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

03.05

【生活】「被棄症候。」


 所有人都對我「非常友善」——我卻覺得孤單。

           --- 羅蘭.巴特 1978 . 1 . 8




我始終覺得,羅蘭.巴特的「被棄症候」用的很好。

確實是有種「被遺棄了」的感覺,隨著每一次睜眼闔眼,一天天、一點點在心裡逐漸增加。難過的情緒與日俱增,卻慢慢變的即使難過也沒有辦法宣洩了。

發現自己走路開始越來越快,習慣一個人時戴著耳機聽著音樂,把音樂開的有點大聲,將所有來自外界的聲音蓋住,不由自主地想要遠離看起來就很熱鬧很歡樂,卻註定沒有自己位置的人群。

開始一天比一天更習慣晚睡,因為只有在夜晚時,不必和任何人面對面,可以對自己的悲傷以及軟弱誠實一點,不必再笑著對誰說「沒關係」、「我無所謂」,也不必在想哭的時候聽誰說「妳要堅強」或者「這沒什麼好哭的」。

開始喜歡起了有口袋的衣服以及有帶子可以拉的包包,因為被人注視時,不會再兩手空在那裡,被別人發現自己的侷促不安。

然後習慣在每個空間中,永遠都是先找尋靠窗或門的角落位置坐下,並且讓自己不起眼,希望誰也不要注意到自己。一邊對自己說著「我不能逃」的同時,一邊將退路給顧好守好,做著隨時都能逃出去的準備──即使知道很安全。

習慣懷疑凡事的美好性,習慣什麼事情都往最壞的地方先想好,想說這樣如果事態真的糟糕了才不會難過,然而即使如此,每一次的悲傷卻都一樣深刻,從來不曾真的減少過。然而儘管如此,儘管從來不曾相信過事情的美好,卻總是安慰著別人,說:「事情沒有你想的那麼糟糕。」

──我相信除了自己以外的人都應該,也必然會得到幸福。

年紀越大就越不相信但想要相信童話所訴說的純粹與美好,比誰都希望總有一天能有個懂而且願意寵我,願意沒有條件地將我放進心裡去疼的人出現,卻也深信不疑,即使奇蹟發生、這個人出現了,膽小如自己恐怕還是會選擇逃跑,或者一而再、再而三地消費著磨損著兩人的耐心以及容忍。

因為擁有的很少,所以只能努力去記,將所有的記憶全部用在記下每個出現在我生命中對我好或不好的人,以及許許多多曾讓我哭或者笑的事情。記到後來,慢慢的從本來的不想忘記變成了不敢忘記。當我將所有的一切都用來記憶時,我不知道,如果哪天我遺棄了那些回憶,我還剩下些什麼?

所以我不能忘記,不敢忘記,明明比誰都討厭等待,卻總是坐在原地等著會不會有人回頭來找自己,或者願意和自己一直留在這裡而不是選擇不斷往前走向我追不上的地方。

不敢要的太多,怕難過,所以習慣什麼都不敢要、不敢說,告訴自己要安分、要乖,即使只是一點小事也可以讓自己感動並且開心上許久──我以為這樣就不會難過,可結果,當即使要的很少很簡單卻還是什麼都沒有時,我發現,自己變得更容易受傷並且更脆弱了。

明明不斷告訴自己,要對自己好,要有所保留,不要掏心掏肺的對別人好,這樣當有一天對方厭倦、討厭起自己時才不會覺得痛。然而一旦別人對自己好,卻忍不住想要對對方更好。一旦對方對自己伸出了手、對自己微笑,就忍不住想要把自己所有美好的事物都給對方。

明明不想孤獨,卻為了不想再痛再哭而不得不讓自己孤獨。

明明所有人都對我「非常友善」,我卻覺得孤單。

選擇一步步走到如此的是自己,這個世界並沒有逼我,然而那種「被遺棄了」的感覺卻時刻圍繞著,彷彿這個世界遺棄了我。

所以我也遺棄了這個世界。遺棄了許許多多的我。

不敢去想,不敢去要,不敢去說,不敢去愛,不敢去哭,也不敢遺忘。

「除了『自己』以外,什麼都沒有了。」那只是一種感覺而已。無法明確地用言語明說,卻存在,並且龐大的令人害怕偏又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只能一個人沉默的沉默的悲傷著而已。

即使笑著也很難過,然而即使如此也不會死。明明站在充滿了友善笑容的溫暖人群中,仍舊找不到屬於自己的位置。

那就是被遺棄的感覺。被世界遺棄,遺棄這世界。

那就是被棄症候。

[百年江山]生活雜記引用:(0)  留言:(0) 

Next |  Back

comments

發表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