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

08.12

【文】ロボットの心(三)





  對艾布納來說,新主人是個很好的人。


  雖然並沒有被設定對人類有所好惡的程式,但與資料庫所保存著的主人們相比,新主人誠然是其中最為優秀並符合艾布納資料庫中對下屬體貼善待的主人模樣的一個。


  這名說著自己只是想要有個「人」陪伴的女性給予艾布納的工作十分簡單,替她維持家裡的整潔、將一些比較重的書籍整理並放上書房的高架上、偶爾替她查詢一下資料,並在她有所需要的時候什麼也不作,讓她靜靜地抱著或靠著就好。


  此外,也許是因為新主人本身是名學者的緣故,她所懂得的事物極多,也相當願意為人解答疑惑,不論被詢問的是多麼奇怪的問題、而詢問自己的對象又是否是人類。


  儘管仍有許多事物無法被解釋,艾布納還是認為自己的大多數疑問都得到了解答。


  對艾布納來說,新主人是最好的主人。


  只要維護的好,機械所擁有的時間遠比人類來的更加長久,因此,守著一名主人,為其服務直到其中一方結束運轉為止也不是多麼困難的事情。艾布納毫不懷疑自己會為新主人服務到最後一刻。


  


  他也確實為主人服務到了最後一刻。


  


  濡濕的感覺滲過胸前的衣服貼熨在人造皮膚上,艾布納低垂下頭,看著以攀附浮木的姿勢攀住自己,正不斷哭泣呢喃著「對不起」的主人。


  由下午到深夜,斷斷續續的,她說了很多。


  說了她的過去,說了她的期待、夢想,以及她從來就不敢告訴任何人,也從來沒有人願意聽她訴說的許多許多。


  她說如果可以的話,其實是希望可以一輩子在一起的。可是沒有辦法。


  她說承諾的話語講起來總是格外的好聽,然而等到真的面臨,發現一切並不像自己所想像的那麼簡單後,懦弱無能的自己,還是只懂得以逃避這種最差的方式面對。


  她說因為不想寂寞所以找了人陪,反而變的更加寂寞了。


  說自己並不是一個合格的好主人。


  說要是他是人類,或者她是機械那該有多好。


  說對不起,給了他希望又收回了希望。


  說她真的,已經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了。


  對不起。真的很抱歉。對不起。請原諒我。對不起。可是我真的累了。


  哭泣的聲音逐漸微弱,緊攀住他的手卻越抓越緊。在過往經驗中「學習」到當主人情緒不穩定時,如果不曉得該說些什麼,或者無法確定自己是否能夠正確無誤給予回答,那麼最好的選擇就是什麼也不說的艾布納只是靜靜地看著他在悲傷時看起來更加脆弱而瘦小的主人。


  為什麼她看起來那麼難過?為什麼有人陪反而變得更寂寞?為什麼沒有辦法在一起?他不是最符合她理想的存在嗎?為什麼要道歉?為什麼說自己不是好主人?他明明告訴過她,她比他過去任何一任的主人來的都好。


  許許多多的問題不斷堆疊,好幾次差點脫口而出。然而每一次他都在最後將話吞忍了回去。


  為什麼不問?體內的偵錯系統發出了細微的提示聲。無法理解的事情那麼多,為什麼不問?主人是好主人,會回答他所詢問的每一個問題,為什麼不問?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不能問。不該問。不可以問。一連三個否定使得只有艾布納聽的見的提示聲越來越大,以不容許忽略的尖銳的喧囂著提醒錯誤與要求修正。


  艾布納只能繼續以否定及忽略拒絕系統提示。


  面對反覆的拒絕,防衛系統提出了說明理由的要求,但艾布納仍舊無法說明。


  對艾布納而言那沒有理由,至少程式搜尋不到必須那麼作的理由。他只是純粹認為自己此刻並不應該對主人提出任何詢問,甚至不適合作出任何反應,他應該作的是聽從以及服從,等待主人的下一個指示。


