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

05.17

【文】Mr.Delete的夢

.大眾傳播分組作業。
 依照下面五張圖片,組織一個故事,課堂上完成大綱後回去將大綱寫為詳細故事。
 字數300以上。

.使用圖片:
 01. http://0rz.tw/Nteso
 02. http://0rz.tw/lfmZ0
 03. http://0rz.tw/LmFFn
 04. http://0rz.tw/qseal
 05. http://0rz.tw/FvqYR

.壓禮拜一早上五點前,死限(下午第一堂前)完成,總字數:7,015。^q^(吐血)
 為什麼不過就只是個作業我竟然寫出了這麼可怕的字數………?










Mr.Delete的夢


  


  


  Mr.Delete是一名曾經出版過兩本繪本,還算略有名氣,近幾年卻完全沒有作品產出,以至於負面猜測以及評論,不斷如雪花紛飛般出現的兒童繪本畫家。


  剛出社會便接連發行了兩本繪本,並各自擁有相當好的反應與銷售量、一口氣建立起了名聲,所有人都認為Mr.Delete是受到繆思寵愛的人,是兒童文學界中一顆閃亮的新星。


  Mr.Delete也曾經這麼認為。曾經。


  外界猜測傳聞,說他故弄玄虛、裝神秘、藉此吸引人們注意想炒作自己的舊作以及即將發行的新作品……只有他自己最清楚,那些人誰也沒有說對。


  事實上,他只是創作不出來而已。


  隨著年紀增長、隨著慢慢地擁有了名聲,擁有了金錢以後,過去那個年輕而充滿了想像的大男孩,早在他沒有注意到的時候,一點一點地從他的生活、從他的一切中消失,只留下一些看起來既陌生又遙遠的事物,證實他曾經存在過。


  他找不回、也想不起來自己曾經有過的想法以及心情,更找不回屬於孩子們的天真。即使他拿著畫筆在紙上嘗試著描繪,沒有靈魂的人物外表再精緻也只是裝飾,而企圖想要展開來的劇情始終像是一團雜亂的毛線,越想解開就會弄的越亂。


  他畫不出給孩子的故事。他不知道孩子們想要什麼。


  於是隨著日子過去,隨著周圍的眼光從期待、困惑到同情,來自各處的壓力使Mr.Delete越來越煩躁,脾氣也越來越陰晴不定,甚至染上了買醉的壞習慣。


  只有用酒精麻痺自己時,他會覺得自己的腦中似乎有著什麼呼之欲出的想法,而不是一片空白。


  這一天陪伴他的也是大量的酒瓶。


  坐在柔軟而寬大的沙發中,腳邊堆滿了玻璃與鋁罐製的酒瓶,Mr.Delete的身邊零散地疊著幾本書,他正以有些緩慢而遲疑的動作翻閱著其中一本,佈滿血絲且有些渙散的雙眼失焦地注視著上面的圖片與文字。


  那些是他過去曾經因為好玩而畫下,出版或者沒出版僅是集錄成冊的創作,以及紀錄著一些心情的日記。


  本來是抱持著,翻翻這些東西也許就能找回創作方向,畢竟那是自己留下來的事物,他比任何人都要了解自己……這樣的想法。結果越是翻閱,越是發現原來自己根本不了解過自己。


  筆法或許不成熟,甚至就現在看來有些稚嫩的可笑,但在那些生澀的筆觸之下所呈現出來的事物,卻讓人不禁深受吸引,急切地想翻開下一頁,追隨著故事中的角色一同經歷行走。


  那是現在的他做不到的事情。


  明明知道自己以前隨筆記下的故事只是片段,想要延續並完結,卻沒有辦法回想起當時的自己是抱持著什麼樣的想法、心情去記下那則故事,更沒有辦法以相似或者仿擬的技法去接續那個未完的故事。


  Mr.Delet感受到了無比的挫折。


  既然是我創造的人物,那麼就告訴我,當初我創造出你們的時候,到底對你們有著什麼樣的期望、而你們各自的故事是什麼啊。喝醉了的Mr.Delete,含糊不清地這麼抱怨著,並在酒力發作下,抓著手中的書睡著了。


