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

02.27

【轉錄】聲律啟蒙(下)

一、先

  晴對雨,地對天,天地對山川。山川對草木,赤壁對青田。
  郟鄏鼎,武城弦,木筆對苔錢。金城三月柳,玉井九秋蓮。
  何處春朝風景好,誰家秋夜月華圓。
  珠綴花梢千點薔薇香露;練橫樹杪幾絲楊柳殘煙。

  前對後,後對先,眾丑對孤妍。鶯簧對蝶板,虎穴對龍淵。
  擊石磬,觀韋編,鼠目對鳶肩。春園花柳地,秋沼芰荷天。
  白羽頻揮閒客坐,烏紗半墜醉翁眠。
  野店幾家羊角風搖沽酒旆;長川一帶鴨頭波泛打漁船。

  離對坎,震對干,一日對千年。堯天對舜日,蜀水對秦川。
  蘇武節,鄭虔氈,澗壑對林泉。揮戈能退日,持管莫窺天。
  寒食芳辰花爛熳,中秋佳節月嬋娟。
  夢裡榮華飄忽枕中之客;壺中日月安閒市上之仙。


註釋:

  青田:地名。「司空曙」詩:『青田紅樹起鄉愁』。
  郟鄏鼎:《左傳‧宣公三年》:『成王定鼎於郟鄏』。(鄏音「辱」)
  武城弦:「孔子」學生「子游」為武城宰時,曾以絃歌教化民眾。
  木筆對苔錢:「木筆」是一種花卉,就是「辛荑」樹之花。「苔錢」指青苔散佈於地如錢。
  金城三月柳:關中金城千里皆植柳。
  玉井:地名。「韓大華」詩:『玉井蓮花開,十丈藕如船』。
  鶯簧對蝶板:黃鶯婉轉鳴叫,如同笙簧。蝶板指蝴蝶震動兩翅猶如拍板。
  虎穴:「班超」曰:『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龍淵:一、劍名,亦稱「龍泉劍」。《晉書》左手彎繁弱,右手揮龍淵。二、宮名,《漢書‧武帝紀》:『發卒救決河,起龍淵宮』。《水經‧河水注》:『河南有龍淵宮,武帝起宮於決河之旁,龍淵之側,故曰「龍淵宮」』。
  擊石磬:「孔子」曾在衛國擊石磬。
  觀韋編:「孔子」喜歡讀《易》,時常翻閱以至韋編三絕。韋︰熟皮所製。
  鼠目:喻好貪而見小之人。《唐書‧李揆傳》「苗晉卿」數薦「元載」,「李揆」曰:『「元載」獐頭鼠目子,乃求官邪!』。「元好問」詩:『虎頭食肉無不可,鼠目求官空自忙』。
  鳶肩:喻人之肩上聳似鳶肩也。《唐書》「岑文本」謂「馬周」曰:『火色鳶肩必速貴』。《後漢書‧梁翼傳》:『翼為人鳶肩豺目』。
  白羽頻揮閒客坐:「諸葛亮」時常搖著白色羽毛的扇子。
  烏紗半墜醉翁眠:「阮藉」曾因醉酒睡在鄰婦側畔,烏紗帽也半墜。
  羊角:指狀曲而上升的旋風。《莊子‧逍遙游》:『搏扶搖羊角而上者九萬里』。
  鴨頭:形容水色深綠。唐「李白」《襄陽歌》:『遙看漢水鴨頭綠,恰似葡萄初發醅』。
  離對坎,震對干:離、坎、震、干是八卦名稱的一部份。
  蘇武節:「蘇武」被扣留匈奴時,持節不降。
  鄭虔氈:唐朝詩人「鄭虔」生活貧寒,坐無寒氈。
  揮戈能退日:春秋時楚國「魯陽公」與人交戰,日將暮,他揮戈止日西下,日為之退三捨。
  持管窺天:《莊子》:『以管窺天,以錐指地,不亦小乎?』。
  夢裡榮華飄忽枕中之客:《枕中記》:盧生於邯鄲客店中遇呂翁道人,盧生自歎窮困,呂翁給了他一個枕頭使其入夢,盧生於夢中歷盡富貴榮華,醒來時,主人煮黃梁飯還沒有熟。(此即《黃梁夢》)
  壺中日月安閒市上之仙:東漢「費長房」遇一老人在街上賣藥,掛著一個壺,那老人疲勞時就走進壺中,後來「費長房」與老人一同進入其中,見壺中玉堂華麗。



二、蕭

  恭對慢,吝對驕,水遠對山遙。松軒對竹檻,雪賦對風謠。
  乘五馬,貫雙雕,燭滅對香消。明蟾常徹夜,驟雨不終朝。
  樓閣天涼風颯颯,關河地隔雨瀟瀟。
  幾點鷺鷥日暮常飛紅蓼岸;一雙鸂鷘春朝頻泛綠楊橋。

  開對落,暗對昭,趙瑟對虞韶。軺車對驛騎,錦繡對瓊瑤。
  羞攘臂,懶折腰,范甑對顏瓢。寒天鴛帳酒,夜月鳳台簫。
  舞女腰肢楊柳軟,佳人顏貌海棠嬌。
  豪客尋春南陌草青香陣陣;閒人避暑東堂蕉綠影搖搖。

  班對馬,董對晁,夏晝對春宵。雷聲對電影,麥穗對禾苗。
  八千路,廿四橋,總角對垂髫。露桃勻嫩臉,風柳舞纖腰。
  賈誼賦成傷鵩鳥,周公詩就托鴟鴞。
  幽寺尋僧逸興豈知俄爾盡;長亭送客離魂不覺黯然消。

註釋:

