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

07.24

【文】ロボットの心(一)

  即使擁有相似的外型,我們還是不同的個體、有著各自的想法。


  思念著一個人的同時也學會了寂寞,微笑著說無所謂的同時心卻會疼痛。


  如果,隱藏在心底的所有心意,能夠順利地傳遞給對方,並且彼此了解的話──


  我想,那一定是個美麗的奇蹟。






  


  ※


  


  花錢請幫傭的年代早就已經落伍了。


  每個月花大筆的錢僱用一個以上的幫傭,要訓練、要反覆叮嚀、要給飯吃還要管放假、逢年過節還得包禮金算年終,若是碰到了生病或者家裡出事,不准假又說不過去。偏偏,儘管上述全部都能夠妥協,也沒有人能夠保證,這個幫傭能在自己家裡服務多久、跟自己以及家人是否能夠相處融洽。


  幫傭趁著雇主不在時偷竊潛逃,凌虐雇主年幼及年長的親屬,甚至謀害雇主的事情,在社會上從來都不是新聞。


  大部分的人類都一樣,年紀越大就越失去信任的能力,錢越多就越膽小。與其每個月花錢還得擔心受怕,還不如訂製一台專屬的機械傭人,將生活習慣什麼都輸入進去,服侍方面是一流程度這沒話說,還保證忠心。


  儘管一台擁有AI的人型機械並不便宜,但只要有人認為「需要」,即使價格可觀似乎也不是什麼問題了。


  花錢買方便,這種事情就連幼稚園的小孩子都會。而窮到只剩下錢的人,不論在哪都從沒少過。


  畢竟這是個只要有錢,什麼都方便的世界。


  有些人就是為了這樣的世界而存在的。


  比方艾布納。


  


  艾布納是台機械。


  正確來說,是有著人類的外型與聲音,搭載著極高的AI,為了服侍人類而被特地製造出來的機械。


  既然說是特地,那麼在設計的一開始就飽含著設計者或訂購者的私心。


  艾布納有著約一米八的身高,淺金色的短髮,微微蒼白的皮膚與海藍色的眼睛,混和著東方人與西方人特色而製作出來的臉孔,乍看之下像極了人類。


  如果想要辨識,只能從在他額頭邊緣靠近太陽穴處,被略長的瀏海給覆蓋住,用來標示型號的淺色刻印,以及觸感明顯與人類不同、也沒有體溫變化的人造皮膚上辨識而已。


  只是,為了避免造成無謂的注目,被製造出來的艾布納,並沒有太過顯眼的容貌。或許姑且可以稱為清秀,要與螢幕上亮麗的明星們相比卻還差上許多,是走在路上也許會被多看一眼,但也就只多看那麼一眼的長相。


  訂購者需要的是能幹、外表看起來順眼就好而不是美麗的傭人。即使是機械也一樣,過度的美麗只是麻煩而已。身為機械,即使追求的是沒有缺點,但若是包含外表在內的一切都比人類來的優秀,那也是一種煩惱。


  人類才有,名為自卑的煩惱。


  鬆垮的襯衫外罩著件白色長袍,戴著副黑色的細框眼鏡,從穿著上會讓人一眼聯想到醫生的男子不雅地打了個哈欠,將滑下的眼鏡往上推了推,專注地看著眼前螢幕上的數據。


  比較精細的內部構造沒有受到任何損傷,部份的人造皮膚卻有著輕重不等的損毀,手腳以及胸口、背部等處的人造骨骼甚至輕微地變形、凹陷……


  「艾布納,我不記得當初有把你設計成格鬥用的機械。」愛睏的眼半閤,男子啣著筆,不冷不熱地這麼說著。細長的手指快速地在鍵盤上遊走,一邊紀錄著需要修復的部位以及需要使用的器具,一邊叫出一張又一張的構造圖。


  「是的。」端坐在巨大的醫療台上,艾布納的身上貼滿了探測用的貼紙。「博士們是將我設計為家用機械,而不是格鬥用機械。」


  「那麼,請你解釋一下,身為家用機械,你身上明顯是出自於跟人毆打……或者被毆打的損毀是怎麼回事?」大致對照了一下損毀部位以及構造圖,男子將對照圖以及維修步驟由電腦中印出,拿下口中的筆圈了幾處起來。「你難道不知道,你故障或者出什麼問題,最麻煩的、要負責的都是我嗎?」


  與其說是詢問更像是指責,男子以不耐煩的語氣這麼說著。


  開發出近乎人類的AI,並將AI移植到與人相似的機體,並不是像許多的漫畫、小說所呈現出來的,只要一個人就能夠完成的事情。先不論開發的資金以及所需的材料,光是細節上的製作,便不是一人一時之力所能夠辦到。


