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

07.02

【Durarara】 Breakthrough(七)

.Durarara/デュラララ!!/無頭騎士異聞錄 同人創作
.CP 為靜臨…雖然如果堅持是臨靜,我也…嗯,不介意。(遠目)
.二十四小時戰爭組。希望能夠快一點但大概還是緩慢的更新中…
.這是靜臨這是靜臨這是靜臨──(自我催眠)
.每次要寫靜雄我就覺得自己會吐血…為什麼靜雄可以這麼難寫……Orz(明明是自己能力不夠)
.是的,天窗了。(認真)












  平和島靜雄跟折原臨也是不同的兩個人。


  這是不需要任何人證實或者懷疑,也不由得人懷疑的事實。


  就眼所能及的書面資料來看,他們兩個人一個是名為平和島靜雄,身高一百八十五公分、體重七十公斤、有個弟弟、總是穿著酒保裝、人稱「池袋最強」的收債員;一個則是名為折原臨也,身高一百七十五公分、體重五十八公斤、下面有一對雙胞胎妹妹、號稱喜歡人類但總是做出會讓人類討厭的事情、毫無疑問充滿惡意的情報商。


  而即使在書面的個人資料以外,思想上、情感上,他們也是截然不同、沒有半分相似的兩個人。


  折原臨也喜歡玩弄並且擅長以巧妙的言語誘騙人類,不論何時,總是站在主控的位置上,冷靜自持地操弄著別人,以觀賞對方從無條件的信任到發現被騙,表情上每一個細微的變化為樂。因此,在對無法說道理、難以欺騙利用的人感到頭痛的同時,他也毫不掩飾自己對這種人的厭惡。


  與其相反,平和島靜雄是個容易對任何事物感到不耐煩並發怒、毫不講理,但怒氣來的快去的也快,澄澈透明,不需要也不稀罕心機的人。也因此,他筆任何人都格外厭惡那種會找藉口拼命辯解,偽裝出一副聖人模樣的人。


  他們彼此都是對方最討厭的那種人。


  然而,這也不是決定他們兩個人相異最主要的原因。


  即使一直往前走,將視線放在眼前,折原臨也仍舊會被從後面追趕上來的過去以及回憶牽絆住,無視於他的意願,將他推入過去的記憶中,逼迫他帶著幾許惆悵、幾分緬懷地點數著以往的一切。


  「過去跟回憶,都是很怕寂寞的。」他曾經這麼對紀田正臣訴說,懷抱著扭曲的惡意,毫不留情地將紀田正臣最後的和平日常摧毀,逼迫著他再一次走上懸崖,看著底下隨時會將他刺穿的巨岩與大浪。


  只有他自己清楚,對紀田正臣而言如同夢魘的那句話,同時也是他一直不願意正視的惡夢。在諷刺著紀田正臣的同時,也活生生、血淋淋地刺進了他的心底。


  不論怎麼用笑容去掩蓋、企圖用更多的狂歡去填補,心裡總是有個地方空著,而過去跟回憶住在那裡,跟寂寞、悔恨以及其他的情感一起,在每個他曾經以為可以遺忘的時候猝然湧出,嘲笑著根本無法擺脫它們的他。


  因為覺得那孩子跟自己有點像,所以想要將他逼到絕境,想要看看面臨著即將被將軍的棋盤,他會選擇怎麼走。看他最後會被不斷追上重疊的過去逼瘋,或者殺了過去,只為現在以及未來活著。