  雪賦:「謝莊」作有《雪賦》。
  風謠:「李密」侍觀省風謠。
  乘五馬:漢代制度太守車乘配駟馬,加秩二千石乘五馬,後來五馬成為太守的代稱。
  貫雙雕:「高駢」一箭貫雙雕。
  燭滅對香消:兩者都指人死去之意。「香消」專指女人去世,「燭滅」則男女通用。
  鸂鷘:水鳥名。
  趙瑟對虞韶:「趙瑟」為戰國時趙國君主所鼓之瑟,《國策》秦、趙會於澠池,秦王曰:『聞趙王好音,請鼓瑟。』趙王鼓瑟,「藺相如」曰:『聞秦王善為秦聲,請奏盆罐。』秦王不許,相如迫之,秦王乃親擊罐。「虞韶」則指虞舜所作之樂曲。
  軺:小車。
  羞攘臂:「馮婦」攘臂下車搏虎,為士人所羞笑。《莊子‧人間世》:『上征武士,「支離疏」攘臂而於游於其間。上有大役,則「支離疏」有常疾不受功。』按「支離疏」以疾免役無所懼也。
  懶折腰:「陶淵明」羞為五斗米折腰。
  范甑對顏瓢:「范甑」「范丹」家貧,無米可炊以致鍋中積灰。「顏瓢」指孔子弟子顏回簞瓢屢空。
  鴛帳酒:《宋書》「陶谷」得黨太尉姬,取雪水烹茶與姬飲。問姬曰:『黨家有此樂否?』姬曰:『彼粗人安有此樂,但能銷金帳中飲羊羔酒耳』。
  班對馬:「班」指「班固」,著有《漢書》,「馬」指「司馬遷」,著有《史記》。
  董對晁:「董」指西漢經學家「董仲舒」。「晁」指西漢名臣「晁錯」。這兩人都博通經籍。
  八千路:唐人詩:『八千里路透神京』。
  廿四橋:唐「杜牧」《寄韓綽判官》:『二十四橋明月夜,玉人何處教吹簫?』「二十四橋」在楊州,為當時名勝。
  總角對垂髫:古時男女未成年之前束髮為兩結,形狀如角,稱為「總角」。古時小孩紮起而下垂的頭髮稱「垂髫「。皆言未成年之人也。
  賈誼賦成傷鵩鳥:「鵩」是一種不吉祥的鳥,西漢學者「賈誼」打傷了飛入室內的鵩鳥,並作《鵩鳥賦》。
  周公詩就托鴟鴞:「管叔」和「蔡叔」作流言傳周公有異心,周公作鴟鴞之詩以明志。



三、餚

  風對雅,像對爻,巨蟒對長蛟。天文對地理,蟋蟀對螵蛸。
  龍夭矯,虎咆哮,北學對東膠。築台須壘土,成屋必誅茅。
  潘岳不忘秋興賦,邊韶常被晝眠嘲。
  撫養群黎已見國家隆治;滋生萬物方知天地泰交。

  蛇對虺,蜃對蛟,麟藪對鵲巢。風聲對月色,麥穗對桑苞。
  何妥難,子雲嘲,楚甸對商郊。五音惟耳聽,萬慮在心包。
  葛被湯征因仇餉,楚遭齊伐責包茅。
  高矣若天洵是聖人大道;淡而如水實為君子神交。

  牛對馬,犬對貓,旨酒對嘉餚。桃紅對柳綠,竹葉對松梢。
  藜杖叟,布衣樵,北野對東郊。白駒形皎皎,黃鳥語交交。
  花圃春殘無客到,柴門夜永有僧敲。
  牆畔佳人飄揚競把鞦韆舞;樓前公子笑語爭將蹴踘拋。

註釋:

  風對雅:《詩經》分為風、雅、頌三部份。
  象對爻:「像」即《易》中的象卦。「爻」即構成《易》的橫畫,一是「陽爻」用「九」表示,另一為「陰爻」用「六」表示,每三爻合成一卦,一共八卦。
  螵蛸:海螵蛸,一名烏賊。
  北學對東膠:「北學」,庠序者,教化之宮也,古鄉學之名。《孟子‧梁惠王》:『謹庠序之教,申之以孝悌之義』。「東膠」,周之大學也,《禮記‧王制》:『周人養國老於東膠』。
  潘岳不忘秋興賦:「潘岳」是西晉文學家,追求文字華麗,著有《秋聲賦》。
  邊韶常被晝眠嘲:東漢經學家「邊韶」愛在白天睡覺,為其弟子嘲笑為:『邊孝先,腹便便;懶讀書,但欲眠』。韶聞之後應聲對曰:『邊為姓,孝先字;腹便便,五經笥;但欲眠,思經事;寐與周公通夢,靜與孔子同意;師而可嘲,出何典記?』。
  麟藪:《漢武帝紀》,周成康時,麒麟在郊藪。
  鵲巢:《詩經》維鵲有巢。
  麥穗:《後魏書》「魏蘭根」為岐州刺史,麥多五穗。
  桑苞:《易經》繫於桑苞。
  何妥難:隋朝「元善」為祭酒,講春秋,私謂「何妥」曰:『名望已定,幸無相苦。』「何妥」稱是,後即席「何妥」以《春秋》之疑難問題向「元善」請問,有很多問題「元善」都回答不了,因此兩人有隙。
  子雲嘲:漢代學者「楊雄」字「子雲」。因有人諷刺他著書脫離實際而作《解嘲》文
  葛被湯征因仇餉:「葛」是古代一小國之名。《孟子‧滕文公》載:夏朝時,葛國君主不祭祖。「商湯」使人問其緣由,其稱無牛羊、無糧食。湯王予之,葛國君主卻將送飯之童子殺死。於是「商湯」派兵討伐葛國君主。
  楚遭齊伐責包茅:《左傳‧僖公四年》載:春秋時「齊桓公」伐楚國,是因為楚國不進貢包茅。
  若天:「公孫丑」曰:『道則高矣,美矣,疑若登天然』。
  如水:《禮記》君子之交淡如水。
  白駒形皎皎:《詩經》有:「皎皎白駒」、「交交黃鳥」之語。
  僧敲:「賈島」有詩句「僧敲月下門」。
  鞦韆:吳地習俗。用朱繩彩架,女子舞之以為戲。
  蹴踘:氣球。古習武之戲也。「劉向」《別錄》:『蹴踘,「黃帝」所造;或雲起於戰國。古人蹋蹴以為戲』。



四、豪

  琴對瑟,劍對刀,地迥對天高。峨冠對博帶,紫綬對緋袍。
  煎異茗,酌香醪,虎兕對猿猱。武夫攻騎射,野婦務蠶繅。
  秋雨一川淇澳竹,春風兩岸武陵桃。
  螺髻青濃樓外晚山千仞;鴨頭綠膩溪中春水半篙。

