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

03.26

【生活】夢

有些不曉得,這是否該歸類在「惡夢」之中。

被嚇醒了是事實,不論在夢中或者現實都一樣害怕是事實。但夢境的內容並不是虛構,而是確實存在的問題,卻也是事實。

或者該說,現實本來就是場惡夢嗎?





夢到了,在小不的陪伴下,不曾去過的某間學校、某間教室前,自己就那麼拿著要給對方的東西,站在教室的外面,看著裡面熱鬧而開心、完全沒有注意到自己的一群人,以及與那些人一起,開心地聊著天的對方。

手上的東西必須要給對方。自己就是為了這個目的而特地到那裡的。

可是,看著教室內熱鬧的景象,卻深深地感覺到,那不是屬於陌生人的自己可以介入,或者干預、干擾的氣氛與環境。

這樣下去不行。下課的時間只有十分鐘而已。

所以、不論如何,一定要把東西拿給對方才可以。

從教室走出來的人奇怪地看了自己一眼,因為我什麼也沒說所以又走進了教室。而自己要找的人,突然站了起來,從聚在一起笑著對話的人群中往外繞走了出來,在經過講桌後時,面對著我以及小不。

但沒有發現。笑著繼續跟同學們聊天的那個人,並沒有注意到,站在教室外面的我跟小不。

其實教室內跟教室外,是完全不同的兩個空間吧?所以即使對方面對著這裡也沒有注意到這裡有人。

又或者,對方注意到了卻裝作沒看到也不一定。

「莫莫,她走過來了,妳要不要開口叫她?」

小不這麼問我,我說好,但幾次提氣想喊,卻發現我不知道,該怎麼叫她才好。

連名帶姓?名字?暱稱?還是……?

不知道該怎麼叫,所以只能僵在那邊,看著對方從自己面前不遠經過轉向另一邊,仍舊沒有發現站在這裡的我。

嗨嗨、嗨嗨,這邊喔這邊喔,看過來一下嘛!嘿唷──

沒有辦法出聲叫住對方,而虛弱到宛如泡沫,求救般的呼喚從來就不曾傳到對方的耳中。

當然沒有任何回應。

一直以來都不曾有過回應。

熱鬧的教室,陌生但熱情笑著的人們,在那其中與那些人一起,笑得很開心的對方。

突然地、只是突然地而已,因為清楚了一些事情,比如那裡沒有自己的立足之地,比如對於教室內的所有人來說自己只是個陌生的人而已,比如即使自己在那站上再久也沒有用……所以感覺有些悲傷、有些悲哀。

然後,鐘聲響了。小不拉著我,告訴我該走了。

於是夢醒了。







呈現的方式不同,對我來說卻是事實。就連欺騙自己那只是夢也作不到。

陌生的學校、不認識但熱鬧的人群,以及為什麼陪伴自己的人不是離離、不是小翼而是小不。

在夢中出現的那些元素究竟代表著什麼,其實自己很清楚。

若是換成小翼或離離,她們認識對方,如果找她們,會擔心著那會不會令她們為難。而小不卻是知道對方、能夠訴說,又因跟對方不熟所以不會有往來,更不會為此為難的人。

所以小不是在那樣的情況下,唯一能夠抓住請求陪伴的浮木。

但是不能那樣。若是真的碰到了那樣的情況,不能再找小不了。

因為,小不有更需要陪伴的對象。

我得更堅強才行。得比起現在,更加更加更加的堅強才行。

[百年江山]生活雜記引用:(0)  留言:(0) 

Next |  Back

comments

發表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