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

03.30

【文】白色情人節

  到底是因為愛一個人,才會有期待,
  還是正因為愛一個人,才更不應該有所期待?

  我認為兩者都對,又覺得兩者都不對。


              ── 戀愛中毒.山本文緒







  車輪在鐵軌上行駛的聲音,嚓喀嚓喀地,在耳邊規律而細微地響著。


  玻璃上淺淺地倒映著她貼近窗邊的臉。


  時節正值陰晴不定的三月,微薄的長袖外套下,有些蒼白的指正夾在輕閤起的書本間,為主人記錄著最後看到的一頁。


  「我最想旅遊的地方,是我暗戀者的心……」注視著窗外飛走而逝的風景,她以喃語的方式,輕聲複述著方才在書本上看到的字句。並在一次又一次,語調輕了又輕的重複中,感覺心中某個柔軟的地方,正慢慢地被揪緊,泛起了一陣酸澀。


  如果可以的話,她也希望這班火車前往的方向,是她暗戀的那個人的心。但像這樣的願望,似乎只會在小說中成真。


  ※


  她和那個人的相遇,也是在火車上。


  一個月前,大年初一一個人帶著蛋糕獨自回到南部老家拜年的她,在海線的火車上,認識了鄰座比自己小了三歲的少年。


  背著斜肩的書包,穿著制服,頂著一頭微長的短髮以及燦爛的笑容,顯然剛下課不久,沒有和同學一起走的少年,在漫長的候車時間中露出了各種努力地傳遞著「我很無聊」、「我快無聊到死掉了」等等訊息的表情,生動地令站在他旁邊的她忍不住笑了出來,只能頻以輕咳聲來掩飾自己的笑意。


  注意到的他,好脾氣地沒有對她說什麼,只是露出了有些靦腆的表情,向她問了時間,解釋般地說了一句「這種往小站的火車常常誤點」。


  而她只是笑著搖了搖頭,並沒有多說什麼。


  然後,他們上了同一班火車。


  少年露出了驚訝的、開心的笑容,眼明手快地佔到了兩個離車門最近的位置,並拉著她一起坐下。


  然後,在少年令人訝異的健談下,他們聊了許多。


  在發現原來兩個人都是鄉民時,彼此都「咦」地驚叫了一聲,隨即默契地笑了出來。


  他處逢鄉民,感覺就像碰到了鄰居一樣,倍感親切。聊著彼此都懂,平時卻因沒有關聯而不常與友人提及的鄉民梗時,儘管是習慣了聆聽、習慣了安靜的她,也忍不住話多了起來,甚至搶在他將話講完以前便接了下去。


  以往一直感覺煩悶,找不到方法打發的搭火車時間,因為這個陌生少年的關係,第一次令人感覺愉快。


  「我在批踢踢上的帳號是Panbie,你呢?」


  「咦?嗯──那個啊,是秘密。」少年一指壓在唇前,貓般大又圓的眼睛笑瞇了起來。惡作劇成功般的表情,有種讓人無法對其生氣,難以言喻的可愛感。「媽媽說不能隨便告訴陌生人。」


  「噗。」


  在眼前的,是比自己還小、仍在就讀高中的孩子。


  可是,儘管理智清楚這點,心還是不受控制地,一點一點往少年那裡傾去。


  不小心聊的過頭,抓著包包在車門關起前衝下火車,卻發現似乎忘了什麼,回過頭便看面逐漸離站的車內,少年慌張地一手圈在嘴旁像問著她該怎麼辦,另一手抓著她遺忘的蛋糕。


  在意識到自己想起講好要帶回家的蛋糕沒了,回到家絕對會被媽媽罵以前,先湧上的念頭竟然是「要不到帳號就算了,竟然忘了問他暱稱,這下要怎麼稱呼他啊」時,她便清楚,自己可能、或許、大概喜歡上那個少年了。


