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

03.11

【生活】我執

……你不能主動,你不能做任何事,你只能等他心血來潮問候幾句的時候平淡和緩不慌地應答,你不該成為逼近的力量,你是一株等待季節性陣雨的沙漠植物。

等待這種東西並不如我們所想,一定要有目的,一定要有等到的那一天。
這種植物執迷不悟地生長,等待就是它本身的目的。不一定等到什麼,只要等,聯繫就在。

                  --- 梁文道 《我執》〈風箏〉




#1

等待是既令人安慰又悲傷的事情。

還能等待,還願意等待,這表示心中的某個地方還沒有完全死去,還可以抱持期待,還可以為了某件事情、某樣物品、甚至某個人去相信並且欺騙自己。

然而一旦當等待沒有盡頭、沒有回應,想等待卻發現自己什麼也等不到時,等待的每一秒鐘就變成了傷害。充斥著滿滿的惡意,一點一點凌遲著那個選擇等待的自己,嘲諷著曾經相信的決心。

我可以等,但前提是這份等待將有所結果。不論是否如我所願、不論好壞,一定要有結果。

否則等到最後,我會連為什麼要選擇等待也遺忘。只剩下一片茫然與空白,以及不為什麼卻執著堅持到死的等待。

那樣太可悲了。




#2

對我而言,有個「結束」的感覺很重要。

如果沒有結束,我會不自禁的停下來,站在那裡一直看,然後慢慢的、慢慢的在反覆來回找不到出路的思緒中將自己往尖口上推去。

所以吵架了要明確地說出和好,傷害了人要說出抱歉,想要結束什麼,要說出口。就像戲劇結束也要落幕一樣。

心領神會什麼的就去死吧,我只是個庸俗且愚鈍的凡人而已。




#3

「如果有件事情對你來說很重要,你必須要說,但說出口的同時有極大的可能會對你不想傷害的人造成傷害,你該怎麼辦?」

很久以前,離離回答我,那就不要說,一個人忍住忍到死吧。

事情的重要程度如果比不上那個人,就不要說,不要選擇傷害。

我想那是個好主意──真的。但對我而言,那似乎太困難了一些。

凡我所說,皆是傷害。

不管再怎麼珍惜、怎麼小心翼翼,傷害總是來的突然並讓人措手不及。再怎麼掩藏,也改變不了帶著刺的人就是帶著刺的事實。如果我不想傷害另一個人,恐怕真的只有遠離這個方法而已。

緘默。

那樣就不會再煩惱自己所說的話會不會傷到人了吧。



#4

「為什麼那個人還能面對妳呢?」

我也想知道,在面對我的時候,那個人到底想著什麼呢?

傷口還在,還會痛,我沒有忘記過也不敢忘記,儘管一輩子很長,我仍舊可以斷言:那句話我會記著一輩子。

可是,對那個人而言,自己的話對別人造成傷害──這種事情大概是不存在的。即使有,那也一定有所原因,並且是出自於深思熟慮,認為那樣是「勸勉」之類的才會說出口,因此即使會被怨恨,那也只是因為被說出的是每個人都不願正視的「實話」罷了吧。

所以那個人也許從來不曾明白別人的感受。雖然我完全沒有資格那麼說。

沒有什麼好怨恨的,也沒有什麼好難過,因為造成我難過的從來就不是「他」這個人,而是被說出的那句話,剛好插進了我最在乎、卻一直視而不見的那個部位,造成了會心一擊的效果。

我只是很納悶而已。到底在想些什麼呢?



#5

「即使一直都對別人很好,只要有一次不好,先前所有的努力都可能瞬間白費。」

這句話真是透徹了人性。

怎麼會理所當然地認為別人對自己好是正常的,而一旦對方疏忽了、漏失了一次就無法原諒呢?是不是,因為對方對自己所表現的一直都是溫和友善並且體貼的模樣,所以某一天,突然覺得對方做了什麼事情傷害到自己時才會格外的無法原諒?

因為一件事情而抹滅掉對方以前對自己所有的好,從此只記得對方的不好並且加以不斷放大好堅定自己決定厭惡對方的決心──這可以說是忘恩負義的一種嗎?總覺得可以啊?

啊,不過也有讓人安心的事情就是了。

至少我所認識的人之中,不會有這樣的人出現。我認識的人都很好很善良,所以若是被人討厭或者選離,那一定是因為終於忍耐到了極限,不願意再寬容了。

我似乎不曾留下過什麼會讓人覺得我很好的印象過。



#6

下意識習慣性地選擇有些悲傷的事物,是為了想要證明自己還活著,還有正常人的反應以及感情。

當然也會笑、也會開心,但如果沒有疼痛的感覺,總會懷疑這只是場夢。

我想要證實在「現實」的我還活著,還能笑、能哭、能感動,能對與我沒有任何關係甚至不真實存在於世上的人同情或者喜愛。

無法訴說的悲傷,即使只是擬態偽裝、只是假的也好,我想要去相信,確實是有個人能夠懂得的。

看著不真實的人物演出真實的悲傷,並且得到不論生死的包容或者拯救,會讓我稍微有一點被安慰了的感覺。

微微的疼痛著的心,微微的泛紅卻沒有淚的眼睛……因為心會疼,所以在看到一切得到拯救的瞬間時,我可以告訴自己,凡事都有可能的,即使是這麼樣不美好的故事、不美好的人,也是會有人疼的。

欺騙自己,也是會有人為我疼的。



#7

我一直以為我不會有朋友。或者該說,不會有能夠忍受我超過五年的朋友。按照正常慣例,畢業或者離開某個地方後就被斷絕往來成為「認識過的某某誰」好像是種常態,我也很習慣身邊的人最後總是會選擇離開不聯絡了。

因為我是個討人厭的傢伙。

可是,算一算、數一數,願意包容我那麼久,並且深信我是個溫柔的人的朋友,卻也多過了一手能數的數量。

何其有幸。

還有願意包容我的人存在,所以我才會有辦法繼續試著對人友善吧。我想。



#8

無所謂好壞,我覺得我只是提早把心境往中老年人拉去而已。

不要把自己當成局內人,就能夠冷靜的去看待並且分析,然後說服自己接受。

沒有力氣,也沒有勇氣再想去試著爭取什麼了。

[百年江山]生活雜記引用:(0)  留言:(0) 

Next |  Back

comments

發表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