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

02.09

【歿世】傳說的傳說(一)

有言在先:
 . 這是我自己都不知道該怎麼去歸類的文了…Orz
 . 衍生自行泉空羽╱Sora的〈歿世錄〉,催原文稿請樓下左轉第一間。
 . 流水帳。
 . 細部說明等這篇整個寫完再來補。ˊ_ˋ








  伝説をずっと追いかけたのあの人、


  最後も伝説になった…


  


  


  


  坎特伯雷教堂內。


  


  「……各人要悔改,奉神的名受洗,叫你們的罪得赦,就必領受所賜的聖靈。」一手持權杖,一手持裝有聖水的聖瓶,身穿紅色祭衣的亞拿主教對著奧古說:「現在你為甚麼耽延呢?起來,求告祂的名受洗,洗去你的罪。」


  沒有穿著任何裝備,身上僅披掛著一件長及膝蓋的白衣,原本半跪於亞拿主教面前的奧古站了起來,隨著亞拿主教半側過身的動作踏進了受洗用的浸池。


  淺藍色的池水浸過小腿肚的瞬間,沿著小腿迅速往上鑽的冰冷讓奧古本能地打了個寒顫,幸好為他進行受洗的主教即時以右手扶住他的肩膊,替他維持平衡,他才不至於因為踩不穩而跌坐池中。


  感激地投去一眼,亞拿主教卻只是瞇起眼微微笑著,以輕輕點頭的方式暗示著他儀式仍在進行。


  「來到這裡的人,奧古斯特,你所信仰的神是誰?」


  「我所信仰的,是我的神。」


  「你奉誰的名受洗,洗去你的罪?」


  「就奉──的名受洗。」奧古覆誦著早就背的滾瓜爛熟的誓詞,然而,在訴說到最關鍵的神的名字時,從他口中發出的,卻是一連串就連他自己也不懂意思、更無從翻譯的音節。


  「你奉誰的名受洗,洗去你的罪?」


  「就奉──的名受洗。」以為是自己哪裡背錯或者唸錯的奧古有些慌張,反覆地重複著誓詞,然而,當他再次說出那個名字時,發出來的仍舊是不具意義的音節。「奉──的名,只奉──的名受洗!」


  到底是哪裡出了錯?奧古不安的看著亞拿主教,他卻揚起了手中的聖瓶,在奧古的頭上灑了幾滴聖水,並在將聖瓶交與一旁的教徒後,以手勢示意奧古低頭跪下。


  雖然完全不明白現在是什麼狀況,但由於儀式仍舊繼續進行著,奧古也只好按捺下滿心的疑惑,隨著亞拿主教的指示雙手合十跪下,並以額輕觸著交握的雙手。


  「我們所信仰的──,求祢用真理使他們成聖。祢的道就是真理,使他們都合而為一,論到從起初原有的生命之道,就是祢所聽見、所看見、親眼看過、親手摸過的。這生命已經顯現出來,我們也看見過,現在又將在此見證,我們將所看見、所聽見的,傳給祢忠實的教徒,奧古斯特。」


  接續著亞拿主教的話,在權杖點上自己雙肩與頭頂的同時,奧古背誦著誓詞的最後一段:


  「以奧古斯特之名宣誓,誓約順服。我將放棄一切管轄我的,我要把我及我的所有,不論心思意念、四肢百體、時間或一切力量,都奉獻給祢。以熱切的心情、謙卑的決意,我決意終身服從祢,只為成全祢旨意──」


  隨著奧古的誓詞說完,淺藍色的浸池突然發出了柔和的亮光,一層又一層,將他緊緊地包圍住。


  背對著身後虔誠跪著的教徒們,亞拿主教慈祥和藹地注視著這一切。


  當亮光褪去後,站在所有人面前的奧古身上所穿的已經不再是那件寬大的白衣,而是以大片的白與褐紅為主色,分別在袖口、衣襬處皆繡有巨大十字架的神官服。


  將看起來既蓬鬆又柔軟,以白色為底,左右各有一片反折的褐紅色三角軟布為裝飾,後面垂著兩條細長聖帶的禮帽戴到奧古的頭上,亞拿主教取過一旁教徒呈上的木製權杖及聖典交與奧古,笑著展開了雙手,說出象徵儀式結束的話語:「奧古斯特兄弟,當你未來有所徬徨,受到苦難時,坎特伯雷教堂的大門將隨時為你而開。」


