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

03.04

【小說】二十四夜童話其三,瘋狂世界 Prologue

自娛物,還沒寫完,但即使催文也未必會有後續。._.(←言下之意,是坑)

雖然歸類在自創部份,不過也能說是愛麗絲同人…雖然愛麗絲不是主角;
部份設定參考自幻想廢人,卻不盡然。

不論名稱叫什麼,本文中都只有人類(或人形外表)的生物存在。
請自動開啟濾鏡看這個莫名其妙的故事。(頭被巴掉)





  為了清醒地擁有你,

  我在沒有你的世界中,學著瘋狂。




  Prologue.



  


  橙紅的太陽與森藍的月亮同時高掛在天空的兩端,並於天際中央交集著,將慘白的染成了深淺不一的紫色。


  宛如幻想一般,令其他不思議之國的居民們引以為傲的美麗天空,對於柴郡貓來說,除了只是永遠維持著一樣景色、偶爾會刮刮小風但不會下雨的天空以外,並沒有什麼特別的。


  一切都不具有任何意義。除了那個製造出這個國度的少女以外。


  啊啊,即使這個世界的平衡會因此崩潰也無妨,沉睡在森林深處的紅心國王究竟什麼時候會醒過來呢?


  一直一直一直等待著,看著每一位居民來來去去,臉上都帶著恍惚的迷惘的笑容,連自己想要什麼也不知道,連自己正一步步走向瘋狂也不知道……


  真是讓人厭煩吶,這樣無趣的世界。


  「因為感到厭煩就想結束嗎?真是令人難以認同的想法。」帶著銀毒製成的帽子,穿著白色禮服的紳士站在樹下,招呼似地朝著樹上的柴郡貓露出了微笑。


  「……喔呀,瘋狂的帽子屋,又想說些什麼莫名其妙的話嗎?」慵懶地臥在樹上,柴郡貓擺動著臀上的尾巴,黑紫色的微長瀏海下狹長的眼微微瞇起,金色的虹膜中,有著與爬蟲類神似,詭麗的倒豎瞳孔。「你那被銀毒毒壞的腦袋什麼時候才能正常一點,嗯?」


  「需要正常的也許是你。」


  帽子屋流暢地接下了柴郡貓的話,並且回擊著。


  輕輕鬆鬆、輕輕鬆鬆。


  在無趣的世界中,明明有著這麼樣有趣的人,但對柴郡貓來說,一點也不值得高興。相反的,帽子屋的存在對他來說就像是諷刺。


  因為帽子屋與他,是極其相似,卻又在本質上完全不同的兩個人。


  代表著少女深層精神領域的意志,為了拯救少女本身,因而從瘋狂中誕生出覺醒的帽子屋;以及同樣代表著少女深層精神領域的意志,同樣為了拯救少女,卻是從清醒中誕生出瘋狂的柴郡貓。


  一個守護著少女的不思議之國,而一個則是一直在找尋著機會,想要破壞、扭曲這個地方。


  像這樣的,就算稱呼為死敵也沒有異議吧。即使他們兩個從來不曾互相攻擊過對方,只是偶爾地像這樣,在碰面時彼此以言語相對一下。


  但那樣的厭惡啊……早就已經刻劃進血液裡,深藏於骨髓之中了。


  「今天世界又傾向了瘋狂一點,仍在沉睡的那一位,何時才打算清醒過來?」看向森林深處,帽子屋像是哀傷地嘆了口氣。


  柴郡貓以鼻子哼嗤了聲。


  「紅心國王即使永遠不醒也無所謂。什麼是清醒,什麼是瘋狂,那種東西到了最後都一樣。」


  「都一樣啊……不負責任的貓,說的真是容易。」重複著柴郡貓的話,帽子先生又嘆了口氣。「比自己更加重要的是那一位,所以無法輕易地決定,該任她在瘋狂中消亡,或者清醒著死去比較好。」


  「這種煩惱野貓不會懂得吧。」


  「喔呀,」柴郡貓以鼻子發出了耐人尋味的長音,不慍不火地抬起一手在腦旁畫了個圈,「與其懂得那種煩惱,不如思考怎麼把你的腦袋醫好。」


  「你……」


  「兔子也快醒了,距離那一位來到不思議之國的日子,大概不會太久。」金色的眼睛轉了轉,柴郡貓唇邊的笑容咧大,深色的身影逐漸地、逐漸地溶解在樹影之中,僅剩下空中燦亮的雙眼與笑容。


  「要來打賭嗎,帽子屋?就賭……那一位究竟會在瘋狂中取得清醒的平衡,或者是在清醒之前就跟著這個世界變得瘋狂,如何?」


  「我不做這種賭注。」帽子屋嚴聲斥駁。「讓她清醒,引導她離開這個地方將是我的使命。」


  「喔呀……」細碎的笑聲在空氣中散落了開來,像是散落一地的鏡子碎片,在樹林裡迴盪著。


  帽子屋抬起了頭,帽沿下的銳利雙眼仔細地看過每一處樹稍。


  不論存在或者消失都一樣突兀的柴郡貓,沒有多說什麼的離開了。


  但那不會是放棄或者示弱,他們彼此都清楚。


  不做那種賭注,但瘋狂的輪盤卻仍舊無視於他們的意願旋轉了起來。


  旋轉著、旋轉著,往那個他們都企圖阻止,但終究會到來的未知未來旋轉著。


  夢境一般甜美的不思議之國,今天也在等待主人的到來。

[長安誌異]原創小說引用:(0)  留言:(0) 

Next |  Back

comments

發表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