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

03.29

【歿世】傳說的傳說(二)

有言在先:
 . 這是我自己都不知道該怎麼去歸類的文了…Orz
 . 衍生自行泉空羽╱Sora的〈歿世錄〉,催原文稿請樓下左轉第一間。
 . 流水帳。
 . 末端補小說明,至於細部說明等整個寫完再來補。ˊ_ˋ

















  


  「真的──非常對不起!」


  斜戴著大大的白色貝蕾帽,穿著連帽水手短衫的少年端正地跪坐在木製地板上,雙手輕按著身前地板,在這麼說的同時彎腰低頭,略長的墨綠色瀏海觸地,行了一個不太標準但很漂亮的禮。


  少年的身旁,留著一頭深紫色長髮的男性玩家瞇起了眼微微笑著,雖然一絲不苟的髮型及臉上的學士眼鏡讓他看起來像極了與世無爭的學者,但那雙手環胸垂眸微笑的模樣,卻只讓人不由得感到畏懼。


  即使不回頭也能感覺的到刺在自己背上的視線有多麼扎人,少年──可可尼洛嘟起嘴咕噥了兩聲,在被人壓著頭再一次道歉以前,自發性地又行了一次禮。


  「在半路上把你誤以為成是別人,還抓著你不放硬要你承認自己是混蛋威德什麼的──總之,真的非常對不起!拜託請你原諒我,不然今井這個小心眼的壞心鬼一定不會放過我──哎呀好痛痛痛痛痛!」藉機抱怨到一半,來自後方毫不留情的爆栗讓可可尼洛的話瞬間結束在哀號以及痛滾之中。


  「多餘的話太多了。」輕輕踢著在地上滾動的可可尼洛,被抱怨壞心的今井澄斂起了臉上半帶玩弄半帶寵溺的笑容,看向了似乎被嚇得不輕、而臉上也清楚寫著完全還沒進入狀況的奧古。


  奧古反射性將雙手護在胸前作出防禦的動作。


  啊,看來是真的嚇到他了。今井澄在心中無聲嘆氣,露出了他自從擔任可可尼洛的副會長以來最熟悉的對外營業笑容──沉穩、睿智,重點是看起來要很溫和很好說話那種。


  通常只要這樣笑,大部分的人都會願意冷靜下來,希望這次也能有一樣的效果。


  「我是《中途之家》公會的副會長,今井澄。而這個──」他指向還在地上滾來滾去的可可尼洛,「──是我們的會長,可可尼洛。你似乎是艾大佳的熟人?請問該怎麼稱呼你呢?」


  「報告老爹,因為這個人的ID取的很不要臉,所以叫他奧古就好了!」坐在一旁的艾大佳忍不住舉手搶答,毫不意外地被瞪了一眼。


  「我叫奧古斯特,不過如果嫌這名字太長或叫起來拗口的話叫我奧古就行了。」什麼不要臉,也就只是跟某個歷史上的皇帝一樣而已啊!打從被可可尼洛及艾大佳一左一右架回公會房間內就處於恍神狀況外的奧古回過神來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朝艾大佳投去記眼刀。


  「好的……那麼首先,我要再為了我們家這笨會長將你認錯的事情道歉,抱歉造成了你的困擾,希望你能原諒他。」今井澄這麼說著的同時,可可尼洛從地上翻起身,又回復了被人稱為「土下座」的那種坐姿,表情肅穆地又低頭道歉了一次。


  這默契,怎麼看都覺得這種副會長拎著會長跟人道歉的行為常常發生。


  不過,道歉的人不覺得哪裡有問題,被道歉的人卻是全身不自在。


  生長在即使道歉最多也只是點個頭或彎個腰,將下跪視為最大禮數的環境下,即使是在遊戲中,面對可可尼洛這種二話不說先跪了再講的道歉行為,與其說感覺解氣,不如說奧古只覺得尷尬到了極點而已。


  「唔,其實我沒有那麼在意啦……」


  「真的嗎?噢耶萬歲我就說今井你太大驚小怪了吧──」


  「閉嘴!」在可可尼洛開心的從地上跳起時再補了一記爆栗,對於家醜完全沒轍的今井澄在奧古茫然的眼神下,也只能尷尬地選擇繼續被打斷的話題,「咳,謝謝你願意原諒他,那個──咳,雖然對於初次見面的人提出這樣的要求不太禮貌,不過我──不,應該說『我們』,《中途之家》有事想委託你……」


