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

07.30

[FEZ] 新兵日記之,流行就是大家都一樣

.請認明標題框XDXDXD
.這跟冥視的那個絕對沒有關係
.「新兵日記之…」系列的每篇都是單篇完結。






很重要所以每次都會重複:
本文採第一人稱,內容虛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惡搞作品,認真就輸了。XD(←我到底多久沒說過這句了?)





新兵日記之,流行就是大家都一樣






  所謂的流行,就是沒有你、沒有我,


  因為每個人都一樣,所以也就沒有所謂的選擇以及優劣,


  只有「大家」而已。






  每一次部隊放長假,出去玩個幾天再回來後,我都有種……恍如隔世的感覺。


  我相信自己沒有在路邊隨便拯救被小孩子欺負的烏龜,也沒有被載去海底玩,更沒有不小心穿越了哪扇看起來就讓人感覺不尋常的門,或者碰到什麼全身銀色會發光手指只有三隻中指特別長的生物,只是去了一趟維爾納島,在那裡賭了幾天,不小心把身上的星戒全部都輸光差點回不來而已……


  對不起,好像有點偏離主題了。總之呢──我想、我確定,我這次離開蓋布蘭也不過兩週而已,絕對沒有離開到數年數十年甚至下輩子那麼久。


  那麼,為什麼我會有種自己像是來到異次元還是另一個世界的感覺?


  站在廣場中央的國家總管手上拿著紀錄用的小板子,一邊紀錄一邊宣佈著這一次的國家任務失敗,並且示意旁邊的士兵取出紀錄水晶,以特殊的魔法將甫結束不久的戰役投放在拉起的大布幕上。


  我還在埃索度時,這套由閒人……賢人王所研發的紀錄魔法才正準備進入測試階段,因此,即使很久以前我就知道有這套專門用來紀錄戰況的魔法系統存在,卻是到今天才第一次親眼見到這套系統。


  雖然有些簡陋、雖然沒有聲音,至少意思到了,而鏡頭沒能拍攝到的地方,螢幕角落也有以兩種不同顏色分別代表攻守方,並以圓形作為士兵、星形作為召喚獸,正三角形、倒三角形、長方形……等圖示分別表示戰場上各種建設與軍力分佈,隨著戰場上的移動、進退而變化供人繼續追蹤戰況的座標地圖。儘管這只是戰後紀錄,但只要能夠多方求切地分析每一次戰爭時雙方的戰術缺失以及優點,相信一定能夠學習並且得到許多吧。


  不過,感動歸感動,讓我覺得自己像來到異空間的,並不是放個長假回來就發現自己隸屬的國家引進了其他國家的系統模式,而是因為,這些停下腳步來看著戰況的人,會不會太冷靜、太自然、太麻木了一點?


  如果我沒有看錯的話,布幕上正播放到的畫面中,我方的騎士正用俗稱大戳小刺的神聖穿刺跟神聖穿插捅著那堵讓人望之生嘆的嘆息之牆吧?拜託,騎士耶!那個除了戳召喚獸稍微痛一點以外,戳步兵不如去戳布丁還比較有成就感的騎士耶!


  以騎士那可愛的傷害力去戳嘆息之牆,是要戳到什麼時候?為什麼畫面中旁邊的人看起來毫無所謂,反而還走過去幫忙拆起了牆來啊?慢著,那道牆不是蓋在路旁邊,既不會影響大軍進退也不會妨礙到視野建築,毫無反應就只是路邊的裝飾品而已嗎?為什麼一群人放著已經殺到門前的敵軍不管,反而跟著騎士戳起了嘆息之牆來啊?這是為什麼?為什麼啊?


  還有,前線蓋跳台擋敵人、拆敵人跳台成習慣就算了……為什麼就連敵人已經侵入我方本營,建了個跳台跳上冥府之門開始拆門的時候,衝過去的人第一個反應竟然不是從下方打飛敵人或者利用跳台跟著跳上冥府之門跟敵人廝殺,而是傻傻的先把對方的跳台拆掉,才想起來敵人還在上面啊……?


  最可怕、最讓我不敢置信的是──不論是影片中的人,還是現在就站在我旁邊跟著一起看影片的人,竟然沒有任何人對這種行為表示不滿甚至斥責!這真是太不可思議了!這裡真的是蓋布蘭嗎?真的是那個一向先罵再說總是被取笑只有嘴炮最強的蓋布蘭嗎?!


  為什麼我只是放個假幾天沒回來而已,就有了種人事全非的感覺?


  「啊呀,這種事情習慣就好了,你這陣子不在難怪不曉得,這可是蓋布蘭最新的流行呢。」在我忍不住雙手扶額發出充滿了疑惑的哀號時,一直跟我──事實上是跟所有蓋布蘭士兵──保持著友好關係的道具店老闆,德梅尼克這麼樣涼涼地說著,安慰著我的同時一邊將旁邊士兵要的麵包以及培根包裝好交給他。


  習慣就好了,雖然話是這麼說沒錯,可這種事情怎麼能習慣啊──我不滿的抱怨著。還有,這算什麼流行嘛!