  


  


  「……所以……」


  「……不……可是……」


  「……」


  迷迷茫茫中,Mr.Delete覺得自己聽到了許多聲音。


  像是由許多人的交談混和而成,雜吵而喧嘩,令熟睡的人感覺到不愉快的聲音。


  附近的住戶越來越不懂得尊重別人了,等他睡醒後一定要跟管區抱怨。他這麼想,咕噥著翻了個身。


  然後他發現了不對勁。


  即使將耳朵捂起,聲音仍舊在耳邊迴繞,清晰的完全不像是從外面傳進來。


  而且,他似乎正被移動著。


  難道是小偷,還不只一個人!Mr.Delete原先還有些模糊不清的意識一下子全醒了,他跳坐起來,卻只能傻眼、無法置信地看著眼前的一切。


  「哇啊!他醒了他醒了!」


  「你們這群笨蛋,我不是說要你們小聲一點、動作輕一點嗎?才剛動手就被發現了,你們這群笨蛋!」


  「明明最吵的就是你了──」


  「要來杯咖啡嗎?Mr.Delete。」


  ──他看了好幾年的家具,竟然在移動,甚至還會說話。


  Mr.Delete完全無法將張成O型的嘴闔起,充斥著血絲的眼睛只能傻愣地跟著發號施令的茶杯轉,看杯緣有著燙金拉花的茶杯以上下跳動的方式表達它對沙發的不滿,咖啡壺跟桌巾問他要不要來杯咖啡,而在他身下的沙發則正以左右扭動的方式彆扭地行走著。


  他覺得自己一定還沒清醒,再不然,就是他真的喝的太醉了,才會產生這樣的幻覺。


  「什麼!我們可是聽到你的心願才破壞規矩在你面前說話的,你竟然還把我們當成幻覺!我們是那麼沒根據性沒存在性沒科學性的東西嗎!人類這種生物真是太過分了!」看不出來哪邊是手的茶杯跳上了Mr.Delete的腳,相當努力地保持著平衡,並以茶杯的方式示範了叉腰挺胸的模樣。


  ……會說話會自己移動還有情緒的家具,這有什麼科學根據嗎?還沒從震撼中反應過來的Mr.Delete在茶杯的連串抱怨下,僅能勉強而努力地抓住茶杯口中的關鍵字。「心願?」


  按住也許是因為宿醉、也許是因為眼前不可思議的一切而隱隱作痛的太陽穴,Mr.Delete回想著自己白天思考過哪些事情,才會夢到這莫名其妙的夢境。「啊,難道是……」睡前他說的醉話?


  「Great──你猜對了!」茶杯碰了碰他的手表示讚賞,「你的願望我們都聽到了,因為你平常實在還算是個好主人,所以我們決定要報答你、實現你的願望,開心吧!」雖然這語氣不管怎麼聽都不像是報答應該有的謙卑語氣,反而更像是在說「快跪下謝主隆恩吧」。


  「我不需……」腦袋漲的像快炸掉,Mr.Delete嘆了口氣準備回絕茶杯的好意時,一陣涼風吹過他的頸子,令他不自覺地打了個哆嗦。


  回頭看去,才發現沙發不知何時已經走到了窗戶邊,而他精美的窗簾與落地窗相當配合地在沙發走近時靠兩邊站好,讓出空間方便沙發通過並爬上陽台的圍欄。


  Mr.Delete從沒想過他的眼睛可以睜圓到眼角抽痛像快被撕裂一樣。


  他也沒有想過,他使用了好幾年的家具竟然會想帶著他一起跳樓,開什麼玩笑,他家在十二樓!


