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

03.24

【文】桃花醉

  凌雲一笑見桃花,三十年來始到家。

  從此春風春雨後,亂隨流水到天涯。


                   ── 北宋 黃庭堅



  





  


  聽說小孩子有著世界上最澄澈的雙眼。


  他們的眼睛像玻璃,透明而且毫無虛假,忠實地倒映著外在給他們的一切,並逐漸變化。


  但正因為不懂謊言的眼睛太過清澄,所以有些時候……小孩子的眼睛,也會看到一些,不該看、也被希望不要看的東西。


 


  第一次看到他的時候,他還小。非常、非常的小。不論是以它、或者是人類的眼光來看。


  大人們在旁邊聊著天,他坐在大石頭上,短短的兩條小腳踢著,看著天空,然後突然愣了愣,對著它用力地揮起了手,笑著。


  「樹上的姊姊,要不要下來一起玩?」


  奶聲奶氣的,帶著軟軟的語調。


  看著他對旁邊的人解釋著樹上有人,然後被大人們帶走,沒有驚訝也沒有難過,它只是將自己蜷曲了起來。不帶任何情緒及感情,看著那個孩子不斷回頭,對著「樹上的姊姊」說著明天來找「她」玩的樣子。


  它知道人類之中,有些人可以看到不屬於他們世界的東西,也清楚在那些人中,又以還沒被污染過的小孩最為容易。


  過去,它也曾經遇過許多能夠見到它的孩子,聽過許多童稚的誓言。然而每個人都一樣,一旦長大便失去了兒時眼中的澄淨,失去了看見另一個世界的能力。


  這個孩子也不會是例外。


  等到他長大,看過了許多的人、清楚了何謂「世事」,看清了現實之後,那雙眼睛就不會再那麼乾淨了。


  所以即使他不斷對著它喊,它也不會有任何的感覺。


  只是閉上眼,那個孩子的眼神卻不斷浮現在它一成不變的記憶中。


  它記得,那個孩子有雙好亮的眼。


  


  ※


  


  再一次見面,是在金陵外有段距離的野郊。


  一如過去數百年,趁著花季時,它坐在桃樹上眺望著這座似乎不曾變過、卻又一直在改變的人間。


  而後,它聽見了有人在樹下喊著「桃華」的聲音。


  那是很久、很久以前,因巫覡而生、亦因巫覡消亡而佚,它曾經使用卻許久不曾再被那麼稱呼,令人懷念的名字。因此,即使認為那不可能是在叫自己,它還是低下了頭,好奇地想看看叫著那個名字、以及被那樣呼喚的凡人長什麼樣子。


  它望進了一雙好亮的眼中。


  站在樹下,抬手拂去滿頭花瓣的少年一臉驚訝地看著它,玻璃般的眼乾淨的不含一點雜質,清澈地反映著隱在層層桃花之後的它的身影。


  它記得這雙眼睛。有個孩子,也曾用這樣的眼睛瞅著它看。


  「──真的是妳!我找了妳好久。妳記得嗎,我們曾經見過……」少年興奮地說著自己與它是在何時、又是怎麼相遇,在那之後他有多麼想要再見它一面。「不論妳相不相信,我都想讓妳知道,十幾年來,我從沒忘記過妳。」


  「妳是我今生唯一,最美好的夢。」


  噙著有些羞澀的笑花,充滿著驚喜、戀慕、盼望以及些許不安的眼,目光灼灼地直視著它。僅僅只是展唇一笑,漫天飛舞的桃花便失了三分豔色。縱使是貴為桃花花神的它,也不禁看的失神。


  它想,在它漫長的生命中,恐怕再也忘不了這抹僅有著純粹喜悅的笑容,以及那名生如芳草、笑如夏花的少年。


  被人以那種神情,訴說著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思念,怎麼可能忘的了?都說人非草木、孰能無情,但草木若真能無情,又怎會盡已所能地展現出自己最嬌美茂盛的一面與人?


