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

01.14

【期末】故事原理期末考

最後一大題,依照照片寫出一篇故事,字數不限。

照片:一棵大樹旁有著一張椅子,從陰影來看天氣不錯。











  他一直坐在那裡。


  以同樣的姿態、同樣的神情,在每一天相同的時間來到,坐在那棵樹旁的椅子上,什麼也不做,就只是靜靜的看著那棵樹,一直到天色晚了才離去。


  每一天,每一天。他重複著一樣的事情。


  曾有許多人因為好奇而靠近他,在他的身旁玩鬧嘈雜、對著他做出許多奇怪而挑釁的動作、拉著他講著只怕他們自己也不很懂意思的話……但他從不曾理會過任何人,只是直挺挺地、如同萬年不倒的高松般挺直了背脊,沉默且專注地注視著那棵樹,彷彿那就是他的所有、他的世界。


  那雙映著淺淺灰藍的美麗眼眸中,從來就不曾裝進過其他的事物。


  於是我知道了。這一切的一切,都是他的儀式。


  以同樣的方式、在同樣的時間、同樣的地點,憑弔著只有他自己懂得的一切。那是只屬於他的儀式,不容許被介入,不論是誰也一樣。


  當我凝視著他一千多個日夜後,我終於知道。



  ※



  這一年的颱風特別大。


  緊緊閉起的玻璃被風拍打著,每一下都像拍在心尖上,一跳一跳的,讓人不由得害怕了起來。電視機裡的新聞不停播報著最新的災情,公式化地訴說並提醒著各地雨量上漲,強風吹斷、捲起了樹與招牌,民眾若要出門請小心安全……


  看著窗外彷彿永遠也不會停的風雨,我想起了那抹即使風雨來襲也不曾移動半動的堅毅背影。


  這樣的風雨,即使是他也不會出來吧。


  輕輕地呵著怎麼捂也不會變暖的指尖,我默默地想著。



  ※



  兩天後,天氣終於放晴了。連續下了幾天的大雨,整座灰色的城市像是被徹底洗過一番,到處充斥著青草的芳香與雨後清冽的氣味,天空是難得的碧藍色,得以劃破重重灰雲的太陽照耀著萬物,將雨洗的城市映照的閃閃發亮。


  路上行人的步伐,也不再顯得匆忙而沈重。


  習慣性地在出門時繞去附近的公園,卻沒有看到那挺直著不曾動搖的身影。


  在為一直懸在心上,希望颱風天時他不會跑來的盼望鬆了口氣的同時,無法抑止的,我的心裡有個聲音在嘆息,說著:原來他的堅定與覺悟,也只是這樣的程度而已。


  原來,他儀式般堅定而不可觸摸的一切,也只是可以被風雨折服的程度而已。


  後來的幾天再去,那抹總是傲然而孤獨地坐在樹下的背影仍舊不在。開始時路過腳酸的人還會遲疑一下,現在已經毫不猶豫地坐在那個位置,喝茶、聊天,談些閒話家長的事情,一晃眼就是一天。


  那個一直以來堅守著自己儀式,不曾理會過任何人,儘管看起來無比孤獨卻也無比驕傲的背影,像是隨著風雨一起被洗去般,只留下了淡淡的影子在人們的記憶之中。


  他沒有再出現過。


  每一次經過總是要停在那站上許久,然而每一次,坐在那張椅子上的,都不是我曾注視了一千多個日夜的身影。


  每天都帶著希望而來,踏著失望的腳步而走,一天一天,這彷彿也成為了我的儀式。


  然後,就如同好奇的人會靠近他般,某一天,總是大清早到這打拳的老先生順著我注視的方向看了看後,終於嘆口氣勸了我一句:「如果妳是在等那隻老是坐在樹下的狗的話,不用再等了。」


  「之前颱風來,那隻狗還是照樣跑來這,結果被捲飛的招牌打死了。怎麼說也是看了那麼久的老傢伙,多少也有點感情,咱們幾個早來的就作主將牠葬在那棵樹下……說來這狗也真是忠心啊,牠家主人也死了好多年,還是像牠主人在的時候一樣,每天跑來這坐在樹下,陪著牠的主人由早坐到晚……」


  原來我的期望落空了,他終究還是來了這裡,為了守著與已故主人的一點回憶,在颱風天中來了這裡。


  ……也是呢。每一天,在一樣的時間、一樣的位置上,做著一樣的事,這就像獨屬於他的世界、他的儀式一樣,任何事物都無法干擾或者阻止他。人不能,風雨當然也不能。


  從此以後,沒有任何事物能再介入。


  老先生仍舊在繼續說著,我卻再也聽不進半句,只能傻傻地看著那張從此不再有他的椅子。


  眼前,依稀還有著他的身影。打直著背,高抬著首,灰藍的眼中誰也沒有,宛如霜殺後仍舊堅持屹立,挺拔著不肯低頭的松。


  原來,他終究不曾拋棄過自己的堅持。

[百年江山]如臨大敵引用:(0)  留言:(0) 

Next |  Back

comments

發表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