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

07.05

【心得】艾珈 - 夢仙郎

【文案】
寧夢仙就愛過著閒雲野鶴的生活,
最好日日只做看天看風看雲看花樹的事,
俗事別來煩,女人……從不沾惹,只除了被他路見不平順手救了的那個,
唉!袁雨露那丫頭可愛的就像他幼時養的小白貓,可愛、黏人又逞強,
時時勾惹著他的注意,從此,他的悠哉沒了,心也不靜了,
她呀,一天到晚在他眼前、身邊、心上擾亂,他竟還樂此不疲,
什麼怕煩、怕吵的毛病全不見了,只想著捨不得跟她分離……
因為爹鑄了一把天下難得的好劍惹來殺身之禍,
袁雨露因而沒了爹、沒了家、還被追殺,
幸而被超凡脫俗、猶似仙人的寧夢仙給救了,
偏偏他的好心卻還被她誤以為是想搶劍,
對他說話不客氣,防他像防賊,她真是不知好歹!
但他非但不計較,還收留了她,體貼地什麼都幫她著想,
從此她識得情愛是怎麼回事,教她只想對他以身相許……





我第一次發現原來我的笑點這麼低…笑到肚子好痛。(揉肚皮)
以下有劇情提及。






其實我本來是猶豫要用心得還是反推的,但這本真的太戳我笑點了,所以我還是覺得用心得就好,畢竟歡樂的文章不好找。

這本是作者〈天賜良緣〉系列的第二本,男主角是什麼寧可老人(超神超威超強大)的二徒弟,職業是負責管田管糧倉,長得一副仙人樣,看起來沒有挑食的跡象但有厭食的症狀。

順帶一提,男主角幾個兄弟的頭銜分別是:

擅計然之策的大徒弟──專管帳房。
一身好輕功的三師弟──負責鏢局運送。
最挑嘴(還擅長廚藝的樣子)的四師弟──管轄餐館茶棧。

除了男主角外每個師兄弟都有個頭銜,職業看起來也比他威好多,害我在看的時候一直有微妙的不協和感…這男主角看起來好虛。(掩面)
↑後面是有提到老二的功夫「據說」是最好的…有多好後面會說。

不過沒關係。女主角愛他(的臉),愛到即使男主角突然掀她裙子,把她的裙子撩高到膝蓋的高度只為了看傷口她也毫無反應連意思性「呀啊不行」都沒有。

(姑且不提古代保守不保守,即使在現代,有個帥哥突然掀我裙子我一定罵他變態)

男主角是個想法言論跟行為非常矛盾的人,但這絕對不是口嫌體正直,至少對口嫌體正直這設定超有愛的我感覺不到這算口嫌體正直…

男主角從救了女主角後,就處於行為體貼,言論上有些冷淡,內心裡時不時OS一下女主角害他破例做了什麼,他覺得很煩、他覺得不希望女主角表現出疏遠他的樣子、他覺得…balabala…

然後就在他覺得女主角很像他以前養的貓,真得很像他以前養的貓,怎麼看都像他以前養的貓後──他就喜歡上女主角了。(仰天)

接著,劇情跳過男主角求婚、陪女主角去掃墓(?)後,害我狂笑的第一個點就來了。


劇情很簡單,掃墓、下雨、淋濕了所以來到了間沒人的小草屋,因為要把衣服晾乾所以男主角脫了上衣,女主角看的手癢心也很癢,背對著女主角的男主角感受到了熱烈的眼光,轉過身露出了不懷好意的笑…

「還滿意嗎?」他雙手朝自己胸口一揮,好似在展示一幅圖似。

雙手朝自己胸口一揮…
   朝自己胸口一揮…
 
這句敘述,讓我很認真的思考起了「」這個動作是什麼樣的。

舉臂左右大幅度搖擺──是揮,常見於向有點距離的人打招呼。
半舉臂手肘微彎中或小幅度搖擺──是揮,一般都是跟距離比較近的人打招呼。
只有手掌部份小幅度左右搖擺──是揮,常見狀況大概是跟人掰掰說再見。

而根據教育部網路辭典的說法,揮這個動作是搖動、擺動的意思。

還很貼心的有一張揮手的示意:

揮


然後,我就更疑惑,這個雙手朝自己胸口一揮像在展示一幅圖…

這到底是什麼動作?(゚д゚; )

太好奇之餘,我忍不住放下書實體演練一下這個我不大理解的動作,結果我就噴笑了。

雙手朝自己胸口一揮,會變成像這樣的動作↓

Photobucket
(範例圖,對不起我不擅長畫圖,請不要苛求畫工Q_Q)



這種活像猩猩的動作到底為什麼可以讓女主角的臉爆紅?

