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

05.09

【Durarara】 Breakthrough(三)

.Durarara/デュラララ!!/無頭騎士異聞錄 同人創作
.CP 為靜臨…雖然如果堅持是臨靜,我也…嗯,不介意。(遠目)
.二十四小時戰爭組。希望能夠快一點但大概還是緩慢的更新中…Orz
.這是靜臨這是靜臨這是靜臨──(自我催眠)
.沒有意外。是刊本要收的文章連載無誤。


  


  「……就是這樣,這位是不小心在學校裡迷路,好不容易才找到班上的折原臨也同學。希望同學們彼此之間能夠融洽相處。」在班主任的說明以及從四方投來的好奇眼神下,臨也裝出一副乖巧的模樣笑著,看向了在窗戶旁,一看到他掩嘴偷笑的新羅。


  「至於座位……」班主任也跟著臨也的視線看了過去,但注意到的卻不是新羅,而是新羅的位置後面有個空位。「那個位置有人嗎?沒有?那折原同學你就坐那吧。」


  快速地解決臨也的座位問題,並陸續說明了一些學校的校規後,以「希望快點記住同學們的名字」為理由,班主任拿起了點名簿開始點名,平板制式的點名與答應聲此起彼落。


  「唷──我們又同班了。」臨也半趴在桌上,舉起一手對轉過身來的新羅打了個招呼。「看來我們還真是有緣呢,新羅君。」


  「啊啊,這就叫做『冤家路窄』。」新羅以誇張的語氣笑著回答,即使被臨也以一臉反胃的表情吐槽冤家兩個字聽起來就有種讓人不舒服的感覺也不生氣。「迷路什麼的……是騙人的吧。」新羅這麼說,雖然聽起來像是疑問,實際上卻是以肯定的語氣訴說著事實。


  如果換個對象,迷路這種理由新羅可能還會相信。但對象是折原臨也,那麼便得將情況設想為,即使真的迷路,也是臨也因為基於某種緣故而一手造成、導致的。


  國中和臨也同班三年,新羅相當清楚臨也並不是會在還沒掌握情報的狀況下貿然展開任何行動的人,即使臨也說他在暑假前就已經將全校地圖包括各種大大小小的校園傳說、聚集地點都記得一清二楚,都不會令他意外。


  不,或許該說,因為對象是臨也,所以那才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說騙人太過分了,我只是站在某個視野不錯的地方,遠遠地看著大家並且期待發生些有趣的事情而已。順帶一提,你豐富的肢體語言徹底地娛樂到我了唷,原來邊走邊跳起來旋轉真的不會跌倒啊。」


  「你這糟透了的興趣完全沒變。」


  「謝謝誇獎。」


  「我可沒有讚美你的意思。」但也不指望他聽的出來那是挖苦。「你會在今天出現真是令人訝異,我還以為至少要等到開學一個月後才會在學校看到你。」畢竟對於臨也來說,開學日這三個字跟他最痛恨的無趣根本就劃上了等號,國中時也從來沒在開學日看過他出現。


  「這個嘛──大概是因為我是個好學生,所以要遵守學校的開學日吧。」


  「在說這種話之前請你先跟所有教過你的老師道歉。也只有你自己才說得出『折原臨也是個好學生』這種完全沒有可信度的話,所以我只要笑就可以了吧?」


  「啊,真是令人傷心的反應。」


  與其說是互相調侃不如說是互刺,不在乎旁人的眼光,兩人以他們習慣的方式有一句沒一句地搭聊。


  同班為友三年,被臨也協助過也被陷害過的新羅一直都很清楚,折原臨也的話語跟笑容,只能相信一半。不論對方是朋友或者親人,對於這個人來說,都只是可以被利用的棋子而已。


  雖然也不是不曉得,臨也偶爾也會做些不含任何目的、沒有多加思考,純粹只是想到就那麼做的事情。但那樣的機率畢竟太過渺茫,而新羅自認並不是像臨也一樣善於思考、習慣計謀的人,所以他完全不想去猜測臨也的話後面是否有著什麼目的。


  岸谷新羅所注意、關心並且想要在意的,只有名為「賽爾堤」的那個人。除此之外的,都不是他願意將心神傾注其上的對象。


  因此,他不會相信,也不會懷疑臨也的話。臨也慣用的那些手段,對他來說都沒有用,他既不會被誘惑也不會被威嚇,想從他這裡得到任何東西,就非得開口,坦白地說出來才行。


  不需要太多的心機,也不需要虛偽的關係,即使利用也是光明正大、你情我願,這正是他們能成為朋友的原因,也是臨也認為新羅麻煩的地方。他已經太過習慣以迂迴的方式從旁敲擊,藉以達到目的了。


