛」,字「元亮」,其《歸去來辭》中有“倚南窗以寄傲”之句。
  孫弘東閣幾時開:漢朝「公孫弘」為宰相時,曾開平津閣以招攬賢才。
  茵︰褥也,言草柔如座褥也。



十一、真


  邪對正,假對真,獬豸對麒麟。韓盧對蘇雁,陸橘對莊椿。
  韓五鬼,李三人,北魏對西秦。蟬鳴哀暮夏,鶯囀怨殘春。
  野燒焰騰紅爍爍,溪流波皺碧粼粼。
  行無蹤居無廬頌成酒德;動有時藏有節論著錢神。

  哀對樂,富對貧,好友對嘉賓。彈冠對結綬,白日對青春。
  金翡翠,玉麒麟,虎瓜對龍麟。柳塘生細浪,花徑起香塵。
  閒愛登山穿謝屐,醉思濾酒脫陶巾。
  雪冷霜嚴倚檻松筠同傲歲;日遲風暖滿園花柳各爭春。

  香對火,炭對薪,日觀對天津。禪心對道眼,野婦對宮嬪。
  仁無敵,德有鄰,萬石對千鈞。滔滔三峽水,冉冉一溪冰。
  充國功名當畫閣,子張言行貴書紳。
  篤志詩書思入聖賢絕域;忘情官爵羞沾名利纖塵。

註釋:

  獬豸:獸名,古時傳說中的異獸,能辨曲直,敢觸邪惡。(獬:音「謝ㄒㄧㄝˋ」。豸:音「治ㄓˋ」)
  韓盧對蘇雁:「韓盧」是戰國時一隻名狗,「淳於髡」曰:『韓盧者,天下之壯犬也』。「蘇雁」則是西漢「蘇武」被拘留匈奴之後,寫了一封信繫在大雁的腳上,這隻大雁飛回漢朝廷傳信。
  陸橘對莊椿:「陸橘」詳見『九、佳~「橘堪懷」條』。「莊椿」:《莊子‧逍遙游》『大椿以八千歲為春,以八千歲為秋』。
  韓五鬼:唐「韓愈」《送五窮鬼文》中稱命窮、智窮、學窮、文窮、交窮為「五窮鬼」。
  李三人:唐詩人「李白」《月下獨酌》中有「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之句。
  行無蹤居無廬頌成酒德:晉代「劉伶」嗜酒,作有《酒德頌》,其中有「行無蹤,居無廬」的句子。
  動有時藏有節論著錢神:晉代「魯褒」著《錢神論》,其中有「動有時,藏有節」的句子。
  彈冠對結綬:「彈冠」《漢書》載有『「王陽」為益州刺史,「貢禹」彈其冠,待「王陽」推薦,後果為大夫』。「結綬」:「蕭育」少年時與「朱博」友善,兩人彼此推薦,名著當時。時人說:『王貢彈冠,蕭朱結綬』。
  翡翠︰鷸鳥。 「陳子昂」詩:『翡翠巢南海,雄雌珠樹林,何如美人意,驕愛比黃金,益婦人多取,翠羽飾金鈿』故名。
  麒麟︰〔隋書〕文帝造玉麟符。
  謝屐:晉代「謝靈運」好出遊,登山穿無前齒木屐,下山時換穿無後齒之木屐。屐:鞋。
  陶巾:晉代「陶潛」自己釀酒,酒熟則取下頭上葛巾來濾酒,用完後在把葛巾戴回頭上。
  筠︰竹林青皮也。《禮記》如竹箭之有筠也。
  日觀對天津:「日觀」為泰山上之日觀峰,雞鳴可見日。「天津」為橋名。
  禪心對道眼:「禪心」為寂定之心。「道眼」則是判斷真妄的能力。
  三峽:《廣興記》三峽巴蜀地,明月峽、巫山峽、廣澤峽也。
  充國功名當畫閣:《漢書》漢宣帝甘露三年,「趙充國」與「霍光」等人因軍功顯赫,其圖像畫在麒麟閣。
  子張言行貴書紳:《論語》「子張」曾將「孔子」『言忠信,行敬篤』的教誨寫在衣帶上,以示牢牢不忘。紳:帶子。