  ──接著,轉身為另一個人,或者該說是另一個玩家進行一模一樣,只有人名替換的轉職過程。


  折騰了老半天,好不容易完成轉職的奧古在鬆了口氣的同時也嘆了口氣。


  ……繁瑣成這樣,這哪裡像個遊戲啊?雖然有聽說過這款遊戲就是以高真實度為賣點,可要早知道只是轉職而已就得花上大半天背誓詞跑流程,說什麼他都不會聽信讒言跟著跑來玩。


  到底該怪朋友也不講明白就拖他下水,還是該怪自己沒定性,朋友一句「要不要跟我來玩〈歿世錄〉?我可以帶你。」就忍不住跑來湊個熱鬧──諸如此類的問題,奧古覺得在轉職以後,自己已經累到沒力氣去想了。


  不,應該說,即使還有力氣,那也是為了等一下要好好痛扁那個一直跟他說神官好神官讚神官有前途──卻忘記告訴他這轉職過程實在複雜到銷魂的朋友而留的。


  【喂,阿古,你轉完了沒?】當奧古在腦中演練著要怎麼樣毒打好友時,全然不知自己的人身安全正面臨著名為友情的考驗,作為奧古口中那個滿口讒言的朋友──艾大佳充滿了喜悅但聽起來仍舊有氣無力的聲音透過密語頻道,傳進了奧古腦中轉化成了帶有語音的文字。


  【……死大艾!妳竟然沒告訴我轉神官這麼麻煩!我光是在那背那該死的誓詞就背到想吐了,還有,我明明背了很久但轉職的時候神的名字一直講不出來,轉完職以後去看那本誓詞,誓詞裡神的名字竟然自己消失了這到底怎麼回事──】


  花了一點時間才找到這遊戲的密語指令Whisper(耳語),再一次感覺到全息遊戲的真實性所帶來的困擾,奧古有些惱羞成怒地朝艾大佳抱怨著。


  【啊?是喔?哈哈哈,忘了告訴你遊戲本來就是那樣設定的,習慣就好啦。對了,我現在在卡雷契德中央的市集那幫你挑裝,就在中央水池下面一點,你轉好的話就過來找我吧。啊,從教堂到水池的路你會走嗎?沿著教堂對面的牆往右手邊走,然後在十字路口處左轉直走就會看到水池……如果還是找不到的話就使用Map(地圖)指令叫出雷達地圖吧,然後還有啊……】


  嘰哩呱啦。嘰哩呱啦。


  完全不管別人願不願意、想不想聽,難得可以實質幫助到人的艾大佳完全忽略奧古身為新手的奧古,恐怕一時吸收不了那麼多的專業術語以及知識,只是一股腦地將自己知道並且認為新手應該要曉得比較好的事情全部塞了過去。


  想當然爾,下場當然是被省略、無視,外加當成背景音效。


  【──等等,技能要到哪看啊?我試過Spell結果系統顯示無法開啟,這怎麼回事啊?】在艾大佳開心地繼續灌輸那些對新手而言根本有聽沒有懂的知識到一半時,一邊對照著地圖與周遭環境,朝中央市集走去的奧古突然提出問題打斷了艾大佳的話。


  正講到興頭上的艾大佳沉默。


  【喂?喂?大艾妳還在嗎?】


  【……哼哼,抓包了抓包了……姊姊在講你有沒有聽?你沒在聽嘛!關於技能的部份,我才剛剛講完而已呢。】艾大佳發出了令人發毛的嘿笑聲。【因為你才剛轉職,什麼技能也沒有啊~你現在唯一能攻擊的方式只有拿杖敲怪唷☆】


  「……」這傢伙擺明了是知道神官剛轉職只能拿杖敲怪才故意推薦他當神官的吧?認識她那麼久,哪時聽她笑的這麼開心過了,這鐵定是故意的!絕對是故意的!


