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

04.09

【歿世】傳說的傳說(完)

有言在先:
 . 這是我自己都不知道該怎麼去歸類的文了…Orz
 . 衍生自行泉空羽╱Sora的〈歿世錄〉,催原文稿請樓下左轉第一間。
 . 流水帳。






  接下任務後半個月。


  卡雷契德.中央水池旁。


  


  穿著與自己本來的神官服有些相似,配色上卻完全相反的服裝,原本的及胸褐色長髮如今已經被削短並染成了略長過下顎的暗紅色短髮。在〈中途之家〉眾人的協助下,等級被快速帶了起來的奧古曲起一膝,坐在水池邊上慢慢地思考並回想著這半個月以來每個人對他所訴說的,關於「奇拉」以及「威德」的事情。


  


  「奇拉」並不是NPC。


  根據可可尼洛他們的說法,身為貓族拳術師的奇拉,和他以及他們一樣,只是個玩家而已。而且,還曾經是〈中途之家〉的一員。


  在〈中途之家〉的公會倉庫內,放了張奇拉的畫像,為了避免執行任務時他會認錯人,今井澄還特地將畫像拿出來給他看,並且對他說了一些關於奇拉的事情。


  微微泛黃的畫像上,以各式深淺的褐色勾勒出來的貓耳少年有雙讓人不由得想讚嘆美麗的渾圓貓眼以及稚氣的臉,不做表情地微瞪向畫外,有些倔強的表情看起來像是在賭氣。


  是個總在奇怪的地方上面頑固,讓人有點頭疼的傢伙呢。今井澄笑著這麼說,卻輕輕嘆息了一聲。


  他說,他、可可尼洛以及奇拉,幾乎可以說是從剛進遊戲開始就認識的朋友,可可尼洛決定建立〈中途之家〉時,其實奇拉也出了不少力。雖然遊戲規定一個公會只能有正副會長,但如果要說的話,名義上身為公會元老的奇拉其實也是〈中途之家〉的副會長,於公於私,〈中途之家〉都不能沒有奇拉,所以他希望能將奇拉帶回來。


  非常官方、客觀、安全,而且毫無重點的說法。至少對奧古來說,完全聽不出來這跟他的任務有什麼關係。


  所以他決定改問艾大佳。


  根據艾大佳的說法,因為她加入公會其實並沒有很久,所以她跟奇拉不太熟,只是碰過幾次面、曾經受過他一些照顧而已。


  啊,不過,那是個很溫柔很溫柔,溫柔到會讓人忍不住替他擔心並且哀傷的人。艾大佳說著說著,突然雙手合十,閉起雙眼,以相當不適合她陰森氣質,感覺充滿了粉紅色以及愛心泡泡的語調喃喃地祈禱了一句:如果那個人能獲得幸福就好了。


  仍舊是讓人感覺說了跟沒說一樣的情報。


  一一問過其他人曾經和奇拉接觸過的公會成員,才發現對於大多數的人來講,這個名為「奇拉」的玩家,對他們來說也就只是偶爾會接觸或者受到幫助,但其實並不太熟的人。


  除了少數幾個以外,大多數的人,以及公會以外的時常出現在卡雷契德的玩家,在他問到對奇拉這個人的了解時,總是會在露出恍然大務的表情後,說上一句「傳說中的」。


  傳說中那個一直追著「威德」的人。


  傳說中為了一個連是不是NPC都不知道的人而捨棄公會的傢伙。


  傳說中明明很溫柔,最後卻變成了就連PK(Player-killer,專門殺害玩家的人)也不願碰見的PKK(Player-killer-killer,專門殺害PK的人)之鬼。


  傳說中,那個追逐著傳說(威德),最後自己也成為了傳說的人。


  


  傳說,只要是為了威德,不論任何事他都願意做。


  


  可可尼洛說,奇拉喜歡威德,喜歡到情願自己的世界中只剩下威德。所以當威德失蹤以後,奇拉的世界也跟著毀了。


  奧古無法理解。


  他沒有喜歡的對象,也還沒有「想要去喜歡」的對象,所以無法理解怎麼會有人喜歡一個人到毀掉自己的地步。他覺得那樣的感情既誇張又離譜,只有電影或者小說裡面才會出現,根本不存在於現實之中。


