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

11.21

【生活】惡夢

最近睡午覺一直在做惡夢。
醒來總是一身冷汗。

夢跟夢連結了起來,
很久以前的惡夢,延續了。



夢到當自己反應過來以後,人在建德,
之前做了什麼不太清楚,有點像是在賭博,
我好像贏了很多,雖然是用有點作弊的方法,但贏了很多,
口袋裡面滿滿的都是錢。

天色很黑,看不出來是幾點,也找不到手機、時鐘那類的東西,
天上沒有星星也沒有月亮,一片漆黑,只有幾盞孤寂的燈立在路旁照亮。

學校裡面沒有人。明明在夢裡的印象中,上一秒自己旁邊還有很多人,
可是在自己反應過來的瞬間都消失了。

只有自己一個而已。

很可怕,從背後涼了起來。

把外套拉好穿好,東西拿著後就跑出了學校,
因為燈比較少加上很暗,所以即使那邊離我家比較近,不必過大馬路,
我還是不敢走靠山的那一排步道,選擇在馬路另一邊的步道走著,
至少跑過了短短的山壁後不會再貼靠著山。

街燈很少。那一條路的街燈一向不多,夜色中微弱的光反而讓人不安。

跑到一半,腦中突然浮現起,很久以前曾經作過的那個惡夢。
同樣的一條路,有著「看到小女孩出現就不能用跑的,否則會看到另一個世界」的傳說。

在很久以前的夢中,有印象自己是看到過那個小女孩的。

越來越害怕,不自覺的,腳下行走的速度越來越快。

終於快走到比較亮的地方時,在光與影的交接處,
一個穿著國小紅色吊帶裙以及白色襯衫,戴著橘色童軍帽的小女孩站在那。
背著光,五官有些模糊,用有些低沉卻充滿孩子稚嫩的聲音在我經過她身邊時,
對我說了一句:「用跑的很危險喔。」

不敢回頭,所以我只是低下頭胡亂應了一聲,但行走的速度沒有放慢。

當走到通往家裡的那條巷子時,我本來以為可以放心,
可越往裡走,我越不懂我自己在哪裡。

狹小的巷弄中燈火通明,擺滿了攤販,人來人往,
但沒有一個人、一家攤販是我看過或者熟悉的。

遠遠看去,巷子的尾端就在那,坡上我家在那,
我卻沒有辦法走出巷子。怎麼走都是滿滿的人、滿滿的攤販。

笑聲歡騰,周圍每個人都在笑,有點扭曲的感覺,
被包圍在裡面的我只感覺到害怕而已。

完全沒有辦法融入,一切都是陌生的。
我覺得自己像被海水包覆,隔著一層水面看著外面搖晃扭曲的一切,
任何聲音穿過水面傳入我耳中都是有著距離而且模糊不清的。

很害怕很害怕。
除了自己的心跳聲以外什麼都聽不到。不,是拒絕去聽。
因為不是我的世界所以我選擇把自己隔離在那。

手心都是汗。

然後突然有人握住我的手,軟軟的抓著我晃了一晃,
慢慢轉頭看去,離離裝著生氣的模樣,嘟起了嘴,
說我都亂跑,果然迷路了吧。

欸欸,那一瞬間真的差點哭了出來。
有種一直懸著、緊繃著的神經終於可以放鬆的感覺。

離離拉著我,說要先抓我去吃飯,再帶我去找小翼,
大家都在等我,結果我自己跟人約好卻亂跑。

一邊走一邊聽離離用著軟軟的語氣跟不小心就自婊到的話抱怨著,
因為是離離所以走的很慢,一步一步,慢慢的,有種放心下來的感覺,
像是被拉離了水面,開始聽的到周圍的聲音。

可是走一走,被旁邊錯身而過的人撞了一下以後,
在前面牽著我慢慢走的離離不見了。

突然。
不見了。

連想發出聲音都沒有辦法,我只能瞪著自己還伸在半空的手,
站在原地不敢動,慌張的看著周圍,等著傻傻回來找我。

周圍的笑聲又開始大聲了起來,嗡嗡嗡嗡,迴繞著。
沒有哭,只是又將自己隔離了起來。

一點一點,往更深更深的海底沉去,直到即使身在人群之中也聽不見任何聲音為止。
然後蹲了下來,抱住自己,閉上眼。

在一片黑暗以及寂靜中,告訴自己我不存在。
這世界,沒有我的存在。我不存在。








手機響的前一刻醒來,翻身按住手機的同時,鬧鈴響了起來。
仍舊是一身冷汗。

頭很痛。

[百年江山]生活雜記引用:(0)  留言:(0) 

Next |  Back

comments

發表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