十二、文
  家對國,武對文,四輔對三軍。九經對三史,菊馥對蘭芬。
  歌北鄙,詠南熏,邇聽對遙聞。召公周太保,李廣漢將軍。
  聞化蜀民皆草偃,爭權晉士已瓜分。
  巫峽夜深猿嘯苦哀巴地月;衡峰秋早雁飛高貼楚天雲。

  欹對正,見對聞,偃武對修文。羊車對鶴駕,朝旭對晚曛。
  花有艷,竹成文,馬燧對羊欣。山中梁宰相,樹下漢將軍。
  施帳解圍嘉道韞,當壚沽酒歎文君。
  好景有期北嶺幾枝梅似雪;豐年先兆西郊千頃稼如雲。

  堯對舜,夏對殷,蔡惠對劉賁。山明對水秀,五典對三墳。
  唐李杜,晉機雲,事父對忠君。雨晴鳩喚婦,霜冷雁呼群。
  酒量洪深周僕射,詩才俊逸鮑參軍。
  鳥翼長隨鳳兮洵眾禽長;狐威不假虎也真百獸尊。

註釋:

  四輔對三軍:傳說古代天子有四個輔佐官。「三軍」:古代稱步、車、騎三個兵種。二千五百為一軍,三軍者法天、地、人也。
  九經對三史:「九經」指《易經》、《尚書》、《詩經》、《周禮》、《儀禮》、《禮記》、《春秋》、《孝經》、《論語》。「三史」指紀傳(始於司馬遷)、編年(始於左氏春秋)、實錄(始於梁而盛於唐)三種體栽的史書。〔備考〕自五經分而樂經亡,五經內分周禮、儀禮為七經,七經之外又益以孝經、綸語為九經,分春秋三傳為三,合孝經、論語為一,於是有十經。以六經加六緯,於是有十二經。以詩、易、三禮、春秋三傳,加孝經、論、孟、爾雅,謂之十三經。
  歌北鄙:殷紂好為北鄙之樂,其忽然敗亡,比鄙之樂成為殺伐之聲。
  詠南熏:《史記》載:「舜」彈著五絃琴唱道『南風之熏兮,可以解吾民之慍兮;南風之時兮,可以阜吾民之財兮』。南熏之樂成為發達之聲。
  召公周太保:召公名「奭」(音:「式ㄕˋ」),周朝太保。
  李廣漢將軍:「李廣」為西漢名將,號稱「飛將軍」『但使龍城飛將在,不教胡馬度陰山』。
  聞化蜀民皆草偃:西漢蜀郡太守「文翁」,治蜀有方,教化百姓,所以地方百姓都服他,像風吹草伏一樣。
  權晉士已瓜分:晉國開始有六卿:智氏、趙氏、韓氏、范氏、魏氏、中行氏。後來只剩下韓、趙、魏,安王二十六年,三家共廢晉君,分其地,號三晉。
  巫猿:《韻府》巫峽猿,凡鳴至三聲,聞者皆淚。
  衡雁:《衡岳志》衡岳有回雁峰,故雁至衡陽而止。
  偃武對修文:武王既克商,乃偃武修文。
