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

07.30

[FEZ] 新兵日記之,遺言很微妙

.這是發生在阿里還只是部隊新人時的事情,也就是俗稱的「很久很久以前」(喂)
.其實這是舊文新貼…我真的到現在才發現這個沒貼過來
.「新兵日記(新兵戰爭日記)」跟「新兵日記之…」是相同世界但不一樣,也沒有太大關聯的東西(唯一的關聯大概只有部份人物一樣XD)
.請認明標題框XDXDXD
這跟冥視的那個絕對沒有關係,因為那個而找來的人就失望吧。
.「新兵日記之…」系列的每篇都是單篇完結。



一樣是閱讀前的小叮嚀:
內容採第一人稱寫法,純屬虛構,如有意外純屬巧合。
延續上一篇《新兵日記之,陛下很忙的》,
這一次的主角一樣是可憐(?)的阿里ˇ
同樣是惡搞作品,認真你就輸了。(就說了不對啦!)





新兵日記之,遺言很微妙






  「唉唷,你不懂的,通通都是戰術啦!」


  那天,副隊長嘆氣這麼對我說了。





  我是加入蓋布蘭帝國,陛下親衛隊不到一個月的新兵,阿里布達.拿.蔥塞巴,由於被隊長嫌棄名字太長太佔她大腦RAM的容量,所以雖然我其實不太懂大腦RAM是什麼東西,還是沒有任何上訴機會地被決定了我的名字從此簡稱阿里。


  在部隊中過了將近半個月的清閒生活,在某天,隊長突然一時興起決定要訓練親衛隊的士兵時,只能說當時年紀小不懂事的我,很愉快,也很有精神地回答了隊長,我很樂意參與訓練。


  於是接下來的一週內,我覺得自己像是活在地獄裡面。




  戴著很像安全帽的頭盔,穿著很像草蝦的綠色鍇甲,手上拿著一把活像鋤頭的武器,本職和我一樣身為雙手戰士的隊長,豪邁地一手扛著武器,扳了扳頸子,站在訓練場下,對著上面的我們勾了勾手指。


  「快點,誰要第一個下來跟我打?」


  隊長微笑的這句話,讓我瞬間體悟到了,何謂人情冷暖,什麼叫做死道友不死貧道……


  連慘叫都還來不及,我就被副隊長一腳踹了下去,然後連跳開都來不及地,被隊長一連串的猛打打到死。


  雖說我也是雙手戰士,但是癱著四肢倒在據點前,從全身傳來的痛楚,還是讓我忍不住掉了兩滴珍貴的男兒淚。套句好友曾說過的話,這年頭,耕田的都是暴民啊啊啊!隊長犯規~哪有人連喊開始都沒有就重壓過來的──


  「阿里,你還癱在那裡作什麼?快點過來唷,這邊要第二輪了!」


  遠遠地,副隊長以乍聽下感覺很親切的聲音這麼呼喚著。如果我有骨氣一點的話,我應該要說老子不爽去才對的,可是……


  我沒骨氣,我他●X的沒骨氣!所以,在副隊長親切的呼喚下,就算全身的肌肉都在抗議,我還是很努力地爬了過去。




  才爬上隊長以及副隊長用立足跳台建立起來的觀眾席而已,底下正在進行PK戰的兩人就分出了勝負。被隊長打趴在地上的,那個我不知道名字的同僚A,在被打倒之前,突然說了一句讓我不知道該做什麼反應的話。


  「啊~就是那邊,嗯……討厭,輕一點嘛~」


  ……如果我沒記錯,那是在PK吧?那活像謎之片的對白是──……?一手指著底下正被抬走的同僚A,我面無表情地看著一邊補妝一邊踹人下去給隊長砍的副隊長。


  「那個只是遺言而已啦,傻孩子,你要記好了,死前一定要先想好一句遺言,以備不時之需啊。」


  說完,副隊長語重心長地拍了拍錯愕的我的肩。


  可是副隊長,我完全不知道被打趴就打趴了,幹嘛要想什麼遺言、要備什麼不時之需啊?難道我要跟敵人說我的姓名住址電話聯絡方式家裡有哪些人想要哪種葬禮需要哪些下葬禮嗎?死前說那些真的來的及說完嗎?還有,
對方真的會記住嗎?


  「在戰場上,記住!阿里你要記住!哪怕只是一句遺言也是有可能造成我方勝利的啊!」


  那一瞬間,我彷彿看見副隊長的臉上,出現了和隊長平時看到我時一樣的表情。根據隊長的說法那叫什麼?恨鐵不成鋼?朽木不可雕?沒慧根?


  不論是哪種都好,副隊長,我真的不了解您跟隊長奇妙的戰術啊!


