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

09.20

【生活】夢

也許是因為,跟獅子大姊聊天的時候,姊姊提到了以前的同學要結婚的事情,才會作這樣的夢,也許不是。

只是有點哀傷,有點覺得,何必呢?

那種事情我從來不敢想,也從不認為自己會有那麼一天,何必呢?





夢中的自己穿著婚紗。

看起來像是剛結婚般,儘管規模很小,小的只有幾個熟識的朋友知道。

而新郎是跟自己同社區、同公寓、同一條廊上某一間房,認識了許多年,或許談不上知心、談不上喜歡或愛,只是認識了夠久,本來也以為夠了解對方,或許這輩子可以跟這個人走下去的對象。

但在第一晚就知道不可能了。

忐忑不安的進到對自己來說就是以後的家的地方,婆婆坐在沙發上看著電視,而被人飼養的、可愛的小型犬繞著自己跑,開心的汪汪叫著。本來應該要露出笑容,在婆婆一句惡毒的「牠只有看到『不該看到』的東西才會一直叫,誰知道進我們家的是什麼?」下,卻怎麼也笑不出來,只能尷尬的低著頭,而旁邊應該是丈夫的人連安慰自己都沒有。

不被允許同坐,不被允許離開,所以只能坐在靠著窗簾旁邊的椅子上,有些無所適從也有些茫然的跟著看著電視。

發現窗簾被風吹動,外頭的陽光灑進,照在電視上光影交錯,螢幕上的一切變的模糊,於是伸手將窗簾壓住,希望讓婆婆好好的看電視,換來的卻是被瞪視的一眼,以及一句模糊不清的責罵。

婚紗還穿在身上,一點也談不上舒服,我完全不曉得為什麼我必須忍耐這種對待。

所以晚上當他們都熟睡時,一個人坐在沙發上的我走了出去。

我自己的家也在這裡,不歡迎我可以回自己家,沒有必要受人侮辱。

進到自己的房子,將門反鎖,剛打開總電源的同時聽到了擂門聲,應該是自己丈夫的那個人敲著門,要我回去,問我怎麼新婚第一晚就跑回自己家,要我把門打開,他帶我回去。

無言以對是什麼感覺?

不是不想回答他,然而當自己靠在門上,想要對他說出「我不是為了被羞辱所以嫁給你」的話時,聲音卻怎麼也出不來。再怎麼掐著嗓子,聲音仍舊虛弱到只存在於自己的嗓中。

我沒有哭,也不知道為了這種事情該哭什麼,但失望確實是有的,很深很深。

最後從門縫下遞了紙條過去,只寫著「你回去,上MSN」。

不是因為冷靜所以能使用言語以外的方式對談,而是因為沒辦法好好的言語,沒辦法好好的說出自己想說的話,只能藉由不需要言語也能夠讓對方清楚自己想法的工具而已。

後來談了什麼我不知道。

儘管收回了惡毒的話,婆婆的態度仍舊讓人難受,而丈夫仍舊抱持著不聞不問,哪邊都不出聲、不支持,明哲保身的反應。

啊,我真是恨透了這種反應。

私底下一邊安撫我,一邊對著婆婆說我是個不明理的媳婦也沒有關係,我不會說那樣子是兩面人或牆頭草的行為。

然而連意思性、形式上的敷衍也沒有,那麼究竟我算什麼?


後來……

時序不明,似乎是要出團旅行,包遊覽車的狀況。

因為上車前臨時碰到有事,有人需要幫忙,所以我帶對方去了一趟服務台,稍微耽擱了上車時間,而身為自己丈夫的那個人知道狀況卻沒說,所以該說是果然還是理所當然……反正被婆婆罵了。

不識大體、沒時間概念、要上車了跑哪裡去野…之類的。
被講了很多很多,而婆婆完全不聽我解釋。

當我靜靜的看著婆婆時,應該是丈夫的那個人突然拉住我,從不曾說過什麼的他,只是對我講了句,「別講了。」

不是對其他什麼人,而是對我。

「……我說了什麼?我什麼也沒講,不是嗎?」

這麼回答著,不管會被怎麼看待,我自己離去。
別人家的旅行如何,都跟我無關了。

我可以忍受很多事情,包括責怪以及莫名的言語,但不能忍受別人不相信我、不願意聽我說,以及在我說了什麼、做了什麼以前就先將我定罪,認為我一定會怎麼作。

夢的最後,結果當然是離婚了。我提的。

與其要跟一個無法了解自己,也不曾想過要理解自己的人在一起一輩子,我情願一個人孤獨的走完這一生。

過去的人生都是一個人走過來的,沒理由未來不能。



雖然不懂這個讓人不愉快的夢想訴說什麼,但又何必呢?

對於婚姻,我從來就沒有憧憬過。

要找到一個能夠包容能夠理解,願意保護自己而不是袖手旁觀的人太難,真的做得到的,不是聖人就是太愛我,而兩者我都不抱期待。





所以果然還是二次元好。(〞︶〝*)

二次元都不會有這種婆媳吵架老公不管的問題。

因為二次元中通常沒有「婆婆」這種設定的存在。( ′ー`)
(不過有後宮跟外遇的存在……)

[百年江山]生活雜記引用:(0)  留言:(1) 

Next |  Back

comments

好泣台的設定......
完全跟泣台現在在播的那部前百集劇情一樣阿
其實你看過對吧(誤)

嵐:2010/10/23(土) 04:13:27 | URL | [編輯]

發表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