  結果他選擇了追上去。


  紀田正臣,選擇了與他的過去共存,無法忘記、無法抹去,那麼便站起來邁開雙腳,追逐著已經超過自己的過去與回憶,接受並且繼續往前走。


  他卻還在這裡。


  被害怕寂寞的過去跟回憶緊緊綁住,動彈不得,只能用笑容來掩飾自己的內容,並在冷清的夜晚微微疼痛著,擁抱寂寞,在夢中回憶過去。


  過去跟回憶都很怕寂寞,但其實最怕寂寞的那個是他。因為害怕寂寞,所以才不敢正視也不敢捨棄,只能懦弱地將過去藏起卻又偷偷擁抱,汲取著回憶裡的一點點溫暖。


  ──平和島靜雄就不一樣了。


  在力量與身體的僵持中,早已習慣不委屈也不勉強自己忍耐的他,即使將一件事情放在心上,也不會煩惱太久。


  所以他不會汲汲於過去,更不會活在回憶中。


  對平和島靜雄來說,過去跟回憶那種東西,如果會寂寞的話就去寂寞吧。看是要將三五好友全部找齊拉攏起來,一起哭訴著自己的不幸或者悲哀都沒有關係,如果互相舔舐傷口便不會再痛,那就儘管那麼做。


  那些都跟他無關。


  不論過去或者回憶,都已經是過去式的東西了。過去的時間無法回溯,曾經作過的事情也沒有辦法重來,既然如此,不是更應該將過去作為經驗,繼續往前看嗎?憑什麼要現在的他花時間去煩惱過去的事情啊?太囂張了吧?


  即使害怕寂寞的過去與回憶纏上平和島靜雄,大概也只會被他毫不留情的甩開而已。


  這並不是說平和島靜雄是個不念舊的人,對於過去曾經接觸過的人,多多少少他都有印象,曾經幫助過自己的人,他也始終記得。所以即使許多人認為沒有必要,但他尊敬身為國中時幫助自己許多的學長、現在又是自己上司的田中湯姆。


  不是不記得,只是不認為有什麼必要一直回頭凝視著過去而已。


  平和島靜雄的視線始終堅定地看向前方,帶著一點漫不經心、一點隨性,隱於墨鏡與煙後的雙眼,一直看著旁人所無法觸及、也無法看見的遠方。


  與一直被名為「過去」的鬼魂纏住的臨也不同,如果不是有人刻意提起的話,許多事情他根本不會想起來。


  因此在有人不斷追問他認不認識那隻跳蚤、他們是不是朋友之類的問題時,感覺就像是在逼他非得去回想那些他根本不想回想的事情一樣。不論是被逼迫或者是想起折原臨也這個人,能夠令平和島靜雄憤怒的原因,實在太多太多了。


  


  「不能招惹穿酒保服的人」是池袋一帶每個人都清楚,並有默契地遵守著, 約定俗成的潛規則;即使是初來乍到的新面孔,若是有在池袋待過一段時間、熟識的人,也必然會這麼提醒。


  也因此,在池袋敢招惹穿酒保服的傢伙的人,除了少數不怕死以外,幾乎都是從外地過來、還不懂規矩的。


  「喂喂……你看起來有點眼熟啊,啊?」身高只到靜雄下巴的小混混繞著靜雄走了兩圈,啐了口口水在他腳邊。「金髮穿酒保服,戴著墨鏡,身高略高……喂,這是在說你吧?啊?」


  手裡還提著塑膠袋,裡面裝著好幾盒龍之峰帝人作為謝禮與賠禮讓他外帶的露西亞壽司,平和島靜雄叼著煙站在馬路旁等待著綠燈,鏡片下的目光投向遙遠的街道,無視於正圍繞著自己叫囂的小混混們。


  他還在思考龍之峰帝人對他說的話。


  那個印象中總是畏畏縮縮,老躲在朋友後面的少年,說他重要的東西被搶走了,所以想要對那隻跳蚤進行復仇,希望他能夠幫忙。


  「嗟!裝沒看到嗎?喂喂臭小子,正問你話呢!」站在靜雄面前的小混混伸手揮了揮。「你認識折原臨也對吧?」


  口口聲聲說什麼無法原諒、想要復仇,結果依靠的仍舊是別人的力量。雖然他確實想要痛扁臨也一頓,這種像是被利用的感覺仍舊讓人感覺不爽。


  顧慮著對方只是個學生,顧慮著那傢伙好像認識塞爾堤,顧慮著一旦動手賽門又會阻止自己說些什麼餓肚子不好、和平、壽司好吃之類的話,顧慮著顧慮著顧慮著顧慮著,明明已經火大到不行了卻沒有發飆,連他都覺得不像自己了。