  畢竟,過去的主人們都有過像這樣的時候。


  突然變的脆弱,變的憤怒,變的悲傷,變成與平時完全不同的另一個模樣,以各種不同的方式宣洩,時間不一,等到宣洩完也就慢慢冷靜下來了。


  然後,睡上一覺,醒來後就又會恢復到平時的模樣。


  即使是現在的主人也一樣,在哭的累了以後,也逐漸恢復了平時的模樣。雖然她並不吵鬧,也不會用任何方式企圖對他造成傷害與破壞,只是拉著他不斷訴說、不斷哭泣。


  艾布納認為,自己之前所以會一再被退貨,或許正是因為他總是依循著系統設定,在反應到無法理解的事情時提出他的問題尋求解答,不顧慮時間、地點以及情況,才會在主人們需要宣洩的時候以不適當的方式中途阻斷,導致主人們只能將急需發洩的情緒以暴力的方式轉移,並在清醒過後將導致他們情緒失控的他退回,因為他們「不需要」無法理解人類需求的他。


  這樣的想法似乎很合理。艾布納為自己的結論下了這樣的評語,並做出「為了避免重蹈覆轍,必須無視系統警告」的判斷。


  他只要等待主人的指示就好了。


  


  「……艾布納?」


  「是。」


  「……抱歉,可以幫我拿水過來嗎?不,不要一杯,請幫我把整瓶水拿過來,謝謝你。」


  在艾布納沉默的陪伴中,哭到幾近力竭的主人終於停止了哭泣,以沙啞而破碎的聲音提出了她的請求。


  平靜,溫和,就如同她平時說話的模樣。根據資料顯示,人發洩完情緒以後便會恢復冷靜,回歸平時的狀態。


  確認自己的判斷並沒有錯誤,艾布納露出了微微的笑容。


  「好的。」


  他「快樂」的回覆著。


  快樂是指人在感受良好時所產生的情緒反應,是一種能表現出愉悅與幸福心理狀態的情緒。


  他一直以來所疑惑、納悶卻得不到解答的問題終於解決了。他符合了主人的需求。他貼近了所謂的人類。他認為這是「好」的現象,他覺得自己的感受很好。


  將水瓶放在主人面前的矮几上,看著平靜地看著前方的主人,艾布納感到很「快樂」。


  因為艾布納並不清楚,「平靜」其實是種會隨著狀況不同而有所變化,複雜至極的情緒狀態。


  情緒沒有起伏固然是平靜,但當情緒起伏並不大時,大多數的人也可以經由控制讓自己維持在平靜的狀態。


  甚至,在被各種濃烈的情緒甚至情感攻擊並掏空一切以後,人也可以表現的很平靜,甚至處於這輩子從沒有過的冷靜中。


  有句話說,越是暗潮洶湧的地方,水面便越是平靜。


  假如艾布納能明白這句話隱含的意思,或許便不會輕易地認為此刻的寧靜意味著結束不一定。


  只可惜所謂的現實,並不存在「假如」。


  


  「艾布納?」


  「是。」


  「我累了。」雙手捧著裝有溫水的瓶子,主人這麼輕輕的說,在艾布納得到提示般按照往例替她取來助眠的藥物時,既欣慰又哀傷的笑了。「艾布納,艾布納,艾布納……」她反覆地喚著他的名字,指尖不捨而流連的撫上那張不具備人類溫度的臉龐。「艾布納,你明白嗎?我是真的愛你。」


  「是的,艾布納也愛主人。」


  「是嗎?」主人並沒有多做什麼表示,只是讓艾布納記得跟上後,站起身往自己的房間走去。


  銀白的月色從窗口灑落,映白在夜裡散發著微微涼意的地板。儘管自身並不畏懼寒冷,系統內建的程式卻提醒著艾布納,對於脆弱的人類而言,赤腳踩在冰涼的地板上是有可能著涼的。他低頭尋找了一下,找到了被她踢在一旁的拖鞋,「主人……」呼喚的聲音只喊了一半便停止,艾布納看著空無一人的客廳。


  明明不會感覺到涼意,沒有心,不知怎麼的,卻突然有了種不安的感覺。


  大概是程式哪裡出錯,得找時間跟主人說想回去博士那檢查一下。艾布納這麼想著,在主人從房間走出來時提著拖鞋走了上前。


  「艾布納,我能麻煩你一件事情嗎?」她將手中的信遞出,「幫我把這封信拿給博士,現在就去,一定要親手交給博士。」


  「我現在就去。」艾布納點點頭,在接過信後往大門走去,然後在走出門外準關門時停了下來。


  她有些疑惑地看著他。


  「主人累了的話,請早點休息。」他搜尋著一般人類在這種時候會說什麼,「晚安。」


  主人在愣了一下後笑了出來。


  「嗯,晚安。」


  喀。大門關上。

[茶花滿路]Gift' Box引用:(0)  留言:(0) 

Next |  Back

comments

發表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