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

07.30

[FEZ] 新兵日記之,好人的卡與好人卡

.這是發生在阿里還是部隊新人時的事情
.舊文新貼
.請認明標題框XDXDXD
這跟冥視的那個絕對沒有關係
.「新兵日記之…」系列的每篇都是單篇完結。





讀前宣導:
  本文採第一人稱進行,主角是老是被說好可憐的阿里。O__<)b
  內容持續惡搞中,萬年老梗的附帶上一句…
  認真你就輸了。




新兵日記之,好人的卡與好人卡




  ……我極度、而且合理的懷疑,其實埃索度正在研發一種秘密武器。


  那種武器,可以在瞬間摧毀一個、甚至一個以上的敵人,而且完全不需要耗費到任何的力氣。


  即使有著「女性專用,攻擊對象限定男性」這種嚴苛的條件,


  也無法減輕半點該樣武器的殺傷力,這樣下去,我國的士兵全體陣亡只是遲早……


  嗯?隊長妳說什麼?啊啊?我才沒有叛國呢!


  雖然埃索度是我的故鄉,可是我的身跟心是屬於蓋布蘭的!






  在女性人數遠超過男性的親衛隊服務迄今,我以這個被摧殘的身軀,深深的體驗到,身為蓋布蘭的男性,真的必須要能人所不能、忍人所不能忍。攀岩戰鬥召喚建築修燈泡樣樣都要會,而且還必須保持著最高的機動性,以免發生突發狀況。


  『阿里──』


  蹲著挖水晶挖到一半,副隊長的聲音卻突然透過胸前的部隊徽章傳了出來,帶著一點通訊不良的沙沙聲。


  ──就像這樣,突發狀況,而且鐵定又是苦差事。


  啊啊,我對於聽到副隊長叫我,就能肯定地說絕對不會有什麼好事的自己感到絕望。


  左右看了下,先將手上採集到的水晶交給管理者後,我將對話器調整到部隊頻道,一邊恭敬地等候著副隊長的指示,一邊繼續挖著水晶。然後,實在不知道該不該用「果然」來說的,副隊長以帶著笑的聲音,以及命令的語氣說了:


  『阿里,你現在在傑坷爾吧?等一下丘陵那邊結束之後,你去埃索度當傭兵。』


  蛤?什麼鬼?去埃索度當傭兵?副隊長終於瘋了嗎?沒事幹嘛突然叫我去當傭兵啊?


  『你才瘋了咧,埃索度不是你祖國嗎?當一下祖國的傭兵為祖國效命有那麼困難喔?』


  埃索度雖然是我的祖國,不過我的身與心都是屬於……屬於蓋國的!副隊長不要說那種像在分化人的話!況且,埃索度也有自己的軍隊啊,幹嘛要我漂洋過海搭船過去當傭兵啊?蓋布蘭跟埃索度一個在南一個在北,路途很遠而且旅費很貴耶!


  『你很煩耶……旅費親衛隊會替你出,反正你去埃索度當傭兵就對了啦!』


  副隊長不悅地說著,從那開始逐漸拔高的聲音來判斷……即使副隊長不在我的面前,我還是可以想像的出來,此刻的副隊長表情看起來應該滿像要殺人的。


  難道副隊長收了埃索度什麼好處嗎?不然為什麼一直要叫我去當傭兵?橫跨一片海洋就為了去北邊的埃索度當傭兵,賺取那微薄的傭兵薪水?這何止有點虧本啊?根本就虧大了好不好!


  總而言之,太奇怪了,真的太奇怪了,奇怪到就算知道再盧下去的話,等下鐵定被約訓練場見,我還是不敢隨便答應啊!


  『阿里?阿里?你……』


  『唉唷,我來講啦,妳安靜一點。』


  就在副隊長準備抓狂──我懷疑如果有辦法做到的話,其實她應該滿想藉由部隊徽章的傳送功能送我顆火球──的時候,隊長的聲音突然插入了部隊頻道,而且聽起來像是要副隊長安分一點。


  我就知道果然只有隊長制的住副隊長。


  『阿里,你聽好,上次交戰的時候,從霍爾丁的士兵口中,我們發現了埃索度可能正在研發什麼秘密武器,而且一但那樣武器研發完成了,恐怕將來任何國家都不是埃索度的對手……』


  秘密武器?我離開埃索度投效蓋布蘭也才一個多月,怎麼我從來沒聽過埃索度在研發什麼武器了?神秘也沒有神秘成這樣吧?況且,這關要我去當傭兵什麼事情啊?