  更何況,威德這個名字,聽起來就不像女性。


  男性喜歡男性(而且對方還可能不是真正的人)到不顧一切的地步……即使已經不再是過往排斥同性戀者的時代,奧古仍舊覺得那實在不可思議到匪夷所思的地步。


  明明女性都是那麼的可愛又柔軟,充滿了香氣以及甜美,怎麼會有人放棄女性而選擇男性──還是個只懂得怎麼去傷害人的男性呢?對他來說,那無法理解。


  可可尼洛只是柔軟的笑了笑,什麼也沒有說。


  耶羅則是笑的猙獰地回了一句:「你最好永遠記住這句話,敢對我家正咩有歪腦筋我就把你給『啊咂』掉!」並且用手在某個部位比了個一刀兩斷的動作,讓他即使聽不懂也完全理解「阿咂」是什麼。


  奧古覺得耶羅的煩惱完全是多慮了。他看過畫像,雖然看起來是個有點清秀甚至說是秀氣的少年,但即使不論性別,光就長相而言奇拉也不是他會特別偏好或者注目的類型。


  他只是因為有人委託任務,覺得有趣加上不好推託所以才答應偽裝成那個叫威德的人去騙奇拉,讓他以為自己失戀了,然後結束掉在外面當PKK流浪的生活,乖乖回到公會而已。


  其他的,他沒有想過。


  


  至於「威德」──


  他曾經想過,也認為,如果那麼多人都會將他誤認成那個叫做威德的人,那麼,大概就是他跟威德在遊戲中的樣子很像吧?


  但耶羅說他們「一點也不像」。而且是用唾棄外加「你有病啊?」的表情這麼說的,生動到讓人連一點想懷疑這話真實性的念頭都沒有。


  「並不是你跟死兔子長得像,也不是你們的服裝或造型很像。只是當你什麼也不說,沒啥表情的站在一邊時,沒仔細看的話,一瞬間會以為你是他……再多看一眼感覺就不像了。」如果真的像那傢伙的話,那大概是悲慘到晚上照鏡子都會被自己嚇哭的地步吧。耶羅還這麼惡毒的補了一句。


  奧古不認識威德,所以不明白耶羅口中的像又不像到底是什麼意思。艾大佳也不認識威德,所以只能照著耶羅的敘述去趕製服裝。可可尼洛跟今井澄見過幾次威德,但因為不熟,即使說得出樣子也只是模模糊糊的大概而已。


  唯一跟威德熟到可能化成灰都能認得出來的,只有耶羅。因此儘管不是很信任耶羅的記憶力有多好,所有人還是照著耶羅的吩咐去準備,替他特製服裝、替他修剪髮型、替他找顏色相似的染髮劑、替他做練習讓他在神情上看起來能更像威德一點……


  為什麼能夠作到這個樣子呢?看著耶羅玩笑之餘偶爾流露的認真,奧古不由得疑惑了起來。


  除非就連那句話也是玩笑,否則,他是喜歡那個叫做奇拉的玩家的吧?


  他無法理解為什麼有人會喜歡跟自己同性別的人,但他知道,如果喜歡一個人的話就會想要獨占,即使是一點點也不想分享給別人。如果耶羅是真的喜歡奇拉,那麼他是用什麼心情接受並且答應了可可尼洛他們的請求,把他偽裝成理應來說是他情敵而且好不容易消失的威德?


  把另一個人裝扮成自己的情敵,並把對方送到自己喜歡的人面前(而且明明知道自己喜歡的人喜歡那個情敵)──這比奇拉喜歡威德、耶羅喜歡奇拉更讓奧古覺得不可思議。


  他忍不住逮著機會就盯著耶羅看,想看看他滿口的喜歡(對奇拉)以及去死(對威德)中,到底有多少的言不由衷在裡頭。


  結果耶羅告訴他,喜歡跟厭惡都是真的。


  因為一直以來,最喜歡的就是他,所以捨不得看到他難過或者為難。只要奇拉開心的話,即使要他把自己縮小到就連喜歡都只能當成玩笑的地步也可以喔☆


  ……和平常一樣,是帶著輕挑帶著戲謔,有些諷刺又嘲弄的笑聲。


  然而隱藏在笑聲中的話語卻是那麼的輕,輕到反而讓他心裡很沈重。


  「……如果那個叫威德的人只會傷害他的話,那麼,被你們說跟威德很相的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夠讓他好過一點?你們給了我任務,要我假扮成威德,你們希望我做什麼?」


