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

05.29

【生活】還沒死(喂)

  「……我曾經想過,是不是我的戀愛運比別人都要來的差,才會發生這種事情。」昏黃的街燈下,他緩緩地說,一貫溫潤的聲音有些不穩。「我總是,一直反覆的喜歡上同一個人。每一次想放棄,真的覺得自己可以放的下了,只要對方又對我好、對我溫柔,即使清楚他喜歡的不是我而是與我完全相反的女性,我還是會忍不住再一次喜歡上他。」

  「到底是喜歡他這個人,還是喜歡他對我的溫柔我不清楚。但我唯一肯定的是,我喜歡他,這是事實。」

  他的眼神閃了閃,狹長而陰柔美麗的眼中有著幾分的嫉妒與幾分的不甘心。「只要不再見他,總會淡忘的。我可比他對你要來的溫柔許多……」

  「學長,那不一樣。阿葉他……即使我喜歡他,那也只是我自己單方面、自願喜歡著他。清楚這份感情不能抱持期待,所以我不會受到傷害,再難過,也就只是這樣而已,」厚重的瀏海與鏡片後,那雙即使不笑也帶著三分笑意的眼微微垂下。「可是,你跟他不一樣。」

  「如果是學長的話……學長的話,不論有心無心,你會認真的對待,也會讓人抱持著不該有的期待吧?學長跟阿葉,即使同樣溫柔,本質上還是不一樣。」他又重複了一次,試著扯出抹笑,但有些失敗的扭曲。「阿葉坦白地說他無法喜歡我卻又一直對我好,我的心會被磕痛,但不會流血、不會死。換成是學長的話,因為會不自覺地有所期待,所以、如果是學長的話,我會死的。」

  不論是在遊戲或者感情上,他從來就不是個擅長玩、擅長放下的人,一旦喜歡上了就是喜歡,會痛也沒辦法鬆手。阿葉即使對他好也不會給他能夠期待的空間,所以他才不會溺斃,但學長不一樣,學長是個即使不喜歡對方也會以曖昧的態度對待別人的人。

  他可以不求任何回報的喜歡著一個人,卻不能接受自己付出了感情、付出了真心,對方對自己卻是虛應的。不是接受、不是回應、甚至不是拒絕,就只是敷衍曖昧地應付著。

  過去的「盛名」所累……嗎?冷清的眼難得有些薄怒,卻不是對任何人,而是針對自己。

  「……不論才華、個性、容貌,學長都是個優秀的人,看著學長,我很清楚我們是不同世界的人。這樣的學長,竟然會記住我的名字,我已經覺得很榮幸、也很滿足了。」他頓了頓,「只是,若我是港口,學長就像那一葉扁舟,天地這麼大,總是要離開岸邊,四處旅遊一番。」

  聞言,他瞪向他,瞪得他一頭霧水,仍是繼續說了下去。

  「我知道學長是怕我被阿葉拒絕了會想不開……其實是學長想太多了,儘管看上去很糟糕,但我……真的沒有那麼脆弱。而且,即使學長不用這種方式來留我,就算不能是愛,我確實也是喜歡著學長的。所以,請你不要這麼做。」不要把感情,當作用來挽留另一個人走或不走的手段跟籌碼,那會令他更無法想開,畢竟誰都輸不起感情。

  陰影下他的臉色細微變了幾變,眼力不大好的他卻沒注意到,只以為他是見不需擔心他了便放下心來不想多說,遂低聲說了句「謝謝學長今晚因為擔心特地跑出來一趟」,鞠了個躬後才安心地轉身回家。

  在他走遠了一小段距離後,他才對著他逐漸變小的背影,神情因壓抑過度而有些猙獰地從牙縫中擠出礙於時間、場合都不對,無法對他說出的話:

  「……你說扁舟終究會離開港口,卻沒有想過,即使是天地逍遙的扁舟,最後也還是會想回到港口身邊就此安定餘生。」再燦爛的那些,他都曾經看過,也觸碰過。如今,他想要的,也不過就那麼一抹安穩、一抹平靜,一個能夠收容並且包容他的港口。

  暗示他自認做的夠多也夠明顯了,這樣都沒發現,估計即使他挑明著講了也會被當成是再說同情話或者玩笑……

  混帳,究竟是哪個傢伙把他過去的事情全部告訴他?若是被他知道,絕對不會輕易放過那個人!

