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

05.12

【文】紫陌紅塵

.隨性之作,殘破而拙劣。
.短篇,僅自娛。懶得鋪成,去頭捏尾後連中間都所剩無幾。








  把酒祝東風,且共從容。
  垂楊紫陌洛城東。
  總是當時攜手處,遊遍芳叢。
  聚散苦匆匆,此恨無窮。
  今年花勝去年紅。
  可惜明年花更好,知與誰同?


            ──歐陽脩〈浪淘沙〉







  離別後數年故地重遊,景物依舊,人事已非。


  才相信,世上總沒有什麼是一旦錯過了,還能重來的。


  猶記得當時那名少年,怒馬鮮衣,手配長劍一衫白衣翩翩,姿態宛若好女,朗眉星目間卻儘是掩不住的意氣風發,不愧英雄年少。


  打他第一天踏入這座長年瀰漫著霧氣的城開始,便成了城裡百姓們口中競相傳說的對象。對於這名來自京城的少年,沒有人不好奇,沒有人不注意;舉凡家中有未嫁女子的,無一不想招他為婿,已為寡婦的,也暗想著不求為妾、只求一夜姻緣。


  未曾親見本人,關於他的許多傳言、諸多行徑,已然使她清楚,若要說的話,他們就像地面上的凡人,而那少年是天上下來的謫仙,不是他們所能觸碰、唐突的起的。


  她相當安守自己的本份,不該她的,就連一點也不敢想。


  因此,在城裡眾人蜂擁相爭擠去看那名外地人時,她只是將前幾日城南季二娘請她代製的甜糕送了過去,確認門房收到了以後便返家繼續織著她未盡的布。當城裡少女皆懷春時,她想著的卻是今晚的菜色。


  對她來說,那只是個毫無相關的過路人罷了。


  倘若那天,送餐到田裡給大哥時,她沒貪那半晌閒餘,賴上一賴的話,那麼,他們就此一生,除了互不相識的過路人外,不會擁有任何交集。


  然而,世上沒有如果。


  打那抹白色身影帶著雅然而笑的容顏,撞入因突然踩空而跌入田裡、一時呆愣傻坐在泥水中的她眼中起,一切就亂了譜。如同她失序的心跳,再難平復回原先的平靜無波。


  陌上誰家年少,足風流。


  之後,當那雙暖的燙人的手一次又一次握住自己微涼的手,當心再也不屬於自己、儘管睡夢中都會飛至他的身邊時,她才明白,隱含在輕輕的相見恨晚四字後的,是多重又多痛,卻無法明說的情感。


  他能為她散盡一切,允諾此生再不讓第二人走進他心中,哪怕天仙也不入得他眼,她卻不能為他視禮教於無物。


  若他能在她訂下婚約前便出現,那該有多好。


  相見恨晚。


  披上紅蓋頭,在家人的攙扶下上了花轎,滿天滿地的紅,刺痛的不只是眼,而她始終不敢答他那一聲哀過一聲的「妳跟不跟我走」。


  哪怕無畏於天地,在情愛面前他們仍舊太過膽小。


  從小到大的禮教與父母的恩情,令她不敢逃婚;而他不敢迫她,不敢無視於她的意願,一劍一馬硬帶她走。


  他們都不敢,所以恨只恨相識非時。


  恨只恨,她一直沒有足夠的勇氣。不敢反抗父母、不敢反抗婚約、不敢在被休棄以前,反過來休棄那段男方從來不曾放上心的婚姻,非得等到被休離後,才敢不顧一切,放心放手去面對自己心裡的感情。


  只可惜,即使現在的她有了勇氣,過去的也無法重來。


  他能擁有更多她給不起的事物,那樣一個意氣風發的人,值得的是更美更好,而不需要他等待的女子。


  她相信他曾說過的所有話、所有誓言,也相信儘管面對的人只是個平庸的鄉下姑娘,在說出那些話的當下,他的心意比什麼都要來的真。但時間會改變許多事物,哪怕在某個地方,他已經忘記了也沒有關係,她能諒解。除非是個傻 子,否則誰會毫無止盡地守著一個承諾,至死不渝?


  膽小的她,不敢奢望什麼,此後餘年,還能擁有與他的回憶,已然足矣。


  已然足矣。


  緊抱住懷中包袱,走過喧鬧的市集,看過了人物皆有所改,卻依稀有著昔日影蹤的街道,她順著回憶走至田邊,低頭踏上了田間陌路,每一步都充滿著思念。


  在這裡,她看見了那個少年。笑容暖如春風。


  在這裡,他拉了她一把。明知不妥、明知不宜,卻再也管不住自己的心。


  她永遠記得,那個少年一襲白衫、一柄長劍,怒馬鮮衣的模樣,僅僅只是站在那裡,便要叫日月失色。


  她記得……


  低垂的眼因覷見了地上陰影而微微一抬,她不由一愣,就連手中包袱掉到地上也未曾發現。


  記憶中的容顏,以及那抹溫暖而充滿珍惜與喜悅的笑容,撫去了那層總是令她看不清楚的朦朧,鮮明地令她的雙眼微微發熱刺痛著。


  仍舊是那樣的風神俊朗,褪去了少年特有的青澀並收起了張揚的意氣風發後,那雙黑如深潭的雙眼,學會了如何去隱藏所有的情緒及想法。


  「……這次,妳跟不跟我走?」他開口,酒般醇厚的聲音帶著沉默許久的沙啞,朝她伸出了手。


  霎那間,像是回到了許多年前,大紅的轎旁,他伸手問她跟不跟他走。


  原來沒有變。他一直在這裡,等她一句回答。


  那時的她想卻不敢,而現在的她,毫不猶豫地伸出了手,淚眼中緊握住他。


  包覆住自己的那雙手,仍舊暖的發燙。
  

  「天涯海角,我跟你走。」


  曾經不敢說的話,數年之後,她終於有勇氣對他說。


  自此以後,紫陌紅塵,悲歡與共。



















寫完了。萬歲。 ˋ( ゚∀゚)人(゚∀゚ )ˊ
本來是想寫來當自己生日文的,但看日期都知道過期了,所以就…嗯。

沒有想太多,反正就只是想寫一個錯過的故事而已。
沒有太多的對話、沒有太多的人物設定、沒有太多的背景,
只有兩個膽小的人,相遇然後錯過,數年後再次重逢而已。
因此很短、很瑣碎而且很不知所云,但我寫的很開心。

開頭詩則是純粹我喜歡,跟內文的關聯…嗯。勉勉強強啦。(遠目)

雪說,如果可以的話,還是美好的結局比較好吧?
所以雖然一直覺得可以停了,故事的最後,還是選擇了讓他們在一起。


總之,就是自娛用的作品。
如果看了後覺得不討厭的話,我會很高興的。

[茶花滿路]Gift' Box引用:(0)  留言:(0) 

Next |  Back

comments

發表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