  委託一個玩不到一天,才剛轉職的神官?奧古剛想開口質疑,衣袖便被人從後頭拉了拉。


  以被過長袖子遮住的手輕掩著嘴,艾大佳靠近奧古的身後以氣聲(雖然她本來的說話音調就像氣聲了)小聲地提醒著:「這是〈歿世錄〉這款遊戲的特色之一──即使不是NPC也可以發派任務給其他玩家,老爹他們是在委託任務給你,有好處的,接啦接啦。」


  任務?奧古眉頭一皺,「我要先知道任務內容再考慮要不要接受委託。」


  ──我是叫你直接接不是叫你考慮啊!艾大佳差點不顧她一貫文靜(?)的形象扯住他的領子這麼咆嘯出聲。


  在思考到身為高等玩家的可可尼洛他們有什麼必要欺騙一名新手以前,奧古直覺式的思考模式只想起了一句話:會從天上掉下來的,只有災難而已。


  為了避免輕易的答應以後才發現任務內容根本是強人所難,他認為自己還是先小人後君子的問清楚比較實在。


  看吧,那個一臉老奸樣的副會長馬上就一臉為難的樣子了。


  「我來說吧。」


  蹲在地上的可可尼洛突然站起,拍了拍不存在於衣物上的灰塵,稚氣而愛笑的臉龐上有著難得的認真。


  奧古愣了一愣,直到現在才終於好好注意起這個打剛碰面起就像串爆竹一樣炸來炸去沒安分過的少年。


  略長的瀏海以及白色貝蕾帽下,可可尼洛有著張說不上美麗卻十分細緻的臉。微微彎著的淺色的細眉,寶石般輝映著光芒的淺綠色雙眼,細細的小巧的鼻子,以及僅帶著淺淺血色,總是帶著微笑、大笑、竊笑等各種笑容的唇。


  明明看起來就是個琉璃般脆弱且容易碎裂的人,到底是怎麼將那些彷彿用不盡的精力給藏在這嬌小的身軀下的?


  「來到此處的聖職者,奧古斯特,為了拯救在悲傷中徘徊不去的靈魂,如今我們需要你的力量。去吧,穿上你的偽裝,尋找『冥頑不靈的愚者』奇拉,並將他的靈魂從痛苦中釋放出來。」可可尼洛以他特有的,帶著一點歡快、有些急促並在尾音習慣上揚微捲的嗓音逐字逐句地訴說,「為了答謝你,當你將他從痛苦中釋放出來時,我們將會準備一些物品作為謝禮讓你挑選。」


  他緩緩的、緩緩的,就像真正的NPC一樣,說著冗長且文謅謅,宛如事先寫好建檔的任務內容。一直到這一刻,奧古才終於明白,艾大佳曾經對他說過的:玩〈歿世錄〉這一款遊戲的每個玩家都不僅僅把自己當成一個「玩家」而已,每個人都發揮著RP(Role Playing,角色扮演)的精神,在這個建構於虛假的世界中以另一個真實並且敬業的身份活著──這句話的意思是什麼。


  面對著這樣的場景以及遵循著RP精神以及規則與自己互動的玩家,如果不是知道自己只是在遊戲裡面,恐怕會以為自己就像許多小說寫的那樣,「穿越」到了哪個不知名的時代以及地點吧。


  不,即使知道只是遊戲,他還是覺得自己被深深地震懾到了。


  對奧古而言,可可尼洛所說每一個字都像帶著魔力……或者該說生命,在空氣中騷動著,令人有些不安、有些雀躍。也許是受到了隱藏在話語中的那份魔力影響,當可可尼洛微彎帶笑的眼對上奧古時,他不假思索地脫口答應:「我接受這個委託!」


  話才說完,一本封面燙印著古老雕紋的精裝日記本突然憑空出現在他面前,從中打開並快速翻閱,最後停在一頁空白的輕牛皮紙上。金色的光芒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燒過紙上,浮現出了以羽毛筆沾墨寫上的端正字跡。



  


  冒險者的日記    P. 67



  也許這能騙過不少人
   ̄ ̄ ̄ ̄ ̄ ̄ ̄ ̄ ̄ ̄
  類型:玩家對玩家

  任務描述:
  來到此處的聖職者,奧古斯特,為了拯救在悲傷中徘徊不去的靈魂,如今我們需要你的力量。去吧,穿上你的偽裝,尋找「冥頑不靈的愚者」奇拉,並將他的靈魂從痛苦中釋放出來。