  許多人的團隊共同開發,完成之後,由特定的某一個人負責特定機體的後續相關事宜,以專人式的維修保固避免多人作業流程上的疏失及資料外洩的可能。


  他是負責開發、製造出「艾布納」的人之一;也是必須負責處理善後,乃至於維修關於「艾布納」的一切的那個「專人」。


  對此,他一直深感不滿。


  「是的,非常抱歉。」有著人類外型的機械,只是依循著程式的設定,在製造了困擾時溫和地笑著道歉。


  「知道抱歉就別讓我麻煩。」


  微微笑著,無從辨識男子諷刺的語氣代表的是什麼意思,艾布納針對男子先前的詢問分析著:「損傷最嚴重的部份是胸口,板金有凹陷的跡象,人造肋骨也出現了裂痕;傷口造成的原因為……」


  一條又一條,沒有任何情感起伏的機械語音訴說著買下他的主人,是怎麼樣將所有拿的到的物品往他的身上砸下。忠實地紀錄並且重現著對方的行為,以及話語,卻完全無從了解,那樣的行為是出自於什麼樣的原因。


  挑揀著需要用到的工具,男子走到艾布納的面前蹲下,開始維修的工作。


  損壞的骨骼,能以補強材質補強的便補上,無法補上的,就乾脆旋開後換上新的。板金凹損便直接替換掉。人造皮膚損毀便全部撕掉,重新糊上一層就好。


  因為傷害都集中在外表,所以並不需要多麼精細的手續。


  總覺得這樣的維修,是在污辱自己身為科學家、身為發明家的專業。


  「……主人要求退貨的原因是『他不需要我』。無法理解、無法理解。」


  打開胸前的板金,將斷裂的肋骨一根根取出。沒有體溫變化的軀殼裡,密密麻麻的電線取代了血管,銀色的齒輪變成了心臟,喀喀作響並流著沒有顏色也沒有形狀的血液。


  「博士,主人說他想要一個會愛他的人類。機械無法給人類愛嗎?」


  男子嗤的笑了聲。


  「那種東西當然不可能吧。」


  「為什麼?」


  「機械怎麼可能會曉得『愛』這個字的意思?」


  「資料庫查詢,愛:指親慕,對人或事有深刻的感情,並且珍惜、重視。」海藍色的眼睛沒有笑意卻微微彎起,艾布納低下了頭看著男子。「博士,艾布納很重視博士跟主人,所以艾布納很愛你們。」


  他所謂的「重視」,也不過是程式的設定中,「創造者」以及「主人」的順序在其他事情的前面;而不是人類對人類那種,即使喜愛著也會感覺到疼痛、越重視感覺傷害就越重的情感。


  ……畢竟,即使有著人類的外表以及AI,艾布納還是由資料庫構成的程式,而不會是人類。


  「博士也愛著艾布納嗎?」


  艾布納以平板而天真的語氣這麼問著,於是男子抬起了頭,看著那張就連微笑的角度都被設定好,會因應不同程度的「喜悅」露出不同模樣的笑容……明明是和人類毫無差異的臉,卻因為一切都是設定好的而顯得詭異。


  「……啊啊。以一個『創造者』來說,你幾乎是我理想的體現,我當然愛你。」鏡片後的眼瞇起,男子有些沙啞地開著口。因為清楚對方不會理解,所以不需要任何的隱瞞,也不須要擔心對方是否會因此而受傷,他將他的心情訴說著:「可是作為一個人類,我完全無法愛你,甚至希望你消失在我的面前,最好從來不曾存在。」


  因為不是人類,所以當艾布納用著人類的外表,笑著說出教條般、早已設定好的話語時,儘管清楚那樣很醜陋,他還是忍不住發自心底地,厭惡著這具他也參與了設計以及開發的機械。


  明明一開始的理想便是「與人類相似的機械」,然而真的做出來了,卻又畏懼著那種一切都必須事先設定好的冰冷,矛盾地怨恨起「為什麼不是人類」。


  那種矛盾,身為機械的艾布納不會懂。


  因此儘管男子這麼對他說著,他也只是微笑。


  「能被博士『愛』著,艾布納很榮幸。」


  抬起頭看著刺眼的手術燈,依循著「必須讓人類感覺需要」的設定,有著人類外型的機械,今晚也同樣祈禱著。


  「啊啊,如果能被某個人需要就好了。」

[茶花滿路]Gift' Box引用:(0)  留言:(0) 

Next |  Back

comments

發表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