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

08.10

【劍參】總覺得有點感動呢…

2011-08-06_22-29-18-000.jpg

突然很深刻很深刻的體驗到,這款遊戲特別的地方之所在。

其實只是個系統設定,螢幕後面大家彼此還是不認識的人,但因為有個「師門系統」的存在,拜了師、收了徒,就突然多出了一種「嗯我要聽師父的話」、「這是我徒兒呢,不對他好對誰好?」的想法在。

師門中的師兄姊,甚至師公師祖們也是一樣的。雖然不認識,也沒有台灣玩家那種路過的善心,但因為是同個師門所以彼此上下都很關照,這讓我覺得很不可思議。只要確定不是一天兩天的玩性,而是打算繼續玩下去的話,師門裡的人都很好,任務不會解帶任務、裝該換了帶副本、遊戲哪裡不知道手把手的教著…不是因為像台灣玩家會想的那種「誰沒新手過,就照顧一下新手反正不費力」,而是「這是我師門的人」。看著有時組隊組到時,師父他們對我以及對阿笑的態度差別就大概知道了。

說起來是護短的心態,可莫名的就覺得好窩心。



2011-07-27_14-15-36-000.jpg

好不容易練上了八十,滿等了,一路看著我等級慢慢(?)成長的師公跟師姊都很開心,因為他們覺得我會成長成為一個強大而犀利的雲秀;至於師父…師父打一開始就是抱持著「喔喔太好了徒弟妳可以補妳能補啊我們日常不會缺奶了!」的心態啊。

不過其實我不知道為什麼師父他們會認為我會成為出色的治癒者就是了。儘管比起當輸出者我覺得我當治癒搞不好還比較合格一點…

我玩過的遊戲很多,而除了「不能補」的以外,我鮮少練無法補的職業。以玩過比較久的遊戲來說:

玩RO時我是補、是神官,組隊推王打怪時往往是(公會)隊伍中唯一的補,但玩RO補師並不需要太多的技巧。幾乎只要原地站樁天賜加速聖母唱下去治療連發就好,技能列擺很多但真正必要用到的其實還是那幾個。

玩天堂時我是法師、是妖精,能打能補,可看到路人我只會能多遠閃多遠謝謝再見掰掰不聯絡而已。

玩TW時我還是補,可是除了打王以外也不太有人需要補,大家的迴避都很高,所以其實不太有需要太顧及的煩惱,被爆血時再補就好。走位什麼也不需要,好幾種技能交錯使用什麼也不需要,玩到最後作為補師只有兩種區別:自己扛的了怪╱自己扛不了怪。而技能除了狀態技的復活、雙盾以及電盾外,也就一招補而已,基本上還是站樁補。

玩幻月時也是練補打皆可,跟親愛的他們一起下副本時,如果親愛的不想練補那就是我來補全場…可是幻月雖然也是副本制但真的沒有難度可言。沒難度到打手啊坦啊也都一堆沒技巧的,碰到有概念的坦會感動到想哭的地步…|||

玩WOW時我是小D,是打手也是天生的治癒者,WOW的補血需要技巧,但我從來不敢去嘗試。到了WOW,補師的辛苦程度跟坦是不相上下的,要顧仇恨顧全隊血量顧技能CD顧藍顧跑位…我怕滅團所以沒敢開心轉補過,只是用小D本身固有的幾招補技在跟雪一起跑卡拉贊時幫忙補而已。(遠目)

然後現在師父他們說我會成為強大的補真是讓我忍不住想乾笑啊哈哈…我到底做了什麼讓他們會有我操作很強大的錯覺啊?

師父說JX在某種程度上像WOW,會打WOW的在JX都可以活的很好,但又不像WOW,因為WOW在一些副本的設定上更細更需要技巧,相對來說JX的Raid可以算是沒有難度的,打過WOW的Raid再打JX的Raid可以表示「毫無壓力」。

………但是師父,徒弟我,即使在WOW也只是個休閒玩家不跑Raid的說…?就是打卡拉贊,那都是滿等後哭鼻子拉著雪的衣角讓雪帶著自家守衛拎著我一路殺進去的唷?

因為師公說既然我八十了,那今晚開始就帶我去80英雄副本替我刷裝練治療吧,所以很認真的跟師父他們說了我補的技巧不好,師姊笑咪咪的說不會我相信師妹很厲害,比師姊厲害的。

師父說技術那種東西,拖去危險的地方多加磨練就好了。

師公說,沒事,親友團呢,大家不會計較那麼多的。

聽到師公這麼說我感動到有點不知道該回什麼啊。假如說是大家一起從新手練上去,因為彼此技巧都不好所以說這種話可能還不覺得,但作為骨灰玩家,師公跟師父他們願意陪願意帶一個也不知道會不會補的下副本練補血技巧,這也太讓人感動了。

儘管我覺得他們應該是路邊找野生的補找怕了也不想每次要下副本都得喊很久,所以想自家培養個補,但感動就是感動,不會因為如此而有所折扣。

雖然很弱,但為了不辜負師門的期待我想我會努力。

[百年江山]遊戲札記引用:(0)  留言:(0) 

Next |  Back

comments

發表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