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

06.18

【新兵】番外、在水一方

.極短篇。
.作者寫自己高興的而已。
.基本上跟正文無關…大概。
.開頭四句是詩經〈蒹葭〉我流翻譯版。
.看不懂正常,然而即使敲了也不會有後續。

















  生長在水邊的青蒼蘆荻微垂,掛滿了露氣凝成的白色霜花,
  遠遠看去,宛如荻花滿揚。

  而我所思念的人哪,卻在水流的另一方,
  即使看得見,也無法觸碰到他……








  有種,似乎走了很久的感覺。


  找不到前進的方向,也無法回到來時的地方。什麼也沒有,只能不斷走著、迷失著,在一片濃郁到令人窒息的霧氣中,反覆經過同一塊地方。


  堪比人高的蘆荻因結滿霜花而彎垂,在風吹過時輕輕搖曳,抖落一串又一串的淚珠。


  她隱約知道這裡是哪裡,卻不知道自己是為了什麼而來到這裡。


  沒有熟悉的景色、沒有熟悉的人,甚至沒有聲音、沒有溫度、沒有任何的感覺。


  唯一還有感覺的,是始終錐痛著的胸口。


  傷已痊癒,痛覺卻殘存了下來,一波一波、一抹一抹地提醒著她,原來她受過傷、原來她還會痛。


  看著手中緊握著陪伴了自己許久的劍與盾,她先是安慰地扯了扯嘴角淺笑,而後旋即悲泣了起來,無聲無淚。


  原來即使什麼都拋棄了,她還是走不出自己的世界、走不出這個世界、走不出別人給她的世界,跳脫不了紅塵,到不了盡頭。


  她始終沒有走出去過,只是閉起了雙眼,欺騙自己她已經得到了解脫。並且陶醉在騙來的幸福中,一度相信了原來自己也能夠那樣乾乾淨淨地活著,露出愉快的笑容站在陽光底下。


  所以,她得到了報應。


  平靜無瀾的眼注視著在寬廣河川的另一端,那抹一直維持著一樣的距離,不論怎麼樣也無法靠近,只能遠遠看著卻無法觸碰的背影。


  手中的劍在空中轉畫出一抹銀白色的圓,接著被筆直地插入了腳下溼潤的土地中,激起了幾許鮮紅的水花。


  從很久很久以前開始,她的腳下所踩的便不是道路也不是河水,而是滿滿的鮮血,漫天漫地,黏稠而腥臭,一直緊隨著她,提醒著她即使只是想也休想忘記。


  上不了天堂,註定只能在地獄裡掙扎,所以她絕對不會有能夠碰觸甚至擁抱的那一天。


  愛不得、求不得,永遠也無法靠近,這就是她的報應。

[茶花滿路]同人創作引用:(0)  留言:(4) 

Next |  Back

comments

民視7月2日晚間10點,敬請拭目以待-「新兵日記」!

SORA:2010/06/19(土) 23:40:28 | URL | [編輯]

什麼東西?不懂。

某莫:2010/06/20(日) 03:57:29 | URL | [編輯]

民視最新的戲劇XD

SORA:2010/06/21(月) 19:50:51 | URL | [編輯]

喔…與我無關。
台灣現在的連續劇沒有讓我想看的欲望跟價值。

某莫:2010/06/21(月) 20:56:48 | URL | [編輯]

發表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