  刑對賞,貶對褒,鉞斧對征袍。梧桐對橘柚,枳棘對蓬蒿。
  雷煥劍,呂虔刀,橄欖對葡萄。一椽書捨小,百尺酒樓高。
  李白能詩時秉筆,劉伶愛酒每鋪糟。
  禮別尊卑拱北眾星常燦燦;勢分高下朝東萬水自滔滔。

  瓜對果,李對桃,犬子對羊羔。春分對夏至,谷水對山濤。
  雙鳳翼,九牛毛,主逸對臣勞。水流無限闊,山聳有餘高。
  雨打村童新牧笠,塵生邊將舊征袍。
  俊士居官榮引鵷鴻之序;忠臣報國誓殫犬馬之勞。

註釋:

  峨:「高」之意。
  茗:「茶」「陸羽」《茶經》:『一曰茶,二曰檟,三曰蔎,四曰茗,五曰荈』,蓋因採取之早晚而易其名,是茗、荈最為晚取。世間概以茗為茶之稱呼。
  醪:「酒」的稱呼。
  兕:雌犀牛。
  猱:猴也。
  淇澳竹:《詩經‧淇奧》:『瞻彼淇奧,綠竹猗猗』。「淇奧」就是「淇澳」。「淇」是黃河的支流,從河南汲縣淇門鎮流入黃河。
  武陵桃:「陶淵明」《桃花源記》說武陵溪兩邊桃花盛開,落英繽紛。武陵在今湖南常德。
  雷煥劍:《晉書》晉人「雷煥」曾於吳岳掘得兩把劍,一劍送給「張華」一劍自佩「張華」被誅後劍遺失。「雷煥」去世後其子佩劍過延平津,寶劍忽從腰間躍出墮水,入水尋之卻見兩龍在水。
  呂虔刀:「呂虔」認為「王祥」有三公之量,解佩刀相贈,後「王祥」果為三公。
  劉伶愛酒每鋪糟:「劉伶」嗜酒,酒喝完之後常連酒渣也吃掉。「鋪」為吃、食之意。「糟」為酒糟或用酒醃製的食物。
  拱北:《論語》朝東苟子,水萬折必東。
  九牛毛:《漢書》若九牛之亡一毛。
  鵷鴻之序:鵷鴻群飛有序,如朝臣之行列。



五、歌

  山對水,海對河,雪竹對煙蘿。新歡對舊恨,痛飲對高歌。
  琴再撫,劍重磨,媚柳對枯荷。荷盤從雨洗,柳線任風搓。
  飲酒豈知欹醉帽,觀棋不覺爛樵柯。
  山寺清幽直踞千層雲嶺;江樓宏敞遙臨萬頃煙波。

  繁對簡,少對多,裡詠對途歌。官情對旅況,銀鹿對銅駝。
  刺吏鴨,將軍鵝,玉律對金科。古堤垂嚲柳,曲沼長新荷。
  命駕呂因思叔夜,引車藺為避廉頗。
  千尺水簾今古無人能手卷;一輪月鏡乾坤何匠用功磨。

  霜對露,浪對波,逕菊對池荷。酒闌對歌罷,日暖對風和。
  梁父詠,楚狂歌,放鶴對觀鵝。史才推永叔,刀筆仰蕭何。
  種橘猶嫌千樹少,寄梅誰信一枝多。
  林下風生黃發村童攜牧笠;江頭日出皓眉溪叟曬漁蓑。

註釋:

  欹醉帽:「阮藉」酒醉後烏紗帽半墜。
  觀棋不覺爛樵柯:傳說晉人「王質」入山砍柴,見有二童子下棋,他放下斧頭觀看,後來童子對他說:『你的斧頭柄都腐爛了』。「王質」回鄉後,與他同時代的人都以去世了。
  銀鹿對銅駝:「銀鹿」相傳唐朝書法家「顏真卿」有一家童名「銀鹿」,這裡是字面的對仗,不是專名。「銅駝」古代洛陽宮南側曾設有兩個銅駝於路旁,在這裡也是字面上對仗,不是專名。
  刺吏鴨:唐朝詩人「韋應物」做刺史時養了一些鴨,他稱鴨子為「綠頭公子」。
  將軍鵝:書法家「王羲之」官至右將軍,他生**鵝。山陰道士贈以鵝,求寫《道德經》。
  嚲:下垂的樣子。
  命駕呂因思叔夜:晉「呂安」與「稽叔夜」是好友,每當「呂安」思念「稽叔夜」時即令人駕車千里前往會見。
  引車藺為避廉頗:戰國時「藺相如」為趙國相,「廉頗」忌恨「藺相如」官位在己之上,揚言要羞辱他。「藺相如」知道後,每次外出遇到「廉頗」便引車避讓。家人不以為然,「相如」說:『此先國家之急而後私仇也』。「廉頗」聽說後,就負荊登門請罪。
  梁父詠:「諸葛亮」居住隆中時,常作「梁父吟」。「梁父」為山名。
  楚狂歌:「接輿」姓陸,名「通」春秋時楚國人,因為「楚昭王」政令無當,所以披髮佯狂不仕,曾唱著歌經過「孔子」身邊。
  史才推永叔:北宋「歐陽修」字「永叔」,曾與「宋祁」合修《新唐書》,自撰《新五代史》。
  刀筆仰蕭何:「蕭何」文韜武略,是西漢初大臣,曾制定《漢律》七章。
  種橘:「李衡」種橘千樹。



六、麻

  松對柏,縷對麻,蟻陣對蜂衙。赬鱗對白鷺,凍雀對昏鴉。
  白墮酒,碧沉茶,品笛對吹茄。秋涼梧墮葉,春暖杏開花。
  雨長苔痕侵壁砌,月移梅影上窗紗。
  颯颯秋風度城頭之篳篥;遲遲晚照動江上之琵琶。

  優對劣,凸對窊,翠竹對黃花。松杉對杞梓,菽麥對桑麻。
  山不斷,水無涯,煮酒對烹茶。魚游池面水,鷺立岸頭沙。
  百畝風翻陶令秫,一畦雨熟邵平瓜。
  閒捧竹根飲李白一壺之酒;偶擎桐葉啜盧同七碗之茶。