  『為了避免那種情況發生,我們需要一個熟悉埃索度的人去探查,並且將那樣秘密武器的資料回報回來……總之,這個任務除了你以外,蓋布蘭沒有其他更適合的人選了。』


  簡單說就是名義上去當傭兵,實際上是探聽就對了……喂,這不是間諜嗎?不要說的這麼簡單,被他們發現的話我可是會回不來的啊!


  『你不願意的話就算了,唉,我會跟凱大人說,感謝他的信任,可惜親衛隊沒有辦法完成凱大人對我們的期待……』


  ……太卑鄙了,隊長……


  這麼艱辛的任務,除了我以外還有誰適合去執行?是吧?嗯哼哼哼……


  我去就是了,我去!






  「嘿──這就是你突然跑回來的原因啊?我還以為是蓋布蘭太窮了付不出薪水,不然就是你太天兵了被開除呢。」


  埃索度的港口旁,特地前來為我接風的友人在知道我這次回埃索度所背負的重責大任後,挑了挑眉,還吹了個口哨,一付沒事人的樣子。


  如果不是因為我和這傢伙從小穿同一條褲子長大,有時候我真的很懷疑,其實這傢伙根本是其他國家派來埃索度的臥底吧?我都說了我是要來探查國家機密的,不去通風報信很正常,畢竟我們兩個什麼關係何等交情……不過,吹什麼口哨啊?又不是在把咩!


  「你不會是被唬濫了吧?我在埃索度也沒聽說有研發什麼秘密武器啊,硬要說的話也只有合成獸而已吧,不過那東西雖然是埃索度研發出來的,使用最廣泛的卻也是蓋布蘭而不是埃索度啊。」


  倚在港口旁的欄杆上,他朝我聳了聳肩,半帶無奈地這麼說著。


  真是令人無法反駁的精闢話語啊……明明合成獸的鍊成方法是由埃索度發現的,但是最重要的材料,野獸之血盛產的地方卻是在蓋布蘭境內,埃索度需要的話,偶爾還需要跟蓋布蘭批貨……感覺還真是諷刺。


  不過,如果不是合成獸的話,那麼到底會是什麼呢……?撫著自己的下巴,我皺起眉頭,陷入了苦思之中。


  「啊……等等,我想到了!」


  突然想到什麼的友人敲手訝喊,臉色看起來卻是一臉的慘綠……那已經不是區區的囧字所能夠形容的表情了,如此精采而難以形容的表情,我從來沒想過,竟然能在這位友人的臉上看到啊!


  所以,不論你想到了什麼都快點說吧,如果不說的話我就要在大庭廣眾之下喊出你那個恥辱的名字了,吾友!


  「喂喂,朋友是這樣當的喔?我警告你,別鬧喔!」


  名字就是死穴的友人往後退了兩步,比了個暫停的手勢,並且不斷轉頭看著後方,直到確定沒有任何人往這看、或者是注意我們後,他才小聲地對著我說了:


  「等下有部隊要去庫諾雪原宣戰,我們先過去那邊等吧。不過先跟你講,我不保證你一定可以看到你想看的東西喔。」


  嗯哼哼,那有什麼問題呢?督嚕督嚕督大「大大」,你不愧是我的好友啊,嗯哼哼哼……


  「……」





  進入了庫諾雪原開始戰爭後,由於埃索度良好的風俗所然,導致了國內法師以及其他職業比例嚴重不平等;同樣是前線,敵方是或拿雙手劍或拿盾的戰士,我方嘛……


  一字排開,清一色皮薄肉嫩好入口的法師。喔,不對,由於有我以及友人混搭的關係,所以不算清一色,至少還有著一戰一遊可以勉強幫忙壓壓前線。


  雖然真的很勉強。


  看著前方衝來的戰士們英勇的前進,卻在從我背後往前射去的雪花、電光以及火焰下,快速地往地面臥倒或者馬上向後轉,衝到一半卻發現敵人跑超遠的我,只能在友人安慰的拍肩下,無語問蒼天。


  所幸的是,這種情況持續並不久,在敵方前線改遊兩隊弓遊拿弓掃射後,原本一路往前壓的戰線開始有逐漸後退的情況出現。


  「你等著看喔,差不多要出現了。」


  隱身跑在我旁邊,不時拆掉敵方弓手武器的友人,一臉凝重地這麼對著我說。


  可那表情……我突然有種不安的感覺,埃所度所研發出來的,該不會是無視攻擊對象、敵我不分的最終兵器吧?在用巨龍跳進對方人群中打完又跳出來後,趁著空閒,我悄悄往後頭看了一眼。


  仍舊是一字排開的法師群,並沒有因為敵方換成了弓手陣線就有所改變,原先潰亂的隊形又排回了原先井然有序的樣子,只是……


  剛剛不是還有看到幾個男法師嗎?怎麼都不見了?陣亡被拖回據點了嗎?


