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

02.07

【勇者文】三十日 10.捨棄真名的那個人

.基本上都是單回結束。
.有些篇章彼此有關聯,有些沒有。
.想到什麼寫什麼的即興創作。
.主角名字永遠是被遮蔽的。
.每篇的主角不見得相同。
.算是前面勇者十五篇的相關延續,但在時間點上,未必是延續的。







第十天.捨棄真名的那個人





  「……那個人真的很好。」


  「但是,我只能選擇這麼樣的傷害他。」



  ※


  很久以前,曾經有過一個很愛她的人。


  即使自己身為騎士團的一員,任務繁忙,也總是會設法每天空出一點時間,只為了陪她,然後聽她說著今天她去了哪裡、碰到了哪些人並且做了什麼。


  「只要妳能感到高興,我也會同樣的高興。」


  那個人總是這麼說著,然後那雙被流金似的淺金色短髮微微蓋住的眼睛會稍微瞇起,繼而露出她最喜歡的,暖陽般的笑容。


  如果能夠永遠守著那樣的時光,或許深陷在這個故事中的每一個人都可以得到幸福也不一定。沒有悲傷,沒有背叛也沒有謊言,即使美麗的很虛假,但那終究是一種幸福。


  可是親手將一切毀掉的是她。


  本來一切都很單純的。她有一個疼寵她的未婚夫,而那個看起來像是隨時會病死的賢者以及只有面對著女人時懂得什麼叫做和顏悅色的商人,是她在幫忙相熟的魔法師清理下水道的泥巴怪,因為順手救了差點被泥巴怪打死的他們時認識的。


  於是,慢慢地她有了到下水道,看看那兩個奇怪的人在不在、需不需要自己幫忙的習慣。


  他們是很普通的朋友。聽商人吹噓著自己的情史,以及不久之前自己如何地喜愛著一名女性,卻在準備迎娶對方的前一天才發現原來對方跟自己同樣性別;聽賢者聊著各個大陸的故事,以及有趣的各種笑話。


  在毫無知覺的時候,她已經慢慢地、慢慢地遠離了自己本來的朋友們,就連忙碌的未婚夫想要找自己,都得特地跑過大半個城市才能在下水道找到她。


  到底為什麼會變成那樣,已經沒有人能夠清楚地回答的出來了。


  只是朋友而已,但是一天又一天的過去後,她發現自己對於商人,再也無法以平常的朋友心態來看待。即使清楚對方是個糟糕而且毫無節操可言的傢伙,還是在那樣充滿了誘惑的笑容中淪陷了下去,越限越深。


  「把心給他,妳早晚會後悔的。」


  賢者這麼地說著,那或許是賢者對她最冷漠也最傷人的一次。但是沒有用,不論是誰都無法阻止她,她相信自己可以改變商人。


  「那麼妳的未婚夫怎麼辦?」


  ……那個人真的是個很溫柔、很好的人。如果不是因為商人的出現,如果不是因為她發現自己愛的原來是商人,她真的曾經很認真地想過,就這麼跟著那個人,成為全世界只屬於一個人的小公主,過著被疼寵、被愛著的生活也很好。


  可惜所謂的曾經,代表的就是再也不了。


  她只能選擇傷害他。


  當自己在大雨中跪著求賢者將改變外表的魔法告訴自己時,賢者那雙訝異並且充滿了憤怒的眼神,她一直無法忘記。


  不是不懂那樣的憤怒是為了什麼、或者該說為了誰,可是在愛情中,她選擇了盲從。


  即使在親手抹去自己真名的那一刻,想起那個總是會帶著一絲靦腆地笑著呼喚自己的人時,她哭了出來。


  因為對方真的是很棒的人,所以像這樣傷害著別人的自己,如果能夠被徹底忘記就好了。


  傷害對方的是自己,不希望對方傷得太深、傷痛太久的也是自己。


  雖然被遺忘也會感到疼痛,但是如果遺忘能夠讓那個名為背叛的傷痕淺一點的話,她希望自己成為被忘記的那一個人。不要想起,就當作從來都沒有她的出現,找一個比自己更好、也更值得被那樣溫柔對待的女孩子交往吧。


  以全新的身分重生的她,在披起白紗挽著商人的手,微笑著面對神父時,在心中這麼祝福著那個遙遠的、無法再承認認識的那個人。






  很久以後,她終於明白了童話之所以美麗,是因為它永遠停在最美麗的那一個時刻。


  每個人都說王子與公主從此過著幸福又快樂的生活,卻沒人說過變成了國王與皇后的王子跟公主會過著什麼樣的生活。


  甜蜜的日子過去後,她跟商人開始了大大小小的各種爭吵。


  與賢者的對話稍微久了一點,就會被認為他們之間有什麼不軌;而圍繞在商人身邊,甜膩地貼著商人的那些女孩子們,卻全部都是她所不能過問的「朋友」。


  在認識商人以前,她並不是愛哭的女孩,也不會為了一點小事而感到憂傷。但伴隨著愛情而來的,往往就是恐懼、不安以及心傷,沒有誰可以要求愛情永遠甜美一如初時。


  所以當她發現商人消失的時間越來越頻繁,也越來越長,她認識的另一名女神官卻在大街上親密地挽著商人的手,並熱絡地以「老公」稱呼著對方時,她的世界就此顛覆。


  毀了一個世界,捨棄了原本的真名才換來的另一個世界,毀了。


  「……我告訴過妳的。」


  緊咬著下唇不讓自己哭出聲音,陪伴著她的,只有告訴過她一定會後悔的賢者。


  對於商人來說,不論愛情或者婚姻都一樣,只是一場交易而已。在享受著她溫柔與膩人的同時,也毫不吝嗇地給予任何她所想要的東西,甚至是她所想要的愛,只除了同等的專一以外。


  在被傷害之後,她才想起了曾經被她傷害的那個人。


  因此,當從賢者的手中接過了那一本日記本時,她不知道自己是以什麼樣的表情翻開那本有些老舊的日記本,並且默默地閱讀著。


  透過盈滿淚水的眼看出去,熟悉的字跡微微地模糊了開來。她輕輕地摸著書頁上的每一個字,試圖從那些文字中,找到一點已經消失的那個人的身影。


  但不論再怎麼努力,能看見的還是只有自己。在那個人眼中,各式各樣的自己,以及自己曾經說過的、哪怕是開玩笑的任何一句話語。


  從文字中溢滿而出的,是那個總是滿懷著溫柔與包容接受自己一切的人,總是帶著一點無奈、一點縱容的笑容。


  即使不曾親眼所見,也能從飽含著情感的文字中感受到,那個人對於自己的愛究竟有多麼地深。


  「……你是笨蛋啊?像我這種人,你就忘了我就好了啊……」


  努力壓抑的哭泣聲,最後還是從她緊緊抿起的唇中逸了出來,為了自己也為了不存在的那個人,嚎啕大哭。

[茶花滿路]勇者文引用:(0)  留言:(0) 

Next |  Back

comments

發表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