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

07.30

[FEZ] 新兵日記之,不為人知的職業心酸

.這是發生在阿里還是部隊新人時的事情
.舊文新貼
.請認明標題框XDXDXD
這跟冥視的那個絕對沒有關係
.「新兵日記之…」系列的每篇都是單篇完結。





讀前導讀:
本文採第一人稱,內容虛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依舊還是惡搞作品,認真你就輸了~ >_O (老梗了這句)




新兵日記之,不為人知的職業心酸



  隊長說,只要玩的好,每個職業都很強。


  副隊長說,碰到技術不好的,相剋什麼就可以丟到一邊去笑了。


  所以,其實我的問題,純粹只是因為我的技術差……嗎?




  總覺得自己是什麼職業,就會覺得別人的職業好強勢。


  雖然說,當我看著隊長談笑生風的揮動著她的鋤……鐮刀的時候,我也會覺得,隊長真的很強勢。義無反顧地拿著武器往前衝,利用跳躍以及奔跑躲避攻擊,以衝擊斬逼近對方,然後收割……我是說,重壓對方。


  但是那樣的強勢在我身上似乎不存在。


  我沒有辦法像隊長那麼熟練於戰鬥,事實上,對我而言,光是要在戰鬥中拉近敵人的距離都有點困難了……


  大家都知道的,男戰士穿的可是厚重的盔甲!盔甲啊!比起穿的輕飄飄的法師以及幾乎沒什麼布料的遊俠……跑的慢追不到人真的不是我腿短,穿著盔甲還要扛著武器跑真的是惡夢啊!


  偏偏重視美色的隊長跟副隊長又說不准我換比較輕一點的中隊裝……


  吶,隊長、副隊長,妳們真的認為穿著盔甲就比較好看嗎?不要以為我不知道妳們上次看到有個男戰士穿著司令套裝走過去的時候,笑人家根本是龍蝦笑到嘶鳴倒地啊!


  「唉唷,你不懂的啦!比起法師啊遊俠啊……男戰士才是王道!王道不可逆!」


  隊長豪邁地說著,單手拍了拍我的肩。


  不過另一隻手卻在背後用食指跟中指做了個X的手勢。





  既然發現了自己並不適合戰士這個職業,那麼,我想我應該先去找負責登記職業的職業總管,好好的決定自己的人生職業第二春是什麼才對。


  喜歡站在轉角後面,結果老是被人忽略的吉加諾就是蓋國的職業總管,雖然為人有點一板一眼,不過有小道消息說他私底下常常抱怨,大家都太過滿足於目前的職業,害他的工作量太少,存不到老婆本娶不了老婆。


  雖然根據另一個小道消息的說法,那個消息來源是有根據的,不過……嘛,八卦嘛,聽聽就好了。


  「咳,我是負責管理職業的職業總管,有什麼事嗎?」


  吉加諾雙手環胸,努力抬高了下巴,試著想用「↘」的視角睨我。我清楚這是因為他真的太少有人注意到了,好歹也是國家任命的總管之一,他需要一點自信,所以即使他看起來是如此的故意,我還是不會為此生氣的。


  噢,可憐的吉加諾。雖然他看起來真的很努力,但是……


  除非他穿了恨天高厚底鞋,否則我想以我比他稍微高出一點的身高,他即使墊腳尖也很難對我俯視吧。


  「咳!咳咳!阿里不達拿蔥塞巴,你到底有什麼事?」


  吉加諾用力地咳了兩聲,以眼神對我示意,要我如果沒事就滾。


  啊啊,可憐的吉加諾,真的,在知道你快因為沒得工作而面臨失業後,我不會為此生氣的。


  事實上,我就是為了要讓你有工作所以才會站在這裡的呀!在無數次的挫折後,我想轉職的想法是無比的堅定呀!


  「喔?那你聽好了,轉職是需要用到轉職羽毛的……要注意了,流轉羽毛跟轉職羽毛,效果是一樣的,但你若同時拿轉職羽毛跟流轉羽毛來給我的話,那麼我會先拿走你的流轉羽毛,明白?」


  明白明白,當然明白!不過就是要根毛嘛!


