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

11.21

【生活】煩躁

rpg(被退稿)

以下是充滿各種抱怨的近況。



其一、

不是「有點」,而是真的覺得自己被專題弄的完全沒有半點耐性與對任何事物的動力了。

如果沒有必要的話,為什麼我要把自己弄的那麼累然後被各種要求重弄?有必要的話,必要性又在哪?太太說了很多,但我還是無法理解,既然並不是全部要產學而提專題時又不必全部完整放上,那為什麼非得每個部份遊戲都要完整呈現而不是約一半至四分之三的完成度就好,省得輕鬆也省得我趕圖拼進度卻換來重畫兩個字。

當然會被退稿要求重畫一定有老師的理由,不過作為學生,我也有自己的想法以及決定那麼作的原因就是。

沒有說誰對誰錯,就是兩邊想法沒有共識,達不成協調而已。嗯。

理智清楚歸清楚,但好幾天不睡倍數開到八百在刻圖刻個半死只換來討論時一句「這樣不行,重畫」兩個字還是會有想吐血然後直接翻桌摔筆大喊「老子不幹了!」的衝動…只是衝動。

假如要我在所有專題用圖(包括被退的)中選一張自己最滿意的圖出來,那麼毫無疑問我最喜歡的絕對是這張耶。當然這絕不是因為我在這張圖上花了最久的時間。

而自己的事情好不容易快忙完,還得替人撿作不完的工作幫忙收拾殘渣什麼的,也難免讓人有種「那當初工作分配是分配假的還是…?」的感覺。

各種埋怨,各種不滿,各種隨時想摔筆不幹的念頭。

所幸都只是念頭,終究沒爭吵,沒衝突。雖然我懷疑很大原因是大家都累了沒力氣吵了,但終歸這是好事。




其二、

「畢業後要做什麼?」這問題對我來說已經比「你什麼時候才要找個男朋友?」還要更可怕也更難回答了。

其實所有的困擾跟恐懼都是自己的問題,自己的問題比什麼都多都瑣碎,這也不是不清楚。然而還是會感到恐懼。

對於自己的能力不足,對於自己的難以與人相處,對於適應性的薄弱,對於茫然未知的將來───越是著急著想要看清,就越發現自己其實什麼也看不見,如同一回過神,發現自己站在橋中央,而橋沒有兩端,空蕩蕩透明著什麼也沒有一樣。儘管再怎麼告訴自己:「其實橋還在,只是我看不見,就照平常那樣的方式走過去就好了,沒事的。」會怕就是會怕。

踏出一步就會知道什麼都不可怕,然而那一步才是最可怕的。

人對未知的事物充滿好奇與探索的欲望。

我對未知的事物充滿無法言說的恐懼。




其三、

因為我是個膽小的人,所以我不敢死。

因為我不敢死,所以我必須鼓起勇氣面對這個世界。

只是不論怎麼尋找都覺得沒有自己的位置,我想或許是我自己缺乏歸屬感的關係。



其四、

我不想再傷害自己,不想再難過,所以我學著置身事外,學著不去放心,不要把別人看的比自己更重,不要對別人太過認真。

沒有因此開心,卻也不會因此傷心。想要的關懷與溫暖還是得到了,可那種說不上來的寂寞感又是為什麼?



其五、

「我認識過一個很美好的人,那是我憧憬的目標。」

很好啊,然後呢?

「然後,沒有然後了。『認識過』,就表示已經分開,而且回不到那樣的時候了。」

───我始終覺得,這種話是讓人感傷的。

可即使感到哀傷還是要笑著這麼說。把自己弄成個笑話,連自己看了都會忍不住想嗤笑的那種,那樣或許在不小心回想起時,我能試著讓自己看起來自然一點。

我始終相信,將那些悲傷的難過的事情用好笑的方式說出來,在回想的時候,感覺就會好上許多。

至少我可以維持著那種畸形的平衡,而不是崩潰。

[百年江山]生活雜記引用:(0)  留言:(2) 

Next |  Back

comments

怎麼讀這篇~有點而悲劇的說!!

你的適應力只是跟(時間)這位朋友不太熟罷了~

移居東吳小粉紅~:2011/11/27(日) 23:13:22 | URL | [編輯]

我只覺得我最近一直處於極度的不耐煩之中…

悲傷什麼的,已經沒有力氣了。

某莫:2011/11/28(月) 03:51:10 | URL | [編輯]

發表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