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

07.30

[FEZ] 新兵日記之,請你矮一點好嗎?

.這是發生在阿里還是部隊新人時的事情
.舊文新貼
.請認明標題框XDXDXD
這跟冥視的那個絕對沒有關係
.「新兵日記之…」系列的每篇都是單篇完結。




很重要所以每次都重複:
本文採第一人稱,內容虛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惡搞作品,認真就輸了。XD(媽啊我好懷念這句話)





新兵日記之,請你矮一點好嗎?





  雖然不是刻意為之,但奇妙的是,


  從本部隊出去的,沒一個人不是前線後勤召喚樣樣都行──雖然不一定樣樣都精。


  所以囉,有鑑於此,身為新來的,當然也要向前輩看齊了,你說是吧?



                  ──語出人很壞很不好的副隊長






  有句話似乎是這麼說的。一日為師,終身為父。


  每次聽到這句話的時候,我都忍不住認真地思考起……為什麼不能夠一日為礦工,終身為礦工?


  每天在訓練場被隊長以及副隊長輾過來又輾過去之下,我相當、相當地肯定,自己絕對不是上前線的那塊料。強如副隊長,每次輾人都在拼完封的,在說到上前線的時候,都會露出無奈的表情,擺手嘆氣地說著她在戰場上只是肉,超弱小讓人打好玩的而已。


  ──雖然這句話至今始終被列為部隊中真實性最有待查證的一句話。


  不過,強如副隊長都這麼說了,那麼在訓練時,就連貼身都沒辦法,狂被副隊長送回據點的我,理所當然更不可能會是前線的人才了。





  「我們部隊根本沒有出過前線的人才吧?」


  隊長蹲坐在地上,吁了口氣這麼說著,換來副隊長的一拐。


  「隊長亂講,阿里如果好好磨練的話,也許可能會是前線的人才啊。」


  副隊長嬌叱了聲,不過隊長看了看我、我也看了看我自己……


  真的,其實副隊長妳視力不太好吧?看錯看的這麼徹底不太好……喔噗!


  「囉唆!」


  「我說你們……不要用要塞頻道在我旁邊聊天聊的這麼開心好嗎?」


  在副隊長直接用丁字鎬……我是說法杖捅向我的肚子時,跟著我們一起蹲在水晶旁邊的水銀小姐終於忍不住說話了。


  「軍團頻不能聊天,在水銀旁邊的時候麻煩也不要用要塞頻道聊天好嗎?我快看不到戰況,以及跟我要水的人在喊什麼了。」


  水銀小姐氣憤中帶了點無奈地說著,於是我們很乖地「喔」了聲,將頻道調整成部隊頻道後繼續聊天。


  雖然說在水銀小姐旁邊,一邊不發地動手打來打去好像更怪。


  我發誓我看到了水銀小姐的額上有青筋在跳,以及旁邊其他的礦工茫然的表情。


  「……然後啊,大滴就……」


  「D:3敵奇美拉!D:3敵奇美拉!」


  當隊長以及副隊長聊的正開心的時候,軍團頻道突然爆出了需要支援的訊息,隊長以及副隊長愣了一下後,馬上站了起來,跟水銀拿著水晶,召喚成騎士,然後朝著需要支援的地方而去。


  雖然平常沒正經過,不過,不愧是隊長跟副隊長,需要她們挺身而出的時候,毫不猶豫啊……


  正當我萬般崇拜地看著隊長她們策馬而去的背影時,水銀小姐突然拍了拍我的肩膀。


  「缺幾水?」


  嗯?嗯?


  「阿里,你出騎士沒問題吧?缺幾水?」


  ……咦?騎士?我?咦耶?!


  即使不需要鏡子,我也能想像的到,自己的表情恐怕跟囧字差不了多少吧。為什麼要找我出騎士?我我我我沒出過騎士,我只想當礦工而已啊!一日為礦工,終身為……


  「沒出過才要出啊,缺幾水?」


  水銀小姐直接擺手阻去我下面的話語,腳站三七步,堅決地看著我。


  ……換一個人好不好?我真的……


  「阿里?阿里?」隊長的聲音從部隊頻道傳來,「這邊還需要一隻騎士,你跟水銀拿水變成騎士過來。」


  ……隊長,妳們是串通好的嗎?不要這樣啦,我沒有出過──


  「阿里,你給我聽好了。現在,我只給你三秒鐘的時間思考,思考完了再告訴我你不要出騎士。」


  人很壞很不好的副隊長那冷靜到很殺人的聲音,平板地從部隊頻道遙遠的那一端傳了過來。


  這擺明就是不給人拒絕的餘地嘛!