  吳對楚,蜀對巴,落日對流霞。酒錢對詩債,柏葉對松花。
  馳驛騎,泛仙槎,碧玉對丹砂。設橋偏送筍,開道竟還瓜。
  楚國大夫沉汨水,洛陽才子謫長沙。
  書篋琴囊乃士流活計;藥爐茶鼎實閒客生涯。

註釋:

  蜂衙:宋「陳師道」《春懷視鄰里》:「風翻蛛網開三面,雷動蜂窩趁兩衙」。這是「蜂衙」的出處。
  赬:紅色鱗的魚。赬:紅色。
  白墮酒:北魏河東人「劉白墮」善釀酒,因此以自己的名字「白墮」為酒名,後世泛指美酒。
  碧沉:茶名。
  篳篥:古代的管樂器,胡人用以警馬。篳音必;篥音力。
  百畝風翻陶令秫:「陶淵明」任彭澤令時,種百畝的秫用以釀酒。秫音淑。
  一畦雨熟邵平瓜:秦時東陵侯「邵平」在秦亡以後,於長安城東種瓜,其瓜有五種顏色,人稱「邵平瓜」。
  竹根:酒杯也。
  飲李白一壺之酒:唐「李白」《月下獨酌》有『花間一壺酒,獨酌無相親』的詩句。
  桐葉:茶盞也。
  啜盧同七碗之茶:「盧同」為中唐詩人,他的《走筆謝孟諫議寄新茶》詩說自己連喝「孟諫議」寄贈的新茶六碗,到了第七碗就吃不得了,『唯覺兩腋羽羽清風生』。
  酒錢:「劉延之」與「陶潛」二萬錢,悉還酒家。
  詩債:「蘇東坡」詩:『口業不償詩有債』。
  仙槎:槎是用竹木編成的筏。就說天河與海相通,每年八月有浮槎往來。《漢書》「張騫」尋河源,泛至天河,逢織女。
  設橋偏送筍:「范元授」見人夜間盜筍苦於過溝,乃砍樹為橋讓盜過,盜筍者感慚愧就將筍子送還。
  開道竟還瓜:晉人「桑虞」見有人偷瓜苦於圓周籬笆多刺,於是多開了一個開口,盜賊還瓜並且謝罪。
  楚國大夫沉汨水:「屈原」戰國末期楚國大夫,晚年見楚國連連喪失國土,最後自投「汨羅江」而死。
  洛陽才子謫長沙:「賈誼」為洛陽才子,被貶為長沙太傅。



七、陽

  高對下,短對長,柳影對花香。詞人對賦客,五帝對三王。
  深院落,小池塘,晚眺對晨妝。絳霄唐帝殿,綠野晉公堂。
  寒集謝莊衣上雪,秋添潘岳鬢邊霜。
  入浴蘭湯事不忘於端午;客斟菊酒典常記於重陽。

  堯對舜,禹對湯,晉宋對隋唐。奇花對異草,夏日對秋霜。
  八叉手,九迴腸,地久對天長。一堤楊柳綠,三徑菊花黃。
  聞鼓塞兵方戰鬥,聽鍾宮女正梳妝。
  春飲方歸紗帽半掩鄰舍酒;早朝初退袞衣微惹御爐香。

  荀對孟,老對莊,嚲柳對垂楊。仙宮對梵宇,小閣對長廊。
  風月窟,水雲鄉,蟋蟀對螳螂。暖煙香靄靄,寒燭影煌煌。
  伍子欲酬漁父劍,韓生嘗竊賈公香。
  三月韶光常憶花明柳媚;一年好景難忘橘綠橙黃。

註釋:

  五帝:指「黃帝」、「顓頊」、「帝嚳」、「堯」、「舜」。三王:指「夏禹」、「商湯」、「周文王」。
  絳霄唐帝殿:唐玄宗時有「絳霄殿」。
  綠野晉公堂:唐朝「裴度」封晉公,建有「綠野堂」。
  寒集謝莊衣上雪:「謝莊」是南朝宋國右衛將軍,自朝廷回家衣服上沾有一些雪,時人以為風韻。
  秋添潘岳鬢邊霜:「潘岳」發如白霜。
  人浴蘭湯,事不忘於端午:楚辭中有「沐蘭湯兮芳華」二句,後來以端午節悼念「屈原」。
  客斟菊酒,典常記於重陽:傳說九月九日登高山、戴茱萸、飲菊酒可避難。
  八叉手:唐朝詩人「溫庭筠」才恩敏捷,工詩賦,雙手八叉而入韻成,人稱「溫八叉」。
  三徑:指隱士的居處。「陶淵明」《歸去來兮辭》:「三徑就荒,松菊猶存」。徑,小路。
  早朝初退,袞衣微惹御爐香:本句出自「唐賈」至《早朝大明宮》:「劍佩身隨玉墀步,衣冠猶惹御爐香」。袞衣:古代帝王及王公繡龍的禮服。
  仙宮對梵宇:仙宮指道觀,梵宇指佛寺。
  伍子欲酬漁父劍:戰國時,楚兵追捕「伍子胥」,他急著要渡河,一位漁父用船將他渡過河,他解下佩劍酬謝漁父。漁父說:楚國下令捉到「伍子胥」賜給糧食五萬斛,爵執珪,豈只值百金之劍嗎?
  韓生嘗竊賈公香:「漢武帝」曾賞賜異香給「賈充」,「賈充」的女兒與「韓壽」私通,所以偷香給「韓壽」。「賈充」發覺後,便將女兒嫁給了「韓壽」。
  一年好影,難忘橘綠橙黃:本句出自宋「蘇軾」《贈劉景文》:「一年好景君須記,最是橙黃桔綠時」。



八、庚

  深對淺,重對輕,有影對無聲。蜂腰對蝶翅,宿醉對余醒。
  天北缺,日東生,獨臥對同行。寒冰三尺厚,秋月十分明。
  萬卷書容閒客覽,一樽酒待故人傾。
  心侈唐玄厭看霓裳之曲;意驕陳主飽聞玉樹之賡。

  虛對實,送對迎,後甲對先庚。鼓琴對捨瑟,搏虎對騎鯨。
  金匼匝,玉瑽琤,玉宇對金莖。花間雙粉蝶,柳內幾黃鶯。
  貧裡每甘黍藿味,醉中厭聽管弦聲。
  腸斷秋閨涼吹已侵重被冷;夢驚曉枕殘蟾猶照半窗明。

