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

01.30

【文】ロボットの心(四)

寫在前面:
ロボットの心(三)有稍微修改,章末添增了一點補充,但不多也不影響。
(四)基本上是憂鬱的一回,慎入。

作者有病。


  


  猜忌、懷疑、嫉妒、怨懟、尖銳、失望、難過、不甘心……種種的負面情緒不斷堆疊著,最後變成了就連自己也覺得很討厭的那種人。


  到底是從什麼時候變成這樣的,其實已經不知道了。


  


  為了不被討厭、為了不讓人露出為難的表情接受我,我一直在努力著,讓所有人、讓這個世界喜歡我。儘管我清楚許多事情並不是單方面努力就有用,而該怎麼努力讓人們喜歡自己這種事情並沒有辦法教授。


  我嚮往所有光明而美好的事物,嚮往每一個能被許多人所喜歡、被人群所擁護的人,因那是我此生都無法觸及或者模仿的──在此時此刻,我終於可以肯定的這麼說,我用了一輩子想成為我所憧憬的模樣,但即使再給我一輩子,我也成為不了那樣。


  我接近,我學習,我試圖模仿並且成為那樣的人。然而我越是努力,無力感也就越深,越是模仿,越看清掙扎著不想認命的自己究竟有多麼可笑。我不想,但無法克制心中嫉妒的念頭萌生,我以為我能將它們壓制的很好,以為我的喜愛遠遠大過那些負面的想法,以為一直極力學習著的我,儘管不能很好地成為我所憧憬的模樣,至少也可以成為一個普通的,能和人正常交談、往來並且相處的人。


  然而我忘了,再怎麼努力偽裝,自己也不是那樣的人。


  說謊說的多了就會成真,那是騙人的。


  


  要怎麼樣才能被人們喜歡呢?我一直一直很想這麼問問那些能夠輕易得到別人喜愛的人。為什麼同樣只是幾句話的時間,有些人就能被人群所接納並且喜愛,而我卻始終只能站在人群以外,不被邀請,也不被允許接近?


  我努力過。我真的努力過。


  但是回應我的永遠只有說不上不友好,禮貌卻距離的冷漠回應。


  


  想要被喜歡,想要好好的跟每個人相處,想要成為對別人而言,並不是「即使哪天從世界上消失了也不會被注意」的人,想要在死的時候,能夠得到一朵沾著眼淚的白玫瑰。


  可是儘管再怎麼吶喊,我的聲音仍舊像深海中的泡沫般微渺,就連接近水面被聽見都來不及便宣告破滅。沒有人注意到過,或者注意到了,卻選擇當作什麼也不曾發現。


  「即使發現了也沒有用,自己的問題只能靠自己解決。他們不是不願意,而是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又該怎麼作。」不斷這麼安慰著自己,想讓自己好過點,結果卻是慢慢變的越來越傷心。


  


  這個世界從未真正傷害我,所有人都對我「非常友善」。


  我很清楚,並且為此更加悲傷。


  


  我愛這個世界,愛著所有的人,渴望融入他們之中,卻始終感覺到距離。我曾努力過,但掙扎到最後,我發現自己除了將還願意接近自己的人傷得體無完膚以外,什麼也做不到,什麼都沒改變。


  掙扎了將近一輩子後,我終於願意相信,這世界上確實存在某些事情,即使再怎麼努力也沒有用。所以我選擇了放棄。


  放棄那個愚蠢的想法,放棄模仿別人,放棄所有,一個人搬離人群,選擇不再和人有所接觸。


  我還活著,還會笑,還能呼吸,只是心有點空而已,我想這應該還好。然後一天兩天,一年兩年,究竟過了多久,對於時間,我已經沒有概念了。只是某一天,突然發現即使將自己所有的感觸關至最低,即使不再期待、不再和人往來,我還是會寂寞,還是會想在夜裡一個人清醒著時,有個對象能陪我說話,或者聽我說話。


  於是我買下了艾布納。


  


  艾布納溫馴、禮貌,幾乎可以說是我理想的體現,在程式的設定下,完全不會對我的話感到質疑,也不會拒絕我,我和他是彼此世界裡唯一的存在。


  我那渴求著被人所愛,渴求能被人無條件地包容並且接受的心終於有了回應,我無比歡欣,繼而感到絕望。


  


  當我將艾布納視為人相處時,我便清楚,艾布納將會是壓死膽小而怯懦的我對這世界最後一點留念的稻草。


  我愛著艾布納,以一個人類,對另一個人類的方式,我愛著他。同時漫無邊際的悲傷朝我湧來,將我壓垮。假如我夠堅強,或許就能對我求了一輩子的事物竟然在一堆金屬構成物、一個程式上得到一笑置之,但我沒有辦法。


  這個世界這麼大,生存在上面的人這麼多,我卻連一個能夠同病相憐彼此安慰的人也找不到。想要被關心,想要有點溫暖,想要站在人群裡的時候覺得自己並不是不重要不被重視的,但是能讓我這麼去相信的,卻不是和我一樣有著溫度、有著自己思想的人類。


  我不願意承認,但我越愛艾布納、對艾布納的依賴性越重,我越覺得我的人生、我的努力全像個笑話。


  


  這一輩子,我到底是為了什麼而努力?


  對不起,可是,我真的不知道我為什麼還要活著,將這個笑話延續下去了。


  


  或許這樣的理由微不足道,或許上了新聞,會被譏笑愚蠢並且可笑,或許心理醫生會建議,多想個五分鐘、調適一下心態就會發現問題沒有那麼糟糕──


  可是,對我來說,這就是一切。


  膽小而沒用的我,已經沒有辦法繼續面對這個世界了。


  


  謝謝這個世界一直以來,總是包容著像我這樣的人。


  對於所有曾經對我釋出善意,容忍我的任性的人們,我由衷地感謝。


  沒用的我的任性,這是最後一次了。


  這世上的任何一個人都好,拜託,我求你。請替我保護艾布納。


  


  最後,可以的話,請幫我將以下的話轉達給艾布納,不論他聽不聽的懂。


  


  對不起,可是,請你相信。


  艾布納,我真的愛你。

[茶花滿路]Gift' Box引用:(0)  留言:(0) 

Next |  Back

comments

發表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