  眼角含淚,在惡勢力的脅迫下,我只好在水銀小姐如花的笑臉注視下,默默地報出自己缺多少水,認命地跨上了馬,提起長槍當騎士。


  ……嗯……說到這,我真的不得不佩服隊長她們。在我坐上馬,扯動韁繩之後,平常隊長她們形容的,什麼風吹在臉上的感覺啦、速度感啊,我完全沒有半點「真的耶」的感覺。


  我唯一感受到的,只有暈。


  他媽的這匹馬有沒有這麼快這麼暈人的啊!水銀!水銀!我要換馬──



  

  在我好不容易在暈眩中找到了方向,正跑往需要支援的地方時,警報解除的訊息也響了起來。


  「警報解除,敵奇美拉已死。」


  喔耶!我從來沒有一刻宛如此時般,如此急切地想要調頭衝回據點繼續蹲礦,舉起雙手高喊「我出運啦!」既然警報解除,那就代表我可以現在馬上解除召喚了對吧?反正都不需要騎士了嘛……


  「阿里,回主堡拿三十水晶過來準備蓋嘆息。」


  ……我就知道隊長妳跟副隊長一樣都很壞很不好,我想當礦工啊!


  當然,這種抱怨即使說了也不會被理會的,所以我還是只能再讓人只想下馬大吐一番的暈眩感中,哭著跑回據點找水銀小姐拿水。


  「好的,麻煩你到據點跟我拿水一下喔。」


  比起隊長跟副隊長,我衷心的覺得,水銀小姐真是個好人。不過……看著坐在我旁邊的水銀小姐,我納悶地又重複了一次自己需要水晶的事情。


  「好的,請問你在哪邊呢?」


  水銀小姐一邊回報著自己身上的水晶數量,一邊回覆著我,可是……


  水銀小姐,我需要三十水晶蓋嘆息──。為了怕水銀小姐以為我在遠處,我決定改用要塞頻道再說一次。


  「我知道你要水晶,可是你到底在哪?」看起來似乎有些缺乏耐性的水銀小姐站了起來,語氣中也開始帶了一點火藥味。「一直喊要水要水可是又不過來,難道要水銀自己送水過去給你嗎?」


  怎麼說呢?我突然有種,很想、很想嘆氣的感覺。


  水銀小姐──我提起長槍刺空──我在這裡啊!我在這裡很久了啊!


  「誰知道你的『這裡』是『哪裡』?你……」


  正當水銀小姐看起來已經準備好要開罵的時候,旁邊的礦工A拉了拉水銀小姐的裙襬,然後默默地指向了我。


  「我知道有個騎士在這裡等水……阿里布達‧拿‧蔥塞巴,你到底要不要回來拿水?你如果不打算回來拿水的話就不要一直喊要水!」


  「……」


  「……」


  ……我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在眾礦工的嘆氣聲中,我無言地望向遠方。


  「真的是夠了,這年頭當水銀還有那種喊了要水卻看不到人的情況喔……」


  水銀小姐抱怨著,不過我想,她應該也抱怨不了多久了。因為人很不好的副隊長,正笑吟吟地從據點走向這裡。


  「因為戰場也快結束了,所以,嗯,不介意我在這蹲一下水晶吧?」


  副隊長甜甜地笑著,有經驗一點的──比如部隊的人、比如我──都知道那代表有人糟糕了,不過由於水銀小姐不知道,所以她在頓了頓後,點頭表示了沒關係。


  副隊長也點了點頭,姿勢優美地坐了下來,然後……


  「阿里,我不是要你拿水蓋牆嗎?蓋到我都回來了你還沒去?」


  ……等等,為什麼又是我?關我什麼事情了?副隊長妳不要這樣,我躺著也中槍啊?!


