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

09.30

【生活】Yes, We Can!

如果你已經死去的話,儘管死別令人悲傷,我還能夠忍受;然而必須與活著的你生離,卻令我長懷悲傷。

你被放逐到江南那險惡的地方,完全沒有消息,令我擔憂。而你之所以入我夢來,是因為知道我對你的思念嗎?

我畏懼著你是否遭遇了什麼事情,路途的遙遠卻讓我無法得知你的消息。




                       ------ 某首古詩的我流版節錄翻譯。




為什麼上個聲韻學可以上到小花開了呢?我想大概是因為,有些東西就是充滿了無限的愛吧。

鳳姊的翻譯太有愛了,雖然鳳姊後知後覺才發現我們的理解跟她的理解大概是…完全不同的方向。(哎唷,這種事情怎麼好意思說的出口啊!)

總之很有愛。




由於參加了導覽人員培訓計畫,截至十一月底,每週三都要從第一堂上課到晚上九點,週六額外上整天課;加上自己本來就填滿的25個學分……啊,總覺得我的時間滿的好充實。

另外參加了學長們的學程,雖然說基本上我是不能夠參加的…可是剛好學程的課都開在三年級,沒理由不能選,所以還是半硬盧了老師讓我們參加學程。但會不會被上頭批准認可這是另一回事,不管它。

學程有戶外實習的課,其實還滿想去方圓美術館實習的…

成為了老賴的TA,雖然就是講好聽是教學助理、講難聽是打雜的工作,不過實際工作內容得再問就是了。儘管不多,畢竟有領錢,不做事我自己過意不去。

至於新成立的全校性社團跟系網管理…主任他們沒說話就當沒這事存在好了。畢竟那不是興趣所在,只是為了加減賺錢賺實習時數而已,所以不打算積極去面對。

並不是我很用功或者上進,我只是現實了一點,想到自己的年紀,想到自己一無所長就會害怕,怕畢了業,人家問我我會什麼我回答不出來,問我大學四年學了什麼我講不出來,怕自己什麼也沒有,卻樂於那樣的自己。

我很清楚這輩子大概我都成為不了某個領域的專家或天才,但各方涉獵,略懂一些,只是這樣的話,還在我的能力範圍內。我還可以做得到,只要我願意。

我只是怕了而已。所以有時間,能學,有興趣,我就想多學一點。





有些事情,每面對一次就會痛一次,想說卻又沒有能夠訴說的對象。

要這麼遠去卻又捨不得,於是頻頻回首。最想忘記的,往往總記得最清楚。

有些事情回不來了,不論我有多麼希望能將一切都塞回去。理智很清楚,情感卻還有所期待。

還是期待那個公會中,熟悉的哪個名字會亮起來,有些訝異、有些陌生而熟悉的說著原來妳還在,聊著共同的過去與分歧的過往;然而期待的同時也會害怕,真的面對需要勇氣,所以儘管希望能夠碰到過去的、依賴的那些人,我還是選擇了迴避。

太太人很好,如果不是因為有太太我大概不會想去Iris晃,畢竟我的人物、我的過去、我的愛與恨、我的一切都放在陌生而熟悉得那個伺服。然而,我卻還是會不自覺的比較,繼而在心裡想著,如果太太也在一樓那就好了。

如此,我就可以一邊操作著自己習慣的角色,自己養自己,而不是每一次從太太那接過什麼道具,心裡便感覺沉了一沉──受人恩情的感覺並不好受──同時,我還可以期待,還可以自欺欺人,既甜蜜又疼痛的相信著也許他們會回來。

──啊啊,寂寞竟將我眷養的如此完美。

[百年江山]生活雜記引用:(0)  留言:(0) 

Next |  Back

comments

發表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