  不過,麻煩歸麻煩,新羅卻是個很樂於被利用的對象……能夠以開心的表情說出若是有其必要,即使利用自己也沒關係這種話的人,臨也只認識這麼一個。而他一向不善於面對那種只差沒擺明著說「快點來利用我,我好想知道你打算作什麼」的人。


  因此,能夠毫不猶豫地將人類當成棋子利用的折原臨也,總是下意識地將新羅排除在自己的棋盤上,並不時提醒自己:「少把主意打到他頭上」。


  只不過這一次,他所選擇的,卻是將新羅推進名為「來神高校」的棋盤上。


  為了引出自己想要吃掉的敵方王棋,新羅是不可或缺的那一步誘棋。


  「新──」臨也才剛開口而已,班主任突然揚高的點名聲便壓過了他:


  「……平和島?平和島靜雄?平和島今天沒來嗎?有誰認識平和島靜雄?」


  正想說原來有著這種乖乖牌名字的人也會在開學日蹺課,便看到新羅先是訝異、而後轉過頭,突然摀住肚子縮成一團,以音量夠大但聽起來實在有點假的聲音大喊著:


  「哎──呀呀呀呀呀呀!好痛!不行!我的肚子好痛!腸子像快斷掉一樣,呃啊!好痛痛痛痛痛唉──老師,我去保健室了!」推開椅子,在班主任反應過來前雙手抱住肚子跑了出去。


  反應其快無比的臨也跟著站了起來,「老師,我去保健室照顧岸谷同學。」


  接著,同樣不等班主任反應便跑了出去。


  


  新羅從小就跟著身為醫生的父親長大,不論體力或者速度,都遠遠不如有著許多逃跑經驗的臨也,他自己也相當清楚這點。


  所以當臨也追上並維持著與他一樣的速度繼續在走廊上奔跑時,他很乾脆地一手勾住了臨也,指示著負起自己一半重量的臨也該往哪去。


  「沒想到你也會用肚子痛這種理由蹺課。」而且根本沒有演技可言。


  「嗯,因為我得在靜雄被發現前,讓他蹺課回家才行。」


  靜雄?平和島靜雄?臨也思考了一下才想起來,這正是班主任方才點到的名字,怪不得聽起來有些耳熟。不過……「讓他蹺課?」等等,似乎哪裡不對勁?


  雖然新羅一直都是個無法以常理判斷的人,但「唆使別人蹺課╱逃學」這種事情發生在新羅身上就是不尋常。新羅應該是活在自己的手術房裡,對於病人死人宇宙人以外的一般人類不感興趣也不想理會的人才對。


  ……難道說,新羅也被自己影響,個性中的扭曲越來越嚴重,並且開始對人類感興趣?


  鑑於家中有兩個因離他太近以至於個性似乎受到影響,逐漸和常人不同並與他越來越像、個性偏差的妹妹為例,對自己惡劣的個性其實多少有點自覺,並因此而感到內疚的臨也不由得臉色一變。


  「沒辦法。」完全沒注意到臨也的不安,新羅聳了聳肩,「老師們還不知道有人找靜雄打架,如果不趁他們發現前讓靜雄蹺課回家就麻煩了。」


  「……怎麼說?」


  「開學日就校內群架,被抓到絕對是停學處分吧?所以啊,只要靜雄『今天沒來』,當然就不會有問題了。」


  如果擔心對方因為打架被停課的話,一開始就應該阻止對方吧……白緊張了。雖然心裡擔心新羅是否受到自己影響,臨也口頭上卻完全不是那麼回事。「剛升上高中就鬧事……新羅,你認識的人裡面,就沒有稍微有常識一點的人嗎?」


  新羅訝異看了臨也一眼,眼神像是在說:咦?原來你一直都知道自己毫無常識可言嗎?


  臨也決定無視新羅的眼神。「……不過,真難得你會在意賽爾堤以外的人。」


  「靜雄是朋友。」言下之意,是跟愛人不一樣但也會在意的對象。


  「哦?他是怎樣的人?另一個手術狂?」


  「靜雄嗎?這個嘛……」新羅皺眉思考最適合平和島靜雄的形容詞,好半晌後,才笑著獻寶似地說了:


  「──是個非常溫柔的人呢。」

[長安誌異]同人創作引用:(0)  留言:(0) 

Next |  Back

comments

發表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