  從不囉唆的副隊長,兩手輕捧住我的臉頰,然後用力地往戰場中央轉去,強迫性地逼迫我看著戰場內。


  那一瞬間,我聽到了從自己的頸處,傳來了無比清脆的「喀啦」一聲。


  「噯,看好囉。」





  場中,被隊長打趴的同僚B……還是C?斷斷續續地,從染血的唇瓣中緩緩地吐出了她的遺言。


  「……夜幕輕掩上帝國的天,就著微弱燭光,萊依魯凝視著凱熟睡的臉龐,緩緩彎下了身……」


  聽起來,有點像是小說的對白。但我還來不及參悟出什麼,隊長便突然暴走地攫住了同僚B還C的戰袍,用力地搖晃著,無視於同僚B還C嘴邊緩緩流出的血已經以噴泉的方式在噴,毫無人性地喊著:


  「詳、詳細希望!我要後續!我要後續啊──」


  我無法克制地,作出了一個像「囧」字的表情。


  「這就是遺言的精華所在啊。」


  推了推鼻樑上的眼鏡,副隊長以任何人看了都會膽寒的笑容這麼說著,然後毫不留情地踹下了旁邊的同僚D下去偷襲隊長。


  「就算你殺了我我也不會告訴你陛下房間內的V8在哪!」


  「請通知燕赤霞到蘭若寺替我收屍……」


  「陛下在你後面!他非常火!」


  「呼……老兄,來個打火機吧?」


  ……看著親衛隊的同僚們一個比一個奇妙、而且毫無邏輯可言的遺言,我想,我大概明白了,原來遺言的用處是在於吸引敵人的注意力,是嗎?


  「嘖嘖嘖嘖……可愛的小阿里,你太嫩了,真的,太嫩了。」


  副隊長嘆息地說著,搖了搖手指。


  「所謂的遺言,就是要讓對方會忍不住想回話才叫作成功啊!」


  看著副隊長微噘著嘴的不滿樣,我再一次的發現到……對,我沒慧根,我窩囊,我、我真的,完全,無法與您們用一樣的思維方式去思考啊!隊長!副隊長!


  「噯,沒辦法,你看好囉。」


  嘆了口氣的副隊長,將披在身外的斗篷取下,穿著讓人有些不知道眼睛該往哪擺的深海套裝,拿起了活像丁字鎬的法杖,縱身下去,笑嘻嘻地對著一臉頭痛的隊長揮著手。


  本身在職業上吃虧的隊長,在被副隊長踩到地上的時候,突然喊出了她的遺言:


  「快問快答!此物8折之後再9折,時間未到另外有3%折扣,集滿10點後可以換取5%折扣,同系列購買另外有85折優惠,好了,請問此物多少錢?」


  ……八折之後再九折……時間到底什麼時候到期?還有集點到底怎麼集?同系列有什麼啊?隊長,妳怎麼可以死的這麼不明不白?我沒辦法算清楚啊──


  不論怎麼努力的彎著手指還是沒辦法算出答案,直到旁邊的同僚笑著揩掉眼淚告訴我,我完全被隊長的遺言拐到了,我才發現……


  我又被耍了是嗎?隊長您好過分呀啊啊啊啊啊──


  「就是要這樣才算的上遺言啊,你以為在你傻傻的跟著對方的遺言回覆的時候,敵方可以捅你幾刀?」


  副隊長溫柔到很涼薄的嗓音,馬上從後面補了我一刀,令我柔弱的男兒心淌下了溫熱的鮮血。


  ……副隊長,您不是法師嗎?不要這麼會補尾刀啊……


  「副隊長~妳的遺言是什麼?」


  同僚A很有求問心地,問向了場上唯一沒趴倒過,正無聊地捲著自己髮尾玩的副隊長。


  「想知道嗎?隊長成全妳!」


  剛從據點補滿體力衝過來的隊長毫不猶豫、感覺也很像在洩恨地一鋤……我是說,一劍朝著副隊長的背砍了下去。


  一聲淒厲的嬌喝後,副隊長以雖然很垂死、但是感覺更輕挑的語氣說了:


  「雖然戰場上說這個好像不太好,可是……嘿,隊長,等這場戰爭結束後,妳願意和我去約會嗎?」


  ……全場,鴉雀無聲。


  在副隊長被拖回據點補滿體力走回來後,全體連帶隊長在內,所有人都朝副隊長豎起了大拇指。


  副隊長,妳贏了,這句遺言真的讓人忍不住想回!超想回!整個想回到爆啊!


  「吶,有了大家的示範,我相信,阿里你也一定可以想好很棒的遺言的,對吧?」


  笑笑的,副隊長拍了拍我的肩。


  可是副隊長,雖然大家的遺言都很棒,但是我想,我可能,短時間內還是沒辦法決定我死前要喊什麼才能不負您的期望吧?


  遺言,真的好微妙啊。









聽說是Free Talk

  嗨嗨,大家好。XD
  結果沒想到自己這麼快就打了新兵日記2(炸)。我本來以為只會有一篇的說,結果不行,在戰場上總是會看到很微妙的遺言,微妙到讓我忍不住想打新兵日記2。XD

  阿里一樣毫無長進,請大家多多指教。(喂)

  本篇中的遺言,其實大多數都是參考自部隊中,隊員們的遺言的。XD

  副隊長的遺言則是個人法師的遺言,名字部分設定是(游標指到的人),所以偶爾也會有那種問方尖塔要不要跟我約會啦、問嘆息之牆要不要跟我約會啊的情況發生。XDDD

  比較妙的,是有一次偷塔被打回家的時候,不小心指到一個敵軍,結果對方先是用一般頻道對我說「妳不早講!妳早說我就不會殺妳了啊!」,接著在我回據點後用全體頻大喊他願意。(笑)

  還有一次打牆的時候不小心指到我方一名男戰士,結果對方用軍團頻說他願意,然後要我記得留時間跟地點。

  嗯,總之,遺言其實真的都還滿妙的。看到有人回覆自己的遺言感覺也
很妙。

  希望大家在戰場上也都能發現好玩的遺言唷。XD




  二服 蓋布蘭
  莫塔妲

[茶花滿路]同人創作引用:(0)  留言:(0) 

Next |  Back

comments

發表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