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

04.04

【生活】在說與不說之間

週四詩歌時,老渡提到了寫詩的要點,詩貴含蓄,並對那四個字做了一番解說。

老渡說,詩也好、散文也好、小說也一樣,一部作品最重要的,並不是作者本身的寫作能力,而是作者想要表達的事物是什麼、而傳遞的手法又是什麼,想要傳達的事物,是否有確實地傳遞出去?

太過隱晦的作品,並不是好作品。認為讀者看不懂,表示讀者的涵養不如自己、表示自己的境界不是讀者能理解的,所以那種作品是好作品的人完全錯了;若一篇作品寫出來的目的不是讓人看懂,那又何必寫出來,孤芳自賞也就夠了。(←但事實上,這種認為讀者看不懂是讀者問題的作者還不算少…)

而太過直白的作品,也不是好作品。若是什麼都說了,一清二楚,就連一點含蓄的、需要讀者去思考或者感受的地方都沒有,那樣的作品也是失敗的作品,或許看自己的日記都還有韻味以及餘味一點。

文章的精妙之處,在說與不說之間。

什麼是需要說的?什麼只能意會?說要說幾分?不說要藏幾分?怎麼樣的寫法,不論說白或者藏起都不會讓人覺得太過?

懂得顧慮這些才寫的出別人認為,而不是只有自己以為的好作品。老渡是這麼說的。

在寫作上,老渡的確是值得尊敬的前輩,也常常說出讓人感覺很需要學習的話語。但生活上,老渡卻常常讓我覺得,這實在不是個我會喜歡的人啊,就許多層面來講。

下面是跟上文反差很大的後續記事。



老渡說,作人處事就像寫詩一樣。貴含蓄、貴曲折,最好不要把想講的話說明,讓聽的人自己去猜、自己去想那是什麼意思,若是凡事說的太白只會惹人討厭而已。

我無法認同這句話。

要說那是我太年輕、我不懂事都沒關係,但就是無法認同這句話。

碰到任何事情時,用微笑去淌混一切,不給明確的答覆而是模稜兩可地回答著,或者根本不回答,不論自己有什麼想法都不確實地表達出來,而是讓對方自己去認定。這麼一來,即使發生了什麼事情,也可以藉口說「那是你自己認為的」。

──聽起來真是美好不是嗎?所以大人們看起來才特別的虛偽特別的討厭啊。

我不敢說自己是很直白的人,但這種人哪裡好了?

實話也許很傷人,但選擇不說就不傷人了嗎?這種想法只是自以為是的體貼而已。

什麼都不說,就代表「隨便你怎麼想」,誰在面臨到負面思考的時候,不會把自己往絕望逼去啊?反正錯的都是自己、一定完了、不可能有救的……把人逼到這樣的想法一個接著一個纏繞上身,無法呼吸幾乎窒息以後,再像個沒事人一樣地說句「我什麼都沒講」,就代表沒事了嗎?

未免也清高的太過份了。

詩、散文、小說,可以貴含蓄,可以藏的原因是在於,沒有人會用黑暗的角度以及眼光去看待那些被藏起的事物。但現實的話,面對著同樣是「人」的生物的話,卻會。

因為啊,人類是可以笑的甜美卻說著「去死吧」這種話的生物。

儘管表面上是朋友,也沒有人知道背後對方是怎麼說自己的。

因為「同情」所以繼續跟某個人來往,這種事情也只有人類做的出來。

──只有人類,會用那種自以為是的體貼,一直一直,不斷地傷害著別人而已。


直接說出來很傷人,什麼都不說才是體貼?

理直氣壯地說出這種話,並且再三強調這點的老渡真是讓人太失望了。


如果你喜歡那種人。你就儘管去喜歡。

說的出那種話,只是因為,你沒有被那種人傷害過而已。

我不相信今天一個學生直接說出「我不喜歡你的課」所帶來的傷害,會比一個總是裝作很喜歡你的課、很認真上進的學生某天在背後說他其實一直討厭你的課,只是給你面子所以裝出一副有興趣的樣子時,帶來的衝擊以及傷害重。

坦白地說出來的傷害,即使會痛也能很快痊癒。「體貼」所造成的傷害,卻能將一個人從精神到心靈上完全摧毀。

懂了嗎?虛偽的傢伙。

[百年江山]生活雜記引用:(0)  留言:(0) 

Next |  Back

comments

發表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