  羊車對鶴駕:「羊車」晉武帝幸宮掖,乘羊車任其所之,宮人於是插竹於宮門,以鹽水灑地引誘羊前來。「鶴駕」王子晉,是周靈王的太子,於緱山(緱:音「鉤ㄍㄡ」)乘白鶴仙去,故太子之駕稱鶴駕。
  朝旭對晚曛:《詩經》旭日始旦。謂日出。曛:日西斜。
  馬燧對羊欣:「馬燧」唐朝宰相。「羊欣」字符敬,為新安守,南朝梁代醫生。
  山中梁宰相:南朝時,「陶弘景」隱居陽山,梁武帝每有大事都去詢問他與他商量,人稱「山中宰相」。
  樹下漢將軍:東漢光武時名將「馮異」。父城人,屢建戰功,每逢論功行賞,「馮異」則獨立於樹下,人稱「大樹將軍」。
  施帳解圍嘉道韞:「王獻之」與客人相辯論辭窮,其嫂「謝道韞」想替「王獻之」解圍,於是在幃帳之後,申論「王獻之」的觀點,與對方辯論。
  當壚沽酒歎文君:漢朝「卓文君」私嫁「司馬相如」,其父「卓王孫」怒之,後經多方勸說,「卓王孫」資助文君夫婦兩人開一家酒店,文君當壚賣酒。
  蔡惠對劉賁:「蔡惠」:漢人「蔡惠」夜夢得禾復失,「郭喬」曰:『禾失為秩,當進爵』後來果然如此。「劉蕡」:「劉蕡」對策議宦官,極言宦官誤國,考官不敢取。「李合」說:『「劉蕡」下第,我輩登科能無厚顏?』。
  五典對三墳:「五典」:「少昊」、「顓頊」「高辛」「唐」「虞」之書為五典。「三墳」:指伏羲本山墳作《易》曰《連山》,神農本氣墳作《易》曰《舊藏》,黃帝本形墳作《易》曰《乾坤》,供稱三墳。
  唐李杜:指唐朝「李白」、「杜甫」以詩齊名。
  晉機云:晉朝「陸機」、「陸雲」兄弟以文齊名。
  鳩喚婦:鳩天陰則逐其婦,天晴則呼之。
  酒量洪深周僕射:晉代「周顗」嗜酒,為僕射後,因酒誤事被免職,號稱「三日僕射」。
  詩才俊逸鮑參軍:南朝詩人「鮑照」曾做參軍,詩情俊逸。
  鳥翼長隨鳳兮洵眾禽長:《格長總論》鳳飛則禽鳥從之。《春秋孔演圖》羽蟲二百六十,而鳳為之長。
  狐威不假虎也真百獸尊:《國策》楚宣王問群臣曰:『北方之民,畏昭奚恤,何也?』「江乙」對曰:『虎得狐欲食之,狐曰:「無食我,天命令我長百獸,子如不信我,為子先行,百獸能無走乎?」虎隨狐行,獸皆走,不知獸之畏己,反以為畏狐也。今北方非畏昭奚恤,是畏王甲兵耳』。獸尊:《風俗通》陽虎物百獸之長。




