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

07.16

【御題】三個小節的故事

最後一個年邁的吟遊詩人輕輕撥弄著他的琴,
在夜晚的星空中發出了「錚錚」的聲響。

他說───他不需要太多的激情與感動,
只要一叢篝火、一壺酒,以及一個觀眾。

即使老舊的故事不再有人傳唱也無所謂,
那些曾經哭過笑過,最後消失在灰燼裡的過往,總會有人記得的。






004、三個小節的故事
 ̄ ̄ ̄ ̄ ̄ ̄ ̄ ̄ ̄ ̄






#1 王子的旅行



  在那座城堡底下不遠的一座村落,他聽到了一個故事。


  西方山頭頂上,沉睡著千年以前被惡龍禁錮的美麗公主,以及千年來惡龍四處搜刮的寶物。


  公主與國家的名字已經消失在歷史洪流中,唯有傳說一代一代被記憶了下來。


  「真的,我發誓,那座山上真的有座古老的城堡,就藏在那片樹林的後面。」


  「古堡裡有龍,我看過,我媽看過,我媽的媽的媽也看過,紅色的,說不上漂不漂亮,反正龍不都長那樣子嗎?」


  「聽說那個被抓走的公主是個美女。因為傳說裡那些魔物只會抓美女,所以這個消息應該錯不了才對……」


  每個人都熱情地訴說著他們所知道的事情,不論真假───反正不論是聽說或者代代相傳下來的,每個人都說的似乎自己親眼看見了惡龍佔據國家、抓走公主一樣。


  即使真的有那麼一位公主存在過,一千多年過去,恐怕也只剩下一堆白骨而已。


  但他還是必須去一趟。不管惡龍是否存在,他總得去看一看,然後順便打倒「惡龍」,帶一兩樣可以作為憑據的寶物或者野獸殘骸回來,向所有人證明他去過,而且他是英勇而善戰的王子,不但去了他們不敢去的地方還將他們從龍的威脅底下救了出來。


  哦,當然,假如真的有美麗的公主在那等待著他,那或許會更加美好。


  雪亮的長劍在腰間綻出耀眼的光芒,壓低帽沿,輕輕踢著白色的馬腹,在村民們充滿期盼與熱情的歡送中,他慢慢朝著西邊的山上前行,朝著樹林後閉鎖千年的古堡前行。





#2 公主的記憶



  總有一天,妳會等到一個愛妳的人出現。


  那個人將不畏荊棘的凌銳、陷阱的險惡以及惡龍的火焰,無懼漫長的時空來到妳的面前,將妳的手牽起。


  而到了那時,到了那時……


  在她沉睡以前,有人曾經這麼對她說過。


  總有一天,她會等到愛她的人出現,將她喚醒。


  所以在漫長的夢境中,她一直在等待,一直在看。


  看著夢境外來來往往,每次都帶著不同的物品回來變換裝飾這座城堡的龍,等待那個能為她克服一切險惡的人出現。


  她一直在等,一直在看。看著城堡前的荒蕪逐漸滋生出生命並不斷茁壯,看著許許多多的人曾來、又許許多多的人曾走,她等了許久,卻從未等到願意帶她離開這裡的人出現。


  但不要緊,她擁有龍的左眼與龍的血,時間對她而言沒有意義,她可以在夢境中繼續等待。


  抱持著這樣的想法,在龍每天反覆檢查結界的咒文聲中,她繼續沉眠。


  ───接著,「那一天」到來了。


  騎著白馬的王子來到了城堡前,斬斷阻路的荊棘、越過樹林間的陷阱與猛獸,推開塵封已久的城堡大門,將龍所設下的結界與封印一層層解開,並將手中的長劍對向了龍。


  當王子將劍刺入龍的左眼時,她想,也許她真的沉睡的太久了,才會儘管痛醒過來,仍舊覺得自己還在夢中不曾清醒。


  為什麼要將她喚醒呢?


  看著舖滿整張床,將沉睡的自己給包圍住的小小花朵,她輕輕哭了起來。






#3 紅龍的寶物



  在那柄劍刺入牠早已失去視力的左眼時,牠其實有些分不清楚,自己究竟是高興多一點,或是失落深一些。


  牠是龍,是這世上最古老的生命之一,曾經歷的壽命,大約只比天地少上些許,在這片土地上,沒有能夠拘束牠的事物,若想與牠對話交易,必須沐浴淨身並奉上獻禮,以奉祀神明的儀式相請───只是,時光荏苒,如今在人們口耳相傳中,牠早已不再是與天地同壽的神祇,而是與魔物同等……或者只比魔物高等一些的存在。