  「不習慣也得習慣囉,日子總是得過,氣死自己不划算吶。」德梅尼克不贊同地搖了搖頭,「啊,話說回來,我嫌本來的名字唸起來不好聽所以改了個新名字,你以後可別叫我德梅尼克啊。」


  啊?改名字?改成什麼了?總不會從德梅尼克改叫德莫尼克了吧哈哈哈──


  「呿──那跟沒改有什麼兩樣,從今以後,請你叫我『一方通行』!」左手拿著高級治癒藥水高舉,右手拿著培根按在胸前,一腳踏上了櫃台的德梅尼克先生閉起了眼,表情看起來非常享受。


  可是,嗯,那個啊……


  對不起,我完全沒有聽懂、無法理解也不想理解那個聽起來就很奇怪而且難以辨識規則更無從判斷是哪國人的名字耶?你真的確定這名字比你本來的名字好嗎,德梅尼克先生?


  「呃啊可惡,就說了不要那樣叫我!」被潑冷水的德梅尼克悻悻然地放下了手腳,將藥水及培根放回了原位。「阿里啊,你真的很不懂得追隨流行耶。」這是遷怒,這絕對是遷怒。我完全不懂這種亂七八糟的名字又跟流行有什麼關係了。


  「當然有啊!連陛下都跟隨流行改了個新名字呢!」德梅尼克將今天出版的蓋布蘭週報塞進我的手中,指著佔去了一半版面的娛樂版頭條。


  【──萊依魯.庫.貝魯達.蓋布蘭皇帝(27歲),於○月╳日,正式改名為正宗.伊達.蓋布蘭】


  這已經不是改名字,而是整個人都改了吧!既然這樣幹麼還要保留國姓啊?不對、喂,真的可以這樣嗎?!都沒有人想要阻止一下嗎?這麼放任自己國家的國王可以嗎?


  「就跟你說了這是流行嘛……流行這種東西,還不就是你做我也做,不分你我大家都一樣,反正沒有什麼特別的,也就沒什麼好被攻擊或者羨慕的,跟隨流行就是跟隨大眾啊。」


  什麼啊,所以你要說騎士戳嘆息之牆也好、不對抗敵軍只顧著拆跳台也好、名字改的亂七八糟也好這都是流行嗎──


  「是這樣沒錯吶,因為大家都這麼做啊。」


  德梅尼克毫不猶豫的回答,在花了兩秒思考並且發現他的回答毫無參考價值後,我決定不理他,先回去睡一覺再去找隊長跟副隊長報到好了。我相信比起用同樣的話來敷衍我,隊長跟副隊長認為我問了蠢問題,先暴打我一頓再回答的可能性比較高。


  然而,朝平民區走回去的途中,旁邊不時傳來的對話內容卻讓我從放假回來後就一直漲大的頭更痛了。


  「哪~我改名字了唷,以後請叫我長萌有希,如果要叫我長萌大萌神我也可以接受喔☆」


  「欸欸,我昨天去算命啊,算命的替我取了個新名字叫做風堅,聽說有個偉人也叫這個名字,他的名言是『今天的我,沒有極限』呢!」


  「你那算什麼,跟我相同名字的偉人可是立志成為鋼彈的!」


  「我的名字比較……」


  「我的名字才更……」


  ……這算是洗腦嗎?我覺得頭好痛……


  「嘿,阿里,發呆啊!」在我被周圍認識以及不認識的人同時以難以記憶的名字攻擊,腦中正呈現一片混亂時,不知道從哪蹦出來的副隊長突然拍了我的肩一下。也許是我的表情太過錯愕,才讓副隊長在看了我一下後,忍不住「噗」地一聲笑了出來:「哈!這什麼臉啊?喂喂,笨蛋阿里?你是阿里吧?」


  不是,我是史恩.康那來。


  想也沒想,我直接這麼回了一句,極其難得的看到了副隊長傻愣住的模樣。


  雖然,下一秒就馬上被副隊長一掌巴飛,還外帶了一句足以穿透雲際的怒吼:「不過只是個區區的阿里而已,你在耍我嗎?!」


  果然每個人生來都有M性,只是或多或少而已……被副隊長跳上跳下的狂踩,在脆弱的腰久違地發出慘叫之餘,我的想法竟然是:啊啊,還好這個世界還是正常的。


  忍不住地,我傻笑了起來。


  然後,因為被副隊長認為這是挑釁所以遭受了更不人道的對待。














久──違的Free Talk☆


  不好笑的話我先說對不起。(先下跪再說)

  不過我真的很久沒有寫這系列的新兵了,感覺笑點(還是該說笨點)有點抓不回來。至少我自己覺得不夠好笑。ㄒ△ㄒ

  雖然一邊聽SKILL(這是我寫新兵的指定曲),跟著I can fly、You can fly,笑的很開心就是了…
  


  人名的部份是故意打錯一兩個字的。XD

  我不知道其他國會不會這樣,但每次久違的假日(住宿時上不了FEZ)上線,總是會在蓋布蘭的首都中看到許多……新番或者非新番,反正是以ACG人物角色名字作為自己ID的人。我一直覺得這是很有趣的現象(雖然也一直很好奇如果有更喜歡的角色出現,那是要砍掉重創還是開新人物?朋友們不會搞混嗎?好厲害)

  然後,騎士戳牆還有看到跳台、牆要先拆是蓋布蘭的新流行──這是這幾天上戰場,我對這種現象感到錯愕時,同場但我不認識的路人跟我說的。其實那個放了長假回來覺得自己像進入另一個世界的是我不是阿里。XD

  暑假結束前,大概就是繼續過著跟家人搶電腦偷上FEZ找梗的生活了吧?暑假後就要看情況了。XD

  總之,還是希望大家在閱讀的同時,能夠會心一笑。

[茶花滿路]同人創作引用:(0)  留言:(0) 

Next |  Back

comments

發表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