  漁對獵,釣對耕,玉振對金聲。雉城對雁塞,柳裊對葵傾。
  吹玉笛,弄銀笙,阮杖對桓箏。墨呼松處士,紙號楮先生。
  雨浥好花潘岳縣,風搓細柳亞夫營。
  撫動琴弦遽覺座中風雨至;哦成詩句應知窗外鬼神驚。

註釋:

  天北缺:古人認為天不滿西北,「女媧」煉石補之。
  心侈唐玄,厭看霓裳之曲:安史之亂以後,「唐玄宗」聽《霓裳羽衣曲》而傷感。
  意驕陳主,飽聞玉樹之賡:南朝「陳後主」作《玉樹後庭花》,後被隋所滅。
  後甲:《易經》:「先甲三日,後甲三日」,甲為天干中的首位,後甲是甲日干的後三天,是吉日。先庚:《易經‧巽》:「先庚三日,後庚三日,吉。」先庚三日是說天干庚前的三日,也是吉日。
  匼匝:馬籠頭。
  瑽琤:玉石敲擊聲。
  黎藿:野菜。
  雉城:雉是一種鳥,又名野雞,飛不過三丈,所以古代曾以它作為計算城牆長度的單位。
  葵傾:葵向日而傾,所以又名向日葵。
  阮杖:晉朝「阮修」杖頭系百錢以沽酒。桓箏:晉朝「桓伊」善彈箏。
  松處士:因為古代的墨大都以松煙製成,故呼墨為松處士。
  楮先生:古代制紙多以楮樹為原料,因稱楮先生。唐「韓愈」《毛穎傳》曾將紙戲稱「會稽楮先生」。
  露浥好花潘岳縣:「潘岳」為河陰縣令時,下令廣植桃花。
  風搓細柳亞夫營:漢朝大將「周亞夫」駐兵於細柳營,軍紀甚嚴。
  撫動琴弦:遽覺座中風雨至,晉「師曠」撫清角之琴,風雨忽至。
  哦成詩句,應知窗外鬼神驚:「杜甫」《寄李十二》「筆落驚風雨,詩成泣鬼神」,這是對「李白」的稱讚,這裡是泛指。另本作:「賀知章」見「李白」【馬樓曲】,歎曰:『此詩可泣鬼神矣』。



九、青

  紅對紫,白對青,漁火對禪燈。唐詩對漢史,釋典對仙經。
  龜曳尾,鶴梳翎,月榭對風亭。一輪秋夜月,幾點曉天星。
  晉士只知山簡醉,楚人誰識屈原醒。
  倦繡佳人慵把鴛鴦文作枕;吮毫畫者思將孔雀寫為屏。

  行對坐,醉對醒,佩紫對紆青。棋枰對筆架,雨雪對雷霆。
  狂蛺蝶,小蜻蜒,水岸對沙汀。天台孫綽賦,劍閣孟陽銘。
  傳信子卿千里雁,照書車胤一囊螢。
  冉冉白雲夜半高遮千里月;澄澄碧水宵中寒映一天星。

  書對畫,傳對經,鸚鵡對鶺鴒。黃茅對白荻,綠草對青萍。
  風繞鋒,雨淋鈴,水閣對山亭。渚蓮千朵白,岸柳兩行青。
  漢代宮中生秀柞,堯時階畔長祥蓂。
  一枰決勝棋子分黑白;半幅通靈畫色間丹青。

註釋:

  龜曳尾:【莊子】:龜寧死留骨而貴乎?寧生曳尾而泥塗乎?
  晉士只知山筒醉:晉朝將軍「山簡」嗜酒,常醉,人稱醉山翁。
  楚人誰識屈原醒:「屈原」有「世人皆醉而我獨醒」的詩。
  鴛鴦枕:繡女常以鴛鴦兩鳥繡於枕。
  孔雀屏:《唐書》唐高祖皇后竇氏之父畫二孔雀於屏,謂射中者嫁之,高祖射中兩孔雀之眼,得娶竇氏。
  紆:垂、系。
  天台孫綽賦:東普「孫綽」有《游天台山賦》。
  劍閣孟陽銘:「孟陽」過劍閣,作《劍閣銘》。劍閣在四川保寧府劍州。
  照書車胤一囊螢:普朝「車胤」家貧,夜讀無燈,捉螢火蟲數只裝在白絲袋中照明。
  風繞驛:相傳唐歧王「李范」於宮中竹林內懸碎玉片子。每聞碎玉片有相觸的聲音,即知有風,號稱為「占風驛」。
  雨淋鈴:相傳「唐明皇」在安史之亂平定後,從蜀中回長安,經劍閣棧道,雨中聞鈴聲,悼念馬嵬驛死去的「楊貴妃」,而作《雨霖鈴》曲
  蓂:古代傳說中的一種瑞草。每月朔日生一葉,至十二月全生,望後每日落一葉,三十日全落。



十、蒸

  新對舊,降對升,白犬對蒼鷹。葛巾對藜杖,澗水對池冰。
  張兔網,掛魚罾,燕雀對鶤鵬。爐中煎藥火,窗下讀書燈。
  織錦逐梭成舞鳳,畫屏誤筆作飛蠅。
  宴客劉公座上滿斟三雅爵;迎仙漢帝宮中高插九光燈。

  儒對士,佛對僧,面友對心朋。春殘對夏老,夜寢對晨興。
  千里馬,九霄鵬,霞蔚對雲蒸,寒堆陰嶺雪,春泮水池冰。
  嚴父憤生撞玉鬥,周公誓死作金滕。
  將軍元暉莫怪人譏為餓虎;待中盧昶難逃世號作饑鷹。

  規對矩,墨對繩,獨步對同登。吟哦對諷詠,訪友對尋僧。
  風繞屋,水襄陵,紫鵠對蒼鷹。烏寒驚夜月,魚暖上春冰。
  楊子口中飛白鳳,何郎鼻上集青蠅。
  巨鯉躍池翻幾重之密藻;顛猿飲澗掛百尺之垂籐。

註釋:

