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

04.24

【生活】鮮為人知的二十之三

噗浪上的跟風問卷系列其中之一的第三項相關。

有抱怨,有不愉快,我不想怪任何人但好像一直在怪別人…總之慎入。

就某種意義上很黑。












我想這大概是所有我能想到的「可能比較少人知道」的事情中,最沒人知道(還是該說沒人相信)的吧。

從玩TW開始,我就很討厭也很在乎別人說我是「黑愛」或「大法師」。很在乎,非常在乎。

對我來說那樣的稱呼並不是誇獎也不是玩笑,而是屈辱


不敢說自己是會發光的100%補師魂,但我想比起當破壞者我還是習慣當補師,雖然對於比較複雜的遊戲以及系統有著技術上不太好跨越的困難存在。

我玩過的遊戲很多,除了FEZ那種沒補師系統可言(有啦,每個職業都可以替人補,一次補一千,只是被補的人有半分鐘左右的CD而已)的遊戲以外,我玩的職業只有兩種:純補、打手(法系)但能補。

當我玩的是補師時,從配點到裝備乃至技能,我練的就是純補。

對我而言,身為補師是我不可抹滅的驕傲以及尊嚴。


在TW時,大家被盜帳號的被盜、連線不穩的不穩、不常上的不常上、暫時去玩其他人物所以本尊閒置的閒置時,我也沒抱怨過什麼,沒有打手可以跟著組隊分經驗也沒關係,那就自己練,雖然只有準2,雖然攻擊力(魔攻)很低,至少還有電盾可以反怪(而我完全沒迴避可言)、還有二技那低微的可憐還是看每單一一發攻擊1/10的必中修正,勉勉強強也還是能硬撐著打。

只是要花上比別人更多更多更多的時間,以及不能被耗完也不能去想什麼時候能結束的耐心而已。

玩完TW,對我來說沒有任何遊戲的等級可以真的算的上「難練」。看起來很像玩笑的這句話並不是玩笑話。

不論對象是不是自己,一個沒有命中傷害跟攻擊力可言的純補,竟然不是跟人組隊,而是為了想升級得自己拿著杖拼著在一堆的MISS中寥寥無幾的必中以及反盾打怪,我覺得這都是很悲哀的事情。

儘管只有一個人,只要有人願意組補師就不會發生的事情卻發生了。我不知道該怪誰。遊戲各職業本身設定上的漏洞?補師本來就是個除了打王以外 有 = 沒有 的存在的遊戲設定?因為各種原因所以無法或者不願意跟我組隊的人?即使如此還是堅持著自己是補師所以死都不肯轉灰愛或黑愛的我自己?

我不知道要怪誰,所以我誰都不想怪。我只是想著,那也沒辦法,頂多就是這樣子自己打到封頂,搞不好我可以當下一個十里坡劍神的自我調侃而已。


可是卻被說成是黑愛大法師。

我知道也相信這麼說的人沒有惡意,只是覺得好玩而已,可是每次聽到有人這麼說,我只覺得我所堅持的努力維護的身為補師的驕傲一次又一次被踩在地上羞辱而已。開始時聽到還能勉強笑笑說不在意,到後來我即使想騙自己「我不在意」也沒有辦法。

我知道那很蠢,但每一次被說「因為妳是黑愛啊」、「妳是黑愛大法師」的時候,我只覺得想哭而已。

濃郁的濃郁的,如果不咬著下唇用力忍耐著就會忍不住想哭喊出聲來的悲傷。

我說過我不是。一直都在說,一直強調,一直反駁並且指正著我身為白愛、身為純補以及我並不喜歡那種稱呼的事實。只是沒有人相信過我,大家依舊玩笑開得很快樂,依舊把我每一次的反駁當成一種娛樂,依舊毫不留情也不留餘地的往我在乎的痛處刺去然後把我所有的驕傲踩在地上。

說我攻擊力很高,要不要認真比較看看傷害輸出高的是誰?要不要數看看我打怪到底要MISS幾發才終於能夠打出一發你們口中所謂「好高」的上千傷害?要不要拿碼表計算一下我打一隻怪的時間你們可以打幾隻怪?要不要比較一下當同樣等級時,你們在打幾等的怪而我只打的起幾等的怪?