  不必低頭都可以看見底下的高空,在沙發開始傾斜時,Mr.Delete緊緊攀住沙發的扶手,企圖爬回陽台內。


  「噢親愛的,你聽著。」茶杯跳上了他的手,感性地說著,「我們就像你的神仙教母,只是在你迷惘的時候給予你幫助、讓你可以找回年輕時的自己而已──」


  然後,當Mr.Delete終於忍不住忍著頭痛破口罵出的「屁啦你這根本是打算直接讓我死後十八年又是一條好漢吧!」時,茶杯用力、狠狠地撞上了他的手指。


  「所以、親愛的你要記得,千萬!千萬!千萬不要太過感激我們啊!」


  茶杯大聲地對著往下掉的Mr.Delete這麼說,然而回答它的,只有Mr.Delete跟著夜風一起消逝的慘叫聲。


  


  


  ※


  


  


  隆隆的風震著,眼前的事物以極快的速度「咻」地從眼前迫近然後擦過臉旁,距離感及時間感都失去了平衡,風往臉上打來,從所有大開的孔洞、縫隙灌入體內,強大的風壓令不斷往下墜落的Mr.Delete腦中一片空白,所有的尖叫都化為了具體的想法,在腦中宛如跳針的重複並且失去秩序。


  掉下去了掉下去掉下我不想死得飛起來才行得飛起來飛起來飛起來──


  下意識地,Mr.Delete學習鳥拍翅的動作,擺動起自己的雙臂。


  接著,奇蹟發生了。


  胡亂揮舞的雙手變成了翅膀,包覆在肌膚外的衣服變成羽毛,在不斷掙扎企圖減緩掉落速度的過程中,Mr.Delete漸漸、漸漸地縮小,然後變成了一隻不起眼的鳥兒,飛了起來。


  如同字面上的意義,Mr.Delete「飛」了起來。


  在Mr.Delete反應過來以前,他的雙翅已經帶著他往上飛去,飛入雲端又穿出雲端,飛過高樓林立的都市、飛過碧草鮮花的郊野、飛過枯藤老樹昏鴉也飛過小橋流水人家,不斷飛翔著,飛的比高更高。


  感覺似乎飛了很久,卻又沒有想像中的久,飛過許多地方後,Mr.Delete來到了一片田野。大片的麥穗隨著風搖曳,在夕陽的映染下,放眼望去,宛如金黃色的海洋。


  而在金黃色的海洋中昂然而立的,是一棟以鳥來說,高大到即使抬起頭也無法一眼覽盡,以各種Mr.Delete能夠喊出名字以及喊不出名字的糖果與餅乾所組合成的城堡。


  ──這已經完全超越了糖果屋的規格啊。儘管認為這只是喝醉後所做的夢,Mr.Delete仍舊目瞪口呆地看著眼前不論華麗或者奢侈都是超規格的城堡。


  儘管只是在想像中出現,但Mr.Delete確定自己曾經「看過」這座城堡,在他的想像中、在他過去所留下的故事片段中。


  金黃色麥穗海中的糖果城堡,有著以香甜的糖霜舖成的牆與脆笛酥架起的城門,褐白相間的格子餅乾及圓形的薄餅是窗戶,奶油色的太妃糖與牛奶糖是懸於城外的燈火,混著不同的口味、顏色繽紛的巧克力醬將城堡裝飾的美侖美奐。


  城堡的主人,是隻戴著高禮帽、穿著燕尾服,會說人話的黑貓。


  在Mr.Delete回想著自己還記得的些許故事片段時,城門緩緩地打開了。


  從裡面走出來的,是以雙腳站立、穿著禮服,看到Mr.Delete後似乎很開心所以甩了甩尾巴的黑貓。


  「哦呀、哦呀、哦呀呀呀……這不是Mr.Delete嗎?」貓咪公爵金色的貓眼微微瞇了起來,像是在笑。「我們好幾年沒見面了……有十年嗎?似乎差不多十年吧。」


  若是說家具會說話移動還會將他丟下樓讓他錯愕、變成鳥飛越千山萬水讓他感到奇妙,那麼此刻,看著自己筆下創造出來、只存活在自己想像中的角色確實存在,並且與他對話,Mr.Delete的心情或許只能用激動以及驚奇、驚喜來形容。