  「好,接著替你確認一下你現在的職業資料。」


  他從懷中取出了一個像PDA的東西,在上面點了幾下後,找到了我的資料。


  所屬國家:蓋布蘭  姓名:阿里布達.拿.蔥塞巴

  職業:戰士     性別:男



  「由於你目前的職業是戰士,所以你可以選擇轉職成魔法師或者遊俠,你要轉職成哪一種呢?」


  想到副隊長每次都讓我恨的牙癢癢的魔法,毫不猶豫地,我選了魔法師。


  「好,請給我流轉或者轉職羽毛。」


  ……


  糟糕,我好像,沒有那個東西耶?啊哈哈、哈哈……搔著頭,我傻笑地看著臉色越來越難看的吉加諾。他微微垂下了頭,從肩膀開始、接著全身都抖動了起來。


  啊咧?別生氣嘛,年紀大了生氣不好,容易血壓高然後中風喔,我只是一個沒注意而已啊……看在我們兩個認識了這麼久的交情上,這種東西就省了嘛。


  「誰在跟你有交情?沒有羽毛就別想轉職,給我滾!」


  吉加諾直接一腳往我的腰踹了下去,退了幾步後,我有種腰閃到的感覺。


  雖然很想努力地說服他,可是……我的腰就像衛生紙一樣脆弱,我受不起這種摧殘啊!


  按著隱隱作痛的腰,一拐一拐的慢慢遠離正用眼神殺我的吉加諾,我想,也許我該先去找到那個什麼奇怪的羽毛。


  而俗話說的好,要找奇怪的東西,就要問奇怪的人。




  「……所以你現在的意思是,我們是奇怪的人?兄弟,你啥時變的這麼大膽,說來聽聽?」


  坐在訓練場的石頭上,隊長翹著腳,清著根本沒什麼東西的指甲縫,涼涼地說著。


  呃,這個,隊長,我的意思是……


  「哦,要羽毛啊?我有啊,給你也可以,不過阿里,你想轉成什麼職業?」


  副隊長笑瞇瞇地看著我。小心翼翼地端詳很久,我想,這笑容後面應該沒有什麼陰謀……才對。


  關於轉成什麼職業比較適合我,我可是慎重地思考過了。戰士玩習慣後,我無法習慣微弱的攻擊力,卻也覺得自己不適合近戰,所以遊俠剔除後,不論怎麼看,距離跟威力都中等偏上的法師,才是我的王道啊!


  意義深遠地「哦」了聲後,副隊長突然遞出了她的武器。


  「拿著,然後蹲下。」


  雖然不太懂副隊長想做什麼,我還是接過了副隊長的杖,然後按照指示蹲下……


  「不對,不是這樣。起來一點,屁股不能接觸到地面或者腿部,有點像半蹲那樣……太高了,再彎下去一點,對,就是這個姿勢,再低一點。」


  隨著副隊長的指示,我幾乎必須維持在膝蓋內側成90度直角左右的姿勢下,單手拿著一把說不上重,但也不輕的杖,保持平衡的……蹲著。


  副隊長,您確定您真的沒有在玩我嗎?我突然有種淚目的感覺。


  「什麼玩你?阿里你很沒禮貌喔,你去看看哪個男法師不是這麼坐下的?如果連這樣蹲上三十分鐘都辦不到,你怎麼能當個好的法師呢?」


  理所當然到理直氣壯的,副隊長一邊搖著手指發出嘖嘖聲,一邊對我這麼說著。


  想想,似乎真的是這個樣子。每個我看過的男性法師的確都是這麼蹲的沒有錯,所以……好,我忍!這種東西只要習慣了就好了!我忍!


  努力地維持著蹲久了會讓人雙腿開始發罰而且不自覺抖起來的姿勢,雖然副隊長說,只要蹲上三十分鐘就合格了,可是……度秒如年!真的是度秒如年啊!


