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

06.24

【TW】And all that's nice.(2011 麥克斯明生日文)

.天翼之鍊 + 德莫尼克相關同人文。
.內容大概有閃光(?)。
.微BL(?)。






  What is the ingredient of ‘That’?


  Sugar and spice,


  And all that's nice.

  


  ※


  


  


  沙……沙……


  麥克斯明吃力地拖著堆滿了任務指定物品的拖車,在豔陽的照射下,走二停三地往灰之影走去。也許是拖車實在太過沈重的緣故,儘管有風之精靈的幫忙,麥克斯明的步伐仍舊快不起來,只能踏著蹣跚的腳步緩緩前進。


  「……呼……呼……終、終於……」


  在抵達灰之影大門的瞬間,麥克斯明的身軀就像爛泥一樣癱軟了下去,毫無任何形象可言地趴在地上大口吸喘著氣。


  儘管賺錢一向是他的興趣,專挑簡單不困難的任務去做則是他的樂趣,但在短時間內接下大量且反覆的任務,果然還是有些……不,是非常吃力。


  不過,他之所以會這麼疲憊,主要因素還是得歸咎於灰之影其他的人身上就是了。充滿怨念地看了看身後滿車的奶油果凍以及蜂蜜,麥克斯明忍不住低聲咕噥著咒罵了聲。


  希培林跟娜雅特蕾依有其他任務,伊斯萍不知道在忙些什麼,其他那些別說名字,就連長相都沒印象的閒雜人等也一樣……灰之影身為安諾瑪瑞南部最大的傭兵組織,竟然缺人手缺到連蒐集奶油果凍、蒐集蜂蜜這種雞毛蒜皮的任務都得要他這個特務去做,看來灰之影離倒閉大概也不久了吧。


  「唷──這不是麥克斯明嗎?你這次回來的挺快的嘛。」聽到門外有所動靜,平時不輕易離開櫃台的貝克雷爾難得親自出來看看發生了什麼事情。「哇喔,你去哪裡弄來這麼一輛拖車的啊……」一整車的奶油果凍及蜂蜜,這實在太壯觀了。


  「經過蘆墨時跟村長借的……」好不容易喘緩過氣,麥克斯明翻了個身從地上爬了起來。「應該沒缺了吧?」


  「我看一下……」從懷中掏出任務清單核對著任務要求與道具數量,貝克雷爾反覆點了兩次,確定數量無誤後朝麥克斯明點了點頭。「300個奶油果凍與180個蜂蜜,數量剛好,沒缺。」


  在貝克雷爾說出「沒缺」的瞬間,麥克斯明立刻朝他伸長了手,向上的手心還勾了一勾,不論動作或表情都只能被解讀成兩個字:給錢。


  貝克雷爾的嘴角微微抽搐。


  ……本來還想誇獎一下這傢伙的工作效率,還好話還沒說出口,否則他可能會被這現實的動作氣到吐血。在麥克斯明接過錢袋抱著親吻歡呼時,貝克雷爾不由得在心中這麼想著。


  為什麼這傢伙的個性就不能再好一點呢?看是像希培林或伊斯萍,若是能像娜雅特蕾依一樣話少但盡責於任務那就更好了。


  「謝啦,還有什麼任務嗎?」將錢袋收進外套裡層的口袋中,麥克斯明隨口問了句,並趕在貝克雷爾開口前搶白:「話說在前頭,要是又給我果子樹的相關任務我絕對翻臉。」他露出一臉兇惡的模樣威嚇著,果不其然看見原本面露喜色的貝克雷爾心虛地縮了縮。


  如果忘記問,大概又是打果子樹打到哭天喊地叫爹不應的地步了吧?啊啊,這麼想就覺得記得先將話挑明的自己真是太有先見之明了──之前依照貝克雷爾的指示去找涂璐熙小姐,在她的請求下,為了蒐集足夠數量的三種莓果,他可是被逼到差點毫無形象的去拜託那個只會傻兮兮地笑著的丫頭啊!


  不小心想起自己當時即使捨棄武器赤手空拳去搖打果子樹,看起來茂密的果樹也只是掉下茂密的枝葉將他壓倒,壓根沒掉過半顆果子,直到他使出壓根不熟練的落雷術連劈好幾回後才終於有莓果掉落的事情,麥克斯明就覺得自己這輩子大概都會將所有與果子樹相關的任務視為惡夢。


  花上個把月不斷在各個生有果子樹的平原來回奔跑就只為了取得各種果實──這種吃力不討好酬勞還不高的蠢事作過一次就夠了,他絕對不幹第二次,即使酬勞加倍也免談!