  正當我這麼想著的時候,在我後方不遠的女法師們,突然深深地、深深地吸了口氣──


  「對不起,你真是個好人!」


  「你是個好人,我相信你可以找到比我更好的女孩子!」


  「我知道你是個好人,但是我們還是當一輩子的好朋友吧!」


  「我在檯面上覆蓋一張好人卡,結束掉『阿伊席爹魯』這個人!」


  HP - 125

  HP - 180

  HP - 273

  HP - 422


  ……

  ……呼呼,果然是無視對象攻擊、不分敵我,而且有著限定女性使用、攻擊對象男性這種超嚴苛使用條件的最終兵器啊……


  見識過埃索度的秘密武器後,我有種自己也被結束掉了的感覺。


  一邊灌著藥水吃著麵包補充體力,一邊抹去不斷從眼睛流出的血淚,我看著不知不覺中已經踩著一群男性屍體繼續壓線過去的恐怖前線。


  這真的是最強兵器,完全不需要攻擊就致人於死了……


  「朋友,她們再怎麼說好歹也是我軍的,你幹嘛跟著被好人卡攻擊打傷啊?」


  朋友,這你就不懂了。有些事情,理智上知道,不代表情感上我也能接受。


  「算你有理。」


  望向遠處的天邊,一樣流著血淚,眼神已死的友人默默地打開了背包,拿出了大量的麵包嘶咬著。


  為了節省補品的消耗量,我和友人到了距離前線不遠的水晶去蹲著補充體力,才走近,就看到不分敵我,一票男性全都蹲在水晶旁邊,臉上掛著兩條血淚。


  如果攻擊能夠具現化,我想在場的所有男性,身上恐怕都插滿了名為「你是個好人」的箭翎吧。


  看了看彼此後,敵方的戰士往旁邊挪了挪,空出了兩個位置給我以及友人。水晶旁,什麼人也沒有說話,但是某種不分國家,只屬於男人的友情以及默契,卻在我們之間產生了。


  那是只有男人才懂的心情。





  這場戰爭結束後,看著自己莫名拿到的「你真是個好人」稱號,以及由賢人王奈亞斯所頒布的,寫著小到一拿遠根本看不清楚的「感謝蓋布蘭的士兵相助」和斗大「好人」兩字的榮譽卡片,在友人的送行下,我搭上了返回蓋布蘭的船。


  而當我將這趟傭兵之旅所發現的情況告訴隊長以及副隊長後……


  我所聽到的,不是獎勵也不是讚賞,而是熟悉到已經令人麻木的,笑到喘不過氣來的嘶鳴聲。


  「好、好人卡!老頭竟然發好人卡給你!」


  才不是好人卡,那只是寫著好人的卡。我很堅持那不是好人卡!我才不蒐集那種東西,尤其還是男性頒發的!絕不!


  「好棒的稱號,我超想要的!你真是個好人啊哈哈哈哈──阿里是好人!阿里是好人!」


  隊長還有副隊長,妳們人真的很不好耶,誰知道會有這種奇怪的稱號啊!早知道的話就算會被約訓練場我也絕對不去當什麼傭兵!死也不去!


  「覆蓋好人卡也超讚的啦!噗哇哈哈哈──」







Free Talk

  從之前看到我家徒弟的遺言是「我在檯面上覆蓋一張好人卡,結束掉 這個人!」後,我就一直很想寫一個關於好人卡的設定。而,既然是在新兵日記寫到,那麼…可憐的阿里,你就犧牲吧。(合掌默哀)

  新兵日記終於有第二個人有正式的名字了(喂),友人的名字,其實是唸作「督嚕督嚕督大」,而「督嚕督嚕督大『大大』」,的「大大」,是一般網路用法。(某大、某大大)

  如果不清楚阿里的這位埃索度友人名字該怎麼唸的話,請在YouTube鍵入關鍵字「印度F4」,會有很好很強大的字幕組加上音樂配樂為您解答。(輾)

  被覆蓋好人卡的阿伊席爹魯,其實是日文的「我愛你(a-i-shi-te-ru)」,音不太準請見諒,畢竟個人不論是英文還是日文都不好。囧←愛台灣的很徹底

  若是看完後能讓人感覺到會心一笑那就太好了,不是莫坦坦的莫塔妲跟阿里一起祝大家遊戲快樂。O_<



  二服 蓋布蘭
  莫塔妲(請不要發我好人卡XD)

[茶花滿路]同人創作引用:(0)  留言:(0) 

Next |  Back

comments

發表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