  在兩腿已經開始劇烈地抖了起來後,我宣告了放棄,直接往後一倒癱死在地上。


  比起法師,戰士的坐姿太幸福了,真的。此刻的我,對於此點,感受無比的深刻啊!我決定從此對所有的男法師致以最敬意!


  當然,不得不說的是……以長久這麼蹲著來想,男法師們的雙腿,應該相當的結實,而且再踹人上威力十足才對吧?為什麼遊俠可以踹人法師不可以呢?如果被男法師踹到的話,也許傷害力會跟戰士的重壓不分上下也不一定啊。


  「因為法師們練腳是為了逃跑快速,百米十秒的神速看過沒有?跑超快的,我想重壓根本壓不……呀啊好痛!」


  隊長呿了聲,做出了欠打的表情攤了攤手,然後被副隊長直接賞了個爆栗。


  原來這就是法師們逃跑很快的原因嗎?我是不是,無意中發現了什麼秘密?


  「不要聽隊長亂講,她最壞了。戰士不行法師也不行,那你要轉職成遊俠嗎?」


  有些愛嬌地嗔了聲,副隊長拿出了一根轉職羽毛在我的面前搖了搖。


  該轉職成遊俠嗎?我想了想,然後憶起刀遊那令我羨慕不已的隱身術還有懲戒──最重要的是,遊俠的坐姿一點都不累人──伸手拿過了副隊長手中的轉職羽毛,我決定轉職成遊俠。



  由於有了羽毛的關係,這次吉加諾面對我的表情,幾乎可以用和顏悅色來形容。


  我想他應該很高興這個月終於有業績了吧?聽說他半年沒做成生意了。


  轉職的手續比我想像中的還要簡單,轉了職業後,靠著部隊裡其他同僚們開倉庫協助,一套男遊俠的裝備很快就湊出來了。


  以幫助我習慣遊俠為理由,隊長又開了訓練場,要我跟副隊長練習一下,早點習慣遊俠的技能。


  近戰系我有經驗嘛,再加上,沒看過豬走路也吃過豬肉,好歹我也是看過遊俠隱身後偷偷摸摸過去將法師懲戒的!所以在隊長一喊開始後,我馬上隱身淺行到副隊長的面前,看著明明我就在面前、卻不斷注意四周的副隊長
……


  拉好距離,確定好副隊長即使跳開也不可能閃避過我的攻擊後,握緊手中雙刀,我露出了笑容。


  抱歉啦,副隊長!新仇舊恨就是這個時候一次算清的!看我的──


  一陣煙從我的腳下冒出,明明是想使用懲戒的我,卻在副隊長的面前,在隱身狀態下,又隱身了一次。


  囧。當場,我、以及圍在旁邊的其他人,表情都只能用這個字來形容。


  雙眼危險地瞇起,副隊長舉起魔杖,在我還來不及反應前送了我一個寒冰槍,然後馬上跳了開,喝下藍色藥水,接著……


  刺眼的火紅瀰漫了我的視野,一道火焰噴過來,我變成了焦阿巴。


  「別跑啊~副隊長小美人,我不過只是想綁住妳的手腳再黑了妳的雙眼,然後來個四下無人的懲戒而已啊……」


  「……」


  「……」


  「……」


  喊出了在轉職後設定好的遺言,以一點都不華麗的姿勢,我倒在訓練場昏黃的沙土上。等到從據點重新走回去後,我看到的,是獰笑著朝我舉起杖的副隊長。


  「不錯嘛,很棒的遺言啊,四下無人的懲戒是吧?喔呵呵呵──」


  完全無視於我的慘叫以及其他人的哀嚎,副隊長暴走了,無差別攻擊的範圍魔法頻頻出現,最後甚至還直接壓到據點前面狂放魔法不讓我跑……


  裁判,我只是不小心對著副隊長說出了遺言而已,這樣打了又打打了又打打了又打不犯規嗎?