  罾:魚網。(罾:ㄗㄥ)
  畫屏誤筆作飛蠅:三國時「曹丕」畫屏風,不慎落了一墨點在上面,因而就這點墨畫了一隻小蒼蠅,「孫權」以為是一隻真蒼蠅,用手彈它。
  宴客劉公,座上滿斟三雅爵:「劉表」有大中小三種酒具,大者「伯雅」,次者「仲雅」、小者「季雅」,供賓客隨意取用。
  迎仙漢帝,宮中高插九光燈:漢武帝曾在宮中點燃九光之燈以迎接西王母。
  嚴父憤生撞玉斗:嚴父指「項羽」的謀士「范增」,這是「項羽」對他的稱呼。玉鬥,玉製的斗型酒器。鴻門宴上,「劉邦」脫身後,留謝的「張良」代替「劉邦」向「項羽」贈玉斗一雙。「范增」生怒,撞碎了玉鬥。
  周公誓死作金滕:「周武王」病時,「周公」祈禱於三王,願以身體代死,史官錄其事及祝冊之文藏於金滕之櫃,後來成王打開了金滕之櫃。
  將軍元暉:北魏將軍「元暉」,貪婪專橫,人稱之為「餓虎將軍」。
  侍中盧昶:北魏侍中「盧昶」,貪得無厭,人稱之為「饑鷹侍中」。
  楊子口中飛白鳳:「楊雄」獻《甘泉賦》,夢口中吐白鳳。
  何郎鼻上集青蠅:三國魏吏部尚書「何晏」夢見青蠅集於鼻端。「管輅」說:「位峻者顛也」。



十一、尤

  榮對辱,喜對懮,夜宴對春遊。燕關對楚水,蜀犬對吳牛。
  茶敵睡,酒消愁,青眼對白頭。馬遷修史記,孔子作春秋。
  適興子猷常泛棹,思歸王桑強登樓。
  窗下佳人妝罷重將金插鬢;筵前舞妓曲終還要錦纏頭。

  唇對齒,角對頭,策馬對騎牛。毫尖對筆底,綺閣對雕樓。
  揚柳岸,荻蘆洲,語燕對啼鳩。客乘金絡馬,人泛木蘭舟。
  綠野耕夫春舉耜,碧池漁父晚垂鉤。
  波浪千層喜見蛟龍行水;雲霄萬里驚看雕鶚橫秋。

  庵對寺,殿對樓,酒艇對漁舟。金龍對綵鳳,豶豕對童牛。
  王郎帽,蘇子裘,四季對三秋。峰巒扶地秀,江漢接天流。
  一灣綠水漁村小,萬里青山佛寺幽。
  龍馬呈河羲皇闡微而畫卦;神龜出洛禹王取法以陳疇。

註釋:

  蜀犬:庸蜀之南,此地經常下雨很少日出,因此,日出則犬吠。吳牛:吳地的牛在太陽下辛勤耕作,所以看見月亮也喘氣。
  馬遷修史記:馬遷,漢代學者「司馬遷」,曾因「李陵」遭難,而作《史記》。
  孔子作春秋:「孔子」參照魯國歷史而作《春秋》。
  適興子猷常泛棹:晉朝「王子猷」乘興雪夜訪友「戴安道」,至「戴安道」門口而返,別人間他為什麼不進去,他說:「乘興而來,興盡而返,何必見戴」。
  思歸王粲強登樓:東漢未年,山陽高平(今山東鄒縣)人「王粲」幼徙長安,後避難荊州,思歸而作《登樓賦》。
  錦纏頭:「杜牧」贈妓詩:『笑時花近眼,舞罷錦纏頭』。
  策:鞭打。
  金絡馬:《韻府》飾馬首以金絡。
  木蘭舟:「李嶠」詩:『木蘭為楫桂為舟』。
  豶豕:閹豬。童牛:未長角的牛。
  王郎帽:晉朝「王蒙」美貌,每次上街很多婦女都喜歡他,看見他的帽子破,都想送一頂新帽。
  蘇子裘:「蘇秦」遊說秦國不被採用,所穿黑貂之裘破舊不堪。
  龍馬呈河:相傳龍馬自河中負圖而出,「伏羲」以之畫八卦。
  神龜出洛:相傳神龜自洛水負書而出,「夏禹」據洛書寫《洪範》九疇。



十二、侵

  眉對目,口對心,錦瑟對瑤琴。曉耕對寒釣,晚笛對秋砧。
  松鬱鬱,竹森森,閔損對曾參。秦王親擊罐,虞帝自揮琴。
  三獻卞和嘗泣玉,四知楊震固辭金。
  寂寂秋朝庭葉因霜摧嫩色;沉沉春夜砌花隨月轉清陰。

  前對後,古對今,野獸對山禽。犍牛對牝馬,水淺對山深。
  曾點瑟,戴逵琴,璞玉對渾金。艷紅花弄色,濃綠柳敷陰。
  不雨湯王方剪爪,有風楚子正披襟。
  書生惜壯歲韶華寸陰尺壁,遊子愛良宵光陰一刻千金。

  絲對竹,劍對琴,素志對丹心。千愁對一醉,虎嘯對龍吟。
  子罕玉,不疑金,往古對來今。天寒鄒吹律,歲旱傅為霖。
  渠說子規為帝魄,儂知孔雀是家禽。
  屈子沉江處處舟中爭系粽;牛郎渡渚家家台上競穿針。

註釋:

  砧:受杵之石也。
  閔損對曾參:「閔損」,字「子鶱」;「曾參」,字「子輿」,都是「孔子」的弟子,都以孝行見稱。
  秦王親擊罐:《戰國策》載,秦趙會於澠池,秦王令趙王親自鼓瑟,「藺相如」設計迫秦王擊罐,維護了趙國尊嚴。
  虞帝自揮琴:傳說「虞舜」曾揮五絃琴而歌,以求風調雨順,嘉惠百姓。
  三獻卞和嘗泣玉:《韓非‧和氏》載:春秋時期楚國人「卞和」發現了一塊玉璞,三次上獻給楚王,兩次被斷足,都被認為是欺許,他抱玉哭於荊山之下。後來楚文王使人加工,果然是一塊寶玉。
  四知楊震固辭金:《後漢書‧楊震傳》:「楊震」為東萊太守時,有人趁黑夜送他金子,他拒不接受,來人說這事不會有人知道,「楊震」說: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怎麼說無人知道呢?
  犍牛對牝馬:犍牛:閹過的公牛。牝馬:母馬。
  曾點瑟:有一次「孔子」問弟子志向,輪到「曾點」,當時他彈瑟正近尾聲,鏗的一聲將瑟放下,起而作答,有為而獲孔子賞識。
  戴逵琴:晉人「戴逵」善於彈琴,武陵王「司馬晞」一次召他彈琴,他不去,當著使者的面摔壞了琴,表示不為王門伶人。
  璞玉:晉「山濤」為人仁厚穩重,人擬為璞玉渾金。
  不雨湯王方剪瓜:商湯時天大旱,湯王乃剪下頭髮與指甲,祈禱於桑林,並以六事自責,天果然降雨。
  有風楚子正披襟:楚襄王游於蘭台之宮,有風颯然而至,楚王披襟擋之。
  虎嘯:《莊子》虎嘯而風生。
  龍吟:《異聞錄》:「房管」修學於終南山,忽聞聲如戛銅,父老曰:『此乃龍吟也』。
  子罕玉:春秋時「子罕」為宋國大夫,有人送之寶玉,「子罕」不收,並說我以不貪為寶。
  不疑金:漢朝「直不疑」被人懷疑偷金,「直不疑」用自己的金還他,待此人找到金子後,深感慚愧,以此稱長者。
  天寒鄒吹律:傳說戰國時燕國,天寒而莊稼不生,「鄒衍」吹律,天氣轉暖,萬物皆生。
  歲旱傅為霖:商武丁以「傅說」為相,對他說,天若大旱,好以你為霖雨。
  渠說子規為帝魄:傳說戰國時,「杜宇」為蜀王,號「望帝」,失國後思之不得,乃化作杜鵑鳥,啼血乃止。渠:在這裡為「他」之意。「李商隱」有:『望帝春心托杜鵑』句。
  儂之孔雀是家禽:《佩文韻府》:「楊德祖」年九歲,「孔君平」至其家中,桌上設果有楊梅。孔指之曰:『此為君家之果餚』,德祖應聲答曰:『未聞孔雀是夫子家禽』。
  屈子沉江,處處舟中爭系粽:傳說「屈原」五月五日沉江,後人做些粽子來悼念他,後來變化為吃粽子,此習相沿至今。
  牛郎渡渚,家家台上競穿針:七月七日相傳為牛郎織女相會的日子,唐宮中此晚做高台,準備瓜果,宮女在暗處穿針,稱為乞巧。



十三、覃

  千對百,兩對三,地北對天南。佛堂對仙洞,道院對禪庵。
  山潑黛,水浮藍,雪嶺對雲潭。鳳飛方翽翽,虎視已眈眈。
  窗下書生時諷詠,筵前酒客日醺酣。
  白草滿郊秋日收徵人之馬;綠桑盈畝春時供農婦之蠶。

  將對欲,可對堪,德被對恩覃。權衡對尺度,雪寺對雲庵。
  安邑棗,沿庭柑,不愧對無慚。魏征能直諫,王衍善清談。
  紫梨摘去從山北,丹荔傳來自海南。
  攘雞非君子所為但當月一;養狙是山公之智止用朝三。

  中對外,北對南,貝母對宜男。移山對浚井,諫苦對言甘。
  千取百,二為三,魏尚對周堪。海門翻夕浪,山市擁晴嵐。
  新締直投公子紵,舊交猶脫館人驂。
  文達淹通已詠冰兮寒過水;永和博雅可知青者勝於藍。

註釋:

  翽翽:鳥飛動之聲。《詩經》:「鳳凰于飛,翽翽其羽。」
  覃:深。
  安邑棗:《漢書》安邑千樹棗。
  洞庭柑:《廣志》洞庭以南多產柑。
  魏征能直諫:「魏征」是唐太宗的大臣,先後直諫二百餘項事。
  王衍善清談:「王衍」,字「夷甫」,西晉大臣,好老莊之言,崇尚貴無之說,常執玉柄塵尾,清談虛無,遇義理有的不當,隨口更改,時稱口中雌黃。
  紫梨:《洞冥記》塗山之北有梨,大如斗,紫色,千年一花
  。
  攘雞非君子所為,但當月一:《孟子‧滕文公下》:「有一小偷每天都偷鄰居的雞,有人對他說:這不是君子的行為。小偷說:請准許我減少偷雞的次數,每月偷一隻雞,再每年偷一隻雞,最後就停止了。
  養狙是山公之智,止用朝三:《莊子‧齊物論》載:「狙公」養猴,分給猴子橡子,早三晚四;眾猴怒,後改為早四晚三,眾猴都很高興。
  貝母:藥名。宜男:即萱草,古人認為孕婦佩帶它則生男。
  千取百:《孟子‧梁惠王上》:「千乘之國,弒其君者,必百乘本家」。「千乘之中已取百乘,還弒君,是先利而後義。」
  二為三:《莊子‧齊物論》:「一與一為二,二與一為三。」
  「魏尚」:漢興平人,曾為雲中守。「周堪」:字「少卿」,曾講經於石渠閣。
  周堪:字少卿,嘗於石渠讀閱書經。
  海門:《廣興記》海門山在台州府城,東南枕海。
  山市:瀟湘八景內有山市晴嵐一景,在湘潭昭山之上。
  新締直投公子紵:春秋時「子札」往見鄭執政「子產」有如舊識,便贈「子產」縞帶,「子產」回贈紵麻之衣。
  舊交猶脫館人驂:「孔子」到衛國時,遇到過去所住館所的人有喪事,就讓「子貢」脫驂助葬。驂:拉車外套之馬。
  文達淹通已歎冰兮寒過水:《唐書》載:「蓋文達」從師於「劉焯」,後來「文達」淹通經史,遠勝於「劉焯」,曾有人說:「冰生於水而寒於水」。
  永和博雅可知青者勝於藍: 《北史‧李謐傳》:謐初師「孔璠」,數年後,璠還就謐請業;同門生為之語曰:『清成藍,藍謝青;師何常,在明經。』



十四、鹽

  悲對樂,愛對嫌,玉兔對銀蟾。醉候對詩史,眼底對眉尖。
  風飁飁,雨綿綿,李苦對爪甜。畫堂施錦帳,酒市舞青簾。
  橫槊賦詩傳孟德,引壺酌酒尚陶潛。
  兩曜迭明日東生而月西出;五行式序水下潤而火上炎。