  總覺得自己被狠狠的耍了一頓──尤其這遊戲既沒有砍掉重來也沒有轉職這服務──即使脾氣再好的人也要發火,更何況奧古從來不認為自己的脾氣算好。


  深吸口氣準備破口大罵,卻因為沒有留意而撞到旁邊經過的人,奧古愣了一愣,下意識地想要道歉:


  「啊,抱……」


  然而才剛開口,被撞到的對方卻搶先一步將他的台詞給說了。「抱歉抱歉,我一邊在想事情沒注意到旁邊有人,真是不好意──」帶著一點笑意的道歉,在對方抬頭看見奧古的長相時瞬間變成了訝異。


  「唔,不會。我也沒注意到旁邊有人,不好意思。」意思性的點個頭,意思性的道個歉,自覺意思夠了,奧古露出個禮貌性的微笑,以微微點頭的動作示意對方他們可以告別彼此繼續本來的行程了。


  只可惜,對方似乎沒有看懂他的示意。


  「──吶吶,這位小哥,你看起來有點眼熟喔──我們一定在哪見過吧?吶?對吧?」雖然表面上看來這是個問句,但這麼問著的玩家卻抓住了奧古的衣袖,淺綠色的大眼中寫滿了「別裝了我知道就是你」的意思,小心翼翼地緊盯著他。


  「……你認錯人了。」搞什麼鬼,都什麼年代了還有人用這種骨灰級的搭訕法,而且搭訕的還是跟自己同性別的人……


  「你以為你這樣說我就會相信你嗎!」


  「我以前根本沒見過你,你絕對是認錯人了。」


  對方睜圓了眼,「怎麼可能?這張討人厭的臉,就算你化成灰我也認得!」


  ……這該算毀謗還是人身攻擊?奧古的微笑僵了一僵,「我……」


  「不管不管不管──反正你別想走!」咧嘴做了個鬼臉,察覺到奧古想將袖子抽出來,對方乾脆轉為兩手緊抓住他的手不放,耍起了無賴來。


  奧古怒了。「喂!你這個人怎麼──」


  彷彿嫌這場面還不夠亂般,在兩人開始「放手!」、「我不放!」的拉扯時,一名全身壟罩在黑色斗篷下,只依稀露出部份慘白下顎,即使大白天看起來也像鬼的人影慢慢的、慢慢的朝著他們飄近,口中不忘陰森森地低聲呼喚著:「……阿古阿古,你怎麼這麼慢……」


  用力掰著對方雙手,好不容易將對方拉開了一點的奧古在扭動中不小心瞟到那抹逐漸靠近的人影(那是人嗎?),脆弱的小心藏被那張慘白臉上露出的詭譎笑容給嚇得停了一停,直到腰間被突然一勒才回過神來。


  「你這傢伙……」竟然趁他被嚇到直接抱住他的腰!這下也不管恐不恐怖,奧古直接對著靠近的人影大喊:「大艾!快點過來幫我把這傢伙拉走!」再不拉走他的貞操就要有危險了!


  「……喔……」雖然很想問他怎麼認得出是她,可是總覺得如果不先幫他的話大概等下會先被他拖去埋,艾大佳微微縮了縮,以比剛才快了一點的速度靠了過去。


  「就跟你說我不會放……」緊抱著奧古的那個人,在頭被推向艾大佳那邊時,也跟著愣了一愣。接著,他與艾大佳同時爆出了大喊:


  「小艾!快點過來幫我壓住他!我抓到威德了!」


  「會長!光天化日之下你竟然背著副會長偷吃!就算出軌你也挑個隱匿一點的地方啊!」


  


  ……


  ………


  


  一陣沉默。


  


  「……啊?」


  結果,這是三個人的反應。



[茶花滿路]????引用:(0)  留言:(1) 

Next |  Back

comments

威德?咦?

Sora:2011/02/20(日) 03:16:42 | URL | [編輯]

發表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