  任務目標:
  穿上偽裝並找到「冥頑不靈的愚者」奇拉。

  需求:
  - 威德的偽裝 x 1〈任務給予〉

  
  起始:可可尼洛
  結束:可可尼洛


   




  在忠實地紀錄完任務內容以後,冒險者的日記「啪」地合起,掉進奧古攤開的雙手中,變成了一本平凡無奇的書。


  奧古既訝異又驚喜地看著並翻閱起了這本日記,發現自己進遊戲以來所碰到的任務──有些如果不是看冒險者的日記他還不曉得原來那是任務──不論任務內容或者過程都被紀錄了下來。


  比較制式化,如任務敘述、任務內容等屬於「資訊」類的訊息,都是以統一的格式記錄下來,只在任務敘述的部份會隨著給予任務的對象述說內容而有所不同而已。至於比較生活化……像是任務過程,則是大致紀錄了他在跑任務時的流程,以及可能做了些什麼動作或者說了什麼話之類的……


  像是他抱怨神官轉職真的是靠北麻煩的那句話就被紀錄進去了。


  當奧古看著自己的任務過程嘴角忍不住上揚時,可可尼洛突然說了:「如果你喜歡的話,任務過程也可以自己寫喔。基本上只要不要灌水灌太凶,系統就不會進行干涉。」然後使用Library(文庫)功能拿出了自己的日記本分他看,「你看你看,像我懶的寫都用畫的,哈哈!」


  淺黃色的紙張上畫滿了有著五官以及五條線作為軀體,手上、頭上偶爾會有奇怪的武器及帽子的人形,有些人形的頭上還會畫個非常簡陋的對話框,裡面寫著他覺得很奇妙的對話比如──「OO,你不是還有生命嗎?」、「你所對抗的不只是莫札特,而是我所率領的整支樂隊!」之類的。


  ……總之是非常率性、很有這少年給人的感覺的一本日記。


  看了看可可尼洛的日記再看看自己的,奧古默默作下了:「至少不要寫成那種會讓人覺得看不懂的東西吧」的自我最低要求。


  在奧古這麼想著、可可尼洛開始炫耀著自己日記的同時,今井澄他們也沒有閒著。


  「──艾大佳,妳的專業技能是裁縫?會作神官袍嗎?」


  「會,可、可是那個人的服裝不是跟一般神官服不太一樣?我沒看過他,不知道該怎麼作比較好。」


  「耶羅那可能會有照片之類的,我問一下。」今井澄抬起一手示意艾大佳稍等,雙唇微微開闔著卻沒有發出任何聲音,似乎碰到了什麼難題般皺起了眉。「……他說他沒有跟那個人有關的任何東西。」而且從聲音聽起來似乎氣炸了。


  最有可能提供有利協助的人都無能為力,這任務真的還做的成嗎……她也是第一次參與公會派出去的任務耶,第一次就要卡任務了嗎?艾大佳垮下雙肩扁起嘴,搭配上帽沿下總是慘白的臉,那陰森哀怨的模樣霎時讓房內溫度往下掉了幾度。


  很懂得看氣氛的今井澄臉往旁邊一轉,話題也跟著一轉:「服裝晚點再來煩惱沒關係,現在的問題是剩下的部份該怎麼辦。」上下打量著不時會露出放空表情的奧古,他嘆了口氣。


  過長的髮型可以修剪,棕色的頭髮也可以跟商人購買染劑染成偏暗的紅色,但五官之間的神韻跟氣質卻不是一時一地所可以培養的出來或者偽裝的。


  雖然不知道現實中的奧古年紀多大,但感覺也不過就是跟可可尼洛差不了幾歲的孩子而已,還帶著濃濃的、滿滿的稚氣,以及或多或少年輕人特有的勇者無懼與衝動。而威德──即使從來不曾靠近接觸、也不曾了解過那個人,只是遠遠地那麼一眼交集而已,他就可以篤定的說,不會有人能夠模仿的來他的神韻。


  那種既絕望又死命地想抓住最後一絲希望的眼神是渾然天成的,而那種拒世界於一切之外的冷冽以及狠毒,也不是說想要模仿,就能夠模仿的來。


  要怎麼作,才能夠讓這孩子看起來能夠更像威德一點呢?


