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

11.13

【轉載】散文,莊周之燕

莊周的燕子
作者:格致,滿族散文作家。



  今天的燕子,兩千多年前就已飛入莊周先生的視線,並引起他的注意。看來他不僅僅喜歡蝴蝶。他看著圍著茅屋飛進飛出的燕子,低頭思索了一會兒說:鳥都怕人,所以巢居深山、高樹以免受害;但燕子特別,它就住在人家的屋樑上,卻沒人去害它,這便是處世的大智慧!

  莊周先生說到這兒就不說了,其實,這後邊是有一大段空白的。莊子惜墨。幾千年前,莊子辭了那個小官,生活可能十分困難,頭腦裡的思想又像春天怒放的花,一層層一簇簇,一齊擠著向外怒放。莊子寫不盡它們,手裡錢少,買筆、買墨都要算計。有個思想,只能幾筆畫個輪廓,細節就顧不上了。像採花的蝴蝶,它要去光顧下一朵花。所以,莊周的身後是狂草的墨跡,存在著大量的飛白。那是莊周的思想一路飛奔留下的空白。

  莊周的燕子直到今天還活著,仍重複著莊周時代的伎倆,未被人類識破。人類是見著什麼鳥都舉槍便射,卻對身邊縈繞的燕子視而不見。燕子的叫聲可謂婉轉,卻沒人將燕子放到籠子裡,以聽它的叫聲取樂。有許多珍禽異獸在人類的追殺中滅絕了,這也怨不得人類,實在是因為那些物種比人類還要愚蠢。

  燕子智慧的核心是什麼?那就是距離。人類是一種你不能離他太遠,又不能離他太近的動物。比如珍禽猛獸害怕人,躲得遠遠的,人便結夥去深山獵捕它們,這是因為離人類太遠。家畜因完全被人家豢養和左右,人便可以隨意殺戮,這是因為離人類太近,近得沒有了自己的家園。只有燕子看懂了人類,摸透了人類的脾氣。又親近人又不受人控制,保持著自己精神的獨立。於是人就像敬神一樣敬著燕子。

  說到底,燕子是最狡詐的動物,它控制人類的第一招就是信任。信任是對付多疑的人類的最尖銳的武器。因為人類不信任別人,對來自別人的信任受寵若驚。燕子將自己最脆弱的那一環——巢及卵放到了人居住的屋簷上。你一抬手就可以搗壞,這是最徹底的信任。

  沒有任何一種鳥敢於這樣信任人類,於是人類被感動,像從人海中找到一個相知的朋友一樣對待燕子,就差不能同燕子擁抱。

  但燕子第一招奏效之後,馬上智慧地拉開了同人類的距離。它馬上把自己從同人類的親密接觸中抽身出來,落到了人類夠不到的樹枝上,保持著自己的獨立。因為它知道,人類能容忍它把巢建在屋樑上,卻未必容得了它在人類生活空間里長時間地沒大沒小。

  它絕不嬉皮笑臉地落到人家的飯桌上、手上、肩上做親暱狀。這樣小心還不夠,它在人類的私生活領域求生存,擔心這樣時間長了會出問題,於是,住上幾個月,便舉家搬遷。人類剛剛有些厭煩了燕子的飛進飛出,乳燕動不動聲嘶力竭的大叫,正要發作,想不到燕子就在這時知趣地搬走了。

  於是人的所有怒火平息了,又念起燕子的好來。你看它們也不傷害小雞,也不啄食園子裡的菜。過了幾個月,人類已經開始思念燕子了,燕子也就在這個時候又回來了。燕子巧妙地循著人類情緒的起落而安排自己的生活節律。

  還有一種敢於親近人的鳥是麻雀。它也將巢建在人的屋簷下。但它們的蛋被頑童任意毀壞,成鳥被大量捕殺。原因何在?

  其一,麻雀鬼鬼祟祟,不信任人類,卻又不遠離人類,這不是找死嗎?它進進出出很小心,怕被人發現,這種做法激怒了人類:小小的鳥,竟敢在我的眼皮底下玩花樣,你以為我是瞎子?麻雀的這種做法,極大地傷害了人的自尊心。其二,既防著人,又不遠離人,整天圍著人聒噪,而且一旦住下,就再也不走了,惹得人煩不勝煩。

  是有人將燕子比做剪刀的,這是就外形說的,可燕子從形到神都是一把鋒利的刀。它一刀插人人類精神深處,遊刃有餘地在人的精神脈絡中出神入化地游動,既不傷人類,也沒讓人類堅硬的骨骼碰傷自己,在不知疼痛的情況下,人類已被小小的燕子大卸了八塊。

[百川匯流]轉錄文章引用:(0)  留言:(0) 

Next |  Back

comments

發表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