  那天訓練場結束後,由於破壞的太過徹底,親衛隊收到了來自財務大臣的罰單一張,雖然隊長一看到罰單的金額臉就垮下來了,但是由於破壞的人是副隊長,所以隊長也不敢有什麼意見,只能含著眼淚收下罰單,然後將那筆罰金轉為親衛隊每個人平均負擔支出……當然,被指為罪魁禍首的我,比別人多負擔了一份就是。嗚。


  順帶一提,我後來還是去轉職回戰士了。在副隊長的訓練下,我發現,果然戰士還是我的本命。至少,身為戰士就不會發生隱了又隱的蠢事了……







Free Talk

  鏘!大家早。XD

  CWT回來,體力透支再充電完後,阿里繼續受難中。

  前天跟部隊的人在訓練場做單兵訓練的時候,一邊打一邊聊到新兵日記,然後朋友就說了,雖然我有寫過,可是她一直以為阿里的職業是遊俠不是雙手戰。

  嗯?難道其實阿里比較像遊俠嗎?XD

  由於法師最近有些容易在國戰途中突然斷線(有時候剛開戰就斷了。從我拿了40水出騎士偵查卻突然斷線,而且一天三斷後,我就不太敢拿水出召喚跟當水銀了 冏),所以常常卡住,只好跑去玩遊俠,所以開始認真的思考起來如果阿里如果真的是遊俠的話不知道會怎樣?以個人來說,因為我很不會抓懲戒的時機,所以我就算隱了,除非對方剛好血很少,否則我過去了也是情願卸武後把人丟給後面的戰士跟法師打的。我不習慣近戰嘛。

  因為不常用懲戒,所以在戰場上,我幾乎不太隱身;不過在訓練場的時候……

  那種隱了後過去要肛,結果卻按到隱身的事情我真的做過。\囧/

  阿里終於有了第一次使用引號的對話,雖然是遺言。雙手戰到底適合什麼遺言我真的想不到耶,遊俠的部分,我直接拿我遊俠的遺言來用了……XD

  《四下無人的懲戒》是我在CWT的時候看到的本子,我沒買但是朋友有,所以就直接拿來看了。怎麼說呢……好害羞?那本好棒,雖然我沒膽買,可是很喜歡。(羞拇指)

  那本本子讓我印象太深刻了所以遊俠轉殘廢系後就設定那樣的遺言,看不懂的人請不要懂,純潔的小花是需要被維護的,一看就懂的人……嘖嘖,你們好邪惡,太糟糕了。

  最近在國戰的時候偶爾會碰到有看新兵日記的人叫我,印象比較深的是被叫成阿里媽,還有上次打布羅登,有個女王的雙手追著我追到一半突然叫我,害我愣了一下。雖然後來還是被打了一兩下,可是看的出來有放水,因
為沒追很緊。(害羞)

  男戰的龍蝦……我是說司令套裝,那套我看到真的會忍不住想笑。男戰很可憐,好看的裝備真的很少,朋友還說,如果早點看過男戰的裝備他就不玩男戰了。XD

  男法的坐姿一直都是我覺得很奇妙的姿勢,那種姿勢腳會很酸吧?至少也整個蹲下去啊,半蹲很累耶。囧

  嘛、總之,雖然說是職業的心酸,不過好像都是些無關痛癢的事情。

  其他像是戰士的偷塔壓線沒人掩護、法師的普攻破冰、盾戰的暈了人後不是戰友離你100公尺遠就是暈到的人被吹飛、弓遊的不分時機只要貫了就被罵、刀遊的為了救同伴,跳出來肛人後突然旁邊跳出三四個人一起肛自己
……XD

  其實心酸的還很多,只是沒辦法一一寫到,請見諒。O w O\~/

  最後……雖然說有相剋,不過個人認為,不能太過依靠相剋,技術還是
很重要的。像我就常常備戰士打死啊……有些只想著要肛的刀遊,PK也會被
我玩死一樣。←這是對方技術差不是我強 冏


  二服 蓋布蘭
  莫塔妲

[茶花滿路]同人創作引用:(0)  留言:(0) 

Next |  Back

comments

發表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