  一點點,又一點點,下了車才開始加快的心跳,讓她在車站忍不住地脫口喊了聲。


  「哎唷!」


  愛唷。


  ※


  那天回到家後,她便忍不住開始期待。


  因為有了期待,每一天登入批踢踢,不再只是因為例行公事或者習慣。


  期待那名少年有記住自己的帳號。期待自己上線時,對方也在線上。期待哪一天,也許他會丟自己水球,對她說,「嗨嗨,還記得我嗎?一起搭火車的那個人」也不一定。


  她期待著。非常期待。


  然後,隨著日子一天天的過去,每天批踢踢上私信、水球給她的人仍舊是固定幾個熟悉的帳號。偶爾有陌生的訊息,也只是因為她在贈送板或二手書板等專板上有PO文章,回信問她東西有沒有被訂走或者願不願意賣而已。


  每一分、每一秒都在期待。所以期待落空後的每一分、每一秒感覺都受到了傷害。


  她想,或許那個少年忘了她的帳號也不一定。


  不是不想敲,只是忘記了,所以找不到她。就像她沒有他的帳號,所以找不到他一樣。


  「……我最想旅遊的地方,是我暗戀者的心……」


  對著窗戶呼出了長長的一口氣,在制式的提醒到站聲響起時,她將手中的書本收入包包中,提起行李走下車,準備轉搭班次較少、另一條路線的火車回家。


  「Panbie!」


  突然,人群中傳出的呼喚聲,讓她不自覺地停下了腳步往聲音來源看去。


  「──啊,果然沒有認錯人,終於等到妳了。」


  貓般大又圓的美麗雙眼微微瞇起,穿著便服的少年朝著她小跑步湊近了過來。


  如果人的表情能以顏文字具現化的話,她想,最能表達自己現在心情的表情應該是……


  Σ(_゜Д゜)ええええええ──!?


  為、為什麼他會在這裡?不對,他說在等她?慢著,他不是早就忘記她了嗎!
  

  錯愕過度以至於無法反應,她只能睜圓了向來不大的眼看著少年有些靦腆地抓了抓頭,對著自己笑著的模樣,就連肩上的包包滑下來了都沒注意到。


  「妳昨晚不是說今天要回家一趟嗎?所以我就想,如果在這邊等妳的話,會不會等到妳呢?」兩手在臉前輕輕一拍並抵住了唇,少年露出了個可愛的笑容。「結果真的等到了呢,太好了,我本來還想說如果妳搭的是早上或者晚上的車怎麼辦呢。」


  她昨晚是說過今天要回家一趟沒有錯,因為她發現她的學生證丟在家裡必須回家拿才行……可是,她不記得她有跟他說過這種事情啊!如果聯絡的到他的話,這一個月來她也不必失落了。


  所以,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唔?還沒有認出來嗎?」少年的眼睛睜的好大,「SleepCat啦,我是SleepCat啦。」說出自己在批踢踢上面的ID,少年看著她不僅眼睛,就連嘴巴也睜圓到令人訝異的地步。


  SleepCat,她對這個暱稱一點也不陌生。那是兩年多以前她在就可板搭訕到,雖然沒有彼此的MSN以及現實資料,卻是這兩年多來,與她交情最深、每天晚上都會以水球聊上好幾個小時,無所不聊的板友的帳號。


  可是……


  「那天在車上聽妳說妳是Panbie,妳都不知道我雖然表面笑著,內心的震驚有多大……」


  「騙人!」她終於忍不住尖叫出聲了。「我一直以為SleepCat是個正妹欸!你是SleepCat?SleepCat的個人訊息性別明明掛女的!」顧不得用手指人是很沒禮貌的事情以及他們正在公眾場合,她伸手指著少年。


  少年怔愣了一下,隨即皺起了眉頭露出了哀怨的表情。「妳的個人訊息性別掛植物,難道妳是植物嗎?我也一直以為Panbie是個有著紳士魂的大叔啊!誰知道會很開心跟我聊出包、銀魂還有鋼種的大叔原來是女的啊……」小聲地抱怨著,「這一個月以來我也是很掙扎,最後才終於接受事實的啊……」嘀嘀咕咕、嘀嘀咕咕,少年蜜色的臉頰可疑地微紅。


  「什麼事……」正想追問少年,少年突然平抬起的手卻引走了她的注意力。


  85度C的方形盒子,小巧而可愛地靜躺在少年手中的塑膠袋中。由於少年一出現便帶給了她一連串的震驚,如果不是這個動作,恐怕她根本不會注意到少年的手上提了這麼一個袋子。


