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

05.08

【Durarara】 Breakthrough(二)

.Durarara/デュラララ!!/無頭騎士異聞錄 同人創作
.CP 為靜臨…雖然如果堅持是臨靜,我也…嗯,不介意。(遠目)
.二十四小時戰爭組。希望能夠快一點但大概還是緩慢的更新中…Orz
.這一回是當年還沒過期還是個美少年的未來某情報商的回合。
.沒有意外。是刊本要收的文章連載無誤。

.重修過的版本。





  


  萬里無雲。


  明明是春天,天氣卻炎熱的不可思議。


  折原臨也將雙手插在口袋裡,以一種居高臨下的姿態站在落地窗旁,雙眼微垂,看著從校門魚貫而入,臉上各自帶著不同神情的學生們。


  ……這一個刻意挑人比較少的地方走,一臉畏縮還不斷轉頭看四周的,一定是剛入學的新生。而那邊那個伸著懶腰,看到師長也只是抬手打個招呼,沒提書包的大概是三年級生。那對雙胞胎姊妹雖然牽著手一起走進校門,卻沒有看彼此一眼,如果不是感情其實很差,就是因為被分到了不同班正在嘔氣……


  臉上帶著奇異的笑容,褐色的雙眼追隨著學生移動,在他們走進校門時,以媲美直覺反應的速度思考並且推測著對方的年級,一旦猜完了,便將視線移往下一個人,毫不猶豫。


  而當他移開視線之後,上一個人長什麼樣子、有什麼特徵、可能是幾年級──這種對他來說毫無緊要的事情,當然也被忘了。為了大量地吸收有用的情報以及知識,將不重要的事物快速遺忘,也是相當重要並且必備的技能。


  當然,臨也會站在最高的樓層,由透明的玻璃往外看去並猜測著那些人在這間學校的身份的原因,並不是在蒐集什麼重要的情報。


  認真來說,他只是覺得這樣子很好玩而已。


  準確性、可信度,甚至是那些從底下經過的人,對臨也來說都不重要,他也完全沒有想要驗證自己推斷及猜測是否正確的念頭。


  若是一切都像他所猜測的,他只會認為「果然如此」,並不會因此而有喜悅或者驕傲的感覺;如果猜錯了,他也只會說一句「哦,這樣啊」作為回答。挫折、反省、不甘心之類的情緒……怎麼可能出現在他的身上啊!


  不論是觀察也好、利用或者傷害他人也罷,折原臨也所做的一切,都跟他本身的利害毫無關係,僅僅只是出自於偶發的興致,臨時起意所以才決定那麼做而已。就像走在路上,突然覺得想喝某種牌子的飲料因此跑進超商一樣,只是「突然想那麼做」而不是「非得那麼做不可」。


  目的能夠達到、興致能被滿足當然很好,卻不會有什麼特別的開心的感覺。即使不如預期也無所謂,就心情來說,大概也就只是「算了,換種飲料吧」那樣不痛不癢的程度而已。


  折原臨也是個著迷於猜測每個人身上存有的可能性,並偶爾會想加以操縱,嘗試藉由一個個體去觸動另一個甚至一群個體的人。這並不是因為他喜歡那種控制一切的感覺,他所喜歡的並不是那種東西,而是更加更加龐大而具體的──


  若是要臨也自己說的話,或許他會說,自己比較像個站在顯微鏡前,透過鏡頭看著研究目標的科學家也不一定。


  以群體而非個體地觀察著目標可能有的各種行為以及反應,不時以個體或者其他外力去刺激群體,並對後續產生的情況、變化加以研究與紀錄,反覆對比比較其差異性。


  只是,他的目標並不是科學家們超級喜歡的細菌寶寶,是人類。而促使他這麼做的原因,不是針對哪個人,也沒有任何的私人恩怨,只是他對於全體人類的愛與好奇,使他想要那麼作罷了。


  小孩、老人、懷孕的婦女、病人、醉漢、滿臉濃妝的女學生、強盜、罪犯──各式各樣,不論任何身份、背景、狀況的人,都是他所愛的對象。


  他,折原臨也,一直深愛著人類。


  不是單一的某個對象,而是「全部」,所有的人類都被他愛著。


  ──儘管,沒有人希望被他所愛。


  有些人厭惡並畏懼他,有些人企圖利用他,有些人心肝情願被他利用,有些人毫無芥蒂地接近他並願意成為他的朋友,但在這些人之中,仍舊沒有人願意被他愛。


  沒有關係。臨也愉悅地想著。他們各自的希望是什麼不重要,我愛著所有的人類就好了。雖然沒有辦法只愛一個人,但我愛著全部的人類……


  ──所以,他們也應該要愛這樣愛他們的我。不論我做了什麼。


  完全不認為自己這樣的想法有什麼不對,臨也露出了笑容,繼續以關愛的眼神注視著底下的學生。


  然後──他注意到了「那個」。


  由於時間逐漸接近八點,走近學校的,不再是三三兩兩,而是以數量來說,即使將其歸納為「一群」也不為過的學生,維持著一定的距離以及速度,朝著大開的校門湧入。


  其中,有兩個人正以稱得上悠閒的速度慢慢走著。


  時而揮動雙臂、時而繞到同行的人前面半彎下身像在窺視對方的表情、時而突然搭住別人的肩或者以芭蕾舞的姿勢跳躍起來……肢體語言誇張豐富到,即使被當成怪人也不足為奇的那一個,是臨也的國中同學、同時也是少數僅有的好友,岸谷新羅。


