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

03.14

【生活】有病

起因是阿洛先前在噗浪上的一個疑問,算是小小的…讓我有想要為她解惑的念頭。

然後就是蝶姊對於讀者心得的回覆。

儘管語氣輕描淡寫,但蝶姊的話仍舊讓我感覺疼痛萬分。因為那是我也同樣有著的問題,所以會痛、所以會共鳴,嗡嗡地盪醒了某個一直不願正面的事情。

所以我覺得自己應該要鼓起勇氣坦白某些事情。

有些事情大概許多人想都沒有想過,碰到了會覺得納悶。對於大部分的人來說,我下面要說的事情,大概是因為我腦子有病或者心裡有病所以才會那麼認為。我完全不否認也不想為自己辯解什麼,畢竟對我自己來說,我也覺得我是有病才會這樣。

但我想,儘管我有病也不該去殘害別人。就算是瘋子也會感覺疼痛。

與其讓人對我抱持著友善而美好的想像,卻發現事實並不是如此繼而失望,不如直接將話挑明著說會比較好。

至少,還能加減讓人稍微有個底,以後要是不幸碰到了類似的瘋子時還能知道怎麼安撫或者逃跑吧。




阿洛說她不懂,為什麼總是有人一開始好好的,認識久了以後,卻會因為她有了新的朋友或者和其他人聊的很開心而生氣。

那是愚笨如我很難得可以回答別人,尤其是一個比我更加聰明能幹的人的問題。儘管我並不清楚,我該怎麼回答才能夠避開一些我不想提的事情卻能回答她。

那說穿了就是嫉妒。就只是嫉妒而已。雖然作為當事人,總是不願意承認。

我是個小氣的人。不至於吝嗇但非常小氣。

不喜歡或者還好的東西,我不介意與人分享,但喜歡的就不行。書籍、物品、甚至人都一樣,越喜歡就越無法跟人分享,即使是親人也不可以。太過喜歡,所以一方面希望所有人都能夠跟自己一樣喜歡著的同時,卻也害怕會有其他人跟自己喜歡上一樣的東西。

很清楚自己不足的實在太多,總是說著惹人厭的話,心胸又狹隘,說穿了就是個不討喜的傢伙。有人會喜歡這樣的自己,感覺實在是不可思議。

因為很清楚願意喜歡自己的人很少,儘管不承認也清楚著自己並不是個會被大眾喜歡的人,所以在看著對自己來說最重要也最喜歡的那個朋友時,會對自己感覺自卑。

有種對方願意跟自己往來,或許只是在同情自己的感覺。

那樣的想法很陰暗,但很容易就會在心裡滋生出來。而一旦滋生了便難以拔除,一點風吹草動都可能會使那樣的想法成長並且茁壯。

喜歡著所以清楚對方的好處,內心一直有質疑自己是否夠資格成為對方朋友的聲音,就算所有人都肯定,自己也是抱持著否定的看法,一邊笑著面對一切,內心卻在不知覺中微弱地求救著,希望對於自己來說是「特殊」的那個人能夠聽到,並且回應自己。

但自己的求救對別人來說往往都是泡沫。細小並且微弱,即使從深海底下好不容易掙扎著來到水面,也不會是足以引起注意的事物。

在這種情況下,看到了對方的身邊出現了自己不認識、而似乎跟對方很友好的人時,另一個扭曲的想法就會產生了。

「──是跟我完全不同的人呢。看起來感覺很開心,是跟我在一起時不同的、純然的開心。」

「最近比較少跟我在一起了。原來喜歡、會感覺處得來的,是那樣的人嗎?」

「……也對呢。像我這樣的人,本來就不討人喜歡。一直包容我這種人,會累也是正常的。」

「所以,要被搶走了。」

「對我來說最重要的人。」


只是朋友而已。每個人都有交友的自由,憲法也沒有規定一個人只能有幾個朋友,所以自己的朋友有了其他的朋友,這是很正常、很普遍的事情。

會嫉妒別人能夠擁有自己朋友的關注以及笑容,這是很奇怪的事情吧?

明明只是朋友而已卻想要獨占,希望對方認為自己是唯一,這種話、這種人不論怎麼聽都是有病啊!

所以,往往我們都不願意承認,那其實只是嫉妒而已。

並不是不清楚朋友其實也很重視自己,卻很清楚即使對方重視自己,程度也是不一樣的。會受傷並不是因為對方真的不在乎自己,而是因為自己太過在乎、認為對方太過重要,而對方卻沒有辦法同樣地回應自己。

喜歡、不安、期待、獨佔、患得患失、嫉妒。

友情到了某種程度的時候,跟愛情是非常相似的。

不一樣的是,友情裡面沒有「獨占」這兩個字,就連「嫉妒」出現在友情中看起來都是那麼地突兀。儘管它們確實存在、真實存在,但因為是友情而不是愛情、是朋友而不是情侶,所以並沒有辦法,也不能夠坦白地表現出自己的佔有慾跟嫉妒。

最後能夠表現出來的,就只有在對方看來毫無原因,身為當事人也不可能說出原因的憤怒。

要自己的情人不能接近異性,大概不會有人覺得奇怪。要自己的朋友不能接近別人也不能跟別人作朋友…………

這人有病嗎?