  你怎麼會出現在我的夢裡?這座城堡的原理到底是什麼?除了你以外還有其他的人嗎?雖然你是貓但你住在糖果城堡裡,是不是因為你比較喜歡糖果跟餅乾而不喜歡魚?我把你創作出來後你擁有了什麼樣的故事?他有問不完的問題想要問,此刻的他比任何一個看著他故事的孩子都要興奮。


  然而,貓咪公爵只是抬了抬手,按捺下他所有疑問的同時,彎著眼眸以帶著笑意的聲音問了:


  「孩子,我有這個榮幸,邀請你到我的城堡一遊嗎?」


  Mr.Delete從來都不曉得,原來鳥類的脖子也能點頭點的這麼快。


  


  


  城堡內的構造與城堡外有些不同。


  以瑞士卷舖成的地毯、以草莓蛋糕做成的水池、巧克力板是通往各處的樓梯……所有的事物都是以糖果及餅乾所組成,這點與城堡外並沒有什麼兩樣。不同的地方在於,城堡內並沒有「秩序」。


  打招呼的聲音來自於頭頂上,抬頭一看便發現熊先生騎著泡泡糖腳踏車經過白奶油步道,與自己以頭對頭的方式垂直著往不同的方向前進。鱷魚先生橫著走在布丁迴廊上,與倒坐在棉花糖餐桌上的兔子問好。


  沒有任何上下、左右甚至裏反的秩序,只要順著自己所站的道路走便不會有任何問題,正立或者倒反在這裡完全沒有意義。


  「『秩序』?不,這裡不需要那種東西。」貓咪公爵這麼說著,「孩子的世界中沒有那麼複雜的東西,他們相信自己所走的路就是正面,即使站在圓形上,也沒有想過當自己沿著圓形往下走時會不會摔下去。」


  Mr.Delete解釋那是因為引力的關係,而這座城堡顯然並不受到引力的影響。


  「引力、重力、吸引力……那些是大人們時常掛在嘴邊的東西。大人是一種,如果不替每一種現象找到原因、找到可以解釋的說法就會全身不對勁的生物,但孩子不是。孩子只替自己喜歡的東西,以自己喜歡的方式去解釋。」


  貓咪公爵一邊走一邊朝每個經過的城堡居民打招呼,Mr.Delete跟在後頭,似懂非懂地聽著貓咪公爵的話,以及居民們的身份。


  「茶杯小姐寫信告訴我,你想問我……不,我們各自的故事。為什麼?」牠問,接過了從旁邊跑過的鼬鼠遞給牠的棉花糖花冠,戴在Mr.Delete的頭上。「我們都是你創作出來,生活在你幻想中的居民,你應該清楚我們的事情才對。」


  「我……忘記了。」Mr.Delete坦白地回答。「即使看著自己留下來的筆記本,我還是想不起來當初我創造你們的時候,到底將你們設定成什麼身份、關係、特色、背景以及生活環境,還有你們發生過什麼。」


  「……想不起來是正常的。」貓咪公爵停下了腳步,「因為你根本沒有設定過。」轉過頭看著傻掉的Mr.Delete,金色的貓眼中閃著微綠的光。「你忘記的不是我們,而是其他的東西。」


  「什麼?」


  肥短的貓指指著Mr.Delete小小的身體上,心臟的那個部位。「住在這裡的那個孩子。」


  每個人的心中都有過一個孩子。小小的、總是說著一些天真到不行的話語,以大人無法理解的方式思考著,與大人有著不同的價值觀,有時很任性、有時卻又令人意外的體貼並且窩心,開心地笑著,因為不懂所以不會為了一些複雜的事情煩惱,相信世界上有聖誕老人、而超人跟英雄真的存在。


  無法隱藏自己的心情,不論喜悅悲傷都能一目了然,即使發生了什麼難過的事情也不會記得太久,一點小小的、微不足道的事情就能開心上好久,並且有著不畏前後、大無懼的勇氣,不懂得保留,卻有著真誠、透明的想法以及心靈,滾圓而大的眼睛不含一點雜質,純粹的令人感覺耀眼。