  「你什麼也不必做。」耶羅搖搖頭,「你只要裝成威德出現在他的面前,讓他能夠繼續懷有他的夢就好了。」


  耶羅說,對奇拉而言,威德是他一直在追逐,卻珍惜著不敢碰觸的夢,所以只要讓奇拉相信「威德」還存在這個世界上,讓奇拉能夠繼續追逐他的夢就好了。


  奧古還以為,喜歡奇拉並且討厭威德的耶羅,會像今井澄、可可尼洛他們一樣,要他對奇拉說出厭倦的傷害的話語,讓奇拉從名為「威德」的戀夢中醒來,讓奇拉不再追逐威德,回到〈中途之家〉。


  可是他卻說,讓奇拉繼續懷有他的夢吧。


  為了喜歡一個人,到底得委屈自己到什麼程度?奧古想這麼問拿出奇怪的眼罩戴在另一隻眼上,聲稱自己可以用第三隻眼看見事物並轉過身用屁股對著眾人扭了扭的耶羅,但最後還是什麼也沒有問。


  他怕即使問了,還是無法分辨說話總是假假真真、誇張萬分的耶羅的話中,到底有哪些是玩笑,而又有哪些是真的。


  也怕,如果耶羅不再以玩笑的態度面對,他會不知道該怎麼回應。


  只能裝傻而已。


  


  奧古陸續向許多人問了很多關於他們的事情,可是,問的人越多,他越覺得他根本不了解奇拉,也不了解威德。


  可可尼洛說,那是因為他聽到的都只是傳說。事情的真相以及人的本質,都必須由自己親自接觸過之後才能夠真正明白。


  他覺得自己還是什麼也不懂。


  然而,他的任務卻是扮演一個他完全不了解的人,去欺騙另一個他所不了解的人。


  


  接著的時間比預期的過的還快,半個月眨眼般就過去,特製的服裝已經縫好了,頭髮剪好了染好了,站在鏡子前,稍微垂眼壓眉露出有點不悅但基本上沒什麼起伏的表情,鏡子裡映出的,不是奧古斯特這個玩家,而是傳說中不知道到底是玩家還是NPC,讓奇拉不顧一切的威德。


  奧古對著鏡子咧出了個露出牙齒的笑,做了個誇張的表情,卻有些哀傷地發現,明明還是一樣不變的五官,當露出的是別人的表情時,卻連他自己也認不得自己。


  門外傳來了催促聲:


  「時間差不多了,你準備一下。」


  「好──」


  將「奧古斯特」的表情收起,偽裝成威德的奧古走了出去。


  沒有失敗或者轉圜餘地的任務開始。


  


  卡雷契德.中央水池旁。


  


  『……太陽快下山了,還是沒有看到類似奇拉的人出現。』以耳語功能與躲在不遠處觀察水池附近的可可尼洛交談,從傍晚時分便開始等待,承受著來來往往過路行人好奇的眼神,曲起一膝遮去大多視線以及表情的奧古小心翼翼地左右探看著。『確定他今天會在這裡出現嗎?』


  根據耶羅的說法,奇拉雖然會固定在某個時間內出現在某些地點,但會出現在哪卻無法肯定;雖然從耶羅給的資料來看,與其他幾個地點相較,中央水池是奇拉最常出現的地方,但也有不會出現的可能性存在。假如確定奇拉今天不會出現在這裡,那麼他們就得趕快撤退,以免被可能認識威德的人看到後把消息傳出去,任務就註定失敗了。