  為此,每隔一段時間,總有許多自稱勇者或者英雄的人出現,說牠佔據了這個國家,封印了城堡並囚禁公主,獨占著所有的寶物,因此他們要將牠驅逐。


  牠聽得懂他們所說的每一句話,卻無法理解為什麼自己應該要被驅逐。牠受古老的召喚而來,接受國王的請求,隨著城堡消亡的歷史中,曾經刻有牠的真名,在人類逐漸遺忘的時光中,牠始終遵守承諾,在曾經是個國家中心的這座城堡被攻破時,代替死去的國王守護他的城堡以及寶物,直到有一天,有資格繼承他一切的人出現為止。


  然而在這麼漫長的歲月中,牠卻愛上了自己一直小心翼翼保護著的寶物。


  怕人類擁有的時間太過短暫,牠將自己的血分給了她,並施以沉睡的封印,將她的時間停止在昏睡時的那一刻。


  怕反覆不斷的夢境太過無聊,牠將左眼的視力分給了她,讓她能在夢境中俯視牠所掌管領域內的一切。


  每天為她妝點著這座只剩下她與牠居住的城堡,為她採來鮮美的花朵舖飾床舖,一邊小心檢查著結界,一邊為她守著她的每一個夢境,不讓夢魘有靠近她的機會。


  牠將所有能構想到並給予的都給了她,如此,守護了她一千年。


  牠對著熟睡的她說:總有一天,妳會等到一個愛妳的人出現。


  那個人將不畏荊棘的凌銳、陷阱的險惡以及惡龍的火焰,無懼漫長的時空來到妳的面前,將妳的手牽起。


  而到了那時,我會把妳的手,以及對未來的期待與幸福都交給他。我的任務,也就結束了。


  牠曾經想過,等完成了與國王的約定後要做些什麼。首先,牠會離開這座城堡,到她將來即將居住的地方去,為她安排好日後的一切,不讓人有機會欺負她;接著,牠會離開這片土地,找尋一個沒有任何人類的地方居住,繼續過完牠漫長的生命。


  但當真的面對時,牠卻無法像自己一直以來所預期的那麼開心。


  被劍刺穿的左眼無法睜開,臥伏在地上的牠做出虛弱的模樣,看著王子在制服牠以後朝著城堡的最深處走去,輕輕鳴吼了兩聲。


  牠終於等到了可以為公主帶來未來的人,這個世界上,又即將多出一個王子與公主過著幸福快樂日子的故事。牠的等待以及守護都有了回應,應該要高興才對,所以即使有點捨不得、有點痛也沒有關係。


  牠該離開了。依照故事的發展,當囚禁公主的龍被王子打倒,沉睡的公主被喚醒後,從此是將是幸福快樂的結局,故事不會再有龍的出現,所以牠該離開了。

 
  小心翼翼地將劍拔出,牠站起了高昂的身子,將收起的翅膀展開。


  從眼眶中滾落的,每一滴都是血。


  當牠準備離去時,不遠處突然傳來呼喚牠真名的聲音,使牠困惑地停下了拍打翅膀的動作,回到地面看著雙手負在腦後,慢條斯理地走了出來的王子。


  「喂,你聽的懂我說的話吧?裡面那老太……啊不,那丫頭似乎有什麼事想跟你說,你等一下。」


  接著出來的,是公主。


  踏著不穩的步伐,搖搖晃晃連走帶跑的追了出來,跌在牠的腳上,卻緊緊抱住了牠的腳哭著不讓牠走。


  牠有些遲疑地看著抱住自己不肯放手的公主,既怕自己伸手將她拉開會傷害到她,又不清楚為什麼公主會這麼做,只能不知所措地看向被遺忘在一旁的王子。


  面對牠求救的注視,王子不無尷尬地別開視線刮了刮臉。


  總不能說,他其實是受人委託前來幫忙拯救牠這隻傻了千年都不開竅的龍,所以他什麼都知道,包括村民口中的惡龍其實是僅存於世上的古老龍族之一,還有他之所以能傷到牠完全是因為牠故意放水,以及不是只有牠一個……一頭龍在單相思吧?


  看著沒兩下就一人一龍相抱在一起又哭又笑的千年笨蛋……姑且算情侶,王子忍不住落寞又嫉妒地嘆了口氣。


  故事的最後,城堡的惡龍繼續守護著牠的寶物,和公主一起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而騎著白馬的王子,則是在將劍撿回來以後,一邊不時嘆氣咕噥著「我好想念小玫瑰」、「啊啊好想回家」之類沒出息的話,一邊維持自己金玉其外的表象,繼續著他漫長的旅行。


  真是可喜可賀。

[茶花滿路]御題系列引用:(0)  留言:(0) 

Next |  Back

comments

發表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