  「原來那個阿里是妳們部隊的人嗎?那傢伙……」


  水銀小姐開始拼了命地向副隊長抱怨著,看著副隊長一邊微笑一邊點頭的樣子,我突然很想替水銀小姐默哀。


  不過我一定要替自己說話一下。我站在水銀小姐旁邊很久了,從軍團頻道要塞頻,我只差沒有用一般頻道喊話了。


  「喔?是嗎?」副隊長突然抬起了頭看向我,「阿里,你有說了要水,可是卻沒有過來嗎?」


  水銀小姐跟著副隊長抬起頭……然後我看到滿身怒氣的她愣住了。


  「阿里,你怎麼說?」


  我還能說什麼啊?


  「嗯……那、那個,對不起,我不知道……」


  發現自己發錯脾氣的水銀小姐虛了下去,拼了命地對著我道歉。


  「水銀小姐,妳沒看清楚就亂罵,這樣子不好吧?」


  副隊長嘖了兩聲,不過我相信那絕對不是為了我好。根據副隊長平時的為人,我合理地懷疑她其實是想趁機跟水銀小姐敲詐。


  水銀小姐為難地看了看副隊長,又為難地看了看我,然後,非常可愛、可愛到超級不適合她冷艷外表地跺了跺腳。


  「哎唷,誰叫他要那麼高,我看不到嘛!」


  「……」


  「……」


  在眾人的沉默中,羞紅了臉的水銀小姐,疑似惱羞成怒地對著我說了:


  「請你矮一點好嗎?不然,你蹲下來嘛!」


  「……」


  「……」


  ……原來,騎士可以蹲?在副隊長噗地一聲噴笑搥地中,我恍然大悟。





  戰爭結束後,在檢討會議上,不知道該說是理所當然還是去掃到颱風尾,總之,我被隊長跟副隊長毒打了一頓。


  她們人真的很壞很不好對吧?我也只不過是說了一句,我很想要知道,到底怎麼樣操控才能夠讓我的馬蹲下來而已啊!










福利脫客:


嘛啾,有人想我嗎?\(ˊ▽ˋ)/(眾:沒~有)←自己淚目

這個是大概放了半年有的老梗,從我進去萬惡的宿舍使用超好超強大該死的上不了FEZ的宿網之前就有的梗。

提供者是我家親愛的,還有ID已經被我忘記的水銀小姐。那次真的還滿妙的,騎士在旁邊喊了好久,水銀都沒有發現旁邊的騎士就是要水的人,戰後在抱怨時才發現。


當初聽到請騎士蹲下來的時候我也很認真的問了我家親愛的,原來騎士可以蹲喔?(被打)

結果當然是被白眼了。請好孩子不要學習。ˊ▽ˋ)/


伺服合併後,有的時候會碰到很好玩的事情,比方說看到了以前只能聞其名不能見其人的各國名人,見識到各個伺服或者該說各個菁英部隊的打法;也比方說我只是站在據點旁邊等宣戰,然後被包圍著催稿…QDQ(抖)

好久沒有打阿里了,害我手感都好生疏(?),如果大家看的時候能夠會心一笑那真的是太好了。

新的一年,祝大家都能夠平安順利、賭運亨通(?),開開心心的遊戲,然後彼此之間都能夠和和氣氣的。

然後也祝我寒假回宿舍後,宿網能夠讓我順利的上FEZ,不要再能夠登入能夠看人物但是不能進入大地圖了…看著朋友們努力的幫忙找跳板、架伺服只為了讓我跟學姊能夠上線一起玩,結果卻是一再失敗,我們也是很過意不去的。ˊ_ˋ


然後,出騎士真的很暈。我超佩服每次都義不容辭地喊說要出騎士,而且可以在場上活很久送敵人騎士回家自己卻不會死的人啊!

(不習慣用準心,所以超容易死掉的騎士←變騎士羽毛轉方向太慢了Orz)


然後,我要去樓下吃火鍋拿紅包了。科科。

有人要給我紅包嗎──…(被送回據點)


蓋布蘭 仲夏夜之夢
莫塔妲

[茶花滿路]同人創作引用:(0)  留言:(0) 

Next |  Back

comments

發表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