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

07.01

【生活】夢

回去這幾天一直在睡覺,也分不清楚是哪天白天下午或晚上的夢了,所以不註明日期。




第一個夢。


「請問阿里只能跟音唄配嗎~?作者考不考慮寫阿里×副隊長、音唄×副隊長、沙塔×副隊長、阿里×隊長、音唄×隊長、沙塔×隊長、沙塔×阿里、沙塔×音唄…(略)的可能CP番外?」

到底是噗浪、網誌、MSN還是E-mail忘記了,一點開就是這樣子讓人眉頭皺了又皺的內容。

思考了很久再猶豫了很久,最後拿起了繪圖板塗塗抹抹用圖像混文字的方式示意回答了這個問題。夢裡面的自己畫了阿里跟坦坦的圖解…只能說夢中的自己繪圖技能點好高,速寫超威的,明明夢醒以後根本是個即使腦中有畫面也有一定程度手殘加技能不足畫不出來的小渣渣。Qrz

阿里跟坦坦的CP是有可能的,但是那樣的話故事大概就變成「我家副隊長哪有那麼可愛」(自主規範注意)之類的劇情了吧?那種東西誰要看啊~而且這樣的話隊長就變成阿里的情敵了耶?一看就覺得阿里輸定了不可能贏嘛。

音唄跟坦坦…至少在我腦中這兩個人完全沒有半點可以被發展成CP的可能性在。(攤手)坦坦可以是音唄的老師、長官甚至姊姊,就是不可能是音唄的情人或伴侶。

沙塔跟坦坦這組合也未免太可怕了…

至於阿里跟隊長,這絕對不可能。雖然隊長尊重阿里但基本上隊長才不會把比自己弱那麼多的男性當成是可以交往的對象的唷~☆(而阿里想打贏隊長,這可能除了砍掉重練以外還要這負心的世界突然對他仁慈吧)

然後音唄太嫩,要隊長啃嫩草隊長良心會不安。

沙塔跟隊長在我的構想中,他們兩個從開始到結束都沒有碰面的機會。

沙塔跟阿里……這大概只有秒殺秒殺秒殺秒殺秒殺秒殺秒殺秒殺秒殺(實質意義上的)可以形容了吧?阿里有這麼惹人厭嗎?不要這樣吧?= ="

沙塔跟音唄有可能,但一來那絕對是抖S強攻+強受+鬼畜+SM+獵奇+高度H的綜合故事…我寫作天賦根本捨棄那條路線沒練,所以就算有這點可能我也會把它斷的一乾二淨。二來那樣的話裘可姊姊跟阿里就要哭哭了,我怎麼忍心咧?(阿里不但過期了還不是美少年更不是美青年,裘可姊姊不會將就的)

夢中的自己畫的圖是阿里把坦坦用巨神兵那種方式揹起來…嗯……就是那種讓人坐在自己肩膀上面,兩腳跨過頭,稍微怕高一點的人視之為惡夢根本無法理解浪漫在哪裡的揹法。=_=

第一格是乍看下很甜蜜的阿里那樣揹坦坦然後坦坦笑的很開心,第二格則是所謂的「下一秒獵奇」。

這夢最可怕的大概是我竟然還認真回答了這種奇怪的問題…







第二個夢。


忘了是跟誰在討論為什麼是「仲夏夜之夢」。

因為我喜歡「仲夏夜之夢」這名字的意境。

雖然沒有看過莎翁的同名作品,但我知道那(據說)是個開心的故事。

對我而言那個名字是別具意義的。可以是開心、狂歡、甚至是荒唐的,也許會有點難過、帶著一點眼淚,但最後還是會大笑出來,將一切回歸於歡樂以及祥和。

就像在夏季的第二個月中,夜晚裡,人們圍繞著營火歌唱,隨著節奏拍著所有手邊能用來發出聲響的器具、隨著不含複雜技巧,簡單卻動聽的歌聲跳著歡慶的舞蹈,麥酒與烤肉的香氣瀰漫,人們的臉上沒有白天的愁容,有的只是滿足、溫暖與笑容。

因為太過美好了,所以就像場夢境一樣。

對我來說,那個名字所擁有的含意以及意境就是那樣。

「那麼為什麼妳叫結夏?因為對妳來說,即使仲夏夜晚的夢境再怎麼美麗,終究還是會結束嗎?」

不管再怎麼伸手想要挽留,夏天都會結束。那種事情從來就不是我要或不要、願不願意就能夠決定的吧?

可是結也不僅僅只是結束啊。

結是記號,是結束,同時也是凝結。

不是只有結束而已。

夢裡和自己對話的人笑著。就只是笑著。




第三個夢。


自己正在修改公告。


 白雪靜靜的飄著,掩埋了曾經的痕跡。

 少了一個聲音,原來世界可以變的很安靜。

 我試著跪在雪地中祈求奇績出現過,只是白雪,仍舊靜靜飄落著。


打開公會清單,選擇公告,點兩下開始編輯。


 悠悠生死別經年,魂魄不曾來入夢。

 儘管哭瞎了眼想怎麼訴說,能發出來的也不過是嘶啞的泡沫。

 那麼輕,就連想被聽見都無法。


確定。送出。

接著只要將人物移動到人群以外的地方,就能下線了。

被白色訊息佔據的對話框中,突然出現了一條綠色訊息。

與其說沒有想過自己以外的人可能會上線,不如說,我根本沒有想過,會有再看見那個名字的一天。

「  」

沒有任何訊息。

也許是按太快,也許是無言以對,那個名字後面,並沒有任何字句,就連個符號也沒有。

情緒很雜很亂。

想講的話其實很多,然而雙手在鍵盤上猶豫直到最後,能夠打出來的還是只有那四個字。

好久不見。

儘管只是夢,好久不見。

[百年江山]生活雜記引用:(0)  留言:(0) 

Next |  Back

comments

發表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