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

09.16

【FEZ】幸福之刃

.內容純屬虛構,如有雷同那一定是巧合。
.是短文,氛圍上不大愉快。
.這不是交易文,真的 XDXDXDXD










  那是一把相當美麗的武器。


  仿造遙遠東方島國的特殊武器外觀所製成,沒有多餘的紋飾,僅在握柄處以黑布纏了幾圈,刀柄的尾端,是可以讓人放入手指轉動並且投擲的圓環。


  一體成形的刀身泛著耀眼的橘紅色輝芒,儘管造型簡樸,仍舊美麗的令人移不開眼。


  武器的名字是「幸福」。


  幸福之刃。


  作為專司「傷害」的武器卻以幸福為名,這或許是種諷刺也不一定。


  不只一次它這麼想著,繼而日復一日地,在四濺的鮮血中,散發出比耀眼更耀眼的紅芒。


  它曾經為自己的名字驕傲過,曾經深信著,儘管是把武器,它也是最幸福的武器,並且會為每個持有它的人帶來幸福──


  ──它曾經這麼相信。


  距今很久很久以前,在居住於托魯克瑪雅帝國南方一名姓「蓋布蘭」的男人打造出它時,不論是那個後來子孫成為了國王的男人或者是它,都沒有想過,只是為了保護家人、保護村落鄰近的居民、保護人們不被魔物侵襲而鍛鑄出來的武器,在世界的和平不再、戰爭與造反的興起取代了魔物的肆虐時,揮舞著它的主人,刀鋒所對的對象,竟會變成了與自己沒有差別的人類。


  如果有一天,世界上不再有魔物存在,能夠安心生活的人們,或許便能得到幸福吧。


  鑄造出它的那個男人曾經這麼說過。


  然而,原本被如此期許著,誓言要為人們帶來幸福的它,最後卻沒有為任何人帶來幸福。


  第一個持有它的人,在世界安祥的那天來臨以前就死了。


  接著,它的持有者不斷更迭。有赫赫有名的某處戰將,有無名的暗殺者,有村野間閒散的平凡人們,也有和它的第一任主人同樣姓蓋布蘭的人。


  而它所在的地方,也從林野間、村落中,逐漸地走上了戰場。


  不論對峙的是魔物或者人類、濺灑上刀身的,是敵人或者持有者的鮮血……儘管抗拒過,身為兵器的它,終究也只能順從持有者的意願,從這一具軀體中穿過、再刺透另一條生命。


  它已經很習慣了。


  不斷在不同的持有者手中流轉,今天的主人也許下一刻就會被自己所殺,持有者的死亡什麼的,它已經習慣了;也明白自己雖然名為幸福,卻是把在不斷摧毀著別人未來的根本上為宿主謀求幸福的短刀。


  有時,它摧毀的甚至是宿主本身的幸福。


  到頭來,真正會幸福的,只有身為兵器,為了傷害、傷害以及傷害而生的它而已。任何人都一樣,只要手上持有武器,等待著自己的就只有殺與被殺,沒有未來、更沒有幸福可言。


  然而,儘管它不斷思考、反省並且明白著這事實,戰爭仍舊不曾停止過。


  似乎戰爭便是人們的本性般,它從未能從戰場上退下。


  統治著世界的帝國瓦解,世界分裂成四個國家,又從四個國家中分裂出第五個國家……在橘色的刀身逐漸被浸潤上那一抹美麗而刺人的血光時,除了「幸福」之名外,它也多了一個新的稱呼。


  國家武器。


  經歷了漫長的輾轉,再一次回到有著蓋布蘭之姓的男人手中,它靜靜地看著這個與他許久以前的祖先有著相同眼神的年輕國王。


  他所夢想的,那個不存在差別,平等和平,鑄造出它的人所無法窺見的那個世界,真的會到來嗎?又或者,在那個夢想實現以前,它會先嵌入他的胸中,以冰冷帶走他所有的夢?


  反正在被毀壞以前,它的生命無窮無盡。它有足夠的時間可以等待,等著看,當自己再一次被取出時,他那天下無戰、兵不刃血的夢想究竟完成了沒有;又或者他也失敗了,這個世界,仍然在不斷的戰爭中。


  抱持著消極的、旁觀的心態,沐浴在從鎖孔洩漏而入的月光之下,有著幸福之名,在漫長歲月中已經學會不再期待、麻木的武器,在被年輕的國王以「但願永遠不會有機會用到這把不祥的武器」為理由收進抽屜深處時,為了那嘲諷語氣中對它(戰爭)的一抹厭惡,以及那雙總讓它想起第一任持有者的堅定眼神,稍微地,它有了想要期待的心情。

[茶花滿路]同人創作引用:(0)  留言:(0) 

Next |  Back

comments

發表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