十三、元
  幽對顯,寂對喧,柳岸對桃源。鶯朋對燕友,早暮對寒暄。
  魚躍沼,鶴乘軒,醉膽對吟魂。輕塵生范甑,積雪擁袁門。
  縷縷輕煙芳草渡,絲絲微雨杏花村。
  詣闕王通獻太平十二策;出關老子著道德五千言。

  兒對女,子對孫,藥圃對花村。高樓對邃閣,赤豹對玄猿。
  妃子騎,夫人軒,曠野對平原。匏巴能鼓瑟,伯氏善吹塤。
  馥馥早梅思驛使,萋萋芳草怨王孫。
  秋夕月明蘇子黃崗游赤壁;春朝花發石家金谷啟芳園。

  歌對舞,德對恩,犬馬對雞豚。龍池對鳳沼,雨驟對雲屯。
  劉向閣,李膺門,唳鶴對啼猿。柳搖春白晝,梅弄月黃昏。
  歲冷松筠皆有節,春喧桃李本無言。
  噪晚齊蟬歲歲秋來泣恨;啼宵蜀鳥年年春去傷魂。

註釋:
  鶯朋:朱文公詩:『好鳥枝頭亦朋友,落花水面皆文章』。
  鶴乘軒:古代衛國懿公荒淫,他讓鶴乘軒車,後來敵人攻打衛國,老百姓說:『鶴有祿位,皇上讓鶴去打仗好了』。
  輕塵生范甑:「范丹」家貧,無米做飯,鍋中都有了灰塵。甑:古代炊具名。
  積雪擁袁門:《南齊書》東漢時洛陽令雪中訪「袁安」,「袁安」閉門擁雪,高臥未起。
  詣闕王通獻太平十二策:《隋書》「王通」是隋朝哲學家,曾上隋文帝《太平策》十二篇,不為所用。
  出關老子著道德五千言:「尹喜」嘗登樓,望東極有紫氣西邁,曰:『應聖人過京邑』。果見「老子」騎青牛來。「老子」姓李名耳,曾著《道德經》凡五千言。
  赤豹:《詩經》赤豹黃羆。
  玄猿:《詩經》落自玄猿哭。
  妃子騎:唐朝楊貴妃喜歡吃新鮮荔枝,海南每年七日七夜將荔枝飛騎送往長安城。杜牧有:『一騎紅塵妃子笑,無人知是荔枝來』的詩句。
  夫人軒:《左傳》載有:曾有人送魚軒(即以魚皮裝飾的車子)給魯國戴公夫人。
  匏巴:《苟子》匏巴鼓瑟,游魚出聽。
  伯氏:《詩》伯氏吹塤。塤:古代土製樂器,橢圓形,有六孔。
  馥馥早梅思驛使:《荊州記》南朝「陸凱」在給長安做官的朋友「范曄」寄去一枝梅花,而且賦詩說:『折花逢驛使,寄與隴頭人,江南無所有,聊贈一枝春』。後成為典故。
  萋萋芳草怨王孫:《楚辭》中有『芳草萋萋兮,王孫不歸』的句子。
  秋夕月明蘇子黃崗游赤壁:「蘇軾」《赤壁賦》:『壬戌之秋,七月既望,蘇子與客泛舟游於赤壁之下』。赤壁:指湖北黃岡的赤壁。
  石家金谷啟芳園:晉代巨富「石崇」有「金谷園」,春天時常在園中宴請賓客,飲酒賦詩,賦詩不成,罰酒三斗。
  龍池對鳳沼:「龍池」、「鳳沼」都是禁苑池沼名。
  劉向閣:西漢學者「劉向」曾校書於「天祿閣」,故稱。
  李膺門:東漢「李膺」為太尉,很少與人交往,登其門者號稱「登龍門」。
  春喧桃李本無言:「司馬遷」《史記‧李廣傳》:『桃李不言,下自在蹊』。
  噪晚齊蟬:《古今注》載:「牛亨」問「董仲舒」說:『蟬為什麼稱為齊女』?舒說:『過去齊王的王后怨王而死,屍體變為蟬,故名齊女』。
  啼宵蜀鳥:傳說戰國時,「杜宇」為蜀帝,號「望帝」,失國後思之不得,乃化作杜鵑鳥,啼血乃止。



十四、寒
  多對少,易對難,虎踞對龍蟠。龍舟對鳳輦,白鶴對青鸞。
  風淅淅,露漙漙,繡轂對雕鞍。魚游荷葉沼,鷺立蓼花灘。
  有酒阮貂奚用解,無魚馮鋏必須彈。
  丁固夢松柯葉忽然生腹上;文郎畫竹枝梢倏爾長毫端。

  寒對暑,濕對乾,魯隱對齊桓。寒氈對暖席,夜飲對晨餐。
  叔子帶,仲由冠,郟鄏對邯鄲。嘉禾憂夏旱,衰柳耐秋寒。
  楊柳綠遮元亮宅,杏花紅映仲尼壇。
  江水流長環繞似青羅帶;海蟾輪滿澄明如白玉盤。

  橫對豎,窄對寬,黑痣對彈丸。珠簾對畫棟,彩檻對雕欄。
  春既老,夜將闌,百辟對千官。懷仁稱足足,抱義美般般。
  好馬君王曾市骨,食豬處士僅思肝。
  世仰雙仙元禮舟中攜郭泰;人稱連璧夏侯車上並潘安。

註釋:

  虎踞對龍蟠:虎踞指石頭城。龍蟠指鍾山。均在今江蘇南京市。《蜀志》「孔明」曰:『鍾山虎踞龍蟠,帝王居也』。
  龍舟:《隋書》煬帝龍舟幸江都,舳艦相接二百餘里。
  鳳輦:天子車駕。「錢起」《和李員外扈駕幸溫泉宮詩》:『未央月曉度疏鐘,鳳輦時巡出禁中』。
  漙漙:形容露水多。
  繡轂:車輻。(轂:音「古ㄍㄨˇ」)
  有酒阮貂奚用解:晉代高官「阮孚」嗜酒,曾解金貂換酒喝。
  無魚馮鋏必須彈:戰國時「孟嘗君」門客「馮暖」曾彈劍鋏而歌:『長鋏歸來兮,食無魚』。
  丁固夢松:「丁固」有一天夢見副上生松,人曰:『松字十八公也』。後十八年果為公。
  文郎畫竹:宋朝「文與可」善畫墨竹,一會兒就能完成。
  魯隱對齊桓:魯隱就是「魯隱公」,為「齊桓公」庶兄,春秋食魯國君主。齊桓是「齊桓公」,春秋時齊國君主。
  叔子帶:晉代「羊祜」字「叔子」,常緩帶輕裘。
  仲由冠:「子路」字「仲由」,初見「孔子」時,戴雄雞冠,死時冠也不免。
  郟鄏:地名,周朝曾為都城,成王定鼎之地。
  元亮宅:「元亮」就是「陶淵明」,意思是「陶淵明」隱居所。
  仲尼壇:「孔子」字「仲尼」,曾在杏壇設教。
  海蟾輪滿澄明如白玉盤:相傳月中有蟾蜍,所以用海蟾代指月亮。「李白」詩:『少年不識月,呼為白玉盤,又疑瑤台鏡,高掛碧雲端』。
  黑痣對彈丸:黑痣、彈丸都指土地狹小。宋太祖想攻取太原「趙晉」說:『等到削平諸國,彈丸黑痣之地將何所避』。
  百辟:諸侯,泛指百官。
  懷仁稱足足,抱義美般般:《文選》中有:『般般抱義,足足懷仁』。「般般」指麒麟,「足足」指鳳凰。
  好馬君王曾市骨:燕昭王想以千金買回千里馬,至而死,於是以五百金買馬的骨頭。
  食豬處士僅思肝:漢人「閔仲叔」很節省又愛吃豬肝,安邑令手下的官吏每天供給,「閔仲叔」說:『我怎能因口腹之慾勞累別人呢』?
  世仰雙仙元禮舟中攜郭泰:漢「李元禮」與「郭泰」都長得很漂亮,飄逸脫俗,有一次兩人同船,觀者以為是神仙,時號「李郭仙舟」。
  人稱連璧夏侯車上並潘安:晉代「夏侯湛」與「潘岳」是好友,也都是美男子,常同車在京師行走,京師人稱「連璧」。



十五、刪
  興對廢,附對攀,露草對霜菅。歌廉對借寇,習孔對希顏。
  山壘壘,水潺潺,奉璧對探鐶。禮由公旦作,詩本仲尼刪。
  驢困客方經灞水,雞鳴人已出函關。
  幾夜霜飛已有蒼鴻辭北塞;數朝霧暗豈無玄豹隱南山。

  猶對尚,侈對慳,霧髻對煙鬟。鶯啼對鵲噪,獨鶴對雙鷴。
  黃牛峽,金馬山,結草對啣環。昆山惟玉集,合浦有珠還。
  阮藉舊能為眼白,老萊新愛著衣斑。
  棲遲避世人草衣木食,窈窕傾城女雲鬢花顏。

  姚對宋,柳對顏,賞善對懲奸。愁中對夢裡,巧慧對癡頑。
  孔北海,謝東山,使越對征蠻。淫聲聞濮上,離曲聽陽關。
  驍將袍披仁貴白,小兒衣著老萊斑。
  茅舍無人難卻塵埃生榻上;竹亭有客尚留風月在窗間。

註釋:

  歌廉對借寇:「歌廉」:《後漢書》東漢「廉叔度」任蜀郡太守為官清廉,更改禁民夜作舊令,讓百姓儲水以防火,百姓掌燈夜作,日漸豐裕。百姓歌曰:『「廉叔度」,來何暮,不禁火,民安作,昔無襦,今五衿』。「借寇」:《後漢書》「寇恂」為河內太守,深得民心,陞遷離開時百姓擋道,要求借「寇恂」一年,皇帝准許了。
  習孔對希顏:「習孔」意思是學習「孔子」。「希顏」則是傚法「顏回」之意。
  奉璧對探鐶:「奉璧」詳見〔六魚,奉璧藺相如〕條。「探鐶」:晉代「羊祜」五歲時,說鄰家樹上有金鐶,並取出,主人曰:『此我亡兒之物也。』苟知祜前身李氏之子也。
  禮由公旦作:「周公旦」制禮作樂。
  詩本仲尼刪:《詩經》原本三千餘篇,「孔子」刪為三百一十篇。
  驢困客方經灞水:傳說唐朝詩人「孟浩然」雪中騎驢,至灞水尋梅。
  雞鳴人已出函關:秦國規定過函谷關要等待雞鳴之後,「孟嘗君」夜至函谷關時不能通行。一行人之中有善學雞叫者,學雞叫後眾雞響應,於是得以順利過關。
  玄豹:《列女傳‧賢明》「陶答子」治陶(陶為地名)三年,名譽不興,家富三倍。其妻獨抱兒泣曰︰『妾聞南山有玄豹,霧雨七日而不下食,何也?欲以澤其毛而成其文章也,故藏而遠害。至於犬豖,不擇食故肥,而取禍必矣』。
  雙鷴:《西京雜記》越王獻高帝白鷴、黑鷴各一雙。
  黃牛峽:《廣興記》在四川夔州府。
  金馬山:《廣興記》在四川成都府崇寧縣,上有金馬碧雞神祠。
  結草對啣環:「結草」:春秋晉大夫「魏顆」的父親「武子」有寵妾,生病時要求「魏顆」將他改嫁,後來病重便要求「魏顆」殺寵妾殉葬,「魏顆」沒有從命,而把他父親的妾嫁了出去。後來「魏顆」與秦力士「杜回」交戰,見有一老人結草絆住「杜回」,「魏顆」得以順利擒之。夜夢老人說:『我乃妾之父也,報子從治命而不從亂命耳!』。「啣環」:傳說漢朝「楊寶」見有一受傷黃雀,醫治好之後將他放了,有一天這只黃雀化作黃衣少年,銜四隻玉環報恩。
  昆山:產玉之地。
  合浦珠還:合浦出珠,民皆採珠易米,時守性貪,珠皆去。後孟嘗君為守,去珠復還。
  阮藉舊能為眼白:晉朝「阮藉」能為青白眼,見那些凡俗之人都以白眼,以示鄙薄厭惡。
  老萊新愛著衣斑:《二十四孝‧戲綵娛親》:周朝「老萊子」至為孝順,年近七十,常穿五彩斑燦之衣服,學嬰兒在父母身旁嬉戲,以娛父母歡心。
  姚對宋:唐朝「姚崇」與「宋璟」齊名。
  柳對顏:唐朝「柳公權」和「顏真卿」都是著名的書法家,人稱「顏筋柳骨」。
  孔北海:東漢嘗得「孔融」字「文舉」,「孔子」二十世孫,官至北海相。
  謝東山:晉相「謝安」號「東山」。
  濮上:濮水之濱,濮水一帶的地方。春秋時期這裡以侈靡之樂聞名。《列國傳》衛靈公與「師曠」過濮上,夜聞新聲。及適晉,晉文公命奏,「師曠」曰:『昔紂亡,沉樂器於濮水,今日之樂,是必為濮上之音。』意為紂亡國之音。
  陽關:唐「王維」詩句有:『西出陽關無故人』,後人用此,有陽關三疊曲。
  驍將袍披仁貴白:唐朝大將「薛仁貴」常穿白袍號稱「白袍將軍」。

[百川匯流]轉錄文章引用:(0)  留言:(0) 

Next |  Back

comments

發表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