  嘖,看來今年夏天沒五顏六色刨冰吃了……貝克雷爾兜帽下的嘴撇了撇。


  「你說什麼?」


  「沒什麼,只是我這裡剛好有個需要麻煩你的任務。」貝克雷爾抬起手,指向麥克斯明身後的拖車,「把這些──全部,運到蝴蝶森林最裡頭的蝴蝶樹那裡去。」


  「……我沒聽清楚,再說一次。」


  「我說──把這些全部運到蝴蝶森林裡的蝴蝶樹那。」儘管覺得麥克斯明的臉色有些不對勁,貝克雷爾還是如善從流的又重複了一次任務需求。「其實本來就應該跟你說東西蒐集好以後直接送去蝴蝶樹那裡就好了的,不過都怪你一直挑三揀四害我忘了跟你講,事後想說請人托個口信給你吧,偏偏你又不是一般難找……」


  「──你……」


  「嗯?什麼?」注意到麥克斯明似乎小聲的說了什麼,貝克雷爾微側過頭靠近仔細聽著。


  「……我……你……」


  「什麼?大聲一點?」說得那麼小聲誰聽得到啊?貝克雷爾又更靠近了一點。


  「──我……」當貝克雷爾幾乎要將耳朵貼在麥克斯明頭旁時,麥克斯明突然兩手掐住了他的脖子,露出了猙獰的笑容。「我殺了你這混帳!」


  「唔噫──」脖子被緊緊掐住的貝克雷爾倒抽口氣發出了悲鳴聲。


  這不是麥克斯明!這不是麥克斯明!


  拉培利救命──


  


  


  ※


  


  


  好不容易拖著拖車走到蝴蝶森林入口,麥克斯明將額上快要滑落的汗抹去,在想到還得再往裡走上一段路程才會到蝴蝶樹那時忍不住咒罵出聲。


  「……這種鬼任務報酬竟然只有5000 Seed而已……」只扁一頓果然還是太便宜貝克雷爾了……晚點回去一定要將貝克雷爾再扁上一頓,假如可以連帶委託這種破爛任務的傢伙一起的話,那就更好了。


  絲毫不認為自己的想法哪裡有問題,麥克斯明將腦中暴虐的念頭轉為動力,繼續往蝴蝶森林深處走去。


  就在即將抵達蝴蝶樹前時,突然有東西從上方射下,麥克斯明下意識地往一旁躍去,然後……


  不小心就悲劇了。


  「──@$#︿%!」何止小腿骨,根本是整個人撞上拖車還翻了一圈狠摔在地的麥克斯明抱著自己的腿在地上滾來滾去,痛到根本無法發出正常的聲音。


  而像是對照他的悲慘般,充滿了歡慶氣息的禮炮聲以及荒腔走板的陶笛聲分別從兩旁的樹叢後響起:


  「萬歲──成功整到麥克斯明了☆」


  「這一車的食材好壯觀!麥克斯明真的完成任務了耶!」


  「嘖!我以為沒這麼快的──可惡,賭輸了!」


  「因為任務快完成而鬆懈是不行的,麥克斯明,你的警覺性還不夠啊。」


  「……你們這群傢伙……」麥克斯明趴在地上顫動著,在娜雅特蕾依蹲在他的面前將插入地上的小旗子拔起並小幅度地揮了揮面無表情地說了句「反應不錯」後終於爆發:「給我適可而止一點啊!」


  「哇啊──」


  「生氣了──」


  「好可怕好可怕──」


  雖然這麼說著,但從那嘻嘻哈哈的語氣著實聽不出他們哪裡害怕了。


  知道即使跟他們生氣也沒有用,最後氣死的那個還是自己,麥克斯明從地上爬起來,拍了拍大衣上沾到的泥土與葉子,將眼鏡往上推了推後瞇眼懷疑地看著據說各自有事情,卻不約而同地出現在這裡的眾人。


  他向來篤信事情沒有偶然,當兩個以上的巧合湊在一起時絕對表示背後有鬼。活像是在整人的任務、發派任務時比誰都要嚴謹卻剛好忘了事前告訴他該把東西送到哪害他得多跑一趟的貝克雷爾、平常沒事根本不會聚在一起的人竟然同時出現在他任務要送貨的地方以及他們的反應……這未免也太可疑了。


