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

04.20

【生活】菩提在樹下頓悟,我在馬桶上領悟

有些道理其實一直都懂,但始終無法真正放進心裡去理解它。

正如同我們可以看許多的格言、讀許多書面或者是由人述傳的歷史,卻未必能夠聽進去,甚至實踐一樣。

終究我也是個愚蠢的人類,作繭自縛,將自己搞到幾乎窒息才懂得要醒悟。

不論別人指望我成為什麼樣的人,我就只是自己而已。一昧地想要去模仿、去配合,最後只是忘記了本來的自己該是什麼樣子。

糾結了很久,但終於領悟了。



我就是喜歡看雜書,不喜歡翻譯文學,不喜歡故事明明可以簡潔俐落地結束,卻硬是得要拖上許多集(一般而言,六集真的是我的極限。除非寫的真的很好,或者真的太喜歡,否則三集以上我很難得會去翻第二次…)。

比起日系輕小說,我就是喜歡台灣以及大陸的小說。喜歡言情,喜歡武俠,喜歡那種帶著濃濃的情感,而不是剝離出身後狂亂的情感後,帶著冷靜旁觀的筆觸。

強大的敘事能力很令人羨慕,但我更喜歡的,唯心而已。

有些同人作者能夠仿原著筆觸風格仿的很像,深深覺得那很厲害很了不起,卻也清楚那是自己作不到的。儘管無法準確地說出自己的文是什麼樣的風格,甚至可能根本沒有自己的風格,但也清楚,不論再怎麼喜歡一位作者、再怎麼熟讀,我也無法寫出相同到幾可亂真的文風來。

就像這麼多年浸淫下來,我仍舊無法模仿于大痕姊蝶姊鏡水任何一位我喜歡的作者的筆風一樣。

我,也就只是我而已啊。再怎麼模仿,也不會變成另一個人。

認真的上著課,學習著怎麼寫作怎麼創作,結果到頭來,課越上我反而越不知道該怎麼寫。劇情、進展、人物都思考好了,打開WORD腦中閃過的卻淨是課堂上,教授指正的什麼不行、哪個不可以,最後即使腦中充滿了思緒,仍舊無法打出半個字。

這絕對不是我要的。

敬重教授是了不起的創作者,但那樣的說法、那樣的規定,其實一直都只適用於他而不是我。

寫作是不能被既定「你該怎麼寫」的,有十個不同的作者,就會有十種不同的寫法。或許標點符號的使用是普遍被認可的不成文約俗,但誰說分號就一定只能用在前後不同意斯卻神似或者一樣的句子上?明明分號也可以作為轉折語氣的用法。

誰說「……」就一定非得要規矩六個點?誰說「──…」這種用法絕對不行?誰說「?!」或者「!?」是不合理的用法?標點符號除了是方便讀者閱讀的符號外,也是文章的語氣、是文章的表情,只要下的好,為什麼不能那麼用?(當然,前提是「下的好」)

人的表情都不只一種,即使是開心也有著許多的表情,遲疑猶豫也有很多表現,為什麼符號就必須是死的?

為什麼寫古代文就一定要刻意在字句上賣弄艱深,組出一堆文言不文言白話不白話,只有作者自己感覺良好別人卻看不懂的字句;而只有對話沒有敘述的文章便不能被稱為「小說」甚至被承認是「文章」?(不凡大叔那一篇只有對話,但劇情、起承轉合分明精彩的小說我至今難忘)

老姜說,「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

每個人寫作的習慣,是他自己的習慣,自己摸索出來的。也許那樣的寫法他會成功,但不表示其他人用那樣的寫法也會成功。理論這種東西,是後來、後人才去發現並且制定出來的。有多少的作家、甚至畫家,是先決定好了理論,才開始他的創作?

盡信書不如無書。

我情願寫的總是偏鋒、是冷門,甚至是邪魔歪道,我也不願我所書寫的,是在刻模底下硬梆梆的東西。

我不是任何人,我是我。

[百年江山]生活雜記引用:(0)  留言:(2) 

Next |  Back

comments

真的太同意這篇文章了
課越上越多,關於寫作的書越看越多
反而更下不了手
這樣寫不對,那樣寫不行
這樣寫好像沒辦法很完美,那樣寫又缺了什麼
想來想去根本一個字都動不了
往往故事已經在腦海中成型
但卻被後來要寫出來的部分給扼殺了
因為怕寫不好
怕這個怕那個結果什麼都寫不出來
....我就是這樣(哀傷)

我是誰:2010/04/20(火) 10:09:14 | URL | [編輯]

(拍拍)
沒有問題,我也是這樣。QωQ…

覺得那種說法很有道理,努力修正的結果就是連自己本來到底是怎麼寫都忘了。
課越上越學,就越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寫什麼、怎麼寫。

能夠因為上寫作課而學會並寫出好文章的人到底有多少呢?
總覺得很想知道這個答案。

某莫:2010/05/01(土) 10:43:39 | URL | [編輯]

發表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