我只覺得很爆笑而已耶?(難怪我當不了女主角!(゚д゚; ))


後面一兩章左右的貌似好像有什麼又好像沒怎樣的…邪佞的手指戲跳過不提,反正就是只差沒有「親像飛龍~飛上天~」,三過那個什麼門不入而已,其他都跟一般書中有滾的沒兩樣啊,言小男主角想壓床板,就必須具備金槍不會倒技能、邪佞的手指以及靈活的舌頭。

而在男主角終於可以飛上天(?)之後,文案中的主線劇情就發生了,殺了女主角她爹又追殺女主角的蒙面五人幫登場了,還燒了男主角一間糧倉!
ˋ( °▽°)乂(°▽°)乂(°▽° )ˊ:「把劍、人交出來,不然燒你全家!」

為了永除後患,男主角打算用跟女主角她爹打出來的那把「不阿」不相上下,甚至可能更好也不一定的寶劍「琉光」貍貓換太子,仗著對方沒看過不阿,讓他們帶假貨走(就感心)──當然還要打一場才能凸顯真實性。

所以,我見識到了男主角的功力有多麼高深莫測。真的,我甘拜下風。


…手上還握著削鐵如泥的「不阿」,頭兒一聲怒吼,長劍映著月光劈下。
寧夢仙輕飄飄地閃過,接著右腿一個迴旋,腳尖正中頭兒心窩。
「哇」地一聲慘叫,頭兒口中噴出大量紅血。
寧夢仙疾退兩尺,閃過紅霧的噴襲。


輕功很帥,迴旋踢也很帥,雖然我不會也不敢靠近但我一直覺得,空手道的迴旋踢帥的讓我很神往。

所以我就、嗯,在發現「是迴旋踢耶!」的時候多看了兩眼,再往回翻兩頁,然後再度噴笑了。

如果要照作者形容,那大概動作會像這樣吧↓

Photobucket
(範例圖,達意就好請不要計較我比例跟位置有畫錯XD")

姑且不提用腳尖點人心窩這動作怎麼看都是挑逗多於格鬥,男主角到底要穿著多麼兇殘的鞋子、(腳)指力多麼強勁,才能夠這樣一…(我不知道該說這是踢還點還戳了)的把蒙面人頭頭弄到吐血啊?

迴旋踢也是靠迴旋的借力、速度以及腳後跟的腳骨(主要支撐人體重量的骨頭XD),才能有那麼強大的破壞力,可男主角只靠腳尖就可以有這麼強的殺傷力…

難怪師父沒看過男主角出手就斷言四個徒弟中男主角武功最高了啊!

而那個頭兒明明蒙面了,到底要怎麼樣噴出血霧也是一個謎點。

不管那面巾多通風透氣,這都沒有道理啊!

後面還有把女主角她爹打造的鐮刀鋤頭說的感覺很像大同電鍋的橋段:

「自他來以後,我們堡裡的鐮刀鋤頭把把耐用的不得了。
有時我都會擔心,你們這樣怎麼過呢?」


我看著我家那台二十多年快三十年還是老當益壯的大同電鍋,有時也很擔心這電鍋這麼耐用,替換率這麼低,大同公司怎麼過呢…


以及為了避免蒙面五人組會再回來燒房子,師父替女主角她爹的劍換名字避風頭,從「不阿」改叫「不辱」…害我連到了最後都在笑。Orz

一把劍叫做不辱(音近Blue),這莫名的戳到了我的笑點。

雖然作者很努力在解釋這把劍的名字由來,可我還是覺得,作者是不是很討厭這把劍啊…?連被拿去當假貨的那把名字都好聽多了啊。

總之我笑的好愉快肚子好痛。(揉肚皮)

雖然應該不會想看第二次了。(喂)

[一醉南柯]小說心得引用:(0)  留言:(0) 

Next |  Back

comments

發表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