  「……喂,這該死的任務不會是你們故意丟給我的吧?」雖然用的是疑問的語氣,但麥克斯明根本毫不懷疑這就是真相。


  「賓果!答對了!」


  「恭喜恭喜~可惜你太慢了,所以沒有獎品。」


  伊絲萍與希培林兩個人一搭一唱的回答著,還不忘順便嫌棄一下麥克斯明的效率。


  果然!麥克斯明咬牙,「耍我很有趣嗎?你們……」


  「不是唷──」頭上戴著廚師帽的蒂琪愛兒插話,「大家是想替麥克斯明先生慶祝,所以才這麼作的。」兩手在胸前比了一個大大的叉,蒂琪愛兒笑的好開心。


  「慶祝?有什麼好慶祝的?」


  「當然是慶祝麥克斯明的生日啊,難道你忘記自己的生日了嗎?」和希培林及波里斯一起搬運著拖車的路西安回過頭朝麥克斯明豎起了拇指,「沒有問題!即使你忘記了,路西安大爺也會替你記得的!哈哈哈──」


  「我當然記得自己生日是什麼時候,我的生日早就過了。」麥克斯明從鼻子裡哼出一聲,正想開口反駁路西安的藉口時,蹲在火堆旁,身邊放滿一堆器具的美菈冷冷的發聲了:


  「你自己動作太慢,一個多月前的委託任務到現在才完成,怪我們囉?」


  幫忙美菈將奶油果凍打成奶油的娜雅特蕾依沒有任何表示,只是無言地瞥了麥克斯明一眼又看回自己手上的鍋子。


  ……為什麼他明明就是受害者,卻有種事情好像都是他的錯的感覺?


  在眾人連番回覆下只能無言以對的麥克斯明被推著走向蝴蝶樹,看見了裝飾在樹上的彩帶、飾品,以及樹下堆滿的各種禮物與大餐桌。


  看起來真的有些像是慶祝啊。


  在餐桌旁唯一的位置上坐下,面對著送到自己面前,一道又一道蓋著銀色餐蓋的食物,第一次這麼被人勞師動眾地慶祝著的麥克斯明開始不自在地扭捏了起來。


  這種時候是不是該為了自己亂發脾氣道歉呢──可是不對,如果他們一開始就說明的話自己也不會因為被耍而生氣了啊。不過他們這麼作也是為了給自己一個驚喜,唔嗯……


  扭扭捏捏,扭扭捏捏,麥克斯明再三掙扎後,終於對著圍繞在餐桌兩旁的眾人說出了他的感謝──


  「我、我才不會因為這樣子就感到高興,不過看在你們這麼費心還替我準備大餐的份上,我就不跟你們計較了。至於禮物那種東西,直接折現成現金就好了。」


  這個人,到底可以不坦率成什麼地步啊?眾人悶笑著,為了替他顧及那薄薄的顏面,誰也沒出聲故意戳破他雖然說不高興,但嘴角明明已經笑咧耳邊的事實。


  誰讓他們是體貼的夥伴呢。


  「好啦,那麼雖然晚了好幾天……」負責當主廚的美菈一手按上自己面前的餐盤餐蓋,所有人也跟著她按上了自己面前的餐蓋。


  「──麥克斯明生日快樂!」


  隨著整齊劃一的祝賀,眾人掀開了餐蓋。


  


  


  ※


  


  


  好想吐。


  麥克斯明臉色發青,呈現癱死的狀態倒在床上,一手按著肚皮,時不時地發出了作嘔的聲音。


  此時此刻,麥克斯明完全相信自己絕對是這個世界上最愚蠢的人。


  看到生日宴會(?)上的菜色清一色都是香甜的奶油蛋糕跟香甜的奶油蛋糕還有香甜的奶油蛋糕以及香甜的奶油蛋糕沒有逃跑,還在眾人殷殷期盼的眼神下一個人吃完六十份香甜的奶油蛋糕搞到自己急性食物中毒就算了,他竟然等到回到旅館以後才想起來……


  什麼費心為他準備大餐?那些製作奶油蛋糕的材料全部都是他辛苦蒐集來的啊!全部!那群傢伙除了佈置個餐桌以及椅子,順便把零散的食材變成成品以外,根本什麼也沒作!出勞力的那個完全是他!是他啊!