  「折原臨也那傢伙收了錢還將消息賣給其他組,擺明著將老子當成傻瓜,不將他抓出來賞他個幾槍將他沉進海底這口氣怎麼嚥的下去!老子聽人說你知道上哪可以找到那傢伙才大老遠跑來這,少跟我唬弄!快回答折原臨也那傢伙人在哪!」


  啊,不過自從上次罪歌的事件之後,他的自我控制能力確實有所提昇,也抓到了壓抑自己脾氣的方法──


  「啪」的一聲,靜雄提在手中的塑膠袋被打落在地,盒裝的壽司散了出來,被一腳狠狠地踩下並左右來回輾著。


  注視著街燈的視線,慢慢地由即將轉綠的號誌移到了空無一物的手、地上被踐踏的壽司,然後是踐踏著壽司的腳的主人。


  「看什麼看,當心老子把你的眼睛給挖出來唔噫噫噫──」囂張猖狂的話語,在一記頭槌下盡數成了甕聲甕氣的慘叫與哀鳴。還沒理解眼前發生了什麼事情,離靜雄最近的小混混已經跌坐在地,睜著眼楞楞地看著慢條斯理將墨鏡從臉上摘下折起放入胸前口袋的靜雄。


  兩管熱流從鼻中流出,熱辣的刺痛讓他忘了呼吸。


  不對,讓他忘了呼吸的,可能是眼前穿著酒保服的青年也不一定。


  「……你說想要賞誰幾槍,把誰沉進海底?」以一種平淡無波,卻讓人感覺似乎有什麼正在沸騰的聲音冷靜地問著,靜雄將領口的緞帶拉鬆了一點,口中的煙蒂被丟至地上後踩熄。「哦。好像還說要把我的眼睛挖出來。」


  看起來纖細的雙手發出了啪啦啪啦的聲音,那是筋骨活動的聲音。


  外地來的小混混們,既畏懼又戒備地看著不論是表情或者全身散發出的氣勢,都讓人感覺正在「加溫」的靜雄。


  「我,真的很討厭暴力。嗯,討厭的程度大概只略輸臨也一點。可是──明明我這麼討厭暴力跟臨也,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你們老是喜歡逼我使用暴力,還一而再、再而三的在我面前提到那隻跳蚤──誰會幫你們解決那傢伙,要殺了他的是我!能夠殺他的只有我!誰跟那隻跳蚤是朋友啊!別開玩笑了,我只想殺了他殺了他殺了他殺了他──」


  隨著話語的不斷溢出,由開始時的井然有序到後來的失控,靜雄如同壞掉的收音機般不斷重複著「殺」,臉上表情也逐漸變的猙獰。


  接著,毫無預警的,靜雄突然伸手扯起了坐在地上的小混混,用力地平扔了出去,並在同時以沒有任何技巧可言卻充滿殺傷力的拳腳向周圍的其它混混攻擊。


  「……那個學生是塞爾堤認識的傢伙,我已經忍了一天的不爽,既然你們都打算要挖出我的眼睛,那麼即使我把你們打個半死也算是正當防衛了吧。」無視於小混混們的瞠目結舌,靜雄輕輕鬆鬆地將路燈從地表拔起,帶著扭曲的笑容以及最後一分冷靜,這麼對他們說了:


  「好啦……你們剛剛說,想要把誰沉進海底啊?」


  平和島火山,正式爆發。

[長安誌異]同人創作引用:(0)  留言:(2) 

Next |  Back

comments

錯字回報(・∀・)/


也因此,他筆(比)任何人都格外厭惡那種會找藉口拼命辯解,偽裝出一副聖人模樣的人。



霧夜:2010/07/02(金) 09:53:27 | URL | [編輯]

確實收到了,感謝回報♥

某莫:2010/07/02(金) 17:33:11 | URL | [編輯]

發表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