  那個孩子就像一張白紙,對他來說,一切幻想都是可能成真的。即使是以糖果作成的城堡、會說話的貓、會移動的家具。


  只是隨著年齡的逐漸成長,隨著記憶住的各種知識、各種制式化規則越來越多,那個吃著夢想長大的孩子在心裡能夠居住的位子便越來越小,並逐漸被遺忘,最後在倉盡糧絕時不知不覺的死去。


  Mr.Delete直視貓咪公爵的雙眼。雖然現在的自己是鳥類的外表,但那雙寶石般乾淨澄澈的眼中所倒映出來的,卻是屬於人類的Mr.Delete的臉孔。


  他並不是不懂貓咪公爵想說什麼。正是因為懂,因為發現了自己遺忘的是什麼,所以那雙眼所倒映出來的自己,才會那麼狼狽而脆弱、充滿了被說中卻又不甘心,極力想要遮掩的神情。


  「孩子,我從沒想過,那個能夠開心的在任何一張紙上作畫、創作出屬於自己、屬於孩子的故事的你,在走出學校以後,竟然也會漸漸地遺忘了自己。」


  貓咪公爵平靜地說著,既不是指控也不是責罵,就只是平靜地說著。金黃色的貓眼中有著淺淺的哀傷。


  「……我已經是大人了。」Mr.Delete語氣微弱的反駁,「我不能一直當個孩子,我長大了,必須是大人。」


  「長大跟成為大人,並不表示你必須遺忘那個孩子的存在。你可以在把禮物放進孩子準備好的襪子時,依舊相信聖誕老人確實存在;也可以在看到有人走進電話亭時,偷偷地幻想著他會換上另一套服裝,變成超人利用一秒繞地球七圈半拯救世界──這並不衝突。在明白了現實以後,你仍舊可以給予自己想像與幻想的空間。」頓了一頓,牠以有些沙啞的聲音說了:「還記得你最喜歡的那個孩子……那個有著一頭金髮的小王子,他說過什麼嗎?」


  「『真正重要的東西,並不是肉眼所能看見的』?」


  「噢,那句當然也很重要,但我所說的是另一句……」正準備開口時,蝙蝠突然飛了過來,靠著貓咪公爵的耳旁說了些話。於是,貓咪公爵輕輕地笑了起來,燕尾服下纖細的貓身微微抖動著。「噢!噢!當然,我沒有忘記時間。」


  Mr.Delete疑惑地看著貓咪公爵,等待著牠的下一句話。


  然而,貓咪公爵卻拍了拍他,「抱歉孩子,我的時間有點不夠。我所舉辦的演奏會就快要開始了……你介意跟我一起過去一趟嗎?」


  Mr.Delete搖了搖頭。「如果你不介意我沒有邀請函的話。」


  貓咪公爵笑瞇了眼。


  「不,沒有任何人會介意。因為你將是我們的小提琴手。」


  牠說,從懷中取出了一把小巧細緻、配合Mr.Delete大小的小提琴給他。


  「我不會──」


  「即使不會也想嘗試看看,因為不熟悉所以才想碰觸,哪怕知道會跌倒也沒有關係、拍一拍腳上的沙塵再站起來就好了──孩子們不都是這樣嗎?因為不會所以不敢,那是什麼?孩子無所畏懼啊。」瞇起的貓眼中有著狡狤的笑,貓咪公爵刻意這麼說。


  ……被這麼一講,本來想用不會來推託都沒有辦法了。Mr.Delete相當技巧性地以鳥類的方式拿起了那把特製的小提琴,跟著貓咪公爵走向演奏會的場所。


  不斷地繞著樓梯往上走著,迴旋了又迴旋,窗外的景色隨著上升逐漸改變,直到走到城堡的最上方,貓咪公爵雙手將通往城堡外的門給推了開,淡白的雲隨著風湧了進來。


  在雲端之上,月光的雲海中,魔女吹著薩克斯風,騎著掃帚在天空飛舞、蝙蝠敲著三角鐵追隨在後,鱷魚跟白鷺提著大提琴靜靜的等待,綿羊與木頭人將中提琴架好,貓咪公爵拿起了指揮棒,站上了交響樂團中間的那個位置。