  他暗暗地在內心這麼咒罵,踏著不甘、憤怒、無奈的腳步與月影,慢慢地朝著與他反方向的路走回去。而在他要回去的房子中,一名將自己包裹在厚重冬被裡,綁著鬆垮馬尾一副邋遢樣的女子簌地接連打了兩個噴嚏,然後茫然地看了看四周。





………其實並沒有下文,也沒有上文了。(´∀`)ゝ”

既然會歸類在日記,那麼不管前面出現了什麼掩人耳目的東西,就只是掩人耳目而已啊,為什麼要期待後續或前文呢?應該沒有人會期待這個才對吧!(認真看然後自己點點頭)

因為我想著「好想寫好想寫」很久很久,加上時間突然對了,就很想寫出來,如此而已。


即使很喜歡、很喜歡、非常非常地喜歡著一個人,也不表示那就一定得要對方回報自己什麼。感情不能勉強,更不是我愛你你就一定要跟著喜歡我。一個人喜歡另一個人、愛另一個人都是出於自願,沒有誰逼迫誰,所以將不被愛的責任歸咎給別人是很不負責任的事情。

清楚對方不會喜歡自己而喜歡著對方的話,雖然還是會痛,但因為清楚自己沒有希望,所以喜歡也就只是喜歡,不會再更進一步了。心會痛、會難受、會像被什麼磕著一樣,卻不會因此而流血,更不會死。但那種什麼都模糊不清、都有可能的曖昧卻很可怕。

不說清、不說明,既不給人一個肯定的答案也不否認,就只是站在「朋友」這兩個字上面繞著圈圈,頻繁做著會令人誤解、遐想的事情,卻又不斷用「朋友」來作為藉口以及理由。什麼都給了、卻又什麼也沒有,似是非是,端看看的人怎麼去想怎麼去猜。那樣的感情是會把人弄死的。以為是喜歡了,卻發現對方在那層曖昧以後,從來就只是玩玩而已,沒想過認真、更沒想過結束這場曖昧不清的往來什麼的……

會死喔。儘管身體還活著,但心卻確實死過了一遭。

所以我討厭曖昧這種事情。儘管或許有時,我也會讓人覺得我跟誰有什麼曖昧之類的。="=a(啊,基本上我覺得自己分的很清所以應該沒有這個問題才對)



不過這其實跟日記無關,有關的只是上文而已。

猜不到很正常,如果能夠發現主角之一是誰的話我會很開心的──應該啦。




最近過得充實到讓人有點想哭的地步。

系辦承接下來的教卓童書,一直拖到學校臨時告知已經核銷、6/7成品就要出來,才臨時突然跟我們說要趕,然後只有一週的時間,要完成內頁共28P、含封面、目錄那些共32P的童書。(事實上美其名給4~6年級的小朋友看,但內容國小生看的懂絕對是因為天資過人。那根本只是做給學校以及教育部上層看的東西而已)

而從被告知便開始的一週期限,中間還延了三、四天,指導老師才把文案給我,而我才能開始製作。(其中還有兩篇是我得直接去找負責同學要檔跳過老師這邊才趕上的^q^)

開始時只負責美工的線稿,但光是線稿我已經畫到想哭了…28P內頁要作成14張跨頁在畫,雖然不是科班出身也沒有受過什麼訓練但有著自虐的半完美主義,導致我可以花上整個晚上的時間只為了刻一張在別人眼中看起來實在不大精緻的圖,一直到日出了才去睡,然後華麗麗的曠掉一整天的課。(從多遊系轉來的同學A看到試印檔後說了句人物看起來都很像村姑跟村民…同學,你口中的那些村姑村民,每一個可是都刻掉我至少5~7個小時以上啊……)

