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

04.17

【心得】小三之十一

「…妳連解釋都不聽我的,」他鬆了岳霏的手臂,摸索著扶著她的肩,「就打算…把我們給忘了嗎…?




看著這句話,我思考了很久。

沈於聲的心情不是不懂。希望對方能夠聽自己解釋而不是轉頭就走,從此劃清界線恩斷義絕的想法,也不是不能體會。

……可是,為什麼要?

清楚這只是個故事。只是小說。但被猛然掀開的疼痛,仍舊令我忍不住想問:為什麼要?為什麼不行?


曾經,苦苦的等著一句話。

等著,對方能夠告訴自己,發生了什麼事情,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可是等著等著,等著等著,諷刺的是,隨著心裡越來越苦,心願卻越來越小了。只要告訴我,是不是我想的那樣就好。不需要你開口,一切都由我來訴說,即使訴說出那一切猜想會令自己心裡疼痛如刨剜靈魂,你也只要回應,是或不是就好。

然後,等了一段時間。面對著即使如此也不願意反應的你,心願又更小了一些,不斷縮小、縮小……即使不願意說出理由原因也無所謂,只要說一句「我想走了」或者「我厭煩妳了」也就夠了。

連這麼一句話也等不到,那到底算什麼?我算什麼?

曾經,我一直在等。儘管每個夜晚都感覺疼痛想哭,仍舊在等,仍舊期望著。

而那些期望,隨著一天天一夜夜過去,逐漸被扼殺的哀鳴你可曾聽見?無法坦率地哭出聲音、無法任性地大聲逼問的我,眼中、聲音中逐日累增的失望以及疲累,你可曾注意?

等到我連小小的希冀都不再敢,封閉起五感將自我鎖閉,選擇了保全自己的尊嚴而離開以後,才用那種表情看著自己,說著自己不願意讓你解釋算什麼?

為什麼現在要聽你解釋?為什麼我不能就這麼忘記?

在決定離開前,我已經等得夠久、痛的夠久了。

學乖了,感情中沒有自以為是。



儘管清楚那只是故事,清楚故事的最後,女主角總是會諒解男主角的苦衷……

……我仍舊忍不住想以氣聲逼問,為什麼?

[一醉南柯]小說心得引用:(0)  留言:(0) 

Next |  Back

comments

發表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