  他竟然還在那瞬間不小心覺得有點感動,他──噁,好想吐。


  「……別擔心,妳想要的愛情遊戲,會有人來陪妳。但是現在,我只想說:想和我聊聊,請付錢。想吻我,非常非常貴……」隨意地哼著曲調,端著熱水從外頭走進來的喬書亞在看到麥克斯明攀著床邊一臉反胃的模樣時愣了一愣。「沒有好一點嗎?」都已經吐上一整晚了。


  「……好很多了……至少我現在只是想吐,不是真的吐。噁。」麥克斯明有氣無力地回覆著。「毛巾給我。」


  將乾淨的毛巾在熱水中浸泡一下後擰乾,喬書亞無視麥克斯明伸過來的手,在他面前蹲了下來替他擦拭著臉。「你總是喜歡這樣子勉強自己。」喬書亞嘆了口氣。


  「誰勉強自己了,我只是想試試看自己能不能連續吃完六十個奶油蛋糕而已。」既然有人替自己服務,麥克斯明乾脆整個人放鬆下來任由喬書亞輕柔小心地替自己擦著臉,舒服的哼哼了兩聲。


  「如果你堅持這麼說的話,我就不說什麼了。只是麥君,下次請你記得,我會擔心。」將毛巾重新浸泡回熱水中清洗,喬書亞不怒不慍的說著,然而與他相識已久的麥克斯明卻聽的出來這平靜的語氣下藏了多少的怒氣與不滿,只好小聲含糊地快速回了一句「我盡量」。


  扳起臉注視著裝死的麥克斯明好一會,喬書亞又輕嘆了口氣,靠著床邊坐了下來,看向頭頂的方向。


  「麥君,我們認識多久了呢?」


  「大概十年吧。」


  「是嗎?」


  「身為德莫尼克,你的記性應該比我更好吧。」


  「我看過七歲的麥君,看過十七歲的麥君……你說當你二十七歲生日時,我還能看到二十七歲的你嗎?」


  「怎麼,你以為十年後你就可以不替我慶祝生日?未免也想的太美好了。」


  「不,我只是在想,那個時後我們還會在一起嗎?」


  「當然。」麥克斯明抬起一手輕拍上喬書亞的頭,無力地左右揉亂著。「七歲,十七歲,二十七歲,三十七歲……一直到我們兩個都死了為止,你不是要一直陪我嗎?」他嗤了一聲,以堅定不可打破的語氣傲慢地說著。


  於是喬書亞笑了。


  「嗯,直到我們都死了為止,我會一直陪著麥君的。」


  麥克斯明也笑了。




【完】







果然遲到了可是還是要小麥生日快樂──<( ̄︶ ̄)>

開頭的英文其實是鵝媽媽童謠,不過稍微修改了一些地方。

原句應該是「女孩子是由什麼做成的?糖、香料,以及所有美好的事物」,不過這邊被我改成了「『那個』是由什麼作成的?糖、香料,以及所有美好的事物」。

‘That’指的東西很多,是什麼請自己解讀(喂!等等!),本來是想用神秘的「X」來代替的…不過想想有糖有香料有美好的事物,再來個X就會變成飛天小女警了所以不行…



可怕的果子樹任務是我在天翼中美好的回憶之一(?),身為白愛,敲果子真是超輕鬆的啊!完全沒有打手們即使拆下武器還是一拳一顆樹的煩惱在唷!^▽^☆(完全沒有魔法技能的希培林表示:……)

然後香甜的奶油蛋糕則是公會所有人共通的回憶我想。為了要屯蛋糕在公倉,那段時間大家是多麼努力的在欺負果凍雞還有馬頭蜂啊────至於小麥生日明明是6/7而這篇賀文為什麼會遲到這麼久,為了呼應時事(屁)我還有把遲到的原因寫進文裡所以不可以怪我,一切都是小麥材料蒐集太慢的錯☆(←這完全唬爛)



最後面當然是私心了。小麥的生日賀文,即使在故事中也是遲到的生日,但怎麼可能沒有小喬呢!我可是鐵打的麥喬支持者耶!<( ̄︶ ̄)>

對小麥永遠都是滿滿的愛,今年也是生日快樂!

[茶花滿路]同人創作引用:(0)  留言:(0) 

Next |  Back

comments

發表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