  早知道就要可可記得註明偽裝的材料要自己去找而不是由任務方提供了……不過會碰到他,這也不是在預料內的事情啊。


  已經習慣只要是可可尼洛的希望都替他完成,也習慣不管公會的任何一個人碰到了困難都盡全力幫忙,因此面對眼前這個幾乎可以說是不可能的任務,身為眾人精神領導的今井澄感到非常煩惱。


  然而,彷彿要讓他更煩惱似的,緊緊關上的公會房門被人一腳踹開,還附帶著他不久前才聽到的怒罵聲:


  「靠北啊!你跟我要死兔子照片這哪招?全世界都知道拎北這輩子最不爽的人就是那隻死兔子,你不要現在才來告訴我你變心了發現其實你愛的是那隻死兔子那我絕對直接挖了你的眼睛反正白長了──」


  穿著以紅色為主色的無袖短衫,披著滾有金邊,於身後往兩邊岔開、造型奇特的白色披風,右眼戴著深色眼罩,一臉活像來討債的男性在踹開房門後,一腳踩上椅子踏上桌子,以居高臨下的姿態看著所有被嚇到的人。


  「……你出現的太快了吧……」雖然知道只要是跟威德有關的事情,即使厭惡至極,耶羅也會以最快的速度掌握情況以及資訊,但這未免也太快了吧?他都還沒來得及要大家作心理準備耶?


  「因為我腿長啊。」隨性地撥了撥自己那頭因奔跑而有些凌亂的棕黑色短髮,耶羅的回答接的順口到讓以能言善道聞名的今井澄也不由得啞口。「嗯?幹麼?你們又去哪裡誘拐到新人喔?」眼尖注意到可可尼洛身旁有個陌生的身影,耶羅好奇地多看了一眼。


  被踹門聲嚇到的奧古也剛好往耶羅的方向看去,兩個人就這麼互視了好一會。


  「──幹!死兔子!」耶羅突然咒罵出聲,一臉殺氣地跳下桌子,雙手成爪朝奧古衝了過去。「你把我家奇拉正咩害成這樣竟然還有臉出現在這裡,我不打爛你那嘴臉我以後改叫羅耶──靠北其實還滿好聽的──不對,PK啦PK啦PK啦PK啦PK啦PK啦PK啦!」即使今井澄、可可尼洛、艾大佳三人驚覺不對趕緊衝上去抓住他,仍舊無法阻止耶羅對奧古使出齜牙咧嘴大罵吐口水等攻擊。


  「等等、耶羅你冷靜點!他不是……」


  「PK啦PK啦PK啦PK啦──」


  「耶羅你聽我說,他真的不是……」


  「死兔子有種踹共!釘孤枝啦!」


  「耶羅你等……」


  「那個……」一片混亂中,唯一置身事外搞不清楚狀況的奧古,在可可尼洛三人使出連攜關節技企圖制住耶羅時,舉起一手弱弱的問了一個他從一開始就一直想問,但一直找不到機會問的問題:「你們一直在講的『威德』到底是誰啊?還有那個什麼『奇拉』不是NPC嗎?」


  不論是語調或者音量都很弱的問題,讓原本熱鬧到吵雜地步的場面瞬間冷掉,也讓進入狂暴狀態的耶羅瞬間冷靜了下來。


  皺著眉,耶羅又用力的看了奧古幾眼,甚至將右眼的眼罩拿下來了──原來他右眼也能視物──然後……


  「啊?你誰?」


  「……」


  「……」


  「……」


  「……你好,我是奧古斯都,大艾的朋友,是個新手,然後你可以簡稱叫我奧古。」嘆氣的人換成他了。


  


  


  


    

補充:

.老實說其實我一直搞不懂威德的服裝到底怎麼描述比較完整──就像我無法好好的敘述耶羅的服裝一樣。

.實際配色我不知道,不過在我自己印象(?)中,威德的配色是紅 >>>> 白,也就是雖然服裝看起來神似,但奧古的服裝(神官基本裝)是白 >>>>>> 紅。主要配置是相反的這樣。

.所謂的人設到最後都只是參考用的所以雖然我有存但請無視它…_Orz

.不打算寫太長或寫多大所以不會是坑(應該?),不過填的速度也不一定就是了。

[茶花滿路]????引用:(0)  留言:(0) 

Next |  Back

comments

發表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