  如對似,減對添,繡幕對珠簾,探珠對獻玉,鷺立對魚潛。
  玉屑飯,水晶鹽,手劍對腰鐮。燕巢依邃閣,蛛網掛虛簷。
  奪槊至三唐敬德,弈棋第一晉王恬。
  南浦客歸湛湛春波千頃淨;西樓人悄彎彎夜月一鉤纖。

  逢對遇,仰對瞻,市井對閭閻。投簪對結緩,握發對掀髯。
  張繡幕,卷珠簾,石碏對江淹。宵征方肅肅,夜飲已厭厭。
  心褊小人長慼慼,禮多君子屢謙謙。
  美刺殊文備三百五篇詩詠;吉凶異畫變六十四卦爻占。

註釋:

  玉兔對銀蟾:傳說月中有白兔和蟾蜍,所以稱月亮為玉兔、銀蟾。
  醉侯:唐朝「皮日休」有「他年謁帝言何事,請贈劉伶為醉侯」的詩句,另有唐人詩『若使劉伶為酒帝,也須封我醉鄉侯』。詩史:「元稹」稱「杜甫」詩善陳時事,法律精嚴,號為詩史。
  飁飁:大風之聲。
  橫槊賦詩傳盂德:「曹操」字「孟德」,赤壁之戰後,曾橫槊賦詩。槊:長矛。
  引壺酌酒尚陶潛:「陶潛」《歸去來辭》中有「引壺殤以自酌」之句。
  五行式序水下潤而火上炎:金、木、水、火、土,稱為五行。《洪範》:水曰潤下,火曰炎上。
  玉屑飯:飯似碎玉,傳說可以延年益壽。
  水晶鹽:《佩文韻府》載,「崔浩」論事,皇帝大悅,賜給他御縹醪酒、水晶鹽。
  奪槊至三唐敬德:唐朝「尉遲敬德」善使長矛,與唐大宗弟齊王比武,敬德三次奪下齊王手中的長矛。
  弈棋第一晉王恬:東晉「王恬」善弈棋,自稱天下第一。
  閭閻:泛指民間。
  握發:周公一沐三握發。
  「石碏」:春秋時衛國大夫。「江淹」:南朝文學家,夢筆生花。
  宵征方肅肅,夜飲已厭厭:《詩經》中有「肅肅宵征」、「厭厭夜飲」語。



十五、鹹

  清對濁,苦對鹹,一啟對三緘。煙蓑對雨笠,月榜對風帆。
  鶯睍睆,燕呢喃,杞柳對松杉。清涼悲素扇,淚痛濕青衫。
  漢室既能分四姓,周朝何用叛三監。
  破的而探牛心豪矜王濟;豎竿以掛犢鼻貧笑阮鹹。

  能對否,聖對賢,衛瓘對琿瑊。雀羅對魚網,翠巘對蒼巖。
  紅羅帳,白布衫,筆格對書函。蕊香蜂競采,泥軟燕爭銜。
  凶孽誓清聞祖逖,王家能義有巫咸。
  溪臾新居漁舍清幽臨水岸;山僧久隱梵宮寂寞倚雲巖。

  冠對帶,帽對衫,議鯁對言讒。行舟對御馬,俗弊對民巖。
  鼠且碩,兔多毚,史冊對書緘。塞城聞奏角,江浦認歸帆。
  河水一源形彌彌,泰山萬仞勢巖巖。
  鄭為武公賦緇衣而美德;周因巷伯歌貝錦以傷讒。

註釋:

  三緘:「孔子」看到周廟有金人,三緘其口,而銘其背曰:古之謹言人也。
  榜:船槳。
  睍睆:美好的樣子。《詩經‧邶風‧凱風》:「睍(ㄒㄧㄢˋ)睆(ㄏㄨㄢˇ)黃鳥。」
  清涼悲素扇:「班婕妤」扇詩曰:『常恐秋節至,涼颼奪炎熱,乘捐篋笥中,思情終斷絕』。
  淚痛濕青衫:「白居易」為江州司馬時,作《琵琶行》有:「坐中泣下誰最多,江州司馬青衫濕」。
  漢室既能分四姓:《漢紀》載,尚書以上為甲姓,九卿方伯為乙姓,散騎常侍大中大夫為丙姓,吏部正員朗為丁姓。
  周朝何用叛三監:周武王用其弟「管叔」、「蔡叔」,「霍步」分治殷商之民,稱「三監」,後三監反而幫助「殷武庚」叛周。
  破的而探牛心豪矜王濟:「王濟」以千萬錢與「王愷」八百里駿牛賭射,「王濟」先射一箭破的,因令左右將牛心割下。矜,自誇。
  豎竿以掛犢鼻貧笑阮鹹:七月七日盛行曬衣,別人紗羅錦綺,「阮鹹」獨以竹竿掛大布犢鼻短褲於庭院中說:未能免俗。犢鼻,即犢鼻褲、短褲。
  「衛瓘」:字伯玉,晉尚書令,善草書。「琿瑊」:唐人,十一歲即善騎射,官至尚書同平章事。
  巖:山峰。
  凶孽誓清聞祖逖:「祖逖」是東晉將領,渡江北伐,至中流擊楫,發誓說:不清中原而復濟者,有如此水。
  王家能義有巫咸: 「巫咸」是傳說中的神巫姓名。
  議鯁:議論正直,言不從眾。
  民巖:不守規矩。
  毚:肥大。《詩經》:「躍躍毚兔」。
  彌彌:水深且滿。《詩經》:「河水彌彌」。
  巖巖:高峻之貌《詩經》:「泰山巖巖」。
  鄭為武,賦緇衣而美德:「鄭桓公」、「鄭武公」相繼為周王室司徒,善於其職,為周人所敬愛,於是作「緇衣」以稱頌其德。
  周因巷伯歌貝錦以傷讒:「巷伯」是閹人,周幽王時遭讒而受宮刑,於是作「貝錦之詩」,後來,貝錦指故意編造,使人遭罪。

[百川匯流]轉錄文章引用:(0)  留言:(0) 

Next |  Back

comments

發表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