結果好不容易、這禮拜趕完以為我輕鬆了,卻發現因為另一個負責上色的美工由於沒有定時定量趕進度,以至於1/2以上完全沒上色只好委託太太幫忙上色,而太太上色時,卻又把顏色跟線條上在同一個圖層…每張顏色都超出圖畫區的邊界跑到文字區就算了,顏色塗不滿線條邊緣都留白白的鋸齒狀一圈這叫我怎麼接受……Orz

所以就在交稿的前一晚,我在拼上色的美工請太太代為著色的那8張圖。

太太說那她不是白忙了?她那麼辛苦在上色耶──是,事實就是白忙了。太太不領我們這組的美工薪水,所以完全是義務役,我不想責怪說太太上色上的不好看什麼的,因為我自己也不大會上色。

可是顏色塗到超界以及線條內鋸齒狀留白(雖然太太說她沒有但我還是覺得那很像用魔術棒或曲線選取隨便選一選後直接在線條圖層灌油漆統導致的填不滿…),不論我再退幾步都不可能接受的了啊!真的硬著頭皮用了,我大概會真的因為那幾頁而不要到時會拿到的公關本,並且看到一次就會抓著太太罵一次上色問題。

結果是,我花了十二個小時以上的時間,利用我手邊的原始檔重新上色。禮拜四九堂課又這麼被翹了,還沒辦法請假,因為我既不是生病也不是事假的正當理由。中午去系辦交稿後又因為檔案陸續有問題被綁定在那,而禮拜四的兩個授課教授進進出出也都看到我在系辦了,更是沒理由說自己病假什麼的。(即使說了原因,曠課還是被記了又能怎麼辦=_=)

維尼學長的美工強不強我不知道,也無從見識。但從維尼學長留在系辦那的彩色試印稿,我必須要說我還是看的有些動肝火。Orz....


故事姑且不提──因為我覺得不論是歲寒四友為什麼不是按照「梅蘭竹菊」這樣的順序排而是次序顛倒混亂,以及故事內容在講什麼我都有看沒懂──裡面的每一張圖,有70%是直接拿德珍的封面插圖來使用,20%則是網路上面的Q版卡通人物圖,10%則是素材+筆刷去壓的。

而直接用別人圖的部份還沒修好…不夠拉到跟本子一樣大的,就直接那頁留下大片的白邊白底,連修飾一下都沒有。素材以及圖片也是解析度不夠300,不必等到到時印成書,光是直接電腦影印就看得出來明顯畫素不夠糊掉了…………封面也…

總之我很囧。

囧之餘不由得歡呼:萬歲~幸好主任沒強制一定要跟維尼學長他們的封面一模一樣不然我大概會抓狂。^q^(←這是一個半完美主義工作狂對自己的苛求)

總之要是沒有意外,我大概勉強暫時算忙完了,大概。再解決老姜的期末報告就沒問題了。

而時間應該也不夠主任再來找我碴了………我檔案可是循規蹈矩解析度開300、檔案打開始就是CMYK而不是RGB中途出家呢!文案更是再三檢查沒錯字沒排版錯,圖片雖然不夠精美(就我看來)但也還算說得過去了!

總之…雖然最近忙到沒時間上網誌,但噗浪上的活動證明我還活著,沒問題!



現在要爆睡爆睡爆睡、爆吃爆吃爆吃!把趕工那幾天虛掉的給補回來!

然後其實我覺得這學期有兩三門課因為這幾週曠太大,貌似有些危險…

[百年江山]生活雜記引用:(0)  留言:(2) 

Next |  Back

comments

既然沒人期待的話,那我就當那個第一個期待的人好了。(心)
我想看前文跟後續~ˋ(^o^)ˊ

另外莫莫辛苦了Q_Q/。(給方糖)

某D:2010/05/30(日) 18:34:26 | URL | [編輯]

(咬小D)
前文後續即使排隊也得等到我先從欠的坑裡排出來再說啊…Orz

某莫:2010/06/02(水) 19:23:31 | URL | [編輯]

發表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