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

05.06

【Durarara】Breakthrough(一)

.Durarara/デュラララ!!/無頭騎士異聞錄 同人創作
.CP為靜臨…雖然如果堅持是臨靜,我也…嗯,不介意。(遠目)
.二十四小時戰爭組。希望能夠快一點但大概還是緩慢的更新中…Orz
.沒有意外。是刊本要收的文章連載無誤。

.對不起我真的做了砍掉重練這種事情了──(吐血下跪)









  試著說說看吧。


  試著咳個兩聲清清喉嚨,然後張開嘴,大聲地對著某個經過自己身邊,毫不熟識的路人這麼說著:


  「──吶吶,最喜歡了唷!在這個世界上,我最愛你了,LOVE!」


  一定會被當成神經病吧。


  絕對、確實、連思考都不需要就可以篤定地這麼回答。


  突然說出「喜歡」,不只陌生人,即使認識已久的人也不見得會相信,搞不好還會把自己當成神經病也不一定。


  但如果訴說的是討厭呢?


  突然對別人說最討厭、去死這種話,被當真的機率是百分之百,被痛打一頓的機率嘛──至少也有百分之七十左右。


  人類總是將「愛」這個字掛在口中,卻又比任何人、任何生物都不信任由別人口中所訴說出來的這個字的原因,或許是因為,那個字的重量太輕了也不一定。


  能夠輕易說出口的是謊話。若是根據這句話思考,那麼越是無法說出口的話不就越能夠被信任了?真的嗎?有誰可以肯定啊?就連一個說的出「我敢用生命保證這句話的可信度」的人都沒有,卻有許多人對這句話深信不疑,並用來對其他人說教?感覺還真是不負責任的行為耶。


  能被信任的事物以及不能被信任的事物,打從誕生在這個世上的開始就被決定好了。如果覺得能改變,那只是因為還沒有看清楚這個世界的真相而已。


  


  折原臨也在很早很早以前就明白了這個事實。


  明白有些話一旦由他說出口,即使他毫無隱瞞,也不會有人相信。


  


  並非他總是說謊,作為情報屋,一定程度上的誠實是必要的。但他最重要的事物,對於其他人來說卻可能是「光想像就令人想吐」,那樣的存在。


  在這種狀況下,每個人都會下意識地選擇相信那是假的,大膽一點的可能會拍拍他的肩,表情複雜地誇獎一句原來他也很幽默。


  畢竟人類是種在追求真實的同時,也因為無法面對真實而選擇活在謊言中的矛盾生物。為了保護他們深信不疑、賴以維生的一切,有時儘管清楚事情的真相,卻仍舊不得不欺騙自己。


  欺騙自己那是假的,是玩笑,是錯覺,並且順沿著這個「錯誤」的設定繼續下去,將脫離的軌道重新引回一成不變的日常生活中。


  所以才有這麼句俗話,「將錯就錯」。


  即使必須是錯誤的,一路錯到底,或許也能得到正確而美好的結果吧。


  


  ♂♂


  


  


  2:37。


  懸在牆壁上的電子時鐘,在窗戶映入的微弱月光反射下散發著冷光。


  房間內,只有熟睡的情報商平穩的呼吸聲緩緩響起,偶然夾雜著幾句含糊不清的夢囈。


  纖長的睫毛低垂,清醒時總是不懷好意的雙眼輕闔起,掩去了許多心思,也掩去了許多算計。白日自信而張揚的臉龐,此時只剩下淡淡的疲憊,以及毫無防備的脆弱而已。


  充滿了懷念以及乾淨透明、純粹的喜悅之情,卻同時摻雜了些許的迷惘與茫然;在除去清醒時重重的防備後毫不遮掩的模樣,儘管帶著笑容也矛盾地令人感覺到哀傷。


  恐怕任何人都無法想像,那個折原臨也也能夠有這樣的表情吧。


  在已經離開了學校,褪去青澀的許多年以後,儘管口頭上總是什麼也不說,但折原臨也確實十分懷念當年那個不論現在的自己怎麼看都覺得不成熟、幼稚並且可笑的自己。


  也許每個人都有一樣的通病,年紀一旦大了就會遙想當年。這點就連自稱永遠二十一歲的臨也也不例外。


  雖然對於現在的生活並沒有什麼不滿,但偶爾,只是偶爾而已──


  偶爾夢見了高中的自己時,午夜夢醒間,看著冷清至極的漆黑房間,突如其來緊抓住心臟不放的寂寞痛楚,會令他不由得思考起,這些年來自己是不是做錯了什麼?當年若是他能找到更好的方式或者作法去面對,是不是就不會走到今天這種地步,跟所有人都形同陌路,過著只有敵人沒有朋友的日子?


  明明很多事情,開始跟現在完全不一樣。


  即使是令人聞之喪膽的情報屋折原臨也,也不是打從一開始就像現在這樣,可以笑著一步步將人推上懸崖,看著別人帶著充滿了膽怯、憎恨卻一無所知的表情自己跳下去。


  他只是,在某個不為人所知的時候,突然一口氣地將本來就存在於自己個性中的扭曲強化,使其良知扭曲、崩毀的速度加快;從原本只是有些小奸小惡、名為「折原臨也」的學生的蛹中破繭而出,蛻化成掌控著龐大的情報並以此玩弄人類,幾乎是「最惡」這兩個字具現化的存在。


  然後,從此被許多他記住了或者記不住的人所怨恨。明白了有些事情一旦破損就不可能復原,即使許多年後他幾度思念,也只有在夢裡,才能再一次懷念。


  才能欺騙自己,這些年間發生的一切都只是夢,他還是那個令師長們頭疼的學生,睜開眼睛就會發現自己躺在屋頂上,新羅跟小靜坐在旁邊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天。



  一切都保持在最初而他最懷念的那段時光,什麼也沒有改變。



  那是只有在夢裡才能再次重現,清醒時,他連回想都不敢、不願再次觸碰的過去。



  那是他從來沒有告訴過任何人的夢。



  曾經,他跟小靜是朋友。



  曾經。

[長安誌異]同人創作引用:(0)  留言:(3) 

Next |  Back

comments

回憶篇回憶篇補完ミ(・ω・)ミ
老實說,動畫裡只有靜雄對於臨也單方面的觀點
所以很好奇為什麼臨也會決定要惹小靜www


話說禮拜一就是期中考了...此時此刻的我在幹什麼呢(遠目)

霧夜:2010/04/18(日) 11:56:32 | URL | [編輯]

這比感冒特效藥還好用!QAQ

翼仔:2010/04/18(日) 16:43:24 | URL | [編輯]

霧夜:
欸對,我是打算補完回憶篇。XDD
雖然可能會撞還沒出的5、6甚至以後幾集但不管他了(喂)。

雖然週一就要期中考,但此刻的我,
桌上可是沒有半本課本的喲!(慢著!)→拜託千萬不要學


小翼:
妳這樣人家好害羞──Q▽Q

某莫:2010/04/18(日) 16:58:27 | URL | [編輯]

發表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