  『他這幾天把其他的點都輪過一次,就差水池這裡,按道理來說應該今天是會出現在這沒錯啊……』因為奇拉就是那種不知道要變通的人嘛。可可尼洛這麼小聲地說了一句。『耶羅他們在其他地方似乎也沒有看到奇拉,也許他今天不上線了吧?等我一下,我跟今井他們討論一下。』


  『嗯。』


  隨著天色越來越暗,在路上走動的玩家以及NPC數量也慢慢減少了。


  聽說,那是因為入夜以後的城內算是一般區域,玩家隨時可以發動PK,所以大部分的玩家在入夜以後都選擇進入仍舊屬於安全區域的屋內,或者乾脆到野外去執行任務,至少環境空曠,不像城內一堆死角,就算死都死的莫名其妙。


  奧古看著在夕陽餘暉下,視野度下降許多的城內,打算放個照明用的日光術,一陣陣一陣陣酥麻的刺痛卻在他有所動作時傳來,他這才想起自己已經維持同樣的姿勢好一段時間了。


  太過擬真的遊戲也不太好啊。


  一邊搥著刺麻的腿,奧古一邊這麼在心中抱怨。


  『……奧古,耶羅說奇拉今天可能不會出現,可以回去了。我……』可可尼洛的耳語傳來,帶著一點奇怪而且不應該存在的雜訊聲,後半段的話完全被掩蓋過去,無從辨認內容。


  奧古「喂?」了幾聲,試著跟可可尼洛以及其他人對話,但即使耳語的對象都還在線上,卻沒有任何回應回傳過來。


  碰到BUG了嗎?奧古遲疑了一下,在確定聯繫不到其他人的情況下,自己無法自己判斷該怎麼做比較好後,他決定依照可可尼洛的話,先回去再說。


  發麻的腳緩慢地踩定在地上,奧古剛站起來,身後便傳來了一聲微弱且遲疑的呼喚:


  「……威德?」


  不是〈中途之家〉的人!他僵硬在原地,對方卻沒有進一步的反應,只有地上拉長的影子提醒著他那聲呼喚並不是幻覺。


  奧古瞪著地上的影子,開始猜測起在自己身後的到底是誰。是他們在等的奇拉,還是其他認識威德的玩家?如果是奇拉的話,那麼任務就算完成,不是奇拉的話,任務就有可能失敗……


  或許是二分之一,或許低於二分之一的機率,他該不該回頭?


  奧古猶豫著,地上的影子卻突然動了一動,令奧古在緊張以及壓力作用下本能地回了頭看對方想做什麼。


  ──首先映入眼中的是在夕陽下益發刺眼的橘紅色長髮,以及一雙美麗而哀傷的金色瞳眸。


  「──威──」


  接著,在短短的一瞬之間,他看見了那個人臉上的表情,是怎麼從原先的喜悅,轉為錯愕,再淪為什麼也沒有的平靜與蒼白。


  他看見了曇花一現後轉眼凋零的瞬間。


  已經不需要問,也不需要猜測了。


  會對著偽裝成「威德」的自己露出這種表情的,只可能是一個人而已。


  在來得及反應以前,道歉的話語先一步脫口而出:


  「──我……對不起。」


  「……為什麼要跟我道歉?」奇拉低低的、溫柔地問著,「是我認錯人了,對不起。」


  ……騙人。明明一眼就發現他不是威德了。奧古咬著下唇,有些不甘心地看著奇拉,「你根本沒有認錯吧?我回頭的瞬間,你就知道我不是威德了。」


  奇拉什麼也沒說,只是頓了一頓。


  「可可尼洛他們說你不會發現,可是你只看了我一眼而已。」就連聲稱自己即使不閉著眼睛都能把化成灰的威德畫出來的耶羅都說,在視野不明的夕暮下,如果只是一眼的話,應該不會被看穿的。


  奇拉又頓了一頓,然後勾起了一抹疲憊而虛弱的笑容。


  「為什麼──」


  「威德不會回頭。」奇拉突然開口,停頓……不,錯愕的換成了奧古,他睜圓了眼看著以溫柔的語氣說著驚人話語的奇拉。「即使知道我在身後,威德也不會回頭。他從不給我任何希望。」


