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

04.01

【生活】節日症候

台灣是個節日很多的地方。

除了中國傳統的節日,如年節、清明、端午及中秋以外,外國的節日也不少,比如說:婦女節、植樹節、母親節、世界無煙日、聖誕節等等,若要認真去數,只怕從手到腳數完兩輪都還嫌少。

……不過,其實那跟我沒有什麼關係。實際上我不大過節。


節日是為了被紀念而存在的,然而現在的人即使知道了今天是什麼節日,卻也未必知道這節日的由來以及其意思。不鹹不淡的過著日子,卻突然在某一天開心的逢人就祝賀著快樂,其中到底是真心希望對方快樂還是應景湊熱鬧的成份多點?思考著這樣的問題,要我什麼也別想,只要跟著快樂過節就好似乎不大可能。

每一天都值得快樂,想送禮物的話任何理由以及時間都可以送,為什麼要特地某個節日高興、慶祝?對於不是發自內心,只是「因為大家都那樣所以我也要一樣」還自欺欺人認為是自己想那麼做的此等行徑,我只覺得感冒。要是非得跟著記得那些節日,並附和著眾人一起在節日裡開心快樂才叫合群的話,那麼我想我確實是個不合群的人。

如果不能給我一個合理並且能說服我為什麼我得在特定某一天裡快樂的理由,我想誰也沒權力或義務要求我必須跟著一起當節日傻瓜。

不過年節、端午、中秋,這類深具意義的重大傳統節日我還是過的。也許跟家人、也許跟朋友,哪怕外表看起來還是冷冷淡淡的卻確實開心並且感恩著這一年的這一個節日,又能平平安安地與我關心並關心著我的人們一起過節。西方的節日基本上我就不大過了,除了母親節不敢不過以外。

或許這也是國情──或者該說人情所然吧,總覺得西方即使過節,也多是冷冷清清的,一個人對一個人,最多就再加幾個而已,送個禮物、吃個飯,沒了。中國傳統節日相對就熱鬧許多,每逢大節,長輩們總是喜歡將親戚鄰居三五好友全部找來,大大的桌子旁圍著一圈人,桌上擺著水果、放著食物,你一言我一語地問著最近如何而不是什麼節快樂。

雖然討厭聚會,更不喜歡長輩們聚集在一起時總是免不了要問晚輩的:書讀的怎麼樣?有沒有男女朋友?畢業要做什麼?薪水多少?什麼時候要結婚?……諸如此類從沒變過內容,儘管知道是出自於關心還是不想回答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才好的問題,不過,喜歡那種為了某個傳統而聚在一起,不問親疏遠近,關心並留意著別人的感覺。

只可惜,年年有節,慶無年年。

在匯聚了許多國家特色,包容著來自世界各地的人以及風俗的台灣上,日曆記得的節日越來越多,然而過節的人卻似乎越來越少,就連一年之中本應最熱鬧的年節,也有了一年比一年更加冷清、更沒有過年感覺,更不要說本來的中秋團圓現在根本直接被和朋友去烤肉給取代了。

對於時下大多的年輕人來講,「每逢佳節倍思親」這句後頭應該打個大大的「╳」,將那個親字改成「每逢佳節倍思友」才對,哪怕那個朋友可能每天都見面也一樣。年輕人的時間基本上只使用在自己以及朋友身上,所謂的家人,也許就跟都會傳說是一樣的等級,會講會提到,感覺卻並不是真正很清楚很靠近。

感覺還真是可怕。中國傳統的節日敵不過逐漸冷漠的人們以及商人們的炒作,一年比一年更加冷清了下去,變成了只要形式上意思到了就好,毫無心意也無所謂、敷衍了事也無所謂的節日。明明就是比什麼都還要重視「心意」這種東西的人們啊。

如果連應該要慶祝什麼,自己也搞不清楚,只是跟著人群走的話未免也太可憐了。

「只要開心就好了啊!」是的,當然是這樣沒有錯,但只要碰到節日就會覺得沒什麼值得開心的,這樣的人也是存在的啊。為什麼我高不高興好像得受日子控制呢?就像我完全不懂愚人節這種每個人絞盡腦汁就為了騙人,看人擔心、緊張並引以為樂的節日有什麼好值得快樂的。

真正該慶祝的,是節慶本身所代表的涵義,以及今年又是平安順遂、足以讓自己沒有煩惱地和親朋好友一起過節吧?

每當節日到來時總是忍不住認真地思考著諸如此類的問題,說到節慶只會想到麻煩以及無聊而已,一旦認為根本沒有必要只是起鬨而已就更加厭惡而不想參與,理應「快樂」的日子裡卻奄奄的動也不想動,最好連會對我說「XX節快樂」的人也都見不到……就像只要一到週五就會特別開心有精神、一到週一就特別難過委靡,這種現象會被稱為「週一症候(星期一症候)」一樣,我想這種情況大概可以這麼稱呼吧──節日症候。

不過,我想這症狀大概是無藥可救了。

[百年江山]生活雜記引用:(0)  留言:(0) 

Next |  Back

comments

發表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