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

03.03

【生活】不愉快與雜事紀錄

啊……嗯,大概就是如同標題那樣的,並不是多麼愉快的東西。

由於是最近一些事情的總結,
所以…可能會充滿了讓人會想罵中二或公主病的東西也不一定。

這是提醒沒錯。
…大概。




那不是任何人的錯,而會那樣在意的自己很醜陋。
儘管清楚…儘管清楚,還是會忍不住嫉妒著,有著可以順暢地跑著遊戲的電腦的朋友們。

換電腦並不是小開銷,所以不敢跟娘親說,我想換電腦,
想換一台可以玩現在大部分的遊戲、而不是就連開個facebook的遊戲特效音效全關還是很lag的電腦。
如果想自己存錢買,那麼就勢必得省餐費省上好一段時間…

而我不確定,如果真的要省餐費來存錢的話,自己的身體能撐上多久。

當小不開心的說著換了新電腦,雲之遙跑起來很順時,
連軒五都跑不大動,站在7-11的遊戲櫃前面只能看著沒有一款自己電腦跑的動的遊戲時,
說不羨慕、不嫉妒真的是騙人的。

雖然很清楚,小不本來的電腦比大黑更可怕,完全是我無法置信為什麼她能夠忍耐的地步。

老哥說等他換更好的電腦就把他現在那台給我,但那要等上多久?
沒有工作也不積極工作,這讓人怎麼敢指望?

說只要我存到錢就請他朋友替我組一台比他現在更好的電腦,信用度近乎零的人能相信嗎?
這麼斷言很過份,但我相信我將錢給了他,不是被他當成「借急用款」花掉,
就是確實交給了他朋友,幾時能拿到電腦卻是個迷。
組好了,也的確比他的好,可他貪心把新的電腦跟自己現在的電腦對換,
把舊的電腦給我也不是不可能的。

──類似的事情,他從來沒有少做過啊。

只要能夠順暢地玩的了大部分的遊戲,而不是遊戲灌了卻不能玩,
只能放在一邊當供品在拜就好…我的需求,也就這樣而已。

「媽,我想換電腦可是我沒錢。」

若是說了應該會得到回應,即使會沉默很久但娘還是會給我錢;
因為清楚,所以反而說不出口。怎麼可能說的出口呢。




跟薏如老師小小的聊了一下天,隔了一個學期不見所以很想念。
但那句「連英文都不會,畢業妳想做什麼工作?」真的戳到我了,深深的。

並不是沒有認真在學習,雖然不擅長作筆記,也不擅長讀書,
可學習的時候,我一直都很認真的在聽。我很清楚自己其實什麼都沒有,所以只能努力的學而已。
只是,大學四年,一下子兩年就要過去了,
要我說說自己學了什麼覺得「可以作為工作選擇」的東西,卻也必須坦白地說沒有。

跟中文相關的職業很多──主任跟老師都會說得很好聽,剖白一點的現實卻是,相關的職業很多,但能做什麼?
應徵編輯?一般當編輯需要會的軟體,沒一項我會。
博物館員、圖書館員?只是學了皮毛,怎麼跟專科的比?
廣告公司?創意不夠、突破性不夠、技術也不夠。

好像什麼都有學,相對的也就什麼都只會一點、什麼都不深入。
英文或許並不一定必要,但條件差不多時,憑甚麼別人不要英文能力好的人?

課業、人際、特殊專長什麼的……總覺得自己什麼都做不好。

因為知道厲害的人很多。
因為自己什麼都不會所以很惶恐,也很不安。
急著想要多學習些什麼,卻發現怎麼學習也只是皮毛,那種挫折很難用言語形容。

當必須面對未來時,就會覺得自己分外的渺小。

「反正我就是不會啊。」這句話,有時候也是隱含著令人想哭的無奈的。

可以很輕易地做到某些事情的人,是不會懂得即使努力過仍舊一無所獲的人的心情的。
那是那些人自己不努力──但如果努力過了,卻還是什麼也沒有呢?
明明已經很努力了,明明一直努力著,不論怎麼做卻沒有辦法做的很好,
那麼除了裝出無所謂的笑容外還能怎麼辦?

那已經是最後僅存的一點點驕傲跟尊嚴了。




今天在網拍找了專門刻印章的店,跟小不各刻了一個四分的圓形章。

真正需要蓋印章的機會其實很少,可還是忍不住想刻印章。
那是我小小的浪漫之一啊。

如果可以的話,最想的其實是自己刻一個章,世界上只有這麼一個,
即使再刻也不會一模一樣、只是因為我而存在的,屬於我的章。

但基本上,並不具備那樣的技能。
就連玩紙雕都可以雕到自己一手的血卻還是雕不出什麼了。
所以雖然很想,但是只能想而已………
現在要找人手刻印章,以字計費的金額可是貴到我會想找麵線上吊的啊。





人是很貪心、也很自私的一種生物。
儘管是站在人群之外的我也一樣,看著熱鬧不想加入但會嫉妒;
要好的朋友如果有了其他要好的朋友,會覺得自己的東西被搶了所以生氣。

由於最近在寫的文,必須要思考很多東西,獨占、嫉妒、不安、寂寞、渴望、死心……
要思考、揣摩的很多,儘管未必能全部都完善的寫到,可我不得不承認,
嗯,因為在思考這些的關係,導致我最近的心情很不好也很不穩定。
一旦思考下去,某些一直沒注意到、壓抑著的東西就浮現了上來,
打文打到一半,眼淚莫名其妙的掉下來,就連自己都覺得像神經病。

要以冷靜、剝離的口吻去敘述每個人的寂寞,對我來說太痛了。
會想到自己,所以並沒有辦法很順暢的寫下去。

很糟糕的故事,並不能算是很好很完整的傳遞手法,但因為一直在思考、一直在想,
一直被提醒著,沒有誰會真的只屬於誰,所以感覺很痛。

事實是,即使四肢健全,心靈上我卻是個殘障。

現在的我,還不甘寂寞,所以會想要去搶、去擁有,所以還會痛。
我想,等到總有一天,等到我將眼淚哭乾時,心臟就會麻痺,就能甘心跟寂寞共處了吧。
嘗過寂寞的人都清楚那滋味,明白那種如影隨形的痛,但遲早我會甘之若飴的。

總有一天,我想能夠開心的對著什麼也沒有的夜空高喊寂寞之樂、孤獨之愉。
無聲而堅決地大聲訴說,即使一個人,也很快樂。

[百年江山]生活雜記引用:(0)  留言:(0) 

Next |  Back

comments

發表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