不會這麼想的人真的很了不起。真的。我由衷地獻上十二萬分的感謝以及尊敬。

因為我是會那麼做、那個有病的人。雖然不是對全部的朋友都是如此。

事實上認識的人這麼多,友好並且讓我覺得他們很重要的人也不少,但讓我以這種有病的方式,重視到無法接受對方有其他我不認識、不熟悉、不友好的朋友,而甚至對方跟其他的朋友在一起可能比和我相處時更輕鬆的,重視到比自己更重要的人,在執著的人也沒幾個。

心雨、阿方、星、然後就是……

我是個小氣、貪心、而又善妒的人。但當我怎麼要求別人時,我同樣地就怎麼要求著自己。我那沒有的驕傲、堅持以及尊嚴,不允許我要求別人必須作到我自己作不到的事情。

當我希望對方認為我很重要的同時,我會同等的認為對方很重要。把對方看的比自己更重,希望對方也能同樣地看重我。希望對方的心裡只有我,我會讓自己的心裡也只有對方。因為已經有了最重要的那個人,所以不論其他的人再怎麼重要也比不過那一個,不論再怎麼喜歡,也不會以同樣的方式去重視著另一個人。

只有一個人而已。

我只能對一個人。不論友情,還是愛情,我都要求完全的佔有。重視著對方的同時也希望對方同等地重視著自己──這麼樣地、既貪且妒,卻不敢承認著。


「與我為友,我也只要一個,與我為侶,我也只要一個。我對愛情其實沒有那麼渴望,欲望和衝動我都能忍住。但我需要一個完完全全屬於我的人,而他眼中也只能夠有我。」

「妳的孩子不是嗎?」他眼神澄淨。

「不是。孩子有孩子的人生,我不忍心毀掉他的人生。」

「妳的要求看似簡單,對人類來說卻很困難啊。」他笑,「連眾生都不怎麼容易辦到。」

「是啊。」我也笑,「我終於明白,為什麼我總是在逃離,總是在迴避。為什麼每次情傷總要那麼多時間才能癒合。因為我是這樣又貪又妒的人,但又不夠心狠。在我傷害到人之前我就轉身逃走了,但被傷害卻只能安靜吞下,傷口不會痊癒。

「我就像是固執著要摘星星的孩子,明明知道不可能,卻還是不斷的伸手。理智上我完全知道這是錯誤的,但我沒辦法說服我的情感。我不想傷人又不願被傷,理由卻不是雲淡風清或臺面上可接受的緣故…譬如為愛所傷。或者說,不是那樣簡單。

「事實上就因為我這樣貪又這樣妒,我要的就是一個完全屬於我的人,而他也眼中只有我。正因為愛情才能霸佔到這種地步,所以我才這樣把愛情當成信仰。或許在我想明白之前就知道,這是錯的。所以我才把自己隔絕於這個世界,畢竟我缺乏執行的決心和狠心。

「我的一切不幸和孤獨痛苦,其實都是我自己造成的。」我微笑的說。



             ──語出Seba〈引用別人的話寫感想〉一文回覆



不論是膽小的一面、受傷的一面、病態的一面……蝶姊的話完全貼合地說出了我一直極力想要隱藏的事情。

那樣的嫉妒、那樣的憤怒,只是出自於想要一個屬於自己、完全屬於自己的人,卻發現那個人可能會被別人搶走而已。並不是針對於那個被自己喜愛的人本身,也不是針對那個自己不認識的人,只是針對自己,卻是對著自己喜愛的人發洩。

友情跟愛情真的很像,卻沒有那種順理成章。

如果夠狠、夠自私,可能我可以早早便得到我想要的,不論是以友情或者愛情的方式,一生一世一雙人。但畢竟我不夠狠,我作不到,而有病的我繼續下去只會像拿著刀亂揮舞的瘋子一樣。所以在會對別人造成沒有辦法挽救的傷害之前,我選擇了一次又一次的逃跑。

不相信愛情而選擇了將所有的在乎以及情感都給了朋友,然而可以那麼樣,順理成章地企圖獨佔著某個人的,卻只有我最不信仰也不憧憬的愛情而已。這真是令人哀傷。

小粉紅可以為了喜歡某個人而設下一個又一個的陷阱,直到對方即使對於這圈子沒有興趣仍舊沉淪進去繼而喜歡上他。我卻沒有辦法。

我或許有病,或許是瘋子,可我還有良知。

儘管再怎麼喜歡,我也不忍只因自己想要一個完全屬於我、而能合理那麼要求的方法只有愛情,便去摧毀別人的人生,陷害別人落入妖魔道跟我這個有病的人作伴。

我是個極端的人。如果我重視的人不能只屬於我,那麼我就乾脆不要了。但我不要那樣的屬於不是出自於對方自願的。

選擇劃清界線當然會痛,把一個人從心裡逐出需要多大的覺悟。無色的血流著,傷口從沒好過,可皮肉下我什麼也沒有,就一身的倔強好強。

於是傷口一直在那。被自己的貪妒、自己的脆弱所造成的傷害一直在那,沒有痊癒的那一天,遂成黑洞。

於是我一年又一年、一天又一天地隔離並疏遠著人群,自求放逐。直到如今,我獨自站在人群中會感覺不安恐懼,無法自在地與人往來。

每個人對於朋友有了新的朋友生氣的原因不盡相同。有些人如我,有些人只是純粹不喜歡屬於自己的「東西」被別人窺視或者分享。

不論何者,我都很想告訴那些人一句話。

「不要太過於放心思在你的朋友上,無論那個人對你來說,有多重要。」

我無法訴說,當我看見這句話時,我的心有多痛而多麼想哭泣。

一旦太過於放心思在某個人身上,就沒有辦法不執著了。而一旦執著,勢必就會想要佔有,並且會因對方毫不自覺的舉動以及話語而讓自己受傷害。

越是在乎,被傷害的時候也就越疼痛。何苦呢?對自己好一點,也放過對方吧。

凡事不可太盡,太盡,勢必緣分早盡。

[百年江山]生活雜記引用:(0)  留言:(0) 

Next |  Back

comments

發表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