  在那雙手放下的瞬間,柔和輕快的音樂跟著傾瀉而出。


  不會演奏小提琴的Mr.Delete開始時根本發不出聲音,又礙於不好中途離席,只好窘在那裡,看著旁邊與自己一樣負責小提琴的動物們是怎麼演奏的。然後,他偷偷地在某個時候跟著拉起了琴來,雖然走音的有些嚴重,但至少發出聲音了,而沒有任何人取笑或者責怪他。


  然後,慢慢的,那個不協調的小提琴變的逐漸與周圍的聲音協調、圓潤而清澈。


  大人會因為不懂所以不敢,怕會在別人的面前丟臉所以就連嘗試的勇氣都沒有,但是小孩不會。他們也許會遲疑、但願意嘗試,並且往往能在嘗試中自得其樂,那是出了社會的大人很難做到的。


  無所顧忌所以沒有畏懼,即使毫無把握也能全力以赴,不論結果如何都能開心的面對。也許正是因為這樣,有時孩子的想法才會那麼令人羨慕並且嚮往也不一定。


  第一樂章、第二樂章……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Mr.Delete所演奏出來的音樂,以及他的臉上都明顯地充滿了喜悅。


  他已經很久沒有像這樣,不需要思考太多、不需要顧慮到觀眾或者其他人,只要跟著感覺發揮就好了。


  彷彿回到了孩子時自由自在的自己,有種說不出來的滿足。


  音樂由快緩慢,由宏亮轉悠遠,在最後一個音符結束後,他跟著所有的動物一起發出了歡呼聲,然後走到了貓咪公爵的面前,像個期待被鼓勵的孩子般看著牠。


  貓咪公爵溫柔的摸了摸他的頭。「小王子還說過什麼,你記得嗎?」


  「……『如果你馴養我,我們將會需要彼此,對我而言,你將是宇宙間獨一無二的』……?」


  貓咪公爵笑了,毫不掩飾的。


  「孩子,你要記得這一句話。醒來後,不順心的時候、難過的時候、覺得你無法再了解孩子的想法的時候,想想這句話……」


  所有的聲音以及動物都消失了。月光下美麗的雲海也消失了。貓咪公爵也消失了。剩下來的,只有那雙美麗而帶點狡狤的金黃色貓眼,以及貓咪公爵微微沙啞的話語:


  「──Toutes les grandes personnes ont d'abord été des enfants.(每個大人最初都是孩子)」


  


  


  ※


  


  


  當Mr.Delete再睜開眼的時候,他正以大字狀歪歪扭扭地躺在沙發上,腳底下是足以堆成小山的酒瓶,而勉強被拿來充當棉被的,是昨晚他研究了一晚的筆記。


  伸長雙手,看到的是人類的五指而不是鳥的羽翎──這是當然的,他本來就是人類啊──Mr.Delete伸個懶腰,站了起來,翻出一個大的垃圾袋將地上的酒瓶以及垃圾全部裝進去提到外面去丟,然後拿出了被堆放在角落許久的畫架跟畫筆。


  走進廚房泡咖啡,看到那個放在桌上、邊緣有著細緻拉花的茶杯時,他忍不住伸手在杯腹上輕彈了一下,然後笑了出聲,搖頭端著咖啡走出去。


  畫筆在紙上輕輕摩擦,發出了「沙、沙」的聲響,看著擁有鮮活表情的家具,以及以雙腳站立、穿著禮服的貓漸漸地在紙上成形,Mr.Delete唇邊的笑意更加的深了。


  這一次,他要創作一個只給孩子,關於一個大人怎麼樣抵達糖果城堡、參加了貓咪公爵的演奏會的故事。


  他要告訴所有的大人,其實每個大人,最初都只是個孩子。

[茶花滿路]Gift' Box引用:(0)  留言:(0) 

Next |  Back

comments

發表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