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

06.01

【生活】我要來鬼打牆

因為寫神經病臨也寫到我覺得自己都快變成神經病了,所以我要來鬼打牆一下。


溫柔是種很抽象很模糊的東西,好像只要對別人友善就可以算是溫柔的一種。

但通常,有目的性的溫柔並不會被人們認可是「溫柔」──就好比因為想要騙別人的錢財所以裝出溫順柔善的模樣,噓寒問暖的人我們不會說他很溫柔。因為想要從對方身上得到些什麼所以體貼包容的人似乎也不會被說是溫柔。(通常都說是心機啦,心機)

可是會真的沒目的的對別人好的人卻很稀少。


說白了,對於朋友溫柔,那是因為是朋友。對家人溫柔,那是因為是家人。對伴侶溫柔,也是因為那是自己選擇、想要跟他一起所以討好的對象。

對陌生人溫柔卻又是另一回事。

與其說是因為人好所以對陌生人溫柔,不如說是怕自己如果沒有偽裝出溫柔的樣子,就沒有辦法融入這個病態的社會,沒辦法成為和諧而融洽的人「們」之一。因為大部分溫柔的人都會排擠那個不溫柔的人。

這麼一想也就形成了一種利害關係──因為需要藉由溫柔的假象來營造自己是個好相處的人的印象給別人。至少在七老八十等著進棺材,不再需要注意並且重視人際關係以及社會眼光之前,都很難說一個人對另一個人溫柔是沒有目的的吧?

當然啦…像靜雄那麼強的話,溫柔大概就可以只是純粹因為他想要對別人好,而不是其他外在因素了。

因為那是強憾到世俗理法以及約定俗成都無法限制住的強悍啊。也因為,他只要做自己就好了。其他人的眼光啊、耳語啊…那些都不重要,也不被思考重要性。

那種溫柔很可靠呢。就連一點懷疑「是真的嗎?」的餘地都沒有。

因為在極端的強大面前,自己就只是個毫無利用價值──就連成為水面上的細微水紋,那樣的價值都沒有的人而已。

我不會對螞蟻溫柔,不會因為蟲子死掉而哭,對我來說他們實在太過渺小,而且對我的生活絲毫無法造成困擾。但會為了那些渺小的事物而難過(當然這只是比喻不是實際)的人,他的溫柔或許也是可以被相信真實的也不一定。

[百年江山]生活雜記引用:(0)  留言:(0) 

Next |  Back

comments

發表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