說我可以自己單挑打手挑不起的黑王跟領主,要不要先看看自己的DEF跟MR有多高?願意犧牲傷害、犧牲命中、犧牲迴避的話,誰都扛的起黑王以及領主啊,只是靠著皮厚以及電盾反射反死王有什麼了不起?

覺得黑愛大法師很厲害,那不要練打手啊,通通來練你們口中的黑愛大法師怎麼樣?不是覺得很強嗎?為什麼不練呢?

我已經不想去怪什麼了,都已經甘願龜著慢慢打怪慢慢練等了,為什麼我身為補師的尊嚴以及驕傲還要被這樣踐踏?拜託告訴我一下,為什麼?因為我特別惹人厭臉上寫著「拜託請用力羞辱我」,還是因為這樣子否定掉別人很好玩?

我沒有一次不反駁我不是黑愛,也沒有一次不表示我並不喜歡這種稱呼。即使是謊話說上一百次也會變成真實,我的反應卻始終被當成只是玩笑。

不想,但隨著每被那樣稱呼一次,我就越沒辦法克制地責怪起怨恨起讓我即使身為補師也還是要自己打怪的人。

決定要練補師的是我,說缺少補師需要補師的卻是你們。

說等級太高或者太低組不到所以不好意思跟我組的是你們。

說自己扛水就好,補師在整個遊戲都很珍貴所以不敢麻煩我的是你們。

說習慣自己一個人練,組隊的話要等還要顧另一個人不方便,怕會拖累到我所以還是自己練就好了的是你們。

說自己只是個不怎麼強的打手,公會這麼多人可能需要補師所以不想自己佔著補師因此自己練好了的也是你們。

只差沒跟路人一樣,直接毫不客氣的說補師就是沒用的寄生蟲而已。

大家都這樣說,所以我只好自己練,不想捨棄掉自己身為補師的身份咬著牙也硬要練,這其中沒有什麼誤會,所以是我得罪誰了嗎?

明明直接或者間接導致我必須以補師之身去充當打手打怪練等的是你們,為什麼你們可以那麼理所當然的說出那種怎麼看都像諷刺的話?

是因為覺得我不會介意嗎?不,我很介意,非常介意。從以前到現在乃至未來都可以鐵口說斷:我介意。


我反省了很久到底是什麼原因造成了即使挑明著說了我不是、這種說法很討厭、我不喜歡也沒有人理會或者相信過我。我相信我認識的人中沒有人是抱持惡意那麼稱呼,那麼到底是為什麼即使我反應了也沒人理我?

我反省了很久。

然後某天又被那麼稱呼時,我在想,是不是因為我從來沒有因此而發火過發飆過甚至罵人過,所以大家才會以為我不介意,認為那玩笑沒有什麼大不了甚至非常有趣?

思考了很久,我想也許是那樣子沒錯。因為喜歡大家,不希望讓別人覺得戰戰兢兢,所以即使不高興也只是說說而沒有激烈的表現出來,結果反而讓人以為我即使反駁也只是開玩笑或者是所謂傲嬌的表現…對不起,是我的疏失,是我錯了。

我想我有很大的必要得要澄清:其一,我很介意。其二,請不要一廂情願的以為那是傲嬌的反應,當我說不要或不喜歡時,那表示我真的不喜歡並且不樂意。也許很多二次元角色傲嬌會這樣口是心非,但這裡是三次元,而把我認為成是傲嬌…這是從根本上的屬性判斷錯誤。


有句話說先禮後兵,在我決定正式翻臉以前,我覺得只是說這邊有地雷請不要踩勸阻威力太弱了,我應該直接把地雷外顯出來讓大家知道踩下去會爆才對。

接著,於此以後,正如同我對愚人節的反應一樣,再開這玩笑就別怪我不給面子不留情面了。


我接受道歉,但因為我不認為那是做錯了什麼所以我不會說我原諒。原諒是用在做錯了事情跟人道歉時的,既然我不認為那樣做是錯的,自然沒有理由也沒有資格說「我原諒你」這種話。

會介意的只有我,也只是我。是我心眼小為人又褊狷,所以不是別人的錯。

不是任何人抱持著想要傷害我的心態那麼,只是我會在意、我會覺得自己受到傷害而已。

我想我有必要說清楚。

[百年江山]生活雜記引用:(0)  留言:(0) 

Next |  Back

comments

發表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