  「……雖然沒辦法買大的蛋糕給妳,不過……」少年別開了視線,有些不自在地踢著地板。「這個是,回禮。」


  包裝精緻的小盒子連著袋子,被交到了她的手上。從盒子的隙縫中溢出的,是甜甜的巧克力香氣。


  「那天,妳不是忘了帶走蛋糕嗎?那個蛋糕我後來吃掉了。」提起那個蛋糕,少年的臉色微妙。「妳喜歡那麼甜膩的巧克力蛋糕?」如果不是有家人幫忙,他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處理那個蛋糕。光只是一口而已,他還以為自己會被甜死。


  「不,其實我比較喜歡有點苦味的那種……」本能性地回答以後,她才發現不對,「你是為了還我蛋糕所以在這邊等我?」姑且不論這兩個蛋糕份量有點差距,一般誰會為了還陌生人一個蛋糕而特地在車站等人啊?


  不對,說是陌生人好像又……唔唔,感覺好複雜。


  「不是啦……」面對滿頭問號的她,少年似乎有些挫折,「因為是今天,所以才特地在這邊等的。」


  今天?今天是什麼日子嗎?換她皺著眉思考。


  今天是三月十四號。三月十四號是誰生日嗎?好像沒有。那麼三月十四號有什麼特別的?三月十四,三月十四……三月……


  表情從茫然到困惑,再轉為不解,她的表情不斷變著。


  然後,慢慢地,因為想到了些什麼而豁然開朗,難以置信地看著手中不斷散發著巧克力香氣的蛋糕,再看向一臉彆扭的少年。


  「這個,該不會是……」


  他們共同所要搭乘,經由海線的火車緩緩入站了。在她將話說完前,少年突然撇過頭,拔腿就往車上跑去。


  她愣了一下,隨即反應過來,提著行李拎著蛋糕跟著衝上了火車。「──喂!你還沒說這蛋糕是什麼意思啊!」


  「……所以,我就說那個是回禮嘛!」


  回過頭,滿臉通紅的少年這麼回喊著。



  
  我最想旅遊的地方,是我暗戀者的心。



                          【白色情人節.完】








耶比!離離生日快樂!\^q^/
這是第一句感言。

打文的動機,是因為噴比對我說,「請寫一個以『Panbie』為主角卻不是我,美好的故事吧。」
想了很久一直想不到怎麼打才好,坦白說我開始時一直想到恐怖故事。(雖然我覺得看完後,變成了正妹P的噴比也許會希望我打成恐怖故事也不一定…XD)

後來,因為看到了創革的每月一題有個「白色情人節」,再加上今天是離離的生日,離離的代表物就是巧克力!所以,就突然產生了這個充滿了純愛的故事!LOVE!SWEET!若是看完後會有「好甜wwwwww」的感覺就太好了,因為我打到後來自己都忍不住傻笑啊!

總之,離離生日快樂!請當這是賀文吃掉它!還有噴比催稿大魔王我交稿了!

[茶花滿路]Gift' Box引用:(0)  留言:(4) 

Next |  Back

comments

(咬下)
我都不知道應該要先吐槽哪邊了呢(咬咬咬)
是那句──我的代表物是巧克力呢?
還是充滿了純純愛情的LOVE呢(吃吃吃)

不過,「生日快樂」,這個我收下啦(咬咬咬)
哼哼~不過沒有所謂的回禮啦~
因為是巧克力蛋糕嘛,吃掉就沒了呀~
嘿嘿(搖尾)

墮靈:2010/03/30(火) 06:11:41 | URL | [編輯]

再補充一下,

「妳這個大傲嬌。」

墮靈:2010/03/30(火) 06:14:43 | URL | [編輯]

超甜的!我眼睛瞎了呀啊啊啊――
可是這篇好可愛,好治癒。(*⌒▽⌒*)

知名不具大俠:2010/03/31(水) 17:44:59 | URL | [編輯]

傻傻:
誰是傲嬌啊。
傻傻的代表物就是愛心跟巧克力啊,
這種事情就算小朋友都知道!

小D:
(戳小D眼睛)

某莫:2010/04/04(日) 21:16:11 | URL | [編輯]

發表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