  什……


  「是會長他們要你這麼做的?對不起,辛苦你了。請幫我轉告會長他們,我很好,我沒事,請不要替我擔心。」


  「騙人。你看起來明明就很痛!」為什麼還能笑著說自己很好啊!奧古簡直無法置信。「可可尼洛就在附近,要講什麼你自己跟他們講,他們都在等你回去啊!」他大喊著,拼命使用耳語指令向可可尼洛、向今井澄、向耶羅以及艾大佳傳遞著消息:奇拉在水池這裡,快點過來,快點過來,快點過來!拜託你們誰都好,快點過來──


  如果再不快點過來,他不知道,面對這個明明全身上下都寫滿著「痛」這個字,卻還是將所有的痛與悲傷藏起來,溫柔而虛弱地笑著的人,他還可以撐多久。


  誰也沒有回應他,回應他的只有奇拉。


  「……我不能回去。」奇拉輕輕搖著頭,伸出手擦過他的臉頰。「為什麼一臉快哭出來的樣子?」


  虛擬的世界並沒有淚水,即使想要哭泣,也只能透過Cry(哭泣)或者Sob(啜泣)的指令來流出虛假的眼淚而已。然而即使如此,悲傷的痛苦的表情仍舊會隨著現實中自己的臉部表情忠實地傳遞出來,只是少了淚水的點綴,就連悲傷也顯得像是鬧劇。


  「……你就這麼喜歡威德?即使這麼痛苦也還是喜歡他?」


  奧古看著奇拉,微涼的手指在劃過臉頰時,傳遞過來的並不只有近乎真實的溫度,還有小心翼翼到讓人難以喘息的溫柔(悲傷)。他明明沒有受到傷害,到底為什麼可以感覺這麼痛?


  「這個世界上,存在著某些事物,對於某些人來說,即使再怎麼疼痛,也不能夠被取代。」奇拉笑瞇了眼,透過偽裝成威德的奧古看著記憶中的那抹影子,虛弱的聲音聽起來既卑微又堅定。「他們可能都跟你說,我只是在做夢,做著一場名為『威德』的美夢,不願意醒來……可是對我來說,那不是夢,那是我堅持的所有。」


  「我的世界,在我見到歿世的那天就已經毀了。如果連我所僅有的堅持也失去,我就真的一無所有了。」


  所以,對不起。請替我轉告會長以及耶羅他們,對不起。帶著溫柔的讓人覺得疼痛的虛弱笑容,將一頭橘紅色長髮高高束起在腦後的貓族玩家這麼輕輕說著,爬蟲類般詭譎地倒豎著瞳孔的金色雙眼再次深深地凝視著奧古,在藉由相似的人將記憶中的身影銘刻的更加深刻後轉身離開。


  即使外表再怎麼相似,奧古斯特也不是威德,因此儘管奧古企圖想伸手留住他,也無法讓奇拉停下腳步。


  在奇拉離開以後,收藏在包包中的冒險者的日記自動飛到奧古的面前,翻至可可尼洛的委託那一頁,並在光芒過後蓋上了寫有「完成」兩字的暗紅色印章。


  奧古覺得,這簡直就是嘲諷。


  他完全沒有拯救,反而可能令奇拉更加痛苦,然而任務卻完成了。


  之前一直毫無反應的耳語訊息突然一擁而上,數量龐大且密集地疲勞攻擊著他。


  『你在哪裡?我們找不到你,你不在水池這嗎?』


  『沒有發現奇拉,今天先到這裡結束吧。』


  『奧古?奧古?聽得到嗎?奧古?』


  『你還在線上嗎?』


  『喂?』


  『……』


  ……


  他終於承受不了地蹲了下來,無聲也無淚的哭泣著。


  


  


  這個世界上,存在著處處替人著想,總是沉默的將傷害收起來,溫柔的讓人忍不住替他感到疼痛的人。


  總是追逐著傳說的人,最後,也成為了別人口中的傳說。


  如果,那個人能獲得幸福就好了。


  


  

                    【傳說的傳說.完】
  



非常瑣碎的後記以及設定另外談。(遠目)

落落長的後記 + 設定說明

[茶花滿路]????引用:(0)  留言:(0) 

Next |  Back

comments

發表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