  只是未到情時罷了。


  只是……


  胸口一陣揪緊,在少年伸長了雙臂,溫柔地笑著要它跟他一起走時,不曾有過的情感在胸中驀然炸開,將那雙嬌俏的眼染上失措。


  在神智反應過來以前,它選擇了逃跑。


  不曉得為什麼要,但決定了逃跑,將那名少年急急的叫喚拋諸腦後。


  然而,儘管如此,那一抹笑仍舊在它的腦海中扎了根、開了花,揮之不去。


  越是想要忘記,記憶就越清楚。過去從不曾感到時間有任何意義的它,開始明白,原來為了遺忘而過的每一個日出日落,都同樣難熬。


  於是,它開始學會作夢。


  儘管在它的夢裡,始終只有一雙微笑凝視著它的眼睛。


  


  他說,它是他唯一所有,最美好的夢。


  


  ※


  


  它一直在聆聽。


  聽著那些為它所管,分株各地的桃樹,告訴它他在哪裡、又做了些什麼。


  就如他所說的,他從來沒有忘記過它。


  每一株曾見過他的桃樹,都以羨慕而開心的語氣以及姿態,轉述著他是如何走遍各地,只為了找尋它的蹤影,又是如何對著不會言語的它們訴說著他的思念以及戀慕。


  他花了十年的時間,踏遍了這片大陸上任何一處能夠讓桃樹生長的地方。最後他說,若是無法成為風,跟著它到天涯海角的話,那麼他就成為山,在最初相見的地方,等待它願意見他的那一天到來。


  於是他開始養桃。


  從各處蒐集來的桃苗、桃樹慢慢地佔據了他住所的全部空間,並在他的遊說之下,一點一點、緩慢地在城裡四處落根,讓城中處處可見桃樹蹤影。


  不知從何時開始,他成了它唯一的夢。


  即使閉上眼,他的言行、他的溫柔、他的面貌、他的一切仍在眼前,清晰無比,無須回想便能描繪出來。


  在他將它當成所有時,他也成了它的所有。


  僅僅只是想到,心中便洋溢著滿滿的溫暖以及幸福。


  它想,在他真的等成山之前,這分隔兩地的等待及思念,是該結果了。


  


  他是被驚醒的。


  被隨著夜風捲入屋內,甜美而芳馥,濃郁到叫人忘記呼吸的香氣驚醒,連鞋都顧不得穿,下床推門而出,驚愕地看著一夜之間,含苞待放的桃花盛然開遍滿城的模樣。


  而在這充斥著香氣與滿城桃花的夜晚中,一名女子持傘立於他家門前,在見到他呆楞的模樣時,似乎頗感有趣地笑了出聲。


  「……凌雲一笑見桃花,三十年來始到家?」驚喜過度以至於無法好好言語,最後,他沙啞地問了這麼一句。


  沒有指正他引詩上的錯誤,她只是笑著,在終於反應過來的他上前將她緊抱時,放下手中的傘,回抱住他。


  初見時萌芽,茁壯於再會,小小的桃苗,在三十年後終於成樹結果。


  為君開,桃花滿樹。





                   ── 桃花醉.完



  
說穿了就是桃花花神如何愛上一個人類的養成…不,是調教過程。(慢著)
以及這場戀情是如何花了三十年布局,然後終於結果,從此可喜可賀恭喜老爺賀喜夫人的故事。

很老梗我知道,我愛老梗,別的都無所謂,請不要嘲笑我對老梗的愛,謝謝。 |||
(超愛老梗的老梗王)

引頭詩其實是悟道詩,訴說詩人對於道的領悟,如果要追究意思的話,是跟佛家語的「拈花微笑」相當類似的。
(原詩的「三十年」是虛數,不過這邊讓它變成實數了w)

不過這邊引的是表面意,請大家原諒男主角(?)是個一高興過度就會變笨的傢伙。(←笨的明明是作者)
雖然想寫的很文言很古色古香,但總覺得自己失敗了…Orz
沒關係,反正我沒有寫出準確的時間點,耶!(←這是自我安慰)

似乎是年後以來的第一篇文章,嘛啊啊…如果這篇能被喜歡的話,我會很開心的。

[茶花滿路]Gift' Box引用:(0)  留言:(0) 

Next |  Back

comments

發表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