  然而讓臨也注意到,並忍不住在意起來的卻不是出現在這裡的友人,而是走在那個根本無法與正常人相處融洽的友人身旁,卻完全不被影響的人。


  有著一頭染過的金髮,以及制服無法遮掩的纖細身材,無視於旁邊經過的人對自己抱持著什麼樣的眼神,一手提著書包,一手插進口袋的高窕少年看起來有些懶散,一副對任何事物都興致缺缺的模樣。


  從外表來說,看起來和一般人沒太大的差別,只是當那名少年一進入臨也的視線開始,臨也的目光便無法從那名少年身上移開。


  就連臨也自己也無法解釋,是什麼樣的因素使他無法移開眼,但正如同字面上的意義,他一直「看著」那名少年。


  然後,少年突然停下腳步,抬起頭準確地朝著臨也所站的方向看了過來。


  直到剛剛,都還只是個染了頭髮,看起來有些隨性有些隨便,平凡的令他覺得有些失望的普通少年而已。


  可是,他突然看了臨也一眼。


  然後皺起了眉頭。


  如果將某些人比喻成夜晚的篝火,散發著微弱卻明亮的光芒吸引飛蛾靠近並為其生死的話,那麼,那名少年大概就像太陽吧。


  即使閉上雙眼也無法忽略其存在,若是企圖碰觸便會被燃燒成灰……在那瞬間,他幾乎要以為並且相信,那名少年其實是太陽的化身,為了將在場所有的人、將他焚燒至死而落到了地面。


  幾乎。


  這個「幾乎」,讓臨也無法克制地顫慄,並露出了充斥著滿滿的興奮以及惡意,全然喜悅的笑容。


  ──原來這個世界上,還有這樣的人存在。


  明明外表看起來一副乖巧的模樣,和路上的行人沒有太大的差別,甚至有些不適合象徵著叛逆的金髮,卻因為那一瞬間圍繞著他的氣氛改變,而變的有所不同了。


  只是一個眼神而已,卻讓他全身的每個細胞都在吶喊著危險。


  垂於腿旁的雙手按上落地窗,為了看的更加清楚一點,臨也將臉貼近,呼出的每一口氣都吹在玻璃上,霧花了視線。


  心跳加快的原因,不僅是因為那一眼帶給身體本能反應上的恐懼,更主要的,是那一眼所帶給他的感動,以及對於自己竟然會在瞬間感到可怕而產生的興奮。


  折原臨也是這個世界上最愛人類的存在。同時,也是最懂得怎麼利用並將人類玩弄於手掌的存在。


  說著愛的同時卻能冷漠無情地利用、陷害別人,這樣的扭曲個性,使得每個人都會下意識地避開他,儘管是對他深深憧憬崇拜著的人也一樣。除了天地不畏的新羅以外,沒有人會主動接近他,他也不會主動特別接近哪個人。畢竟他愛的是全體人類,所以必須要平等看待才行……


  可是,那個人不一樣。


  那個人跟其他所有的人、甚至是自己都不一樣。是完全不同層次、不同規格、不同世界的存在。


  理智清楚地這麼尖叫著。


  恍恍惚惚間,他突然明白了伊卡魯斯心情以及想法。


  那是多麼耀眼而令人嚮往,強大而絕對的存在。想要更加接近,想要觸碰,想要得到,想要到達跟那個人一樣的世界,想要成為跟那個人相對同等的存在……


  「……咦?你是從哪進來的?不對,你是什麼人!」


  帶著訝異的男聲及搭上肩膀的手,將陶醉於自己想法的臨也從有些恍神的狀態拉回。戴著眼鏡,年紀有些稍長的教師皺起眉,疑惑地看著也不曉得站在這裡多久的臨也。


  回過神的臨也看了看校門,最後一名學生在督促下一邊低頭道歉一邊加快速度跑進校門,新羅與他身邊的人大概在他發愣時便走進教室了吧。


  ……看新羅跟對方有說有笑的樣子,大概是認識的人吧。至於是因為新羅爸爸的工作而認識的對象,或者是其他的關係,那些事情晚點再跟新羅那傢伙套消息就好。只要有名字,他就能夠找到關於對方的其他資料。


  對於自己所持有的情報網擁有信心,臨也慢慢地將視線轉向了正抓住他的衣領,準備將他拖去警衛室的教師,毫無自覺穿著國中制服在高中內到處行走是多麼突兀並且不協調的事情,舉起雙手,朝著對方露出了個人畜無害的笑容。


  「哎呀,原來我迷路的事情被發現了嗎!」


  帶著濃濃的嬉鬧意味,故作震驚的語氣與絲毫沒有反省之意的表情,讓教書多年的中年男子緊蹙的眉間又多了幾道皺摺。


  「……迷路?」


  「是──的。我是今天正式成為本校新生的折原臨也。」自稱迷路的臨也笑瞇了眼,以輕快的語氣說出令對方為之一愣的話:「既然都被發現了,就請你順便把我帶回一年A班吧,班導。」  

[長安誌異]同人創作引用:(0)  留言:(0) 

Next |  Back

comments

發表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